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31 使徒行傳 16:6~15 (1.6.6)

Study 31 Acts 16:6~15  (1.6.6)

研經題目:

一個新的時期在這裏開展了,記錄了保羅向外佈道最大的努力和成果;在馬其頓,亞該亞,和亞細亞這三個羅馬帝國重要的省份,福音被傳遍。 

1. 6~10節。保羅在這時期受到哪幾種不同方法的引導呢?試在地圖上查考一下這引導是多麼值得注意。有什麼跡象可以從這件事看出神並非時常照我們所期望的方式引導我們呢? 

2. 11~15節。福音臨到歐洲。有什麼證據表明:(a) 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在這時期加入了保羅的佈道團? (b) 工作開始時規模很小(關於13節,請比較十三14~16;十四1、2,和亞四10上),和 (c) 呂底亞真正從聖靈重生了?你曾否嘗試為神組織龐大的工作,而不讓神開始小規模而能持久的工作呢?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16:6-10 保羅蒙召前往馬其頓。在上帝的引領下,保羅來到特羅亞,在那裏看到異象。異象引領他前往希臘的馬其頓省為主作見證。

16:6-7 經文沒有明確交代保羅的旅行路線。重訪以前傳道的地方後,保羅必定是沿著色巴斯大道(羅馬帝國的軍用公路),向西進入弗呂家一帶。要是繼續沿著這條路往前行,那他就會經過亞細亞沿岸的以弗所等繁華城邑。但耶穌的靈阻止他,於是他就轉向北走,穿過每西亞。但他去庇推尼傳福音的計劃也遭到聖靈的阻攔。

16:6 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細亞講道,保羅和提摩太從彼西底的安提阿向北行,再轉向西。如果以人的智慧來思考的話,他們自然會認為應該在沿途經過的每個城邑中傳講福音,但聖靈卻引領他們步行644公里,來到特羅亞(8節)。他們一定強烈地感受到聖靈的直接引導,知道聖靈會引領別人在亞細亞北部和庇推尼傳講福音(參彼前1:1,彼得寫給那地區教會的書信)。

16:7 耶穌的靈是聖靈的別稱,聖靈奉耶穌差遣,在五旬節時以新的能力臨到教會(2:33;參約15:26)。

16:8 特羅亞在特洛伊古城以南23公里,是亞細亞和愛琴海的主要海港,前往馬其頓的船隻大都從這裏起航。雖然特羅亞的港口現在已經淤積,但依然可見。在特羅亞遺址進行的考古發掘工作,發掘出保羅時期的一個異教神廟和毗連的一個廣場(集市)。雖然馬其頓距離特羅亞不太遠,但它屬於歐洲,而不屬於東方,是一個福音尚未傳到的地方。

16:9 有異象……有一個馬其頓人,這個馬其頓人以如此鮮明的形象出現在保羅眼前,加上保羅強烈地感受到上帝的臨在,於是他斷定是上帝在引導他。《使徒行傳》和《聖經》的其他地方都記載,上帝在異象(希臘原文horama)中向人說話(見7:31,9:10,10:3,12:9,18:9;參創15:1,46:2;出3:3;但7:1、13;太17:9)。

16:10 第一人稱複數代名詞我們,說明作者路加也出現在這個故事裏,這也是本書的敍述中首次出現這種用法。作者路加可能暗示,他是在保羅等人出發前往馬其頓時,才加入這個傳道隊伍。

16:11-40 保羅在腓立比為主作見證。腓立比是保羅在馬其頓傳道的第一座城邑。作者路加從四個方面記載保羅在當地的事工:呂底亞歸主(11-15節);保羅和西拉被捕(16-24);腓立比禁卒歸主(25-34);和地方官釋放保羅和西拉(35-40節)。

16:11-15 呂底亞歸主。保羅在腓立比找不到猶太會堂,就在最類似會堂的地方,就是一群婦女在城外聚會禱告的地方,開始為主作見證。呂底亞回應福音,並且全家受洗。

16:11 撒摩特喇特羅亞通往尼亞波利航道中的一個島嶼。尼亞波利是腓立比的港口,從尼亞波利再向內陸走14公里就到腓立比。保羅所坐的船可能為了在港口拋錨過夜,曾經停泊在撒摩特喇北部。尼亞波利很可能是今天的卡瓦拉,那裏有一個天然的港口,至今仍在使用。

16:12 腓立比是羅馬的駐防城,在省級城邑中享有最高的特權(見 “腓立比書導論:腓立比古城”)。

16:13 在腓立比定居的猶太人似乎不多。像呂底亞這樣加禱告會的婦女,可能是敬畏上帝的外邦人,不是猶太人。在腓立比的遺址中,至少有三個地方被認為可能是這個禱告的地方

16:14 呂底亞來自推雅推喇城(參啟2:18-29注)。推雅推喇位於亞細亞省的呂底亞地區,呂底亞的名字可能與此地名有關。作為一個賣紫色布匹的婦人,她應該比較富裕。推雅推喇以出產昂貴的紫色染料而著稱。主就開導她的心,歸根結底,引導人歸向基督是上帝超自然的作為,而不是講道人的智慧或口才。16:15 呂底亞的一家可能包括她家的僕人在內。她的家後來成為信徒聚會的地方(40節)。

Study 31 使徒行傳 16:6~15 (1.6.6)》有2个想法

  1. 答:1. 保羅從敘利亞的安提阿出發(和巴拿巴分道揚鑣),往西到達弗呂家、加拉太地區。如果他們繼續往西,就會到達以弗所。但聖靈引導他們向北,穿過每西亞,但是聖靈又阻止他們繼續向北(到庇推尼),而是引導他們轉向西,到了特羅亞,最終在那裏見到了馬其頓的異象。聖靈可以藉著異象、夢境、先知的話、外在環境(例如保羅與巴拿巴因意見相左而分道揚鑣)來引導他們。聖靈的引導往往會出乎我們的意料,超出我們的期望。
    2. 路加加入保羅的佈道團的證據是:第10節,路加用了“我們”這個詞。工作開始時規模很小,因為他們是在腓立比城外河邊一個禱告的地方聚會,而不是像其他城鎮那樣有猶太會堂,說明當地沒有太多猶太人聚集。呂底亞真正重生的證據是她素來敬拜上帝,而且保羅講道時她留心聽,然後一家都受了洗。之後,也顯出她的好客友愛之情,甚至到“強留”保羅一行人的地步。天國的事大多是從微小起步的,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上帝才會託付我們更大的事。

  2. Study 31 使徒行传 16:6~15 (1.6.6)
    保罗蒙召前往马其顿。吕底亚归主。

    1、6-10节。保罗在这时期受到哪几种不同方法的引导呢?试在地图上查考一下这引导是多么值得注意。有什么迹象可以从这件事看出神并非时常照我们所期望的方式引导我们呢?
    保罗在这时期受到不同方法的引导:圣灵,人的思想,异像。
    试在地图上查考一下这引导是多么值得注意:保罗和提摩太从彼西底的安提阿向北行,再转向西。如果以人的智慧来思考的话,他们自然会认为应该在沿途经过的每个城邑中传讲福音,但圣灵却引领他们步行644公里,来到特罗亚(8节)。他们一定强烈地感受到圣灵的直接引导,知道圣灵会引领别人在亚细亚北部和庇推尼传讲福音(参彼前1:1,彼得写给那地区教会的书信)。
    异象显现的迹象。

    2、11-15节。福音临到欧洲。有什么证据表明:(a) 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在这时期加入了保罗的布道团? (b) 工作开始时规模很小(关于13节,请比较13:14-16;14:1,2,和亚4:10上),和(c) 吕底亚真正从圣灵重生了?你曾否尝试为神组织庞大的工作,而不让神开始小规模而能持久的工作呢?
    证据表明:
    (a) 15节,“我们”。
    (b) 去寻找知道的祷告的地方,对那里聚会的妇女讲道。
    (c) 吕底亚: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她和她一家领了洗,并强留他们。
    没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