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詞條:潔淨與不潔淨(CLEAN AND UNCLEAN)

潔淨;不潔(Clean, Unclean

摘自證主《聖經神學辭典》

舊約

人怎樣染上及處理不潔  在舊約時代,大部分物件平常都是「潔淨」的,但一個人或物件卻可以從不同方式染上禮儀上的「不潔淨」(或「不純潔」):藉皮膚疾病、帶血液的漏症、觸摸已死物件(民五2)或吃不潔淨的食物(利十一;申十四)。

不潔的人一般要避免聖潔的物件,並逐步反回潔淨的狀態。不潔會將一個人置於「危險」的情況中,在神的報應,甚至死亡的威嚇之下(利十五31),若那人是接近聖所的話。不潔可導致百姓被逐出應許地(利十八25),它亦危及那些沒有經歷潔淨的人(利十七16;民十九12-13)。

祭司要避免在禮儀上玷污(利二十一1-4、11-12),假若玷污了,就要禁絕神聖的職責。不潔的普通人不能吃獻為聖的食物,也不能作什一奉獻(利七20-21;申二十六14);他要延遲一個月去慶祝逾越節(民九6-13),並要遠離神的會幕(民五3)。

潔淨程序會因應不潔的嚴重性而變更。由重至輕的不潔程度排列如下:皮膚疾病(利十三至十四)、生子(利十二)、生殖器的漏症(利十五3-15、28-30)、屍首玷污祭司(結四十四26-27)、屍首玷污拿細耳人(民六9-12)、延長其不潔淨的人(利五1-13)、屍首玷污普通人(民五2-4,十九1-20)、經期的女人(利十五19-24)、處理紅母牛的灰或贖罪日獻祭(利十六26、28;民十九7-10)、夢遺(利十五16-18)、被動物屍體所玷污(利十一24-40,二十二5),以及其他的玷污(利十五,二十二4-7;民十九21-22)。

潔淨程序往往包括等候一段時間(較輕的情況要直至黃昏,而產下女兒要80日),並亦可包括象徵潔淨的禮儀清洗、贖罪性及祭司性禮儀。「不潔淨」的物件需要藉水(木、布、皮革、麻布),或火(金屬)潔淨,或是毀滅它們(瓦器、爐子),乃在乎其質料(利十一32-35;民三十一21-23)。

潔淨規條的理論基礎  這系統所傳遞的中心教訓乃是,神是聖潔但人卻是被玷污的。在生理上,每個人總不能避免染上不潔;故此,在這墮落世界裏的每個人,必須被潔淨,才可就近一位聖潔的神。雖然「不潔淨」不能等同為「罪惡」,因為有些超越人類控制的因素,可引使一個人成為不潔淨,然而,在「不潔淨」與「罪惡」之間,存有一個強烈的類比。「贖罪祭」(作「潔淨祭」更佳)用作潔淨罪惡及禮儀上的不純潔(利五1-5,十六16-22)。此外,禮儀上不潔的言語,極多暗喻性地用作各樣倫理上的罪惡。人類按本質乃「不潔淨」或「罪惡的」,不能就近一位聖潔的神。正如不潔可來自內在(自然的身體功能),或外在(玷污的物件),故罪惡也可來自內在邪惡的人類本性,或外在的試探。禁止吃祭牲動物的脂肪及任何動物的血,是為了提醒以色列有血的祭牲使罪惡/不潔的子民與聖潔的神復和(利七22-27,十七11)。

潔淨/不潔系統將動物、人民及土地分為三個範疇,以教導以色列人從外邦人中分別出來。可以作為祭牲的動物乃「聖潔」的;可以吃但不可獻祭的動物及魚乃「潔淨」的;而不能吃及不能獻祭的動物乃「不潔」的。這個區分與人平行(比較利二十一18-21,二十二20-24,相同的缺陷使祭司及動物都不合資格):祭司(聖潔)、普通以色列人(潔淨)及外邦人(不潔)。對於空間而言,有會幕(聖潔)、土地(潔淨)及列國(不潔)。故此,食物象徵性地強化了別處的教導,即以色列乃一個「聖潔的國民」(出十九6),從其他各國分別出來,並藉著不與迦南人一同吃飯而促進實際的聖潔,因他們的食物一般會包括豬及其他「不潔」之物(利二十25-26),這正如現代的猶太飲食戒律,幫助猶太民族維持其分別出來的子民身分。其他律法藉創造特殊的習俗(甚至這樣的習俗本身並沒有任何道德價值,如利十八19),以「聖潔」觀念及其「實物教材」諄諄教誨以色列,在以色列中產生「分別出來」之子民的身分意義。

一些潔淨的律法表達出倫理教訓。甚至是隨意的規則也培養自制的美德,邁向聖潔的一步。吃被野獸所撕裂的肉,不只在禮儀上被玷污了,更是非人化,將人降低至吃腐肉狗的層次(出二十二31)。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出二十三19,三十四26;申十四21)是一种邪惡行為。將一個被治死的人之屍首整夜留在樹上是野蠻的行為(申二十一23)。甚至那些在神的命令下,涉及戰爭屠殺的人(民三十一19-24),也是不潔的,暗示戰爭在道德上是不潔的。關乎性分泌的律法鼓勵在性生活上的抑制及自制(如在經期避免性行為),以及正確地責難違犯者(就如妓女)為社會所遺棄的。

不可吃帶血的肉之命令,諄諄教誨要尊重所有動物的生命。限制屠殺動物:只為食物,只有某些種類,只按某些程序。再者,在禮儀上將血倒出歸給神,乃象徵式地承認殺掉任何動物,都要獲得神的批許(創九2-5)。若殺掉動物並非瑣事,流人血更是何等重要呢?

潔淨條例禁止將敬拜連於性事。因為性行為使人不潔,故以色列不可跟從廟妓的習俗,因為神衹豐饒的賜予,是藉崇拜中的性行為所象徵的。這進一步將以色列從異教鄰舍中分別出來。

潔淨系統以一個象徵方式傳遞,耶和華乃生命的主,並與死亡分隔。大部分不潔的動物都是食肉/吃腐肉的,或是居住在山洞中(如岩石間的獾)。此外,豬與近東神衹的敬拜有關。痲瘋使人像屍首般耗損廢棄(民十二12)。身體的漏症(女人的血、男人的精液)代表力量及生命短暫失去,並邁向死亡。因為腐爛的屍首會排漏,故身體自然的排漏令人想起罪惡和死亡。肉身上的缺陷代表從「生命」到「死亡」的進程,在禮儀上將人移離與生命連繫的神。潔淨禮儀象徵從死亡到生命的進程,並因而包括血、紅色及活水,所有皆是生命的象徵。這個象徵主義排除了巫術(利十九31)。

以色列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並非因為它是異教習俗,卻是因為將一個意指賜予生命的生命象徵(母親的奶),與死亡結合,乃是不恰當的,特別是在住棚節(出二十三19)慶祝耶和華賜予生命能力的處境中。

衛生潔淨∕不潔律法意想不到地作了一個貢獻。那些可能有痲瘋(利十三至十四)及淋病(利十五2-15)病癥的人被驅離營地,肯定有效阻隔這些危險疾病的傳播,並有助公眾健康。迴避屍首或觸摸人的唾液和排漏也是一樣。與潔淨有關的禮儀洗澡,亦有助衛生。某些不潔的動物肯定會把疾病傳播給人類:帶有旋毛蟲病的豬隻、有兔熱病的野兔,吃腐肉的雀鳥,都帶有各種疾病。現今得知吃動物的油脂會引致心臟病。

然而,衛生至多只是一個從屬的解釋。某些被排拒的動物,如駱駝,吃牠是與疾病無關的。奇怪的是,若以衛生為目的,大部分不健康的食物(如有毒的植物)及傳染性疾病,卻沒有提及。再者,為何基督要廢掉意味著衛生的飲食條例?赦免是在醫治之後發生,但假若衛生是其目的,它應在醫治之前出現。所以象徵意義,才是這些律法的基本目的。

新約

新約常以道德,而非禮儀意義來使用「不潔」,但它亦證實了猶太人遵守禮儀潔淨的聖經律法,並隨後的拉比在細節上之發揮(《米示拿》、死海古卷及考古學有關禮儀洗澡〔miqvaot〕的遺蹟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新約指出出生的潔淨禮(路二22-27)、禮儀上的清洗(可七3-4;約二6),以及水禮的爭論(約三25)。耶穌容許「污穢」或「邪惡」的靈(在新約,「不潔」有22次連於鬼魔)進入豬群,也許部分原因是一種不潔的物件進入另一種之中,乃是合適的(太八28-34;可五1-6;路八29-33)。猶太人要處死耶穌時,他們拒絕進入彼拉多的宮廷,以免在逾越節期間染上禮儀上的不潔(約十八28)。

耶穌責難那些將禮儀放在倫理之上的人。祂譴責那些為了儀式的潔淨,而洗淨杯盤的外面,卻不履行內在道德潔淨或慈惠的人(太二十三25-26;路十一39-41)。祂責難祭司及利未人將禮儀潔淨的關注──若他們觸摸屍首,他們便不能在聖殿事奉──放置在對人命的關注之上(路十25-27)。

耶穌並不容許潔淨的律法阻止祂去觸摸痲瘋病人(太八1-4;可一40-45;路十七11-17),祂慎重地觸摸,而非藉祂的話語去醫治,以表示憐憫,以及藉祂的行動預示在新約之下,律法的改變。然而,在過渡的世代中,祂要求被潔淨的痲瘋病人,按照摩西律法,把自己的身体給祭司察看(路十七11-17)。耶穌毫不猶疑地觸摸死人(太九25;可五41;路八54),並容許一個犯罪的女人(如妓女)去觸摸祂(路七36-38),不管她在禮義(以及道德)上的不潔淨。在這樣的情況裏,以及那個血漏婦人的事件中(太九20-22;可五27),耶穌並沒有玷污自己(祂沒有履行任何儀式潔淨),但那些人卻得到潔淨及醫治。這在神學上顯出基督的無罪位格。

耶穌將缸內用作禮儀潔淨的水變為酒(約二6-9),象徵以一些更佳的事物來代替儀式律法。祂並不跟從禮儀,越過猶太拉比所遵守的摩西律法(可七3、5),並暗示所有食物都是「潔淨」的(可七19;比較羅十四4:「凡事本來沒有不潔淨的」)。因著基督的來臨,一個新世代已開展,並潔淨的禮儀律法已過去。按預表而言,紅母牛的灰(為屍首污染贖罪)、贖罪祭及禮儀式的洗澡預示了耶穌的寶血潔淨良心的能力(來九13-14,十22;約壹一7;啟七14)。

雖然使徒會議(徒十五29)鼓勵外邦基督徒避免「不潔」的食物(獻給偶像、從血而來及從勒死動物的肉而來〔血未被排出〕的食物),以增加與猶太基督徒同桌相交的機會,但這是以勸告而非律法形式表達出來。猶太基督徒遵守舊有禮儀,並沒有犯上任何道德上的錯誤,因此保羅亦如此行(徒二十一20-26,在拿細耳人起誓後潔淨)。但舊約的潔淨條例,以及所有禮儀律法卻變為可選擇的,並在新約之下。

飲食條例的廢除傳遞出一個深層的神學意義。將動物區分為潔淨與不潔,象徵著以色列人與外邦人之間的分隔。猶太飲食條例的廢除,象徵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的障礙已拆毀。正如在使徒行傳十至十一章神給彼得的教訓中所看見,神現在宣佈外邦人為「潔淨」。在新彌賽亞世代中,神的子民與世界分隔(聖潔)的原則依舊,但那界線不再以種族來釐定了。

Joe M. Sprinkle

另參:「獻祭,犧牲」。

參考書目:

G. J. Botterweek and H. Ringgren, TDOT, 5:287-96, 330-42; H. C. Brichto, HUCA 47 (1976): 19-55; M. Douglas, Purity and Danger; J. E. Hartley, ISBE, 1:718-23; J. Milgrom, Leviticus 1-16; idem, Religion and Law; idem, Semeia 45(1989): 103-9; J. M. Sprinkle, “A Literary Approach to Biblical Law: Exodus 20:22-23:19“; G. J. Wenham, Numbers; idem, Christ the Lord; S. Westerholm, Dictionary of Jesus and the Gospels.

潔淨與不潔淨(CLEAN AND UNCLEAN

摘自天道《聖經新辭典》

  希伯來文 ṭum’â 解作不淨,此字在舊約出現二十六次,ṭāmē’  是形容詞,出現七十二次。至於其他的字較不常見。希臘文的「不潔淨」是 akatharsia,形容詞是 akathartos,在新約共出現四十一次。其他的字較不常見。「潔淨」的觀念,是由希伯來文  ṭāhēr, bārar 及一些同義字表達;至於新約則幾乎全部用 katharos 一字來表示潔淨的意思。在聖經中代表「潔淨」的字眼,常交疊著身體上、禮儀上和倫理上的意義。

Ⅰ 潔淨極受重視

  在聖經記載所及的地方,一般人在觀念上和習慣上都十分重視身體的潔淨。希羅多德(Herodotus, 2. 27)記述埃及的祭司每天、每晚沐浴各兩次。在以色列人的眼中,人若有正確的動機,身體的潔淨可使他親近神。早在挪亞的時代,潔淨與不潔淨已有區分。創七2記載:「凡潔淨的畜類,你要帶七公七母,不潔淨的畜類,你要帶一公一母。」創世記很早提到潔淨與不潔淨的*動物之處,所想到的問題似乎是這些動物可否作獻祭之用。創九3清楚的記載:「凡活著的動物,都可以作你們的食物」。利十一和申十四的規例將潔淨和不潔淨的區分,作為食物條例的根據:「這是走獸、飛鳥和水中游動的活物,並地上爬物的條例,要把潔淨的和不潔淨的,可吃的與不可吃的活物,都分別出來。」(利十一46-47)。

Ⅱ 最早的時代

  在族長時代和以色列獨一王國的時代,都有潔淨與不潔淨的區分。比較創卅一35(拉結偷藏她父親拉班的家神像)和撒上廿26(大衛未赴掃羅王所設的筵席)。很可惜,有些學者誤解了這些區分的含意,以為舊約裏所有這種關於潔淨的條例,都是出自原先所謂「迷信」的禁忌。(參 A. S. Peake, HDB, 4,頁825起)。

Ⅲ 先知的時代

  那些公認有高尚倫理標準的先知,也有提及不潔淨這回事。當以賽亞想到那將來公義的世代時,他預言將有一條聖潔的道路,污穢的人不得經過(卅五8);此外,他對耶路撒冷呼喊說,要披上能力,因為在她得享榮耀之時,未受割禮和不潔淨的,必不再干擾他們(五十二1)。這位傳好信息的先知更要求那些承擔聖職的人不要沾不潔淨的物,在扛抬耶和華器皿的任務上更要清潔(五十二11)。何西阿深深體會到神的大愛與傷心,他警告他的子民說,北國不只要歸回埃及,還要在亞述吃不潔淨的食物(九3)。阿摩司先知至為清晰地描述神的公義,面對高勢力而不屈,仍堅持先知的見證,發出預言說:伯特利的亞瑪謝家必遭受神的手重重降罰,亞瑪謝本人必死在污穢之地(七17)。以西結有祭司的背景,他用了各種方法,來表達他如何憎惡他百姓的罪污,他又如何厭惡神要他將這罪污生動地描繪出來的做法(四14)。

Ⅳ 摩西的律法

  摩西的律法對潔淨的與不潔淨的、聖潔與不聖潔的物,有清楚的區分(利十10)。除非是故意犯的,否則「不潔」主要是禮儀上而非道德上的玷污。被玷污的人要停止在聖所上的事奉,不能和信奉同一宗教的人相交。禮儀上的玷污從幾方面而來,而神也提供了人如何得到潔淨的方法。

a.   觸摸屍體使人變成不潔淨(民十九11-12)。按舊約的律例,人的屍體是最污穢的。對神的子民來說,這很可能表徵了罪的嚴重性和最終後果。

b.   患大痳瘋者和染此疾之衣物及住宅都是使人不潔的(利十三~十四)。

c.   自然排泄(與生殖的功能有關)和患漏症者,對所有遵守律例的以色列人都算是玷污的(利十二,十五)。

d.   吃不潔的飛禽、魚類或動物會使人變成不潔。利十一和申十四詳細列出潔淨與不潔淨的活物。食肉獸被認為不潔的,因牠們吃被害者的血和肉。不潔淨的鳥類大多是吃肉的猛禽或是吃腐肉的。沒有翅和鱗的魚是不潔的。有人以為牠們因長相像蛇而被禁吃,但現在我們明白,從衛生的角度來看,禁吃這類生物是明智的。貝殼類和有甲殼綱的生物容易導致食物中毒或是引來疾病(G. S. Cansdale, Animals of Bible Lands, 1970,頁213)。吃被撕碎或被殘殺的動物,是不潔的來源(出廿二31;利十七15;徒十五20、29)。聖經從最早的時候已禁止吃血(創九4)。

e.   身體上的殘疾,被看成不潔淨一樣,因為身體有殘疾的人,不得就近壇前。律法聲明這方面的條例,特別是頒佈給亞倫的後裔的,他們是在聖所供職的祭司(利廿一16-24)。最後,未受懲罰的謀殺罪(申廿一1-9),和特別是拜偶像的罪(何六10),都會使那地變為不潔。謀殺是干犯神的形像(創九6);而拜偶像則與神應得的屬靈敬拜有所牴觸(出廿4)。

Ⅴ 被擄後的時代

  被擄之後的文士和新約時代的法利賽人,人為地將潔淨和不潔淨的區別擴大了(可七2、4)。他們自己制定一套繁瑣累贅的體系。譬如,手觸「正典」的書卷即變成不潔淨;非「正典」的書卷則沒有這問題。猶太人的米示拏(口傳法典)共分六部分,而最大的部分正是討論潔淨的律例。他們守著諸多的條文,證實了耶穌的觀察正確:「你們誠然是廢棄神的誡命,要守自己的遺傳。」(可七9)。

Ⅵ 潔淨的必要和潔淨的禮儀形式

  以色列要成為聖潔(利十一44-45),並要遠離一切的不潔。在禮儀方面犯不潔是一種罪惡,而身體方面的潔淨是社會所要求的。嚴守律法的人依循潔淨律例去親近神。只有清潔的人才能在敬拜中親近神(參:出十九10-11,卅18-21;書三5)。在宗教方面,「潔淨」一詞表示在禮儀上不會使人玷污。這個詞曾使用在潔淨的畜類(創七2)、地方(利四12)、物件(賽六十六20)或個人身上,他們都沒有在禮儀上被玷污(撒上廿26;結卅六25)。倫理方面的潔淨或清潔見於以下經文;詩十九9,五十一7、10。此外,「無可指責」或「無罪」這個較罕見的意思,見於徒十八6。

  一般潔淨的方法是沐浴和洗擦衣服(利十五8、10-11)。漏症的潔淨需要特別的處理(利十五19)。其他特別的情況如生孩子(利十二2、8;路二24)、長大痳瘋(利十四)、觸摸死屍(民十九;對拿細耳人而言,參:民六9-12),也需要特別的潔淨。潔淨有身體上的(耶四11;太八3);有儀式上的,如透過獻贖罪祭(出廿九36),使罪得贖(民卅五33),和清除禮儀方面的玷污(利十二7;可一44);有道德方面的,由人除去自己的不潔或罪惡(詩一一九9;雅四8),或讓神將罪愆除去(結廿四13;約十五2)。儀式上的玷污可藉水、火或紅牝牛的灰去潔淨。詩五十一7是一個好例子,以禮儀上的潔淨象徵道德上或靈性上的潔淨。大衛禮告說:「求你使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潔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

Ⅶ 新約聖經的觀點

  基督的教訓強調道德上的潔淨,而不是儀式上的潔淨(可七1-23)。祂最嚴厲的抨擊,是針對那些高舉儀式和外表過於道德和倫理的人。要緊的不是儀式方面的不潔,道德方面的不潔才能真正污穢人。當我們仔細閱讀一些新約經文時,就能發現有關猶太人潔淨和不潔淨的風俗。可七3-4提到洗手、在街市上所沾染的不潔,和洗濯器具的規例。約二6提及入屋前的潔淨方法;約三25顯示當時的潔淨儀式隨時能成為爭辯的話題。守逾越節者在潔淨上的要求,有很嚴格的規定;這點在約十一55,十八28有間接提及。主曾潔淨痳瘋病人,吩咐他照摩西律法的規定獻上禮物(可一44)。保羅為了緩和對抗他的人,並使他們較易接受他的信息,他前往耶路撒冷的聖殿,接受潔淨的禮儀(徒廿一26)。我們必須按保羅自己的方針去衡量他這種費解的行徑,那就是「對甚麼樣的人作甚麼樣的事」──包括在猶太人中作猶太人──「都是為福音的緣故」(林前九22-23)。保羅的做法並沒有削弱一個真理,這真理就是基督已取締了所有利未體系中有關不潔淨食物的規定和做法(太十五1-20和可七6-23),神就是按照這個真理吩咐彼得可以吃那些不潔的食物(徒十13起);保羅也是按照這個真理去傳揚關於基督徒行事為人的教訓(羅十四14、20;林前六13;西二16、20-22;多一15)。來九13-14強調良心上的不潔才是宗教上最嚴重的玷污,惟有基督在屬靈領域上的犧牲才能使之潔淨。

  新約中,福音書有最多的篇輻提到潔淨與不潔淨的分別,這是意料中事。福音書把潔淨禮儀分成幾類來處理。當中有記載大痳瘋與潔淨的關係(太八2;可一44;路五14,十七11-19)。在這情況下,希臘文的「潔淨」一詞是 katharizein,但路十七15(十個大痳瘋病人的事例)卻採用了另一詞 iasthai (醫治)。潔淨痳瘋病人通常分兩部分:

(a)    需要用到兩隻活鳥的潔淨儀式(利十四);

(b)    在八天後舉行的潔淨儀式。在食物方面,有吃飯前洗手的禮儀(記載在太十五1-20;可七1-23;約二6,三25)。如前所述,逾越節也有關於潔淨禮儀的規例(約十一55,十八28)。守節的人要把酵從各人家中完全除淨(出十二15、19-20,十三7)。最後,孩子出生後,產婦在接著的一段時期算為不潔淨,產男嬰者為期四十天,產女嬰者則為八十天,期滿後須獻上供物(路二22)。

Ⅷ 結語

  有些人認為這些分辨潔淨和不潔淨的律例,不單攔阻神的子民與異教徒在社交和宗教上交往,特別在飲食方面,而且這些律例原是為達到這個目的而設的。不過,摩爾(Moore)卻表示這種說法缺乏內證和外證的支持(Judaism, 1, 1927,頁21)。他持的理由是:「這些是古舊的風俗,其起源和原因早被遺忘。這些風俗中,有的也見於其他閃系部族,或泛見於別處,有些據我們所知則是以色列所獨有的。但整體來說,或作為一個制度來說,這些是猶太人從他們的祖先所承繼的獨特的風俗,對聖潔和不潔這兩個範疇給予宗教的約束力。其他民族也有他們的潔淨規例,有些是給所有人遵守的,有些就像猶太人的某些潔淨規例一樣,是專為祭司而設的。他們的這些體系也是各有特色的。」(上引書,頁21-2)

  這些將動物、飛鳥和魚類分別為潔淨和不潔淨的條例,影響深遠。論到這些法則,學者們提出了多種解釋。最明顯及傳統的是宗教或屬靈的理由:「你們要在我面前作聖潔的人」(出廿二31)。另一個是基於衛生的理由。中世紀西班牙的偉大猶太裔哲學家邁摩尼得斯(Maimonides)及一些著名的學者都支持這種說法。現代的研究也支持他們的論點:無鱗的魚類和豬隻容易引發疾病(Cansdale,上引書,頁99)。另一個是心理學上的解釋:那些被禁的動物多半外形可憎,或是使吃的人心性暴戾。第四種是二元論的解釋。有學者認為,以色列人跟波斯人一樣,相信所有不潔的動物都屬於邪惡的勢力。另一種則是民族性的解釋:以色列人被禁接髑不潔之物,主要是要將他們從其他的國家中分別出來。不過,持反對意見的學者指出,摩西律例所禁止的不潔的動物,同樣也是印度、巴比倫和埃及的宗教所禁止的。在批判聖經的學者中,史密斯的主張(W. Robertson Smith, The Religion of the Semites,頁270)是最流行的理論。科勒(Ko/hler)言簡意賅的綜合這看法:「由於幾乎每個原始部族都對某些動物有所禁忌,因此有學者認為,某部族所禁吃的動物原是該部族心目中的敬拜圖騰;但他們所列舉的事實並不足以支持以上的理論,尤其是對閃族而言;這種理論充其量只不過是巧妙的臆測而已」(Jew E. 4,頁599)。假如我們按常理去了解聖經資料的話,那些從屬靈和衛生角度而作的解釋應屬正確。

  書目:A. C. Zenos, ‘Pure, Purity, Purification’, Standard Bible Dictionary, 頁719-21; G. A. Simcox, ‘Clean and Unclean, Holy and Profane’, Ebi, 1,頁836-48; J. Hastings, ‘Clean’, HDB, 1,頁448; R. Bruce Taylor, ‘Purification’, DCG, 2,頁457-8; P. W. Crannell, ‘Clean’ and `Cleanse’, ISBE, 1,頁667-8; ‘Uncleanness’, WDB,頁617; A. S. Peake, ‘Unclean, Uncleanness’, HDB, 4,頁825-34; Charles B. Williams, ‘Uncleanness’, ISBE, 5,頁3035-7; JewE, 4,頁110-3 and 596-600; George F. Moore, Judaism, 1-2, 1927; M. Douglas, Purity and Danger, 1966; G. S. Cansdale, Animals of Bible Lands, 1970,頁99, 213。

C.L.F.

潔淨與不潔淨 (טָהוֹר, tahor; טָמֵא, tame’; καθαρός, katharos; ἀκάθαρτος, akathartos).

指明在神面前適合或不適合的儀式規定。與聖和俗的規定密切相關。常用來代表一種公義的狀態,也用於指身體狀態、行為和動物。

簡介

潔淨和不潔淨的概念,與聖和俗的規定密切相關。那些潔淨的能夠來到神的面前,而不潔淨的就會在神的面前滅亡(撒下 6:6-7)。此外,潔淨(בֹּר, bor)也可以用來表示一種公義的狀態。這些詞語,最早是在創世記第七章中,就動物而提出,後來在利未記、民數記和申命記中得到進一步說明。歷史書、智慧文學和先知書,在舊約中,主要是提到導致失去純潔的大罪,或討論一個處於俗的狀態的人,如何恢復潔淨或聖潔時,而使用這些詞語。新約則將導致不潔的行為說明得更清楚,包括:

•    拜偶像

•    不道德的性行為

•    竊盜

•    謀殺

•    貪婪

雖然舊約和新約對不潔淨的原因有共識,但新約福音書卻改變了解決的方法。在舊約中,不潔的人需要採取潔淨的行為,並等待一段時間;在新約中,耶穌親自觸摸不潔淨的人,使他們潔淨和淨化,說明耶穌擁有改變個人生命的能力。

神學發展

有關潔淨和不潔淨的法例,儘管對現代讀者來說,在文化和歷史上感到陌生,但潔淨的神學意義,與聖潔狀態密切的相關方面,仍具深遠意義。有關潔淨的法規,是為了讓人進到神面前。要想進到神面前,一個人需要處於聖潔的狀態。而一個潔淨的人,就是處於聖潔的狀態,因此,成為潔淨的人,是進到神面前的必要條件。同樣,任何使人不潔之物,都會使人與神分離。

一種瞭解潔淨與不潔淨的方法,是從觀察神與豐盛完美生命相關聯的角度出發。一般來說,與生命有關的事物,是通往潔淨的途徑,而與死亡有關的事物,則與不潔淨匹配(見 Hartley, Leviticus, 141)。如果是這樣,那些健康的事物通常也是清潔的。例如,一隻完美的一歲大的羊羔,正處於生命和健康的高峰期,是蒙悅納的祭物;但一隻跛腳的羊羔,或説較接近死亡的羊羔,是不蒙悅納的。同樣地,使人不太健康,從而接近死亡的東西,包括血流和皮膚病,都是不潔淨的。這個概念的典型例子就是死亡,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凡與屍體和動物屍體有關,則需要最嚴格的淨化。而恢復潔淨需要(見Hartley, Leviticus, 142):

1.   停止造成不潔的原因(即:停止觸摸屍體,或讓皮膚病痊癒)

2.   清洗衣物和人本身;以及

3.   舉行潔淨的獻祭。

該立場的內在對立,可以用下圖來說明。

神  罪  
生命  死亡  
聖潔  不潔  

不潔淨的各層面,可以從聖潔到非常不潔的範圍來看(改編自 Wenham, Leviticus, 177 n. 34):

聖潔祭司
 祭牲
接近於聖潔殘疾的祭司
 有瑕疵的祭牲
潔淨潔淨的人口/族類
 潔淨的動物
不潔不潔淨的人/國民
 不潔淨的動物
非常不潔人的屍體
 死去的動物

這一概念也適用於個人和社會的行為。使身體或靈魂不潔的行為和思想,玷污了身體,使個人與神分離。這些行為的例子包括:

•    不道德的性行為

•    拜偶像

•    貪婪

•    詭詐

•    嫉妒

就如身體的不潔一樣,靈性的不潔,由以下方式來糾正:

1.   停止該行為

2.   用潔淨的水清洗(真實的或象徵的);以及

3.   舉行潔淨的獻祭。

詮釋

道格拉斯(Douglas)認為,潔淨和不潔淨的區分,是為了提醒以色列人作為神選民的獨特地位。對道格拉斯來說,問題的關鍵在於以色列人與外邦人分開,是為了成為神的子民。在她的人類學研究中,她發現,人、動物、鳥類和空間,都被各自劃分為不潔、潔淨和聖潔,其中聖潔為最接近神(Douglas, Purity and Danger)。

類別人類動物/鳥類空間
不潔外邦人不潔營外
較潔淨以色列潔淨營內
最潔淨祭司獻祭帳幕

文翰(Wenham)認為,不潔、潔淨和聖潔之間的關係,最好理解為一個連續體。這樣,潔淨是介於不潔和聖潔之間的中間步驟(Wenham, Leviticus, 19)。

<==聖化<==潔淨<==
聖潔 潔淨 不潔
==>俗的==>玷污==>

霍夫納(Hoffner)認為,潔淨和不潔並不是以色列獨有的,因為這些分類遍佈古代近東地區。例如,在赫梯(Hittite)文化中,潔淨的動物是文化中所熟知的動物(牛、羊、豬),而不潔淨的動物,則是那些鮮為人知,或不太熟悉的動物(馬和騾子)。霍夫納認為,以色列作為遊牧民族,並沒有遇過豬,因為豬是定居人口的馴化動物。為此,以色列人將豬標記為不潔。類似的邏輯也適用於馬和駱駝(Hoffner, The Laws of the Hittites, 224)。

新約中的潔淨與不潔

新約改變了潔淨和不潔的概念。耶穌治癒或廢除了自然界中不潔的形式。例如,耶穌觸摸,使死屍、患皮膚病的人,以及受血流之苦的人,得以痊癒,或者恢復到潔淨的狀態。在馬可福音 7:15中,耶穌宣佈,沒有任何東西進入一個人的身體裡,能使這個人變得不潔,只有從人身上出來的東西才能使人不潔。在這段經文中,耶穌廢除了使人不潔的物質和動物方面的沾污。

米爾格羅姆(Milgrom)認為,潔淨的食物和不潔淨食物的區別,突出了猶太人和外邦人的區別(Milgrom, “The Biblical Dietary Laws as an Ethical System,” 288-301)。在耶穌那裡,這種區別變得無關緊要,因為福音傳給了所有的人;因此,飲食的條例被廢除了,標誌著一個新的時代(太 15:16-17,21-28;可 7:18-19,24-30)。在使徒行傳第十章中,彼得的教導進一步闡明,潔淨的動物和不潔淨的動物,在提到猶太人和外邦人時,比喻為潔淨和不潔淨的人。此外,這種區別不再有意義。最後的進一步說明是在使徒行傳第十五章,該章描述了耶路撒冷會議,如何允許外邦人進入教會,並廢除了大部份的飲食條例。

聖經相關資料

聖經中的每一個主要部份,都有潔淨和不潔淨的概念。舊約中潔淨的一些方面,在新約中被改變,以前認為不潔的食物,被認為是潔淨的。新約卻也強調舊約中潔淨的一些方面,包括道德行為。關於潔淨和不潔淨的討論,可以通過對動物、行為、身體狀態和祭司角色的探討來理解。

動物

聖經中第一次提到潔淨或不潔淨的地方,是在創 7:1-8:22,神命令挪亞取每種潔淨的動物七對,每種不潔淨的動物兩對。利未記第十一章規定了哪些種類的動物潔淨,哪些不潔淨。所有潔淨的動物都可以食用,其中有一部份被允許用於獻祭;但是,不潔淨的動物既不能吃,也不允許用於獻祭。潔淨和不潔淨動物的一般規則是,潔淨的動物在其環境中做順應自然的事,不以其他動物為食。例如,能飛的鳥類一般為潔淨,不能飛的鳥類一般為不潔淨;會游的魚一般為潔淨,但在水下行走的貝類一般為不潔淨。

陸地動物的區別是,它們必須有分蹄和反芻(利 11:1-4)。這意味著牛、綿羊和山羊為潔淨,而駱駝、豬和兔子為不潔淨。魚類必須有鰭和鱗(利 11:9-12)才為潔淨。貝類,包括蝦、蟹、牡蠣和龍蝦都不潔淨。猛禽(如:鷹、鵰、鷲、貓頭鷹、鸛)和不會飛的鳥(鴕鳥)為不潔淨,而其他大多數鳥類為潔淨(利 11:13-23)。不潔動物的頭胎必須被贖出來(民 18:15)。

接觸死去的動物時,不管活著時是潔淨的還是不潔淨,都會使接觸者成為不潔淨。同樣,接觸或與屍體一起,會使人不潔,需要清洗,包括進行為期七天的潔淨儀式,並在第三天和第七天進行儀式沐浴(民 19:11-12)。如果不按儀式潔淨,會玷污帳幕,會將該人從會眾中剪除。不小心碰了任何不潔之物,也會使人不潔,而該人承擔與不潔有關的罪疚(利 5:2-3)。關於潔淨和不潔淨動物的進一步討論,可以在飲食的條例中找到。。

身體的狀態

各種自然發生的事情和條件,導致了不潔的狀態。利未記第十二章討論了因生育流血所帶來的不潔。母親在生下兒子後四十天(七天經期加三十三天),以及生下女兒後八十天(十四天經期加六十六天)為不潔淨。潔淨期過後,母親必須帶著燔祭和贖罪祭,在會幕門口交給祭司。

利未記15:18-19闡明,月經的不潔期持續七天,性交會污穢雙方的身體,需要洗澡,直到晚上才能潔淨。如果男性遺精,就必須洗澡,不潔淨到晚上(利 15:16;申 23:10)。男性或女性身體的任何其他分泌物,都是不潔淨。如果這些排泄物接觸到床、椅子、衣服,或任何其他物件,那麼這些物件則為不潔(利 15:4,17,20-23)。碰到不潔之物或人,必須洗衣服、洗澡,不潔淨到晚上(少數例外;利 15:5-12,20-23)。排泄物痊癒後,人要保持不潔七天,必須洗衣服、洗澡(利 15:13)。到了第八天,不潔的人必須去到祭司那裡,獻上贖罪祭和燔祭(利 15:14-15,29-33)。

不同種類的皮膚病,會令人成為不潔(利 13)。由祭司負責判斷皮膚病是不潔淨還是潔淨。不潔淨的情況一般包括(利 13:3, 10, 14, 18–20, 25, 30, 35–36):

•    生長的瘡深入皮膚

•    周圍毛髮的變色

•    腫脹

•    開放性傷口

皮膚狀況穩定或痊癒的,通常被定為潔淨(利 13:6, 23, 34, 37–41, 50)。如果祭司不確定,這個人就會被隔離七天,然後重新評估(利 13:4–6, 21, 26–7, 31–33, 43–9, 51–9)。那些因皮膚病而不潔的人,在不潔的時候要留在營外(民 5:2-4)。

關於身體的狀態、排泄物和皮膚病,在病情穩定並開始痊癒之前,人是不潔淨的。短期的狀況,通過洗衣服、洗澡、等到晚上,在一天之內就可以潔淨。長時期的發病或大的症狀(分娩和皮膚病),需要較長的恢復期才能得到潔淨;這期間要用獻祭來結束,包括獻贖罪祭和燔祭。對於在旅途中觸碰到死人者,有一個例外:這些人可以守逾越節(民 9:10)。

行為

在舊約中,有些行為被認為是有罪,導致個人、土地、甚至聖所的不潔狀態。例如:

•    利未記第十八章,將一些不道德的罪與不潔淨聯繫在一起,包括通姦、亂倫、同性戀和人獸交行為。

•    約書亞記 22:19 和 以斯拉記 9:11 指出,迦南地因為迦南人的行為而不潔。

•    詩篇 106:39、 以賽亞書 1:16, 以及 耶利米書 13:27 ,描述了導致不潔狀態的罪惡行為。

•    箴言 16:2 指出,神不僅衡量行為,也衡量動機,來決定一個人是否潔淨。

•    耶利米哀歌 1:8 與 阿摩司書 7:17 強調, 耶路撒冷 和以色列地(因此,指地方),會因居民的罪而變得不潔。

•    以西結書重點論述,以色列人不斷的道德和靈性背離,所帶來的不潔,包括該國的拜偶像和殺人流血,將其定為淫亂(結 22:3-4, 11, 27; 33:25–26; 36:17–18)。先知甚至譴責祭司不遵守神的律例,沒有教導潔淨與不潔淨的區別(結 22:6; 44:23)。

對不潔行為的矯正,與對待身體不潔相似:

1.   停止罪惡的行為

2.   清洗潔淨

3.   獻上贖罪祭和燔祭

不潔行為的概念在《新約》中得到了更明確的強調,不潔的本質是與神對立。例如,馬太和馬可將趕出去的鬼認定為不潔的靈(太 12:43; 可 1:23, 26–27; 5:8, 13; 7:25; 9:25)。在可 7:15-23中,耶穌特別指出,使人不潔的是行為,而不是飲食選擇或外在的不純淨。不潔淨的行為包括:

•    惡念

•    不道德的性行為

•    竊盜

•    謀殺

•    通姦

•    貪婪

•    怨恨

•    詭詐

•    淫蕩

•    嫉妒

•    誹謗

•    傲慢

•    愚蠢

其中,濫用性關係是最常被討論的罪(太 15:19;可 7:21;羅 1:24;弗 5:3;加 5:19;西 3:5;帖前 4:7)。

祭司的角色

利未記 10:10-11闡明,祭司負責確定潔淨和不潔淨,以及區分聖俗之物。祭司要把祭物的一部份帶到營外的清潔之地,並完成焚燒祭物的屍體(利 4:12;Hess,Hess, “Leviticus”, 669; Milgrom, Leviticus, 615–16)。

進一步研習的精選資源

Douglas, Mary. Purity and Danger. London: Routledge and Keegan Paul, 1966.

———. “The Forbidden Animals in Leviticus.” 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59 (1993): 3–23.

———. Leviticus as Literatur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Frymer-Kensky, T. “Pollution, Purification, and Purgation in Biblical Israel.” Pages 399–414 in The Word of the Lord Shall Go Forth: Essays in Honor of David Noel Freedman in Celebration of His Sixtieth Birthday. Edited by C. Meyers and M. O’Connor. Winona Lake: Eisenbrauns, 1983.

Hartley, John E. Leviticus.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Dallas: Word, 1992.

Hess, Richard S. “Leviticus.” Pages 565–826 in The Expositor’s Bible Commentary: Revised Edition. Edited by Tremper Longman III and David E. Garland.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8.

Hoffner, Harry A. Jr. The Laws of the Hittites: A Critical Edition. Leiden: Brill, 1997.

Houston, Walter. Purity and Monotheism. 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Supplement Series 140. Sheffield: Sheffield Academic Press, 1993.

Jenson, Philip P. Graded Holiness: A Key to the Priestly Conception of the World. 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Supplement Series 106. Sheffield: Sheffield Academic Press, 1992.

Milgrom, Jacob. “The Biblical Dietary Laws as an Ethical System.” Interpretation 17 (1963): 288–301.

———. “Ethics and Ritual: the Foundations of the Biblical Dietary Laws.” Pages 159–91 in Religion and Law: Biblical, Judaic, and Islamic Perspectives. Edited by E. Firmage, B. Weiss, and J. Welch. Winona Lake: Eisenbrauns, 1990.

———. Leviticus 1–16: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The Anchor Bible. New York: Doubleday, 1991.

Wenham, Gordon. The Book of Leviticus.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9.

———. “The Theology of Unclean Foods.” Evangelical Quarterly 53 (1981): 6–15.

布萊恩 C.巴布卡克(Bryan C. Babcock)[1]


[1] Babcock, B. C. (2020). 潔淨與不潔淨. In J. D. Barry (Ed.), 萊克姆聖經辭典. 萊克姆出版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