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Keith Mathison)

The New Covenant

作者:Keith Mathison

誠之譯自:

http://www.ligonier.org/learn/articles/new-covenant/

希伯來書是對耶穌基督的至高至大所作的宣告。希伯來書告訴我們耶穌比天使更崇高(第一、二章),比摩西更尊貴(第三章~四13),比亞倫更優越(四14~七)。祂是更美的大祭司(八章~十18),而且設立了一個更美的約(十19~十三)。

在整本希伯來書裏,我們都發現到對這個新的、更好的約的強調。例如,希伯來書七章12節告訴我們:「祭司的職任既已更改,律法也必須更改。」當先前的條例被廢掉時,「就引進了更美的指望」。耶穌自己是「更美之約」的中保(七22;新譯本作「保證」)。希伯來書八章6節解釋說:「如今耶穌所得的職任是更美的,正如祂作更美之約的中保;這約原是憑更美之應許立的。」希伯來書八章7節告訴我們:「那前約若沒有瑕疵,就無處尋求後約了。」 在引用耶利米書卅一章31-34節新的約應許之後,希伯來書作者說到:「既說新約。就以前約為舊了;但那漸舊漸衰的,就必快歸無有了。」(八13)

希伯來書連同其他地方的評論,使很多人問到,上帝是否在舊的約上犯了錯。上帝是否被迫放棄祂原先的計劃,然後進行到一個緊急的備份計劃?舊的約被稱為「舊」,是否代表新的約是「B計劃」?答案是否定的。上帝啟動一個新約的事實,並不代表祂在舊的約上犯了錯。不過,其理由並不是顯而易見的。

當我們查考耶利米書卅一章31-34節時,這個問題的答案才呼之欲出。先知在那裏預見到新約的展開。希伯來書作者在第八章引用了這個預言。為了理解他對這個預言的解釋,我們必須明白這段經文的寫作背景。我們必須記得,希伯來書是寫給歸信基督信仰的猶太人的,他們因著信仰而遭受嚴重的迫害。他們受到引誘,要回到舊的約的形式和儀式,好逃避這種迫害。希伯來書作者是要告訴這些基督徒,回到舊的約的儀式,比白費力氣還要糟糕,因為上帝從來沒有要讓舊的約的施行成為永遠的施行。為了替他的論點辯護,他引導讀者去看耶利米書卅一章的經文。

希伯來書作者在他對耶利米書卅一章的解釋的前言裏,提醒他的讀者:「那前約若沒有瑕疵,就無處尋求後約了」(八7)。他在這裏的意思是說,就因為舊約聖經應許了一個「新」的約,就代表舊約聖經本身預先看見了「舊」約本身之暫時性的本質。若上帝的意圖一直是舊的約是永遠的,就不會有「新」約的必要了。希伯來書作者甚至在八章13節把這點說得更清楚,他說到耶利米「既說新約,就以前約為舊了」。當耶利米應許一個「新」約時,他自動暗示了,第一個盟約施行是「舊」的,也是暫時的。換句話說,上帝的計劃從一開始就是要開展這兩個約。上帝不是先犯了錯,然後用「B計劃」來補救。每個盟約都適合於救贖歷史裏的一段特定時間。

開展一個新盟約是上帝一直以來的計劃。這會讓人提出連續性(連貫性)的問題。倘若上帝在基督裏創立了一個新的約,那麼,舊的約和新的約之間在什麼事情上是延續的呢?教會歷史上,有人主張舊的約和新的約之間沒有什麼連續性(continuity)。這種論證說到:舊的約所有的事情都完全被新的約取代了。而在此光譜的另一頭的人則主張,舊約聖經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與今天的基督徒無關,或無法直接應用。

教會歷史上也有一些人主張,舊的約和新的約之間沒有什麼斷層(discontinuity),新約的創立所產生的變化,基本上是「外表」的變化而已。在光譜這一頭的人提出,舊約聖經大部分都可以直接應用到今天的基督徒身上。持這種看法的人當中有些人主張,基督徒必須繼續在第七日守安息日,或者基督徒必須繼續遵守舊約的節期。我們應該避免這兩種極端。舊的約和新的約之間同時有連續性和斷層性。

今天有許多人讀聖經經文,例如希伯來書八章7節或13節,都會下這樣的結論,說這兩個約之間是沒有延續性的。但是更仔細查考希伯來書第八章,以及新約在救贖歷史中的地位,會顯明這是一種不成熟的結論。

舊的約和新的約之間的延續性最明顯的要點,可以在新的約本身的應許裏找到。希伯來書作者在希伯來書八章8-12節引用了耶利米的新約預言。在第10節,我們讀到:「主又說:那些日子以後,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裏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在「我的律法」這些話上,我們找到了一個延續點。在舊的約底下,上帝把祂的律法寫在石版上(出廿四12)。而在新約底下,上帝會把祂的律法寫在祂子民的心上,來代替寫在那裏的罪(耶十七1)。但是上帝寫在祂百姓心版上的,和寫在石版上的,基本上仍然是一樣的。律法的這個層面,即基本上反映了上帝自己公義屬性的層面,一直是相同的。

另一種解釋舊的約和新的約之間的延續性的方法是應用保羅在加拉太書三章24-25節的說明。保羅寫到:「這樣,律法是我們訓蒙的師傅,引我們到基督那裏,使我們因信稱義。 但這因信得救的理既然來到,我們從此就不在師傅的手下了。」這個「訓蒙的師傅」(希臘文:paidagogos)是當時的奴隸,他的工作是帶領小男孩到學校、回家,並且監督他的行為。當這男孩長大了,這個「訓蒙師傅」就沒有必要的。這個類比可以幫助我們更明白這兩個盟約之間延續性的元素。

「延續性」這個議題的應用要點是:孩童一旦長大為成人,訓蒙師傅就廢掉了,但訓蒙師傅教導小孩的內容則並沒有被廢掉。保羅用這個從孩童長大到成人的類比,作為看待救贖歷史中神的百姓的一種方式。舊的約的施行是給上帝的百姓,在他們的童年期使用的。當神的百姓到達「成年期」,這個孩童時期的「訓蒙師傅」就沒有必要了。它如今就「廢掉」了。但是訓蒙師傅教給小孩的(「我的律法」),即使在小孩變成成人後,仍然是相同的。

舊約和新約的交會點是在耶穌基督身上。舊的約作為一位訓蒙師傅,為基督預備了道路,並為祂預備祂的百姓。舊的約包括了傳統上被稱為「道德律」的,也包括了所謂的「預表性」的律法。當預表所對應的實體到來時,預表本身就發生了改變。當黎明到來,影子就消失了(參:來十1)。神的百姓如今是由他們與耶穌的關係來界定的(參:加三16、29),而不是由他們與雅各/以色列的關係來界定。應許之地如今是由整個被造界來界定(參:太五5;羅四13),而不是由地中海東岸的一塊真實的地業來界定。聖殿如今是由耶穌基督和祂的百姓來界定(參:約二21;林前三16;弗二21),而不是由一座由石頭和泥漿所蓋的建築物來界定。禮儀律如今是由基督贖罪的死來界定(參:來九11~十11),而不是由公牛和公羊的血來界定。

不過,道德律——即陳述普世和永恆公義標準的——仍然是不變的。雖然它如今是寫在神百姓的心上,而不是寫在石版上,但這個律法仍然是同樣的律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