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32 使徒行傳 16:16~40 (1.6.7)

Study 32 Acts 16:16~40 (1.6.7)

研經題目:

1. 16~24節。這次逼迫的起因如何?它在哪一方面與一般所記載的逼迫有所不同?請從路加那非常生動的敘述中,注意這次逼迫的連續過程。在你的基督徒生活中,你發現自己受到新的方式的試探或逼迫嗎? 

2. 用棍打(22節)是非常吃不消的。然而保羅和西拉很安靜,而且很喜樂。是什麼使他們得勝呢?比較腓四13;提後一7、8。保羅堅持要官府公開宣告他們是無辜的(37節)。這樣做對推廣福音有什麼用處呢?是否有任何方式可以使我們能用政府當局或公共機構協助推廣福音呢? 

3. 是什麼使獄卒相信的呢?他的得救,什麼是不可少的呢?在他的生活上,有什麼立即的改變呢?比較八39,十三52。你的得救使你有主的喜樂嗎? 

注:  20、21節。作為羅馬的一個殖民地的腓立比,是以其和羅馬的關係和特權為榮的。所以,對那些宣教師的控訴會驚動群眾和官府。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16:16-24 保羅和西拉被囚。保羅趕出一個附在使女身上,使她能夠預知未來的鬼,導致使女的主人不能再利用該使女來謀利。於是使女的主人把保羅和西拉帶到地方官那裏,地方官棍打他們後,將他們囚禁起來。

16:16 巫鬼pneuma pythōna;a spirit of divination;《和修》“占卜的靈”)是邪靈,它向這個使女提供信息,使她能夠講出人生命中的秘密。《舊約》禁止上帝的百姓行法術(參申18:10;撒上28:8;王下17:17;彌3:11;《新譯本》作行占卜)。《七十子譯本》用本節的希臘原文動詞manteuomai來翻譯 “占卜” 一詞。

16:18 雖然這個算命的女子所講的話(17節)是對的,但保羅心中厭煩,大概是因為他不希望這個女子看起來像是和他一起傳福音的夥伴。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她身上出來!保羅不是向上帝禱告,而是直接對這個邪靈說話,命令它出來。耶穌自己擁有勝過鬼魔的權柄(參太8:16,12:28),祂也授予門徒這種權柄(太10.8;路10:17)。保羅在這裏就是運用這種權柄來發號施令。新約書信的其他經文也談到與鬼魔勢力之間的屬靈爭戰(參林後10:3-4;弗6:12;雅4:7;彼前5:8-9)。

16:19 使女的主人因為財路被斷而怒氣沖沖。在整卷《使徒行傳》中,人們經常因為財利而抵擋福音,如術士西門(8:18-24)、以呂馬(13:8-12)和銀匠底米丟(19:24)。

16:20 官長(希臘原文stratēgo)是羅馬駐防城中負責維持社會秩序的地方官員。按照標準,羅馬帝國給每座駐防城任命兩個這樣的官員。

16:22 官長為了應付難以控制的眾人,吩咐人將保羅和西拉剝了……衣裝,用棍打。羅馬城邑地方官的隨員配備捆紮好的木棍,以象徵地方官的權柄,表明他們有權施行刑罰。保羅和西拉被官府用這些木棍重重地打了(23節,參林後11:25)。整個司法過程很不公正,因為沒有經過公正的聆訊以確認事實,也沒有讓保羅和西拉為自己辯護。在帖前2:2,保羅說他曾 “在腓立比被害受辱”。

16:23 ,旅遊書刊經常將腓立比一處石結構的遺跡,介紹成保羅坐牢的地方,其實這種說法只是後來的教會傳統。

16:25-34 禁卒歸主。保羅和西拉的鎖鏈奇跡般地鬆開,但他們沒有趁機逃走,而是藉此機會為主作見證(參5:17-21)。結果禁卒和他全家都信了主。

16:25 禱告唱詩讚美上帝,保羅和西拉在痛苦中深刻經歷到聖靈的同在,心中充滿了喜樂和讚美(參彼前2:19-21,4:12-14)。為主受苦而滿心喜樂,是本書常見的主題(4:24-30)。

16:30 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禁卒的問題很可能是指如何得救,免受上帝的審判。他可能是從保羅和西拉所唱的詩歌和禱告中聽到這些事情的。

16:31 關於信靠基督是得救之道,參10:43;約3:16;羅1:16,10:10-11等。

16:33 禁卒洗他們的傷,教父約翰·屈梭多模(約主後347-407年)這樣解釋這句經文:“他洗淨他們,他自己也被洗淨;他洗淨他們的傷口,他自己的罪被洗淨了”(《使徒行傳講道集》36.2)。他和屬乎他的人(《和修》“他和他所有的家人”)立時都受了洗,看來獄卒把他的全家都叫來聽保羅講道。這裏的 “所有的家人” 是指包括嬰孩在內的家人,還是指僅限於那些有能力相信的家人,解經家意見不一。

16:34 很喜樂(《和修》“滿心喜樂”)希臘原文是定agalliaō,希臘作家一般不用這個詞,但《新約》用它來表達深刻的屬靈喜樂(參太5:12;路1:46-47,10:21;約8:56;徒2:26;彼前4:13;啟19:7)。

誠之按,34節的直譯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πεπιστευκὼς, verb participle perfect active nominative masculine singular),都很喜樂(ESV:And he rejoiced along with his entire household that he had believed in God.)。其他以家主為首,全家歸信的例子,參11:14(亦見10:2以下);16:15,18:8;林前16:15。

16:35-40 保羅和西拉獲釋。地方官打算暗地釋放保羅和西拉。保羅以他們的羅馬公民身份,堅持要求地方官親自到監獄領他們出監。

16:35 釋放那兩個人吧,經文沒有明確交代地方官為何決定釋放保羅和西拉。也許是禁卒告訴了地方官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也許是他們從地震中得到警示;也許是他們認為對保羅和西拉來說,責打和監禁一晚已經是足夠的懲罰,他們也會因此離開當地。

16:37 他們……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保羅所關心的是福音信息的公眾形象,無疑也擔心腓立比教會的聲譽,所以他堅持要求地方官員公開澄清事實,以免腓立比人仍然認為他是個違法搗亂的人,有礙福音在當地的長遠發展。保羅要地方官澄清,監禁他們是一個錯誤,基督信仰並沒有對羅馬帝國構成威脅。羅馬人,意即 “羅馬公民”。羅馬法律禁止未經正式聆訊就對羅馬公民處以鞭刑或監禁。

一个有关“Study 32 使徒行傳 16:16~40 (1.6.7)”的想法

  1. 答:1. 這次逼迫的起因是保羅趕出了附在一個使女身上的鬼,那鬼使這使女可以預知未來而使她的主人得利。使女的主人因為無法再從這使女身上牟利,就攻擊保羅和西拉,誣告他們騷擾腓立比城。這次逼迫和前面幾次的逼迫的不同之處在於,前幾次都是和猶太宗教領袖直接的衝突,而這次是因為影響當地人的經濟利益。基督信仰每到一處,必定會影響生活的方方面面,因為基督徒不是關在教堂裏敬拜的一群人,而是生活在社會中的一群人。他們的生活方式必定會對鄰舍帶來衝擊。
    2. 使保羅和西拉雖然被棍打、下監、上鐐銬,仍然可以喜樂地禱告唱詩讚美上帝的,是因為他們知道這一切都是主所知道的、所預定的,他們把一切交託給上帝,能為福音受苦是他們感到光榮的。保羅堅持官方要公開宣告他們是無辜的,是因為如果沒有澄清事實,教會就會因此受污衊,會影響福音的拓展。教會並不是革命份子,不應該對國家政權構成威脅。教會無需靠政府或公共機構來推廣福音,我們能作的是為在上掌權者禱告,讓社會能和平運作,使教會能在平和的環境下,可以有正常的主日聚會,宣講福音真道。
    3. 使獄卒相信的是保羅和西拉的見證,他們沒有趁機逃走,反而關心獄卒的性命。他得救所不可少的是對主耶穌的信靠。他信主後,就立刻使全家受洗,而且都很喜樂。喜樂應該是基督徒生命的基調。

peddrluo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