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2 路得記 3 & 4 (2.6.2)

Study 2 Ruth 3 & 4 (2.6.2)

研經題目:

1. 整個故事怎樣顯明耶和華以慈愛對待那些倚靠祂的人呢?比較哀三22~26,31~33;鴻一7;羅八28。

2. 在影響別人權益的事情上,第四章給我們提供了什麼榜樣呢?

注:

三12。「至近的親屬」:希伯來文是goel,意即「最近親」。這個詞在希伯來的法律上具有術語的意義。最近親有某些義務和權利,例如有義務贖回近親因迫於貧窮而出賣之土地或其本人之身體(比較利廿五25、47~49)。掀開親屬的被角以遮蓋自己(三9),是要求庇護和買贖的一種合法方式。一個親屬的買贖者,必須有能力而且願意買贖,並且付出全部的贖價。比較四4~6;加三13、14。)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3:1-18 第三幕:路得在打穀場求波阿斯娶她。這一幕描述路得與波阿斯第二次重要的相遇,開頭和結尾都出現 “女兒啊” 一詞(1、18節)。“知道” 或 “認識” 一詞(希伯來原文yada以及相關的同根詞)穿插在整個場景中:“親族”(2節,直譯:所認識的人);“不要使那人認出你來”(3節):“看準[或‘知道’]他睡的地方”(4節):“我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個賢德的女子”(11節);“看[或‘知道’]這事怎樣成就”(18節)。

3:1 安身之處,見1:8-9注,4:13注。使你享福,通過生兒養女(參申6:3)。

3:2 不是……?這個反問句把波阿斯……我們的親族和 “安身之處” 聯繫起來(1:9,3:7)。今夜……簸大麥,簸麥從日落後起風開始(見2:17-18注)。場上,禾場位於城的東邊,好讓西風把麥糠吹走(關於打麥或簸麥,見詩1:4注)。路得從城裏 “下到禾場”(《和修》3:3);波阿斯從禾場 “上到城門”(《和修》4:1)。

3:3 沐浴抹膏,換上衣服,可能暗示她的服喪期結束了,就像大衛那樣(撒下12:20)。她必須裝扮起來,像個訂了婚的女子(結16:9-12),然後在恰當的時候,就是在波阿斯吃喝完了之後(見3:7;詩47,104:15),去與他見面。

3:4 路得大膽地向波阿斯求婚(9節),她掀開他腳上的被,躺臥在那裏(7、14節),是表明她要依靠他。有人認為 “他的腳”(希伯來原文margelot,直譯:他的腳的地方)是性接觸的委婉說法。

3:6-7 下到……掀開……躺臥,路得信守她的諾言(5節)。悄悄地,路得的動作悄然無聲,以免驚醒波阿斯(參士4:21;撒上26:7)。

3:9 你的婢女路得(“婢女”《和修》作 “使女”,希伯來原文arman),使女不同於婢女或奴隸(見2.13注),享有以色列人家庭的各種權利(如:出20:10),並且可以給主人生養後裔(見創30:3~4:9)。你的衣襟(《和修》“你衣服的邊”;直譯:你的翅膀),用衣襟遮蓋是表明要娶她為妻,也使人聯想到2:12中提到的上帝的 “翅膀”,以及波阿斯如何體現上帝的性情。……至近的親屬(《和修》“可以贖我產業的至親”,直譯:買贖者),見3:12-13注。

3:10 末後的恩,指路得要求波阿斯做她買贖者的舉動(9節),那是表達恩慈的更大舉動,因為這樣可以贖回拿俄米的產業。先前的恩是指路得對拿俄米盡孝的恩情(2:11)。路得沒有一心尋求與適齡的少年人結婚,波阿斯很受感動。

3:11 賢德的女子,見2:1注,4:11注;比較箴31:10 “才德的婦人”,這兩處的希伯來經文用詞相同:’eshet khayile

3:12-13 至近的親屬……比我更近,親屬關係的親疏順序是:兄弟、叔伯、堂兄弟或同族的近親(利25:48-49;民27:11;見 “導論:關鍵主題” 中的 “買贖”)。用希伯來原文ga’al表示 “代贖親人”,與使用這個詞來表達上帝 “救贖” 以色列人(如:出6:6,15:13;參《新約》“救贖”一詞的用法)是不同的。只有當另一位血緣關係更近的親屬不肯盡親屬的本分時,波阿斯才能行使他買贖的權利(參申25:7-8)。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這是一個莊嚴的誓言(參士8:19;王上2:24)。

3:14 不可使人知道,波阿斯顧慮此事不合體統,也擔心自己和路得的名譽受損。

3:15 六簸箕大麥。波阿斯的慷慨饋贈也向拿俄米證明他有求婚的意願(17節)。

3:17 空手,原文直譯:空空的,如在1:21(參申15:13)。在這個故事中,上帝要通過波阿斯來補償(2:12)和恩待(2.20)拿俄米。

4:1-12 第四幕:波阿斯在城門口完成至親買贖。這一幕以 “長老” 在 “城門” 作為開始和結束(1-2、11-12節)。“贖” 的名詞和動詞形式貫穿整個場景(1節 “至近的親屬” 原文作 “買贖者”]、3、4、6、7、8節[“那人” 原文作 “買贖者”];參2:20,3:9、12、13,4:14)。

4:1-2 城門兼具市政廳和法庭的功能(撒下15:2;伯29:7-17;箴22:22,31:23:摩5:10)。長老為人們的交易、事務等作見證(4:4、9-11;參申25:7),也負責審斷案件(參申21:19,22:15)

4:3 “贖” 在這裏是指買和(4、5、8、9、10節;詩74:2;耶32:7)。可能拿俄米在饑荒期間,或在離開以色列地去摩押之前,已把這塊地或其合法使用權賣掉,以購買食物,也可能拿俄米仍然擁有這塊地或其使用權,這時她出於需要而將地出售。不論哪種情況,她的產業都必須由一位親屬來買贖。

4:4-6 這位 “更近” 的親屬(3:12)有機會從拿俄米手中買贖這塊地。他的回答是:我肯贖。然而,當他得知路得作為這次交易的一部分要嫁給他時,就改變了主意,說:恐怕於我的產業有礙。顯然,他擔心他和路得所生的兒子,會分去一部分他打算留給現有子女的產業。你可以贖我所當贖的,他決定放棄權利,這就使波阿斯能夠順理成章地買贖拿俄米的產業。

4:7-8 從前,作者必須解釋這種習俗,因為在《路得記》寫成時,以色列已經沒有這種習俗了。交易,指買權的轉移(6節)。是這次交易的象徵(參詩60:8;摩2:6,8:6)。申25:9提到與鞋有關的另一種習俗。

4:10 摩押女子(見1:22注)。波阿斯娶了(贖了)路得為妻(見4:13;申25:5),以保存瑪倫的產業。免得他的名在本族本鄉滅沒(和修》“免得他的名在本族本鄉的城門中消失了”),“本族” 指他的宗親(4.3),本鄉指他在自己家裏(士7:7;撒上2:20)、城裏(申21:19;參約14:2、3;來1:8)、地區(士19:16)和國中(出23:20)的社會地位(伯20:9;詩103:16)。“城門”(見《和修》,這個家族的男子可能在城門有顯要的位置。

4:11 拉結、利亞,與路得如今的處境一樣,拉結和利亞曾經沒有兒女(見以下經文注釋:1:4,4:13,4:18-22),但上帝使她們懷孕生子(創29:31,30:22)。利亞生了猶大(創5:23),猶大就是波阿斯和拿俄米所屬支派的祖先。這樣,她們建立以色列家,建立和延續了雅各的家族(25:9;詩127:1、3;箴24:27)。百姓和長老都祝願波阿斯得亨通(見2:1注,3:11注)。藉著波阿斯的後裔,大衛家建立起來了(撒下7:11、26)。大衛家令以法他伯利恒引以為傲(見1:2注;參撒上17:12)。

4:12 法勒斯是顯赫的猶大支派法勒斯宗族(民26:20-21)以及著名領袖(代上9:4,27:2-3;尼11:4-6;太1:12)的祖先。她瑪猶大(她瑪的公公),使人回憶她瑪那樁計劃周詳的 “內婚制” 的婚姻(創38:6-8;見得1:1-13注)。後裔,見4:17;89:4、29。

4:13-17 尾聲:拿俄米蒙恩,喜得新的家庭。尾聲與序幕完全相反。記敍上帝如何通過路得的愛(15節)使拿俄米重獲新生。

4:13 路得從自稱 “婢女”(見《和修》,2:13)和 “使女”(見《和修》,3:9),到成為波阿斯的(見4:10注)。耶和華使她懷孕,正如祂使利亞和拉結懷孕一樣(見4:10注,參創29:32-35,30:23)。在希伯來原文中,兒子(ben,與“建立”(banah,4:11)的發音很相似:家族正是通過兒子建立起來的(1:9,4:11、12)。路得終於找到了安身之所(見1:8-9注,3:1注;參詩13:9)。

4:14 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婦人們認定通過買贖而有的新生是出於上帝(15節;見2:4注,2:20注)。稱 “這孩子” 為至近的親屬(《和修》“可以贖產業的至親”),表明買贖的目的由這個後嗣實現了。

4:15 必提起你的精神,原文直譯:祂使你恢復生命(“恢復” 的希伯來原文為shub),這與先前拿俄米在伯利恒婦人面前抱怨的狀況剛好相反,那時她說:“耶和華使我空空地回來”(“回來” 的希伯來原文為shub:1:21)。愛慕,按本書記載,路得對拿俄米的愛一直都非常堅定(參1:16-17)。這個數字表示完全或圓滿,這是上帝對拿俄米所發抱怨的回應(見1:20-21注)。

4:16 孩子,參1:5、11-12。拿俄米作為養母,擔負照顧和撫養孩子的責任(撒下4:4 “乳母”)。

4:17 拿俄米得孩子了,這孩子是以利米勒的後嗣(9節)。通過路得,上帝補償了拿俄米(2:12),讓她得享安穩(1:9,3:1)。這個喪子的寡婦最終成了大衛的祖父俄備得的祖母。

4:18-22 家譜:延伸的祝福。藉著回顧與前瞻,這個家譜(參代上2:5-15)說明了上帝如何報償和賞賜路得,如波阿斯所願(2:12):上帝創造了一個新的家族,這個家族後來通過大衛成了全以色列最偉大的家族。路得新家庭中的十個名字不止補償了她十年的不育(見1:4注,4:11注)。挪亞和亞伯拉罕的家譜也有十個名字(創5:3-32,11:10-26)。(在家譜中,“生” 可以表示祖先與後輩的關係,因此如果名字的數目比實際順序更重要,《聖經》中的家譜,包括《路得記》的這個家譜,就可能會略過一代或幾代的名字。)上帝與人訂立永久而普世的聖約:祂關於一切受造物與挪亞立約(創9:16-17),關於以色列民和萬民與亞伯拉罕立約(創12:2-3,17:4、7、16),關於大衛的王朝與大衛立約(撒下7:16;詩89:4),這三個人都是憑信心領受祝福的例子(挪亞:創6:8;來11:7。亞伯拉罕:創15:6;羅4:2-3、9;加3:8-9。大衛:詩32:1-2;羅4:6):基督是挪亞(路3:36)、亞伯拉罕和大衛的後裔(太1:1)。耶穌的家譜中包含了三個外邦女子,就是她瑪、喇合和路得,她們都與本書這一家譜有關(太1:3、5;見得4:12注,4:21注)。

4:18 法勒斯,見4:12注;太1:3注。

4:20 拿順(亞倫的內兄)在這個名單上排第五位,他是猶大宗族的領袖(出6:23;民1:7,10:14;代上2:10)。

4:21 撒門從喇合生波阿斯(太1:5;見書6:25)。

4:22 猶大支派的獅子彌賽亞是耶西的根(創49:9;賽11:10;羅15:12),也是大衛的根和後裔(啟5:5,22:1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