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洗禮(Guy M. Richard)

Paedobaptism

作者:Guy M. Richard   

譯者/校對:Maria Marta/誠之 https://tabletalkmagazine.com/article/2020/04/paedobaptism/

身為長老會牧師,我經常被問到我為何相信嬰兒洗。我收到大量此類問題,因此知道大家對這項教義有很多誤解。造成這些誤解的部分原因是,那些施行嬰兒洗的教會有許多成員不能為他們所相信之事作出充分的、合乎聖經的解釋。原因可能是這些教會未能充分裝備其成員來作出回應,也可能只是因為洗禮對嬰兒洗支持者來說,不是一項定義身分的教義,而對其他許多人來說卻恰恰是如此。比如,我們浸信會的兄弟姐妹根據他們的洗禮立場,將自己和大多數其他基督教傳統區別開來,這意味著他們普通的教會成員在洗禮這一教義上受到的教導,往往比我們的成員更加徹底。

大家誤解嬰兒洗的另一部分原因是,他們誤解了嬰兒洗背後的聖約神學。最近,我在神學院講授一門有關洗禮的課程,其間我讓學生們閱讀一篇浸信會兄弟寫的文章,內容是他為什麼認為嬰兒洗不符合聖經。這位弟兄的文章最讓我驚訝的地方是他頻頻誤解聖約神學以及聖約神學對洗禮所作的推論。在我們能夠在這教義上攜手共進之前,我們必須盡可能以清晰的思維與優雅的態度來糾正這些誤解。正是本著這種精神,我將提供本文的其餘部分。

在承認這點之後,我要說的第一件事是,嬰兒洗立場實際上幾乎接受了信而受洗者(credobaptist)關於受洗者所說的一切立場。我們全心全意確認,當成人(從未受洗的)宣稱相信基督時,應當正確給他施洗。因此,「嬰兒洗禮者」(paedobaptist)是一個不正當的措詞。我們不只給嬰孩施洗;我們既給公開承認相信基督的信徒施洗,也給他們年幼的孩童施洗,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既是嬰兒洗的支持者,又是信而受洗的支持者。我們與信而受洗兄弟姐妹的不同之處僅僅在於「只」這個詞。信而受洗支持者「只」給表明信仰的信徒施洗,而我們既給信徒施洗,也給他們的孩童施洗。

我指出這一點是要表明,僅僅用新約列舉的為公開承認相信基督的信徒施洗的例子,來證明信而受洗的立場是不夠的。嬰兒洗支持者也承認要給表明信仰的信徒施洗。我們信而受洗立場的兄弟姐妹必須證明:聖經教導,公開表明信仰的信徒應當要受洗,其他人都不應當。

我要說的第二點是創世記第十七章明確指出,上帝吩咐百姓必須給他們出生第8天的孩子施行祂立約的外在記號(割禮)。鑒於這一事實, 我們只需要證明,亞伯拉罕之約本質上與新約相同,而且割禮神學反映了洗禮神學,以證明信徒兒女在新約下接受立約的記號,就如他們在亞伯拉罕之約下顯然接受了立約記號那樣。

羅馬書二章28-29節、羅馬書四章11節、申命記卅章6節、耶利米書九章25-26節(還有其他章節) 等經文都表明:上帝從未計劃將割禮設計為種族身份的標記,而是設計為一種指向屬靈實體(內心割禮) 的外在記號。割禮回頭指出內心已經發生的事,就像亞伯拉罕的例子,他先信了,然後受了割禮;又或者是指向預期會在未來發生的事,如大多數猶太人的例子,他們在出生第八天受割禮,然後期盼在他們長大後能跟隨亞伯拉罕信心的腳蹤(羅四12)。借著基督徒所受的(內心的)屬靈割禮和(聖靈施行的)屬靈洗禮,歌羅西書二章11-12節明確了割禮和洗禮之間的神學聯繫。如果內心的割禮和內心的洗禮是相關聯的,那麼它們外在的記號,也就是身體的割禮和水的洗禮,肯定也是如此。

加拉太書三章16節和羅馬書四章11-12節進一步教導我們,亞伯拉罕之約和新約在本質上是同一個約。加拉太書三章16節說,基督是亞伯拉罕的後裔,也就是說無論舊約還是新約,只有那些「在基督裏」的人才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參看加三7、14、29)。 羅馬書4章11–12節對此作出肯定,因為它說亞伯拉罕是所有信主的(未受割禮的)外邦人的父,也是所有受了割禮,「並且按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未受割禮而信之蹤跡去行」的猶太人的父。約翰福音八章56節告訴我們,這種信心是望向基督的信心。這是一種仰望上天、仰望屬靈現實和祝福的信心,而不是仰望屬地的應許之地和屬世的現實和祝福的信心(來十一10、16)。

因此,亞伯拉罕之約不是與亞伯拉罕肉身後裔訂立的物質或暫時的盟約。它是與亞伯拉罕屬靈後裔訂立的屬靈盟約。亞伯拉罕之約與新約在本質上是相同的。基督——亞伯拉罕的後裔——確保情況確實如此。此外,割禮並非種族身份的象徵,而是蒙呼召的記號,即亞伯拉罕肉生的後裔蒙召要按照亞伯拉罕信之蹤跡去行,從而成為亞伯拉罕屬靈後裔的記號。

鑒於這些事實,新約講述「全家」受洗也就不足為奇了。諸約之間以及聖約的各個記號之間的連續性表明,這正合乎我們的期待。從創世記第十七章開始,上帝的子民就一直在實踐「全家」割禮,將上帝內在盟約的外在記號施行在公開表明信仰的成年信徒(他們以前從未受過割禮)以及他們的孩童身上。事實上,經過幾千年,兒童作為盟約記號的領受者,一直都被納入在聖約團體當中,如果在新約時代事情按照信而受洗者的看法,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那麼我們就會期望新約多少會提到這點。難道我們真的要相信孩子們現在已經被排除在聖約之外了嗎?並因此認為,舊的盟約比新的盟約更偉大、更有包容性嗎?這種說法的根據是什麼呢?它違背了我們從舊約到新約隨處可見的擴張原則。嬰兒洗不僅符合我們所看到的聖約和聖約記號之間的連續性,而且也符合這種擴張原則,因為它將聖約記號同時施行在男女身上,也施行在他們所有的孩童身上,不分男女。

Dr. Guy M. Richard is executive director and assistant professor of systematic theology at 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Atlanta. He is author of several books, including Baptism: Answers to Common Questions.

One thought on “嬰兒洗禮(Guy M. Richar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