耶利米書廿九章是在呼召我們要為我們所在的城市求平安嗎?(Phil Colgan)

我們必須讓新約聖經成為我們的指引,來看為我們所在的世界求平安是什麼意思,因為我們是作為寄居者活在這個世界當中的,而不是讓一種對耶利米書廿九章脫離上下文的誇大應用,來左右我們對新約聖經的理解。

聖經神學的首尾呼應結構(聖經研修本)

聖經神學的首尾呼應結構,形象地闡明了在《聖經》開頭第3章(創3章)進入故事的上帝的仇敵,即撒但、死亡和罪惡,在《聖經》倒數第3章(啟20章)被上帝除去了。這樣,救贖的故事便完成了。《聖經》最後兩章(啟21~22章)不僅修復了起初兩章(創1~2章),還超越了它們,成就了一個完全井然有序、聖潔的世界。在那裏,上帝親密無間地與祂的百姓同在,如此便完成了創造的故事。

舊約預表論的釋經涵義(Dennis Johnson)

在整本聖經中看見基督,需要一個耐心和謙卑的聆聽過程。使徒向我們指出互相交織的模式,使得聖經各樣的文件,屬於不同的文體和時代,融貫地圍繞著一個中心的主題:上帝為世界歷史所作的救贖、恢復、重造的工作。

耶穌是彌賽亞是因為……埃及?(Jesse Johnson)

這三個預言的地點都顯明了「預表論」(typology)的要素——我所說的預表論是指《舊約》中有一系列的事件,對救主的模樣作了一個粗略的描述,然後這個描述由耶穌來填補(filled in)。

救贖歷史釋經法(Jared Oliphint)

「我們不需要把舊約和新約之間的差異抹平,也不需要忽視十字架和復活後更清晰和更全面的理解,以便在何西阿書的經文中,可以看到它對彌賽亞(這棵植物)有一種初步的、基本的把握,無論在其他方面多麼朦朧和不成熟,馬太都記錄並解釋了它在基督裏最終盛開的情況。」

聖靈恩賜都到哪裏去了?——為神蹟終止論辯護(葛富恩)

非神蹟終止論者是陷在救贖歷史的時代錯亂中,想要在教會歷史的上層建築裏,尋找屬於根基時代的東西。他們被捲入一個矛盾的努力中,想要在封閉的新約正典中,與那些啟示性的恩賜的同在維持同步。

從聖經神學的角度綜覽聖經(卡森)

救恩歷史就是上帝施行拯救的歷史,對焦在人類的救贖事件,以及與新天新地的議題有關的歷史上。即使焦點最後收窄到一個人,即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身上,那人也得到了上帝的應許,既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和他的後裔得福(創十二3)。

聖經與神學(卡森)

當我們研究解經與BT和ST的關係時,我們永遠必須記住,上帝以祂完美的智慧,藉著蔚為奇觀的不同形式賜給了我們基本的經文,即聖經的各書卷。聖經的研讀絕不是枯燥或機械式的。在這裏,我們接觸到了上帝那教導性的、令人回味的、創造性的、令人難以置信的豐富心靈。

什麼是聖經神學?(Dean Ulrich)

聖經神學應該是神學院訓練的重點。神學院的畢業生和他們所服事的對象,都必須看出每段經文如何見證了上帝透過祂的愛子所成就的。唯有透過這個「聖經神學」或「以基督為中心」的進路來解讀上帝全盤的旨意,才能讓神學院訓練出來的傳道者正確地、為了牧養的需要來「分解真理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