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還有預言和方言嗎?(葛富恩)

今天還有預言和方言嗎

What about Prophecy and Tongues Today?

作者:葛富恩(Richard B Gaffin , Jr.)

譯者:?/誠之校對

原文:http://www.opc.org/new_horizons/NH02/01d.html

堅持聖經在今天也是全足全備的威斯敏斯特信條,主張「上帝在以前的世代用來啟示祂旨意的方法已經停止了。」(WCF 1.1)。 我們這些接受這教義的人常常被稱為「終止論者」(cessationists)。 這個標籤帶有很多的包袱。按字面看,它是負面的。在現今關於聖靈恩賜的辯論中,終止論者給人的印象是反對聖靈的恩賜。所以在開始時,我們必須澄清一些對於終止論者的誤解。

我們並不是主張上帝的靈不再主動地、大能地作工。我們懇切地相信祂仍會這樣作。舉例來說,還有甚麼能比聖靈使一個死在罪惡過犯裏的罪人重生,且熱心為善這一百八十度改變更有能力、更神奇及更令人驚訝的呢?這牽涉到復活及再造的大能大力。這是何等令人敬畏的事!

另外,我們也不是認為所有的屬靈恩賜都已經停止了,且不再在教會出現了。我們只是認為某些恩賜已經停止,這才是問題的核心。大部分的恩賜仍然繼續,這是沒有人有異議的。

有些人告訴我說:「你限制了聖靈的活動(直譯作:你把聖靈放在一個箱子裏了)。」我心裏起碼會生出兩個回應。第一,我認真關注這個指控。我們的確有可能讓我們的神學觀念不正確地限制聖靈的工作。我們要時常謹記耶穌在約翰福音三章8節所說的那個不能測度的因素(聖靈像不能預測的風)。正統的聖靈教義應該預留空間給聖靈那些奧秘及不可預測的工作。

然而,第二,我會嘗試指出,聖靈「在聖經中說話」(威斯敏斯特信條1.10),是聖靈主動地限制自己(直譯作:將自己放在箱子裏)。聖經裏的聖靈絕不是反覆無常的。不錯,聖靈是「火熱的靈」(Spirit of ardor),但聖靈也是有次序的,不叫人混亂的(林前十四33、40)。聖經在討論屬靈恩賜的時候特別強調規矩及次序,這是何等令人驚奇的事!上帝給教會一個不斷重複的挑戰,就是要我們追求這個有規矩次序的火熱,或用另一句話說,追求被火熱之靈充滿的規矩及次序。

首先是根基,然後是其上的建造Superstructure

根據尼西亞信經,「聖而公之教會」也是「使徒性」的。這是甚麼意思呢?甚麼構成使徒性的教會呢?根據聖經找出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我們解答是否有些聖靈的恩賜已經達到其目的而停止這問題重要的第一步。

以弗所書二章11-22節,保羅向我們展示了在他所有書信中(甚至整本聖經中)最全面的關於新約教會模式的經文。以一個常用的聖經隱喻(參彼後二4-8),保羅說到由猶太人及外邦人組成的教會,是神在基督升天及再來之前要建造的偉大工程,神自己是那位主建築師及工頭。教會是神的家,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弗二19-20)。

上述的形容有兩個很有關連的思想值得我們注意。第一就是,教會的根基已經立好了。它是一個在歷史上完成的史實。一個知道怎樣建築的工頭(我們假設神是知道的!),一定在工程開始時一次立好根基。根基不須重複地建立。當祂立好根基之後,祂便在根基上興建工程了。以我們的處境來說,我們是在建造其上的工程這個過程中。基督已經立好了教會的根基。如今祂正在這個根基上建造。

第二,當我們思想使徒和先知,如何與主同為教會的根基的時候,這個結論就更明顯有力了。在基督方面,祂所立的根基就是因祂受死及復活而作成的救贖大工——「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此外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林前三11)。但使徒也是屬於根基的一部分,不是因為基督救贖的工作不完全,而是因為使徒所作的見證(一個完全啟示性的見證),是升天的基督親自授權的(徒一22;加一1;帖前二13)。

在上帝揭示祂救贖計劃的歷史裏,使徒特殊的角色可以在以弗所書二20的亮光中顯明出來。我們在整個救贖歷史中找到一條連線,一直到所有的應許都應驗在基督身上為止(來一1-2)。上帝將基督「一次」完成的根基及使徒「一次」完成的見證,「一次」聯結在一起。新約書信就是向我們說明這件事。

以弗所書二章20節指出使徒在教會的成長只有一個短暫及不持續的角色。他們的位置只是在建立教會根基的重要時期。他們的功用是為基督的救贖工作歷史提供啟示性的、無謬誤的、權威性的見證。這個功用已經完成了。它不屬於以後在上的建築階段。它只提供一個已完成的根基,讓基督繼續在其上建造教會。

新約聖經中有數處的教導印證使徒的職任是暫時性的。若有人要成為使徒,他必須是基督未升天前親眼見過主及親耳聽過祂的見證人(徒一21-26)。保羅在林前15章7-9節暗示自己是唯一的例外。除此之外,他似乎很清楚地表明他是最後的一個使徒。

教牧書信的內容主要是論及使徒為教會在他們離世之後的世代所作的準備。其中有兩封信是寫給提摩太的——一個被保羅視為比任何人更為適合作他繼承者的人選。然而,保羅從來沒有稱他為使徒。在我們提及過的救贖歷史之亮光中,個人性的「使徒統緒」(apostolic succession)是自相矛盾的。教會的「使徒統緒」不是指在教會有職任的人地從使徒一直無間斷地承繼下去,乃是指信徒一代一代堅定忠誠地守著在新約聖經記下來使徒的教訓或傳統。

許多靈恩派的信徒都同意,使徒(像林前十二28;弗四11所提及的“第一”個恩賜及十二門徒及保羅所有的恩賜)已經不存於教會了。在這方面(不論他們覺察與否),大部分的靈恩派信徒實際上都是「終止論者」。所有認同使徒職份及恩賜的暫時性的人,都須要在新約的亮光下,進一步思想終止論這個基本立場引申出來的意義。

先知預言又怎麼說?

以弗所書二章20節指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涵義。它印證了先知與使徒都有一個作為根基的角色。這些先知是誰?非常明顯地,他們不是《舊約》先知。首先,注意詞句的次序:「使徒和先知」,不是「先知和使徒」。更重要的,數節經文之後,保羅用了類似的語句,稱那些先知乃屬於「如今」的新約,比對那「以前的世代」的《舊約》歷史(弗三5)。近年有些人辯稱這些先知與使徒是相同的人(那些同有使徒及先知身份的人)。但這說法是不合理的,因為保羅在再論及使徒及先知時,是明明將他們分開的(弗四11:「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弗二20清楚意味著先知預言是一種暫時的恩賜,只為建立教會根基的階段而設。所以,如使徒一般,《新約》的先知已不再是現今教會建造工桯的一部分。

方言又如何?

哥林多前書十四章討論預言及方言比其新約經文更詳細。整章聖經的骨幹就是把預言及方言兩者作一個對比(由第2-3節開始,一直到第39節)。使徒最大的關注是要表明預言比方言相對地優越及可取。先知講道是「更大」的恩賜,因為它能造就教會(使別人能夠明白),但方言則不能(無法使別人明白)。說方言有一個限制,就是只有當它被翻譯出來的時候,才能像預言一樣能造就別人(4-5節)。方言若不翻出來,就比預言失色了。但翻出來的方言之功用相等於預言。所以活動的話將預言與方言緊密地連接起來。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翻出來的方言是預言的其中一種模式。

這兩種恩賜相同之處,和它們能加以對比的原因,就是它們同是言語的恩賜。更加準確地說,它們都是啟示。它們將上帝的話首先地、原本地、直接地,賜予教會。

第30節清楚說明預言是啟示。其他新約聖經提到有關預言的事例,如亞迦布(參徒十一27-28,廿一10-11)及啟示錄(參啟一1-3)都說明這一點。

從第14節至19節,我們清楚看見方言就是啟示。它是一種最直接默示出來,不經別的媒介的話語。在運用這個恩賜的時候,方言的恩賜完全越過「悟性」,也就是說,說方言的人說出來的東西不是從他的理智出來的。聖靈控制了人說話的功能及器官,叫所說的話不是說話者自己的話。還有,保羅形容這些內容為「奧秘」(第2節),進一步印證方言啟示性的特質(加上它與預言的關聯,參十三2)。在整本《新約》聖經的其他地方,至少沒有明顯的例外,這些話都是指著啟示說的——更明確地說,它們都是指著關於救贖歷史的啟示(太十三11;羅十六25-26;提前三16)說的。

從這些最相關、最關鍵的經文,我們可以得出預言及方言已經停止了的解釋。在上帝的智慧及恩慈的計劃中,使徒及先知在教會的歷史裏扮演了一個暫時的角色。當根基立好了之後,他們就不再繼續了。在上帝教會救贖歷史的「計劃書」裏,使徒及先知都不是固定的裝置配件(弗二20)。方言也不是,因為方言與先知預言是連在一起的(林前十四),如同我們先前說過的。它們已經在教會成長的歷程中已經與使徒和先知預言的恩賜(以及其他帶來上帝話語的方法)一同退下去了。

林前十三章8-13節又如何?

許多人認為林前十三章8-13節清楚教導先知預言及方言在主再來之前是不會停止的。對於非終止論者來說,這是他們的「王牌」經文,不需多說了。但這段經文真的支持他們的結論嗎?

請留心讀林前十三章8-13節。這段經文主要比較了信徒現在的知識及將來的知識。現在的知識是片面及朦朧的,將來的知識則是一個全面及「面對面」的認識,就是當我們達到「完全」的時候,上帝要給我們的(第10節)。這個「完全」,一定會在基督帶著權能及榮耀再來的時候發生的。這裏有表示這些恩賜在基督回來之前不會停止的意思嗎?

這個結論逾越了經文的主旨。經文所強調的,是現今知識的特質——它的暫時性。此種知識的媒介並不是重點。保羅用一個牧者的心去教導哥林多教會處理預言及方言的活動(林前12-14)。所以,保羅在這裏提及它們是可以理解的。他根本不是要討論它們何時會停止的問題。他只是強調在基督再來之前,我們知識的不全面及模糊不清。這對於任何啟示的方式(甚至包括聖經默示)及它們何時停止等事上都是真實的。

以弗所書四章11-13節印證了這個解釋。升天的基督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 我們可以肯定第13節所說的「同歸於一」及「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就是林前十三10的「完全」。或許弗四13的「完全」或「長大成人」也是響應林前十三10所說的。正因這緣故,若我們堅持以非終止者論的觀點去讀林前十三章,我們就無可避免地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在基督再來之前一直都有使徒、預言及方言的恩賜。這結論是連許多非終止論者都表示反對的。

但他們如何調和呢?從恩賜及其最終目標方面來看,這段經文與林前十三章8-13節有何不同呢?那些正確地承認以弗所書二章20節及四章11節所說的使徒今天已經不再存在的非終止論者,無法讓這兩種看法同時成立。若這些經文教導先知預言及方言會在主再來之前繼續存在,那麼使徒恩賜也繼續存在。但更正確的理解應該是,這些經文根本不是討論預言或方言(或其他恩賜)會否在主再來前停止。它們沒有回應這個問題,我們必須用其他經文來解答。

非終止論者會面對一個矛盾。若預言及方言(《新約》所記載的)繼續存在,那非終止論者就要面對一個實際的困局,就是他們要承認聖經作為上帝的啟示是不全備的。若他們堅持「預言」及「方言」不是啟示性或不全是啟示性(大部分非終止論者都屬這一類),那麼這些現今的現象就被誤稱了。它們根本不是我們在《新約》中找到到的預言及方言。非終止論者落在一個救贖歷史的時代錯誤中。他們在上部工程的教會時代中,尋找立根基時代的東西。他們牽涉到一個矛盾的苦差,一方面堅持新約正典已經完成及關閉了,但同時又認為那些在正典未完成之前,當新約書卷還在寫作中出現的啟示性恩賜,現今還在繼續。

但上帝的話會搭救我們脫離矛盾。它向我們顯明神智慧及恩慈的設計,預言及方言已經完成了它們的任務而終止了。那留下來的,亦即直等到耶穌再來、那至高無上,唯一全足及全備的權威,就是「聖靈在聖經所說的話」。(威斯敏斯特信條1.10)

Richard B Gaffin Jr is an OP minister and Professor of Biblical and Systematic Theology at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Philadelphia. This article is adapted, with permission of the Alliance of Confessing Evangelicals, 1716 Spruce Street, Philadelphia, PA 19103, from one that previously appeared in Modern Reformation. Reproduced from New Horizons, January 2002.

http://www.opc.org/new_horizons/NH02/01d.html

(譯者按:上文透過神的話語及嚴謹的釋經法,清楚有力地證明預言及方言的恩賜已經停止了。若有人認為預言及方言的恩賜未停止,為甚麼使徒的恩賜又停止了?使徒與先知同是作教會的根基,為甚麼使徒恩賜停止,預言恩賜還要繼續?難道 教會根基到今時今日還未建立完全?預言及方言是同一類的啟示性恩賜,預言已經停止了,因為聖經正典已經完成了,為甚麼同為啟示性的方言需要繼續?若是這樣,聖經的啟示就未正式完結。但誰會接受聖經的啟示並未完成?只有異端邪說才會說在聖經以外還有別的啟示。若有人認為今天的方言不是啟示性的,那麼今天的所謂方言就不是聖經中的方言。沒有聖經根據的方言就不是出於上帝的。不是出於上帝又是出於甚麼呢?必定是出於邪靈。邪靈極有可能在信徒竭力倒空思想、讓情緒蓋過理智的歇斯底里狀況下「局部」附著人體,影響他們某些身體機能,叫他們身體不由自主的震動及說出自己完全不明的言語。這明顯是仇敵混亂及破壞教會的工作,我們一定要小心防備。) 

5 thoughts on “今天還有預言和方言嗎?(葛富恩)

  1. Vern S. Poythress 认为”I maintain that modern spiritual gifts are analogous to but not identical with the divinely authoritative gifts exercised by the apostles. Since there is no strict identity, apostolic teaching and the biblical canon have exclusive divine authority. On the other hand, since there is analogy, modern spiritual gifts are still genuine and useful to the church. Hence, there is a middle way between blanket approval and blanket rejection of modern charismatic gifts.” 参见他写的文章”Modern Spiritual Gifts as Analogous to Apostolic Gifts: Affirming Extraordinary Works of the Spirit within Cessationist Theology “, 在他的博客上可以看到这篇文章https://frame-poythress.org/modern-spiritual-gifts-as-analogous-to-apostolic-gifts-affirming-extraordinary-works-of-the-spirit-within-cessationist-theology/, 发表于 THE JOURNAL OF THE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
    39/1 (1996): 71-101. 另外, 钟马田牧师在《罗马书解经讲道》第12卷中改变了他之前所持的终止论立场(举了不少教会历史的实例,包括改革宗教会中出现过的说预言的恩赐),另外他的书The Baptism and Gifts of the Spirit也肯定圣灵神迹性恩赐的持续存在。从教会历史的证据来看,我觉得这个问题已有定论,不值得也不必再争论了,葛富恩的神学和解经功底无论多么深,都没办法否认这些证据。

    Like

    1. Vern S. Poythress 的那篇文章我很清楚。葛富恩的立場和Poythress (他也說明自己是終止論者)沒有太大的區別,都說具有啟示意義的聖靈恩賜已經停止,但聖靈在今天仍然會行神蹟。

      Like

  2. 我觉得这个背后是改革宗人士将神学教义的和谐性、优美性当成偶像的心态在作怪,为此在解读圣灵的工作时将其限制到一个比较容易掌控的范围内,忽略教会历史包括清教徒时期诸多的实例。我自己就是铁杆的改革宗的,能体会到这种把神学当偶像的心态是什么样子的。

    Like

  3. 对于基督徒来说,承认错误要比认罪艰难得多。 葛富恩认为一切形式的預言及方言绝对都是启示性的,从而一切形式的预言和方言在使徒时代之后都绝对已經停止了。但钟马田牧师举例说明在宗教改革、后宗教改革时代和十八世纪的福音大复兴时代都出现过说预言的恩赐、辨别诸灵的恩赐等等,而且确实存在属于神秘体验领域而不是启示性的说方言的恩赐。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