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神學的首尾呼應結構(聖經研修本)

聖經神學的首尾呼應結構,形象地闡明了在《聖經》開頭第3章(創3章)進入故事的上帝的仇敵,即撒但、死亡和罪惡,在《聖經》倒數第3章(啟20章)被上帝除去了。這樣,救贖的故事便完成了。《聖經》最後兩章(啟21~22章)不僅修復了起初兩章(創1~2章),還超越了它們,成就了一個完全井然有序、聖潔的世界。在那裏,上帝親密無間地與祂的百姓同在,如此便完成了創造的故事。

耶穌是彌賽亞是因為……埃及?(Jesse Johnson)

這三個預言的地點都顯明了「預表論」(typology)的要素——我所說的預表論是指《舊約》中有一系列的事件,對救主的模樣作了一個粗略的描述,然後這個描述由耶穌來填補(filled in)。

從釋經學看什麼是改革宗神學(Jared Hiebert)

聖經任何部分的意義都必須放在整本聖經的語境中來理解。因此,我們要效法新約作者的樣式,在救贖歷史背景下理解聖經的經文,把經文與在基督裡被實現的終極目標聯繫起來,無論上帝的子民身處何地都能加以應用。

救贖歷史釋經法(Jared Oliphint)

「我們不需要把舊約和新約之間的差異抹平,也不需要忽視十字架和復活後更清晰和更全面的理解,以便在何西阿書的經文中,可以看到它對彌賽亞(這棵植物)有一種初步的、基本的把握,無論在其他方面多麼朦朧和不成熟,馬太都記錄並解釋了它在基督裏最終盛開的情況。」

聖經中記載的歷史(NDBT)

耶穌在呼召人悔改時,是在「上帝的國近了」這個前提下發出呼籲的(太四17;可一15),這似乎與舊約中上帝統治萬國的思想一脈相承(例如詩九六~九九),也與上帝赦免以色列並恢復他們民族命運的思想(例如賽四十1~11;耶卅一34;番三14~20)一脈相承。

從聖經神學的角度綜覽聖經(卡森)

救恩歷史就是上帝施行拯救的歷史,對焦在人類的救贖事件,以及與新天新地的議題有關的歷史上。即使焦點最後收窄到一個人,即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身上,那人也得到了上帝的應許,既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和他的後裔得福(創十二3)。

什麼是聖經神學?(Dean Ulrich)

聖經神學應該是神學院訓練的重點。神學院的畢業生和他們所服事的對象,都必須看出每段經文如何見證了上帝透過祂的愛子所成就的。唯有透過這個「聖經神學」或「以基督為中心」的進路來解讀上帝全盤的旨意,才能讓神學院訓練出來的傳道者正確地、為了牧養的需要來「分解真理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