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故事大綱(Lee Irons)

聖經故事大綱(Following the Plot of the Bible 

作者:Lee Irons

誠之譯自: 

整本聖經的結構可以總結為三部曲,三個故事情節(plots): 

一、創造終末曲(Creation Eschatology):上帝在伊甸園建立祂具有末世意義的國度。 

二、墮落與應許(The fall of man & promise revealed to Adam in the fall):人的墮落,與在墮落中的應許。

三、救贖終末曲(Redemptive Eschatology):在基督裡的新造(new creation established in Christ )。很顯然地,聖經主要的內容是由第三部分所構成的。這部分又可以分成兩個次要情節:1) 預表(Typical plot);2) 預表所對應的實體(Anti-Typical plot) 

一、創造終末曲(Creation Eschatology

上帝按祂的形象創造了亞當,要他作君王與祭司。

身為君王,他具有統管萬有的權柄,以完成上帝托付給他的歷史性的工作和任務,即藉著開發其資源,並加以管理,使被造的萬有達致成熟和完全的可能;並將萬有置於造物主的腳前,作為他擔任祭司的供物,獻給宇宙真正的創造主君王。 

他也是個祭司,負責看守伊甸園聖殿這個神治的國度,即上帝與祂聖約的子民所居住的聖地(He is the theocratic guardian of the holy place where God dwelt in covenant fellowship)。亞當這個君王和祭司的職分,是彼此相連的,因為君王的職分乃是為祭司的職分——即獻祭(consecration)和敬拜——服務的。 

作為君王和祭司,亞當是聖約的頭(federal head;即聖約的代表人、元首)。上帝吩咐他以順服的心履行行為之約。這個任務具體地表現在要面對古蛇之司法審判式的挑戰(judicial confrontation),以及在分辨善惡樹前之試驗期的測驗(the probationary test)。如果他能遵守行為之約,完成這個挑戰和所賦予他的使命,他就能獲得未來的、末世性的賞賜(future eschatological rewards),也就是由生命樹所象徵的永生,以及安息日所象徵的永恆的安息日的安息(eternal Sabbath rest)。 

上帝不只創造了亞當,也賜給他一切美好的盼望——這是他完成他的工作(君王、祭司、聖約的代表)後會得到的。並且,上帝也創造了整個宇宙(cosmos),作為宇宙性的宮殿(cosmic temple);當亞當完成他的工作,不只是人,整個受造界都會得著榮耀,而成為永恆聖殿中對造物主永不止息的敬拜的一部分。在創造的伊始,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上,是上帝的靈未來要澆灌在所有受造物的一個保證(pledge),要塑造整個受造界成為一個宇宙性的屬靈宮殿(forming the Creation into a cosmic spiritual Temple)。

二、墮落與應許

如此,創世記一開始的章節,為我們呈現了這些偉大、即將要發生在亞當和受造界身上的期盼;而我們知道,這些偉大的期盼,以及人與萬物的盼望,落空了;行為之約被破壞了。亞當作為聖約的元首,使所有的後裔落在聖約的咒詛與上帝的定罪之下;不只是亞當和他的後裔,連整個受造界,都受到了咒詛。

「天起了涼風」(God came in the Spirit of the day;可譯為審判日的聖靈)——這是審判的靈的臨到,耶和華在園中行走,召喚亞當要對他的行為負責。亞當犯罪的結果,使他被逐出伊甸園宮殿,喪失了上帝賜給他的樂園;上帝並且安置基路伯把守前往生命樹的道路。亞當身上的上帝形象,如今因著罪,遭到了扭曲。 

令人驚訝的是,在這個歷史上最黑暗、最令人沮喪的時刻,上帝第一次向亞當和夏娃揭示了祂的應許:「我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 (創三15)有一個後裔將從夏娃而出,這個後裔將會是第二個亞當。這個後裔會碾碎蛇的頭,不像第一個亞當一樣,未能完成對古蛇的質問。這個後裔會打開通往生命樹的通道,人可以獲得在一開始就應許給人的,永生和得榮耀的狀態。 

我們在聖經中會看到一個一再重複的模式:上帝告訴人將來會發生的偉大期盼,然後人失敗,希望落空了,並且帶來上帝的審判;但是在審判當中,上帝也賜下應許,有更偉大的事將要到來。當我們行經這個過程,我們看到在每個審判與應許的階段中,應許一再被更新——不只是重複,而是彙聚了過去所有的應許,然後又加上新的應許、擴大原來的應許,使我們能有更大的盼望。「罪在哪裡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羅五0)。

三、救贖終末曲 

從創三15起,我們看到這個平面圖的第三部分,就是救贖的終末曲:上帝要實現、成全祂在創三15所應許的。 

有趣的是,上帝並沒有馬上應驗、成全這個應許——至少不是最終的應驗與成全。祂並沒有立刻差派祂的獨生愛子進入這個世界,成為人,完成救贖祂百姓的工作,帶領他們進入一開始就應許的終極末世目標(ultimate eschatological goal)。相反地,祂透過預備一個預表體系(typical system),為那將要到來的後裔預備道路。這個預表系統(或稱為typological system)是為耶穌基督的到來預備道路。如此,救贖的終末曲,就可以分成兩部分:預表,和預表所對應的實體(typical and anti-typical)。第一個層次(預表)的應驗是暫時性的(provisional),第二個層次的應驗才是終極的、末世性的應驗。 

這個故事情節發展到這裡就變得很複雜了。它會發展成一個主要情節(main plot),以及一個附屬情節(sub-plot)。主要的場景是一幅大圖畫:創造、墮落、救贖終末曲,在基督第二個亞當的應驗,這是主要場景。但還有另一個附屬場景也在暫時性的預表和影子(provisional type and shadow)的層次展開。我們不可混淆這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預表)——次要情節——是暫時性的,看似是問題的解答,但不是真正的答案。第二個層次(預表所對應的)——主要情節——才是最終的,上帝對人犯罪墮落最終、最具決定性的回答。 

我認為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可以把上帝想像成一位藝術家,或是一位小說家。祂用歷史作畫布,在上面繪製一幅圖畫,展開一個故事。上帝述說了一個故事情節,好讓我們明白「在基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另一個理解的方式是,上帝有如是一闋交響曲的作者。這首交響曲的主題一再重複,但是整首樂曲又不斷盤旋向上、加強,直到樂曲的最高峰。這就是我們在聖經中所看到的。 

我們先看這個預表性的應許和影子,那是一個新造,但不是終極的新造。在這個預表性的圖畫中,有七個步驟,或七個圖景: 

1. 洪水:上帝藉著洪水,使世界回到原先的創造,而啟動了這個「次要場景」(創六5-7)。

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耶和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

這裡先暫停一下。為什麼上帝到這時候才後悔在地上造人?按理說,上帝的這個想法在創三,人類犯罪時就應該出現的。我們需要瞭解的是,這是新情節(次要情節)的開始,是在預表和影子的層面上的,從某個角度來說,是回到創造一開始,重新經歷在墮落時和在墮落後所作的應許。

我們需要留意,在這裡,挪亞成了第二個亞當。創六8-9說:「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挪亞是個義人。」挪亞作為第二個亞當,順服上帝的旨意,建造方舟。他把所有的動物帶到方舟上,以便重新開始一個新的創造。根據這個情節(我們要回到當時的情境,設想我們還不知道結局),挪亞必定是那個創三15所應許的後裔,他就是那女人的後裔。普世的洪水是對全人類的審判,就像洪水之後上帝對全人類表達祂的審判一樣。根據這個情節,這就是世界的末日了。但是上帝與挪亞立約,祂會拯救挪亞和他全家。 

洪水過後,當所有的動物從方舟中走出來,我們看到的是新的創造的一幅圖畫。注意到每一類動物都是一對一對的,各從其類。洪水消退後,我們就有了一個更新了的創造,只有義人居在其中。上帝對挪亞順服的獻祭感到滿足,平安臨到萬物,天國已經降臨。

但這真的是一個新造嗎,還是只是個圖像?洪水之後,挪亞在上帝作出應許後,喝醉了,裸露其身體,正如亞當夏娃犯罪之後,赤身露體,感到羞恥。再次,在審判當中,我們看到關於那將要來的後裔的應許:「迦南當受咒詛,必給他弟兄作奴僕的奴僕;又說:耶和華閃的上帝是應當稱頌的!願迦南作閃的奴僕。願上帝使雅弗擴張,使他住在閃的帳棚裡;又願迦南作他的奴僕。」(創九25-27)

這應許是對創三15的應許的更新:列國將要因閃而蒙福。雅弗是指外邦人。含則會受咒詛,指向上帝對迦南人的審判。當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時,就要消滅迦南人。

所以,我們看見上帝正要開始成全祂在創三15所作的應許。但這還不是終極的應驗。

緊接著是: 

2. 亞伯拉罕之約: 上帝呼召亞伯拉罕離開吾珥,應許要賜給他眾多的後裔,以及豐富的土地作為產業。上帝在這裡開始成全在創九26所作的應許,也就是祂是閃的上帝耶和華。創三15後裔的應許很明顯地沒有在挪亞身上應驗,挪亞只是預表和影子,新的創造並沒有真正實現,但在亞伯拉罕身上,上帝終於要履行、應驗這個應許。後裔的應許會在亞伯拉罕的子孫身上應驗,他們會打破蛇的頭,就是要在迦南人身上執行上帝的審判。上帝要賜給他們那塊在一開始就應許給亞當的應許之地——樂園般的花園聖殿(paradise garden Temple)。上帝說,亞伯拉罕會成為一位君王的先祖,而這個君王就是那位在創三15應許給亞當和夏娃的後裔君王。

        亞伯拉罕的後裔開始繁殖增多,因為約瑟的緣故在埃及落地生根。由於他們人數眾多,使得埃及人嫉妒他們,就奴役他們。這帶我們來到第三點:

3. 出埃及。 上帝並沒有忘記祂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過了多年,埃及王死了。以色列人因做苦工,就嘆息哀求,他們的哀聲達於上帝。上帝聽見他們的哀聲,就記念他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約。上帝看顧以色列人,也知道他們的苦情。」 (出二23-25)於是,上帝興起摩西作他們的拯救者,他似乎就是那被揀選的後裔,第二個亞當、第二個挪亞。正如上帝使用挪亞,上帝也使用摩西拯救所有屬上帝的人和他們全家——通過上帝對世人的審判。但正如挪亞,摩西也犯了罪,對百姓發怒氣,所以他無法進入應許之地。那麼,摩西就不是那應許的後裔了!不是嗎?若不是摩西,那麼,約書亞會是那位應許的後裔嗎? 

因此,上帝就與祂的百姓立約。此時,上帝不再以單獨的個人,如摩西或約書亞作為第二個亞當;而是讓以色列以一個國家的身分,成為第二個亞當。祂與百姓立了一個行為之約,提醒他們創造之約,以色列要成為祭司的國度,聖潔的國民(出十九6),他們要在樂園之地事奉上帝。上帝賦予他們一個統治全地的職責(a dominian task),要他們消滅迦南人,來完成碾碎蛇的頭的責任。 

4. 進迦南。約書亞帶領上帝的百姓進入迦南地。這是亞伯拉罕之約初步的應驗——關於地的應驗。蛇的頭被打破了,以色列進到上帝的天堂樂園(garden paradise)。但約書亞死了,他遺留下來的,是一連串非常軟弱的士師,帶領上帝的百姓。在士師記中,一個經常出現的句子是:「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那位後裔的君王在哪裡?百姓要撒母耳給他們一個王。但是掃羅並不是他們所要的王,因為他的不順服,國度從他的手中被奪去,另外給了別人。此時,上帝與大衛立了一個新約:大衛之約。 

5. 大衛之約。在一連串的失敗當中,以色列人要撒母耳給他們立一個王,像列國一樣。在掃羅不斷失敗,未能成為那順服的君王,遵行上帝一切旨意的情況下,上帝利用這機會,擴大祂的應許。祂選立了大衛,一位合祂心意的人。大衛只想住在上帝的聖殿中,他說,除非他為雅各的大能者找到居所,否則他不會睡覺(詩篇一三二4-5)。因此上帝與大衛立約:祂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撒下七12-16)。而雖然他自己不能建造聖殿,但是他的後裔會為上帝建造聖殿。

我們看到對亞當和夏娃最初的應許不斷在擴展:對亞伯拉罕,祂加上了地的應許;對大衛,祂如今加上一個永無窮盡的彌賽亞國度的應許,而這個國度的加冕皇冠是為耶和華建立一個殿宇,也就是應驗了最初在伊甸園的殿宇。 

6. 被擄歸回 。 一開始,我們以為大衛的兒子所羅門就是那位應許的後裔。表面上,我們在王上十23看到對這個顯赫王國的描繪:「所羅門王的財寶與智慧勝過天下的列王;普天下的王都求見所羅門,要聽上帝賜給他智慧的話。」這裡所用的詞彙相當於末世性的詞彙,注意到「全地的王」(all the kings of the earth)這個創世的語詞,列國的君王都把財寶聚集到這個王國來,他擁有整個造物界的權柄。然而,所羅門並不是那位真正應許的後裔。他寵愛許多外邦女子(王上十一1)。這些外邦女子誘惑他去敬拜別神。因為所羅門的背道,王國分裂了。由於這個背道發生在聖約的頭(federal head)身上,因此也擴散到整個國家。首先是北國,然後是南國。上帝因此開始差派先知到以色列,控告以色列民的背約(to bring the covenant lawsuit against Israel),並呼召她悔改,要她更新此約。但一切的努力終究落空了,此約徹底被毀壞了,以色列不是上帝真正的第二個亞當。在伊甸園的墮落重複發生了,以色列也被逐出上帝的同在之地,遠離了生命樹。因為罪的緣故,地被收回了。所以,上帝把他們趕出迦南地,給祂的新婦寫下休書;地也要休息,來彌補那因為以色列的罪與背道而未曾被遵守的安息日。 

然而,正如亞當犯罪墮落後,上帝賜下令人意想不到的恩典,祂也在這個黑暗絕望的時刻,更新了祂和以色列的約。上帝不只是差派先知控告以色列背約,祂也透過以賽亞、以西結、耶利米,帶來「新約」的應許。上帝在宣告祂的審判當中,也就是終止舊約之時,預告了祂將要開始一個新的工作,第二次的出埃及,一個新的約。 

於是,上帝在歸回耶路撒冷的事件中,開始成全這些應許。在亞達薛西王的時候,上帝的子民在所羅巴伯、以斯拉、尼西米的帶領下,回到那地,重建聖殿。這是新約的應許在第一階段的應驗。但是那後裔在哪裡?那應許的王在哪裡?預表性的次要情節在這裡結束了,這不是真正的結束,而是一個新的開始。我們會很好奇,最後究竟會怎樣得到解決?應許在每次的失敗後,不斷成長、擴大,且越來越榮耀,然而應許卻似乎越來越難實現。 

        施洗約翰就是在此時進入歷史的場景,他有以利亞的心志(有他的靈),在曠野呼喊,為主預備道路,因為上帝的國近了。施洗約翰的事工,完全是預備性的,預備彌賽亞耶穌的顯現。他用悔改的洗禮為人施洗,好叫罪得赦免。耶穌到來,要受他的洗。施洗約翰反而攔住他,說:「我當受你的洗,你反而上我這裡來嗎?」耶穌回答說:「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盡諸般的義。」因為耶穌必須與祂子民的景況認同。耶穌是在約旦河受的洗,上帝的靈像鴿子降下,從天上,父上帝說話:「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祂就是那位將要應驗創三15的女人的後裔。不是塞特,也不是挪亞;不是摩西,也不是約書亞,連掃羅、大衛、所羅門也不是,他們都不是那應許的子孫。耶穌才是那位應許的後裔。這就帶來了預表所對應的實體的應驗(Anti-typical fulfillment)。 

7. 預表所對應的實體的應驗(Anti-typical fulfillment 這不只是「一個」新造(a new creation),而是「那唯一」的新造(the new creation)。當彌賽亞君王到來,彌賽亞後裔(Messianic seed)也來了。耶穌是真正的第二個亞當,我們聖約的元首,我們的先知、祭司、君王。以斯拉、尼希米領導的歸回,不是真正的關於新約預言、關於地的恢復的應驗。新約是用耶穌基督的血來封印的。所羅巴伯所建的第二聖殿,不是以西結所預言的末世聖殿。耶穌作為教會的君王升天後,領受聖靈,並在五旬節把聖靈澆灌下來,才開始建造真正的屬靈聖殿;而我們作為上帝的子民,是那靈宮的活石,被耶穌基督親自建造。祂是這聖殿的房角石。

那麼,應許之地怎麼辦?就法庭的判決而言,那產業已經屬於我們,但實際上,我們沒有拿到手(already/not yet)。基督必須再來,審判的日子,那真正的洪水——煉淨的火,要來潔淨並榮耀那宇宙性的永恆聖殿,並賜給我們在耶穌基督裡永恆的生命,永恆的安息——那是耶穌基督為我們贏得的天上的地土(heavenly land)。 

這就是聖經的大故事,也是上帝為預備耶穌基督的降臨所設立的整幅圖像。 

還有一個問題有待解決:為什麼需要這麼長的準備時間?為什麼祂每次都讓我們抱著很大的盼望,可是卻每次都以失望告終?有兩個理由,一是為了教導的目的(instructional purpose),另一個是屬靈的目的。

首先是教導的目的。從挪亞到基督這套預表性的系統,提供了一個豐富的儲藏室,裡面有上帝的子民所需要的各種教導,所以當預表所對應的實體(anti-typical reality)到來,也就是道成肉身的耶穌到來時,我們就比較能理解祂的整個工作,也能完全認識祂(的位格)。上帝的心思(mind)總是銘刻(impress)在祂的工作上。參考詩篇九十二5,「耶和華啊,你的工作何其大!你的心思極其深!」我們無法知道上帝隱秘的心思,只能知道祂已經啟示的。而救贖歷史的有機過程,就是最清楚的、也是最確定的,讓我們瞭解上帝心意的指引。的確,要不是祂在聖經中賜下默示的話語,我們就無法瞭解上帝銘刻在歷史過程的心意。如同改革宗聖經神學之父魏司堅(G. Vos)所說的,上帝的行動啟示,總是伴隨著具有權威的對這些作為的解釋,也就是祂話語的啟示。基於同樣的理由,除非我們深深默想祂行動的啟示,我們也無法瞭解祂話語的啟示。因為,究竟什麼是話語的啟示呢?就是滿有權威的,上帝所默示的,對祂行動啟示所展現的戲劇的記載(Word revelation is the authoritative, inspired records of the unfolding drama of the deed revelation)。 

當上帝決定要賜給我們聖經時,祂並沒有要給我們伯克富《系統神學》的抄本。祂反而是給我們一本歷史書,一齣戲劇,一個故事,有許多部分和場景,鋪陳出那最高潮的基督事件(Christ event)——祂的道成肉身,死與復活,上帝永恆之子的升高,祂來是要遵行天父的旨意,為要完成那救贖性的末世計劃(redemptive eschatological plan)。這是保羅所說的,永古隱藏不言的奧秘,而如今向我們顯明了(羅十六25-26);這奧秘在以前的世代沒有叫人知道,像如今藉著聖靈啟示祂的聖使徒和先知(弗三5),使他們能在彌賽亞所成就的末世性工作(eschatological messianic accomplishment)的亮光下,解釋過去所發生的一切。

正如希伯來書作者在書信的一開始所說的,「上帝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來一1-2)。

上帝使用這個冗長的預表系統的第二個理由是,上帝的律法作為預表和影子,不能提供人真正良心的平安與潔淨,它只會使我們感到更饑渴,盼望那真正的救贖主的降臨。我們學到人不能救自己,救恩只能出於耶和華,應許是如此偉大,人的需要也是如此大,救恩唯一的可能,就是上帝的兒子親自來到我們中間。上帝必須成為人,才能完成這偉大的應許。所以,預表和影子這個複雜的系統,除了教導的目的外,還有屬靈的目的,為了要讓我們經歷那真正的絕望,讓我們可以呼求救贖主的降臨。我們的詩歌中有一首:以馬內利,懇求降臨(O Come O Come Emmanuel, and Ransom Captive Israel),這是一首很直白的歌曲,意思是我們是新約上帝的子民,我們把自己放在舊約上帝子民的處境當中,渴望救贖主的降臨,以馬內利,懇求降臨,救贖解放以色列民,從撒但手中,解放子民。我們渴望耶穌基督的降生。

這就是聖經的整幅圖畫,我們看到一切所發生的,是一一個直線進行的形式,之前發生的事都是為未來要發生的事作預備。從這個偉大的計劃看來,也是前後相關聯的,都在耶穌基督得到應驗。讓我們感謝上帝,這個奧秘如今已經藉著先知和使徒向我們在新約中顯明!讓我們禱告。阿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