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詞條:安息日(Sabbath)

安息日(Sabbath

摘自聖經神學辭典

希伯來文sabbat的來源不能確定,它似乎來自動詞sabat,意指「停止,中止,保持」。它的神學意思植根於上帝六日創造後的安息(創二2-3)。希伯來名詞sabbat的希臘文翻譯是sabbat,通常指一周中的第七日,偶然也指第七個安息日(即50日後)的最後一周(利二十三15-16),或是要讓土地完全安息的安息年(利二十五1-7)。

舊約

守安息日乃猶太人生活的重要元素。律法書所規定的八個聖日(安息日、逾越節的第一及第七日、七七節、新年、贖罪日、住棚節的第一及第八日),只有安息日出現在十誡中。雖然安息日並不比其他聖日如贖罪日或新年為聖,但因著其頻密程度而特別受重視。然而,不管是基於頻密程度,或是因為十誡,它的重要性最終建基於它在創造次序的象徵性意義。按照創世記,因神在第七日安息,這日便成為聖日(創二1-2)。對於虔誠的猶太人來說,守安息日為聖是在神面前的mitzvah,即責任。事實上,舊約視守安息日為非常重大,甚至違反者會招殺身之禍(出三十一14,三十五2;民十五32)。

當我們瞭解幾個關鍵背景時,設立安息日的意義就很清楚了。首先,出埃及記二十章8至11節將安息日與造物主在其中歇息的第七日聯繫起來。故此,守安息日就等於確認神是世界的造物主及維持者。「記念安息日」的意思是,猶太人將一周七日的生活節奏,認定為源自造物主的。這思想與猶太人相信人乃神的同工的思想尤為重要。人從造物主手中接過了一個未完成的世界,人藉著繼續塑造和治理世界來分嘗神的創造計劃。既然造物主在第七日止了祂的創造之工,分嘗祂創造之工的人同樣應這樣做。安息日挑戰人的驕傲,對任何要征服及操縱神的創造世界的傲慢傾向予以當頭棒喝。人透過停止工作,提醒他/她的存活不過是依賴主,關顧及維持受造世界的是神,世界最終也是屬於神。

其次,安息日反映以色列的特殊身分。申命記五章12至15節,摩西對百姓說話,不管安息日是如何反映神的創造,安息日具提醒以色列人他們的特殊源頭的功能:「你也要記念你在埃及地作過奴僕,耶和華你神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將你從那裏領出來。因此,耶和華你的神吩咐你守安息日」。聖經確認神是生命的主,更透過確認祂在猶太歷史中(以至整個受造世界)的拯救作為來加強這觀念。以色列人藉守安息日表明自己乃一群從埃及為奴之地得釋放的子民,並他們在普世人類的救贖中擔當特別的角色。這樣,安息日是神所珍愛的一份禮物,「是你我之間世世代代的證據」(出三十一12-17),見證神在曆世歷代中立約的信實。這個約的關係要求以色列成聖,並借著守安息日,以色列不斷被提醒,那位使第七日成聖的神亦會使她成聖。

第三,安息日是個安息及敬拜的日子,象徵為奴的不安狀況會結束。禁止作工的規定延伸到所有在以色列居住的人,包括奴隸及牲畜(出二十10)。在耕作季節也要遵行禁令(出三十四21),以致第六日要額外作工(出十六5、23)。甚麼是安息?甚麼是作工?在律法書,只有兩條關乎安息日作工的明顯禁令:房子內不得點火(出三十五3);人不可離開住所(出十六29)。然而,從其他經文可推論出更多禁例。例如,摩西吩咐百姓煮嗎哪後要留到早晨(出十六23-24),暗示安息日不可煮食;在安息日撿柴要被石頭打死(民十五32-36);不可攜帶擔子進出耶路撒冷的城門(耶十七22);尼希米關緊城門,不准商人出入,視攜帶及買賣為褻瀆安息日(尼十三15-22)。律法書將安息日的條例放在建造會幕的指示之後,這極其重要(出三十一),暗示不可在安息日作與建造會幕有關的各項工作。

正如喜樂不單是沒有憂慮,安息日也不單是停止工作。終日睡在床上不等於守安息日。安息日要歡欣及喜樂(賽五十八13)。值得注意的是,第四誡先論守安息日的正面命令,之後才是不准作工的負面禁令(出二十8)。作為敬拜禮儀,在聖殿要獻上額外的祭牲(民二十八9-10),「每安息日」要擺放特別的陳設餅,以表示以色列對立約的委身(利二十四8)。在被擄巴比倫時代及之後,敬拜成為安息日的更顯著元素。猶太人家庭會誦讀kiddush(在星期五黃昏)及habdalaha(星期六黃昏)的祝福;在會堂有早晨及下午崇拜。安息日的歡樂氣氛,在猶太人吃喝豐富的傳統中反映出來;在「耶和華的節期」的表列(利二十三)中,人不可在安息日禁食及憂傷哀悼。

在先知書中,守安息日成為順服與神立的約的試金石。耶路撒冷的未來乃在乎她是否忠心遵守安息日(耶十七24-27)。人的福祉亦在乎他對安息日的態度(賽五十六2-7)。尊重這日子的人會有喜樂,行在高處,得享雅各的產業(賽五十八14)。神曾在曠野因百姓褻瀆安息日而想毀滅他們(結二十12-14),祂現在亦視此為以色列的道德失敗(結二十二8),引致神要除掉污穢及把選民分散到列國。阿摩司對商人發出嚴厲警告,因他們厭惡安息日,只關心做買賣(摩八5)。

眾先知對守安息日的執著,反映猶太人──特別在被擄期間──在異教處境中,對保持民族身分的需要大增。從這角度看,先知的目的與摩西時代的吻合。但學術界有這樣的共識:從先知著作中可找到一個微妙的轉化,安息日從先前為節期、安息和敬拜的社會制度,變成個人和群體與外邦人有別的虔誠宗教記號。

新約

福音書記載了六個因著耶穌的行動而引致安息日爭論之故事,另有兩個沒有引起爭論的。有人指控耶穌的門徒拾麥穗吃,違反了安息日(太十二1-8)。祂醫治枯手的男人(太十二9-14)、腰彎得直不起來的女人(路十三10-14)、患水臌男人(路十四1-6)、在畢士大池旁的病人(約五1-18),以及瞎子(約九1-7),結果被質問。祂醫治彼得的岳母(可一29-31),在拿撒勒會堂講道,這兩次卻似乎沒有引起爭論。耶穌怎樣看安息日,是個可以討論的問題。一些人說耶穌故意違反安息日,意圖引起人對祂彌賽亞身分的注意。又有人說耶穌沒有違反安息日,只是違反了「哈勒迦」(halachah,猶太人的生活規範)內的法利賽人注解。說到底,要瞭解耶穌對安息日的態度,我們需要研究祂對律法的態度。

縱然有以上的困難,我們對於耶穌的觀點,有兩點是清楚的。首先,耶穌說:「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十二8),表明安息日的條例不能超越祂。換言之,作為主的人子能決定安息日的真意。特別在約翰福音的兩段敍述中,瞎子(約九33)及耶穌本身(約五17)作見證,耶穌在安息日治病的權柄,乃直接連於父神。其次,安息日是為人而設,而非人為安息日而設(可二27)。耶穌將安息日放置在神的宇宙性視野中,表明它有益於整個受造世界,而非單單為以色列。耶穌在安息日治病反映這個「為人而設」的特性,因「在安息日作善事是合乎律法的」(太十二2;譯注:「合乎律法」在和合本作「可以」)。透過耶穌在路加福音兩件事件中對宗教領袖的回應,可見獲醫治者的健康(肉體及屬性方面)是最重要的。正如我們會牽牛驢去飲水(路十三15),在安息日拯救掉在井裏的孩子或牛(路十四5),耶穌以末世的迫切情懷,為著人命及救恩的緣故而作出行動。

在使徒行傳幾處提到安息日的地方(徒一12,十三14-44,十五21,十七2,十八4,二十7),沒有證據顯示最早期的基督徒群體離棄第七日守安息日的傳統。唯一提到「七日的第一日」聚集的一句經文(徒二十7),頂多反映一個正浮現的基督徒共識,就是第一日乃聚集敬拜、守主餐的適合日子

保羅在書信中表達他關注某些加諸於歸信者身上的限制(羅十四5;加四10;西二16),當中無疑包括安息日。他貫徹地拒絕容讓這些東西成為論斷弟兄的根據;對於猶太人的安息日(尤其假設羅馬書十四章5節是指守安息日,這假設不是人人都接納的),保羅似乎認為人有遵守與否的自由,縱然他自己明顯地繼續遵守(徒十七2)。

希伯來書預示一個末世性的「安息日的安息」(sabbatismos)為神的子民存留(來四1-11)。sabbatismos一詞並沒有在新約其他地方出現,它可能是作者自創,顯示將來臨之安息的優越性。雖然它是個更美的安息,但它仍以神在第七日安息並停止工作為典範。

Craig J. Slane

另參:「主日」。

參考書目:

N. A. Barack, A History of the Sabbath; S. Baron, The Jewish Community; D. A. Carson, From Sabbath to Lord’s Day;S. Goldman, A Guide to the Sabbath; A. Heschel, The Sabbath;P. Jewett, The Lord’s Day.

安息日(SABBATH)

(來:sabbat,字根是sabat,意即「停止」)

摘自天道《聖經新辭典》

  聖經定下的原則是,每逢七日就有一日定為歸給神的聖日。十誡解釋了守安息日的原因,我們因而知道這是神在創造天地時所作的榜樣。所以,安息日是神在創造時所定的律例(出廿8-11)。

  在創造天地的記載中沒有「安息」一詞,卻有其字根(創二2)。創造之工用了六天;到了第七天,神就放下工作而歇息(字面意義是「停止」)了。所以,這兩種日子的分別便很明顯了:六天工作和一天休息。就算我們把神作工的一日看為超過廿四小時的六段時期,這原則也一樣有效。我們當然知道這部分的經文是用擬人法寫的,因為神不是會疲倦而需要休息的工人。但無論如何,這模式是神定下給人遵守的。出廿11記載神在第七日「安息」(來:יָּ֖נַח [wayyanah]),出卅一17則說祂停止工作及「舒暢」(來: wayyinna p{as%)。措辭強而有力,好使人知道安息日是人必須停止日常的勞苦而安歇的日子。

   另一相反理論認為安息日制度是源自巴比倫的。巴比倫文的 s%abbatum 的確與希伯來文的「安息」一詞有關,但二者的含意並不相同。一方面巴比倫每星期只有五天,另一方面,泥版上的契約所提到的\cs16 s%abbatum 都不是停止工作的日子。馬里(Mari [Tel el-Hari^ri^])的契約顯示巴比倫人有時連續工作多天,卻沒有每逢第七天休息。聖經清楚表明安息日的源起是神的榜樣。

  第四誡命令人必須守安息日。創世記除了在記載創造天地的部分就沒有提及安息日,但有提及為期七天的時間(參:創七4、10,八10、12,廿九27起)。我們也可留意到約伯記敘述七個兒子各自按自己的日子擺設筵席,隨後是約伯親自為他們禱告和獻祭(伯一4-5)。這不是僅舉行一次的,而是習以為常的循環。這篇記載大概暗示,他們在每個循環的第一日舉行崇拜。這兒起碼承認了七日中有一日要歸耶和華為聖的原則。

  出十六21-30談到神賜嗎哪時清楚提及安息日。經文指明安息日是神所賜的禮物(第29節),為使人得安歇和得益處(第\cs1630節)。安息日不須作工(意即收取嗎哪),因為神在第六日已供應了雙份嗎哪。

  所以,以色列人知道甚麼是安息日,也明白「要守安息日」這誡命。十誡清楚表示安息日是屬於神的。所以,這日子基本上是神的日子,這也是守安息日的主要原因。祂祝福這一日,並吩咐以色列人把它分別出來守為聖日。這些原則與申五12起所述的十誡並沒有矛盾。這段經文命令以色列人按神早已吩咐的方式守安息日(意即出廿8-11),並再申明安息日是屬於神的(第14節)。這裏卻增加了一項遵守安息日的理由。此理由是外加的,但與其他理由毫無衝突。神吩咐以色列人守安息日,使「你的僕婢可以和你一樣安息」。這句話強調了人道立場,同時又強調安息日是為人而設的。以色列人曾在埃及作奴僕,後來蒙神拯救,所以他們必須向他們中間的奴僕流露安息日的慈憐。

  安息的律例也出現於摩西五經中的其餘部分。有一點值得我們留意的是,五經的後四卷中每一卷都提及安息條例。創世記首先提到神安息,其餘的四經則強調安息的律例;由此可見安息日制度的重要。我們可以說,安息的律例乃是舊約及五經的基要律法裏不可或缺的一環(參:出卅一13-16,卅四21,卅五2起;利十九3、30,廿三3、38)。

  安息之例的重要性更可從違犯者遭受嚴懲可見。有人在安息日撿柴;神為了這事發出特別啟示,要把那人處死(參 J. Weingreen, From Bible to Mishna, 1976,頁83起)。這人否定了安息日的基本原則──這日是屬於神的,所以僅應照神所命令的方式來遵守(參:民十五32-36)。

  先知的教導是基於五經的律法,並與五經的啟示一致的。「安息日」常與「月朔」並論(王下四23;摩八5;何二11;賽一13;結四十六3)。當先知如何西阿(二11)宣告神要審判月朔、安息日及其他既定的節日時,他們不是否定安息日本身,而是責備人誤用安息日及其他的摩西律例。

  另一方面,先知們實實在在指出正確遵守安息日所帶來的祝福。有些人把安息日玷污了,在這日犯罪作惡(賽五十六2-4),他們必須離開惡道。以賽亞在一段重要的經文中(賽五十八13),申明真正遵守安息日所帶來的祝福。安息日不是讓人任作妄為的日子,而是按神旨意做事的日子。決定如何過安息日的是神,而不是人。人若確認該日是歸神為聖的日子,就必享受神的應許。

  在波斯時期,守安息日又再受重視。尼希米執行(尼十31,十三15-22)那些於被擄前已定下的律例:不許在安息日營商(摩八5)及搬運重物(耶十七21-22)。然而,到了兩約中間時期,以色列人對於守安息日的目的逐漸有不同的看法。安息日,猶太人在會堂裏研讀律法書。逐漸地,他們發展了口述傳統,變得重視遵守細微的小節。米示拏(Mishnah 〔猶太人關於律法的遺傳集〕)中即有兩章(Shabbath, `Erubin)專論守安息日的細節。我們的主就是申斥他們在神的律法上增添壓人的傳統。祂的指斥不是反對安息日制度本身,也不是反對舊約的教訓;祂乃是反對法利賽人以自己的傳統廢掉神的話。基督表明自己為安息日的主(可二28)。此語並不表示祂貶抑安息日的重要性及意義,祂也絕沒有抵觸舊約的律法。祂只是直接地指出安息日對於人類的真正意義,及表明祂說話的權柄,因為祂是安息日之主。

  作為安息日之主,耶穌習慣在安息日進入會堂(路四16)。祂按照舊約的規定,把此日歸神為聖日。

  當我們的主反駁法利賽人的時候(太十二1-14;可二23-28;路六1-11),祂指出猶太人完全誤解了舊約律法。他們力求把遵守安息日的做法弄得比神的要求還要嚴厲。然而,在安息日吃用手掐下來的麥穗根本沒有錯。在安息日行善事也沒有錯。醫治是憐憫人的事工,而安息日之主正是憐憫之主(又參:約五1-18;路十三10-17,十四1-6)。

  主在七日的頭一日,從死裏復活,所以,這日在早期已受重視,而且愈來愈受重視,成了超越別日的「*主日」(啟一10);信徒在這一天相聚敬拜(參:徒廿7;及《十二使徒遺訓》14.1; Justin, First Apology 67. 3)。

  書目:J. Orr, The Sabbath Scripturally and Practically Considered, 1886; N. H. Snaith, The Jewish New Year Festival,1947; J. Murray, Principles of Conduct, 1957,頁30-5; W. Rordorff, Sunday, 1968; F. N. Lee, The Covenantal Sabbath, 1972; R. T. Beckwith and W. Stott, This is the Day, 1978; W. Stott, NIDNTT 3,頁405-15; A. Lamaire, RB 80, 1973,頁161-85; S. Bacchiocchi, From Sabbath to Sunday: An Historical Investigation of the Rise of Sunday Observance in Early Christianity, 1977。

E.J.Y.

F.F.B.

一个有关“聖經詞條:安息日(Sabbath)”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