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日 诗篇一(1.4.29)

有福的人。

诗篇
诗篇

研经题目

诗篇简介

诗篇乃个人及会众向上帝敬拜的诗歌,里面包括了多种的风格、主题及多位作者。读诗篇时,试高声朗诵,并想象引致诗人作诗的经历与感受。

  1. 试将义人与恶人作一对比。
  2. 「喜爱」与「思想」有何关连呢?你是否每日读经,并遵行上帝的话?
  3. 那棵常青树有什么特性?这些特性与义人有什么关系?
  4. 试将你与义人作一比较。上帝在你生命中结了什么果子来滋养别人呢?
  5. 在你现在的生命中有什么是可以被算为糠粃的?
  6. 试就本篇内容为其命题。

【经文注释】(摘自《圣经研修本》)

《诗篇》

诚之摘自《圣经研修本》

【导论】

书名

  信徒至爱的圣经名篇,有许多是《诗篇》。这卷书共收录了150首诗歌,每首诗都表达了作者丰富的情感,包括:对上帝的爱慕与崇敬,为罪哀伤,在困境中依靠上帝,恐惧与信靠的挣扎,在看似幽暗的路途上与上帝同行,为上帝的看顾而感恩,忠于上帝的话语,以及深信上帝对世界的旨意将最终实现。

  《诗篇》一名源自英文Psalms,翻译自希腊文psalmos或希伯来文mizmor,意为 “诗歌”。这个词出现在许多诗篇的题注中,译作 “诗篇” 或 “诗”(如第3篇)。希腊文的书名翻译在新约时代已被广泛接受(路20:42;徒1:20)。希伯来文书名是Tehillim,意为 “赞美”,表示这些诗篇用在公共崇拜中,向上帝表达赞美。

主题

  在希伯来文中,《诗篇》的书名意为 “赞美”,这表明以前人们对《诗篇》的理解,与我们今天对它的看法,两者是一致的,就是颂赞和感谢上帝是敬拜的基本内容。纵观整部《诗篇》的主题,我们清楚明白书中的所有诗篇,从赞美感恩到呼喊求助(甚至88篇的孤独低泣),都是上帝子民在聚集敬拜时对祂的赞美。

作者、缘起和写作时间

  许多诗篇本身就有题注(如第3、4篇),提供的信息包括:礼仪指引、历史背景,以及(很可能)作者的身份。翻译为 “的”(正如 “大卫的”)的希伯来文,可以根据相关背景解释为 “属于”、“由……着写” 或 “关于”(参第72篇注);同一个词也可以翻译为 “交与”(正如 “交与伶长”)。在 “大卫……的诗”(3篇)这个表达中,对于大卫 “的” 最自然的理解是出自大卫的手笔;这也是新约引用《诗篇》时的理解(可12:36;徒2:25;罗4:6,11:9等)。基于上述原因,“大卫的”(如11篇)很可能也是这个意思。

  按照这种方式去理解《诗篇》的题注,大卫就成为本书主要的作者:共有73篇诗的题注带有他的名字,《新约》又多加了两篇(徒4:25论诗2篇;来4:7认为诗95篇也是大卫的作品)。其他作者包括可拉的后裔(共有11篇)、亚萨(共有12篇)、所罗门(很可能有两篇)和摩西(有1篇),其余诗篇没有指明作者是谁。

  大卫是一些诗篇的作者,这有充分的圣经根据。大卫 “善于弹琴”(撒上16:16-23),也是出色的诗人(撒下1:17-27,22:1-23:7);他被誉为 “以色列的美歌者”(撒下23:1),以色列人都很喜爱他的诗歌。《历代志上》记载,大卫积极推动发展圣殿的敬拜(如:代上16:4-7、37-42,23:2-6,25:1-7)。可拉后裔在圣所中事奉(代上9:19),其中一些人与亚萨一起,“在耶和华殿中管理歌唱的事”(代上6:31)。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可拉和亚萨这两个名字代表诗班,或者是相关团体的领袖。所罗门以智慧见称,但他也曾写作 “诗歌”(王上4:32),其中包括127篇(甚至72篇可能也是)。摩西也曾为全会众聚集而预备诗歌(出15:1-18;申31:30~32:44;参33:1-29)。

  到了19世纪末,许多学者认为《诗篇》中的题注并不可信。其中最有力的论据是,《诗篇》中的许多措辞属于较晚期的希伯来文,甚至是亚兰文,而不是标准的圣经希伯来文,这意味着现存的《诗篇》源于主前1世纪。然而,随着更多关于该时期的古代近东文献的陆续出土,以及对希伯来文的整个历史和古代语言发展有更全面的了解,现今如果说《诗篇》属于较晚时期的作品,这是很难成立的。许多当代学者认为,很多诗篇是写于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之前;另外作者的题注也显示它们是古代的作品,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些题注是可信的。新约作者接受题注中提及大卫的诗篇都是出自大卫的手笔(可12:36;徒1:16,2:25;罗4:6,11:9等);有时候,故事中的人物使得大卫是作者成为事件的关键(路20:42;徒2:29、34,13:36-39等)。有关如何判断作者身份(尤其是大卫)的问题,参下文 “《圣经》中的《诗篇》”部分。

  在大卫的诗篇中,有14篇的题注提供了补充资料,使该诗篇的内容与大卫生平的某些事件联系起来(见下表)。有些人认为,题注的资料是后来加上去的,因为题注是采用第三人称的方式来记叙的,而诗篇本身却是用第一人称来写作的。有些人怀疑,这类经过修饰的作品(如34篇)不是在题注所描述的处境中写成的。对于这些疑问,我们回应如下:首先,作者以第三人称作自我描述是有先例的(赛20:2;耶20:1-2,21:1-3,26:1-24;何1:2-6等)。其次,题注不是暗示大卫在事件发生时就写成了那篇诗,而只是表示那件事促成该诗的写作。有些诗篇的题注与《撒母耳记》的内容没有任何关系,这恰好表明:并没有后来的编者在细心阅读《圣经》后,为这些诗篇加上题注。最后,这些历史信息可以帮助读者解释和分辨怎样应用该诗篇的含义。因此,本书的注释会采用这类历史资料。

诗篇事件参考经文
3大卫逃走,避免与押沙龙冲突撒下15~17章
7大卫指着便雅悯人古实的话(那人可能被扫罗逼迫)不详
18大卫蒙拯救,脱离仇敌和扫罗之手撒下22章
30奉献圣殿献殿并非发生在大卫生前;参王上8:63
34大卫在迦特王亚吉面前装疯,以脱离危险撒上21:12~22:1
51大卫和拔示巴犯奸淫后,先知拿单责备他撒下11-12章
52以东人多益告诉扫罗,大卫到了亚希米勒家撒上22:9-19
54西弗人告诉扫罗,大卫正藏身在他们当中撒上23:19
56非利士人在迦特抓住大卫撒上21:10-11
57大卫躲避扫罗,藏身在洞里撒上22:1或24:3
59扫罗派人往大卫家去窥探,想要杀他撒上19:11
60大卫在约旦河东获胜撒下8:1-14
63大卫在犹大旷野可能是撒下15~17章,或撒上23:14-15
142大卫躲避扫罗,藏身洞里与57篇相同

  有些诗篇似乎原本是为了某个场合而写的,在个别论述这些诗篇时将讨论这种可能性(24、68、118等篇)。也许这些诗篇用于特别的节日,以纪念有关节日的起源。有些学者认为,《利未记》中的节期年历是后来创作的,而以色列初期(当时有部分诗篇已经写成)就有一些周年节庆与其他文化中的节庆相似,因此他们尝试将特定的诗篇与这些节庆相关联。但其实这种联系证据不足;今天,许多人也将不同诗篇与《圣经》中的节期联系起来。这样做的困难是,对于敬拜到底包括多少种礼仪,《旧约》本身提供的资料实在太少了。除了节期之外,利23:3还提到每周的安息日是 “圣会” 的日子。虽然经文没有详细描述究竟每周举行什么样的聚会,但似乎应该是某种形式的崇拜。因此,虽然有些诗篇是为特别的节日或庆典而创作的(如65篇是为收割感恩而写的),但同样清楚的是,许多诗篇是全年适用的,人们按照不同的需要来诵唱;事实上,92篇是每周安息日崇拜的感恩诗。

  不同的诗篇写于以色列历史中的不同时期:从摩西时期(主前15世纪~主前13世纪),到大卫和所罗门时期(主前10世纪),一直到以色列人被掳以后以及被掳后时期(如137篇)。很多证据清楚显示,《诗篇》的现有形式,经过了从不同来源加以收集(可能还经过编辑)的过程。这些证据包括:

  • 按照内容的相关性,全书可以分为五部分。

如:1~2篇;113~118篇(埃及哈利诗篇;参第113~118篇注);120~134篇(上行之诗);以及最后的哈利路亚诗篇146~150篇(参 “结构” 部分的讨论);

  • 14篇和53篇几乎完全相同;

  • 72:20提到大卫的祷告已经结束,似乎暗示这是终篇,但后面又有好几篇大卫的诗篇。

  我们无法确知收集《诗篇》的编者将一首首诗歌汇集成卷时,进行了哪些编辑。一般来说,文士的工作包括检查拼写和语法、厘清地名等小修改。如果作者受感说话或写作获得应有的高度重视(代上25:1-5形容部分诗人 “说预言”,并且是 “先见”,表示他们在传递上帝的话语),那么编者所做的工作自然不会超过一般的文字处理。很有可能,许多诗篇起初纯粹是个人的诗歌,后来被采纳供会众诵唱(如:参51篇的注释),甚至是由原作者教导会众。也有可能,一些诗篇是从许多原始材料经过编修而成的(如108篇)。然而,对于信徒来说,诗篇的最后形式才是正典,这也是本注释关注的重点。

  在编辑过程的每一个阶段,《诗篇》都是一本供上帝百姓用来敬拜上帝的诗歌集。

关键主题

  《诗篇》基本上是供上帝百姓在崇拜中用来敬拜上帝的赞美诗集。《诗篇》采用了旧约神学的一些基本主题,并将之转变为歌曲,因此《旧约》中的一些常见主题(见《圣经文集》中的《旧约神学》)也在《诗篇》中出现,其中包括:

  1. 一神信仰。独一真神、天地的创造主、统管万有者,将按着自己的时间表,显明祂的美善和公义。每个人都应该认识并且爱慕这位上帝。祂圣洁无瑕,满有大能,充满智慧,恒久信实,并且有永不止息的慈爱。上帝美善绝伦,令人惊叹。

  2. 创造和堕落。上帝在创造人时,赋予人尊贵和使命,但人在堕落后全都陷在罪恶和软弱中,唯有上帝的恩典才能够医治。

  3. 拣选和立约。这位独一真神为自己拣选百姓,与他们立约,并保证守约。这约表明上帝愿意拯救祂的百姓,并藉着他们将光带给全人类。

  4. 立约子民的身份。在上帝订立的圣约中,祂向百姓施恩典,他们的罪得到赦免,他们在地上的生活模式彰显上帝的荣耀,并将光明带给外邦人。每一个上帝的子民都有责任紧紧抓住这个恩典:相信圣约的应许,在遵守诫命中成长,并一生持守。凡这样坚守圣约的人都是忠信的子民,他们与不忠信的人不同;他们充分享有上帝的爱,从认识上帝中获得无尽的喜悦。每一个忠信的人都属于上帝百姓的群体,他们是一个整体,共同塑造整个群体的生命。因此,整个群体的属灵和道德福祉影响着每个成员的福祉,而每个人的属灵和道德生活又会影响其他人,彼此休戚相关。忠信的子民在今生会有苦难,这些苦难通常来自不忠信的人,有时来自上帝百姓以外的群体。对于苦难的正确回应不是私下报复,而是凭信心祷告,相信上帝必定会在祂所定的时间,为人洗雪冤屈。

  5. 末世论。上帝子民的故事朝着荣耀的结局发展,那时所有人都要认识上帝,加入祂百姓的行列。这正是上帝百姓的尊贵之处,在上帝奇妙的智慧中,百姓个人的忠信有份于使这故事迈向最终的目标。大卫终极的后裔弥赛亚,将带领祂的百姓完成将光带给外邦人的伟大使命。

救恩历史概要

  纵观历史,上帝一直在塑造一群爱祂和顺服祂的子民,并且他们通过集体敬拜来表达和巩固他们的群体生活。《诗篇》是上帝的百姓以色列人向祂发出的祷告和赞美,今天的基督徒是被接到上帝的百姓这棵橄榄树上的枝子(罗11:17、24),因此自然可以加入古时百姓的崇拜行列。当然,情况已经有所不同,因为耶稣已经死而复活(见 “《圣经》中的《诗篇》” 部分),所以在耶稣里的外邦信徒也可以与历世历代的上帝百姓一同欢庆。关于 “救恩历史” 的解释,见《圣经文集》中的《圣经概述》和《旧约中的救恩历史:为基督预备道路》。

音乐用语

  《诗篇》中有几个希伯来词和词组,例如 “细拉”(如3:2)、“调用第八”(第6篇题注)、“流离歌”(第7篇题注),其确切含义并不确定,因此有些译本采用了音译,免得产生误导。第4篇和第5篇的题注指定了选用哪种乐器,因此上述用语大概是音乐或礼仪方面的指示。在一些情况中,它们可能是曲调的名称或者诵唱的方式,参57篇题注 “调用休要毁坏” 的注释。

《诗篇》中的诅咒

  《诗篇》中有许多作品,描述忠信人在敌人的威胁下向上帝呼喊求助,敌人一般被称为 “恶人”,他们通常是逼迫敬虔人的不忠信者,有时候是压迫上帝百姓的外邦人。在有些诗篇中,诗人呼求上帝惩罚这些敌人。基督徒知道耶稣的教导和祂的榜样(如:太5:38-48;路23:34;彼前2:19-23;参徒7:6),因此可能会不知道该如何理解这些诅咒:上帝的百姓怎么能够这样祷告?有人认为,这正是新约伦理比旧约伦理更加进步,能够取代旧约伦理的地方。也有人认为,这种祷告只适用于教会对付终极仇敌,就是撒但及其党羽的争战上。然而,以上两种解释都不能完全令人满意,因为新约作者自认为是旧约伦理的继承者(参太22:34-40),《新约》中也包含有关诅咒的经文(林前16:22;加1:8­9;启6:9­10等),甚至采用《诗篇》的诅咒诗为蓝本(徒1:20和罗11:9-10等,使用诗69和109篇)。读者应该独立研读每一篇诗篇,而本注释也会处理这些问题,参以下经文注释5:10,35:4-8,58:6-9,59:11-17,69:22-28,109:6-20等,还有137篇的注释,该诗篇表达的诅咒最强烈。有一些基本原则有助于我们理解这类诗篇。

  首先,我们必须明白,那些受诅咒的人并非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与诗人为敌。他们都是因忠信人的信仰而痛恨他们;他们辱骂上帝,用残酷和欺诈的手段逼迫敬畏上帝的人(参5:4-6、9-10,10:15,42:3,94:2-7)。

  其次,要留意这些诅咒是以诗歌的形式来表达的,本身可能是一种夸张的表达手法。诅咒如何实现则取决于上帝的决定。

  第三,这些诅咒所表达的是道德上的义愤,并非个人的仇怨。对于认识上帝的人来说,那些迫害敬虔者、领人远离上帝的人竟能免受责罚,实在叫人难以容忍;更不用说他们看起来越来越兴旺了。锡安是上帝之城,也是祂喜爱的地方(参48、122篇);因此,上帝的百姓实在难以想象上帝竟然容忍残暴人肆意破坏锡安,从中取乐。这些诗篇都是诗人的祷告,祈求上帝为自己辩白,让世人看见祂彰显的公义(参10:17-18)。此外,诗人也以这些祷告来祈求上帝要言出必行:35:5呼应1:4,137:9则是以赛13:16为背景。这类祷告大都假设逼迫者不会悔改;然而,有一处祷告(诗83:17),却展望上帝的惩罚能够引领罪人悔改。

  第四,旧约伦理制度禁止报私仇(利19:17-18;箴24:17,25:21-22等),《新约》也延续了这个禁令(参罗12:19-21)。

  由此可见,当新约作者采用这些诅咒,甚至自行构想其他诅咒(如上)时,他们都是沿用《旧约》的模式。任何祈求上帝尽快降临的祷告,必定意味着不悔改之人要遭殃(帖后1:5-10)。然而,基督徒必须深切盼望其他人能信靠基督,爱护上帝的百姓,即使是面对那些伤害教会的人,也应该保持这种愿望(参路23:34;罗9:1-3,10:1;提前2:4;彼后3:9)。因此,他们祈求上帝保护祂的百姓,救助他们脱离逼迫者之际,也应该明确地请求上帝引领压迫他们的人悔改。今天,信徒心里怀着这些意念,仍然可以在公共崇拜中,在有智慧的领袖的带领下,为上帝全体百姓的益处,来唱颂和朗读这类诗篇。

《圣经》中的《诗篇》

  《旧约》肯定《诗篇》是上帝启示的话语,代上25:1-6指出一些在圣所事奉的人员 “说预言”(见代上25:1《和》注;“唱歌” 原文是说预言),又说那些人是 “先见”(等同 “先知”)。他们当中有些人的诗歌似乎被收录在正典中,可见,这些诗歌对上帝的百姓十分重要。

  上文已经提及《诗篇》的基本功用:《诗篇》是上帝百姓聚集崇拜时所用的诗歌本。这些诗歌表达的经验和情感丰富多样,上帝的百姓藉此表达他们的情感,在上帝面前抒发自己的人生感悟。然而,《诗篇》并不是纯粹表达情感,当百姓凭着信心诵唱时,实际上是在塑造这个敬虔群体的情感。因此,情感并不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而是已经堕落的人性能够被塑造为美善的原始素材。诗篇如同歌曲,感人肺腑,使上帝的百姓得益处。在困难中信靠上帝并非 “自然” 的事,而《诗篇》提供一种方法,让信徒在诵唱诗歌以后能更好地信靠上帝。当人凝望漫天星宿的夜空时,可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恐惧与惊奇,而朗读或唱颂第8篇却能让他更好地抒发自己的情感。

  《诗篇》也为百姓敬拜上帝提供指引。有些诗篇的内容难以理解,因此上帝的百姓在用心灵和声音来颂赞上帝时,也必须运用理性进行思考。《诗篇》也表达了诗人对上帝的崇敬,以及他在上帝面前无拘无束的喜乐。《诗篇》让全体会众彼此分担困难,互相分享各自的成功,好使人人都能 “与喜乐的人同乐,与哀哭的人同哭”(罗12:15)。《诗篇》使上帝的百姓更充分地享受上帝的看顾,更渴望达到完全和圣洁,并明白完全和圣洁是天父上帝恩慈的赐予,而不是重担。

  《诗篇》中有将近一半的诗歌是大卫写的。大卫作为以色列的君王,不只是一个统治者,也不只是一个领受上帝默示的圣经作者。事实上,君王代表百姓,甚至体现着百姓,全体百姓的福祉也取决于君王的忠信(参君王诗注释,第2、89、132等篇)。作为百姓的代表,君王理应竭力成为理想的以色列人。因此,当大卫以一个代表的身份去创作诗歌时,读者需要分辨该诗是强调大卫作为统治者的角色,即他与 “一般” 以色列人有所分别;还是强调他作为理想的以色列人的角色,即他是众人的典范。在诗篇题注中提到的大部分历史事件,能够帮助读者明白信心如何体现在具体的处境中,然后将这种信心应用在个人当下面对的类似处境中。

  本注释反映了一种信念:基督徒是古时上帝百姓的继承人。当然,现在的情况已经大大改变。大卫的那一位后裔已经来到,并且继承了大卫的王位(罗1:3),上帝的百姓不再局限于一个特定的民族。耶稣的舍命彻底改变了基督徒对献祭制度的看法。保罗将外邦基督徒视为亚伯拉罕的后裔(罗4:11-12),并要求外邦基督徒视旧约人物为他们的 “祖宗”(林前10:1)。因此,上文所述《诗篇》的主要功用,仍然适用于基督徒。本注释为基督徒提供了建议,如何根据处境进行调整,从而在生活中具体地应用《诗篇》。

  基督徒通常在崇拜中使用《诗篇》(参弗5:19;西3:16),即使他们对于是否采用正典诗篇有着不同的看法。这个课题不在讨论范围之内,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基督徒都可以通过在崇拜中使用《诗篇》获得益处。

文学特征

  正如上文提及的,整部《诗篇》就像一本诗歌集。然而,我们要记住,这些是可供诵唱的诗歌,跟其他经文,例如有关教义或伦理的经文不同,因此应当用不同的方法去解读。由于这些诗篇的内容以诗歌形式来表达,因此读者需要了解诗歌的一些基本特点,包括象征、隐喻、明喻、拟人、夸张、呼语(参下表)等。以上这些表达方法都可以归类为诗歌的修辞,为诵唱者提供途径去认识诗歌中的世界观,让诗歌塑造他们的情操,以敬虔的态度 “进入” 诗人的世界。

修辞手法解释例子
象征将代表具体动作或事物的单词或词组,引申为故事中的角色、场景或事件。象征用来具体地表达人的经历或思想。第1篇:道路(或路径),会(或集会、聚会),自然作物(或收成、结果子)。
隐喻隐晦的比喻,没有使用 “像” 或 “如同” 这一类固定用词。“耶和华是我的牧者。”(23:1)
明喻使用 “像” 或 “如同” 这一类固定用词来对比两样事物。“祂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1:3)
拟人将人的属性投射到非人类对象上,如动物、物件或抽象的事物。在43:3中,诗人将亮光和真实(或译:真理)比拟为人的引导者。
夸张为了突出效果,通常是为了突出感性或情绪的效果,刻意使用夸张的表达手法。因此,夸张手法通常用来表达真实的情感,而非字面上的意义。“我昼夜以眼泪当饮食。”(42:3)
呼语向不在场的某人说话,彷彿那人就在现场且能够做出回应一样。稍微引申运用,呼语的对象也可以是非人类的事物,彷彿那对象是能够回应的人。在148:3中,诗人很可能一边仰观太阳、月亮、星辰等,一边吩咐这些光体赞美上帝。

  阅读《诗篇》的基本原则包括:首先,每首诗应该被视为独立的创作;有时也可以被视为连续系列的一部分(如:111~112篇)。其次,在特定的诗篇中,作者不一定说明他思考的进路,因此读者必须以一种严谨有序的想象力来追踪其中的关联。最后,读者必须假设,诗人使用象征而非抽象概念去铺排他们的材料,并且比较喜欢采用比喻或非字面的表达手法。

  所有的诗篇都是采用平行诗句的方式来写的,见《诗歌与智慧文学导论》。

  学者往往按照类别(赞美诗、哀歌等)给诗篇分类。但遗憾的是,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分类方法,这样就很容易为了解释每首诗的独特性,而增加一个分类。最后,可能会出现150个类别!然而,如合理运用,这种方法有助于我们了解不同诗篇的写作目的。诗篇大致可以分为以下类别:

  • 哀歌的基本特点是人在上帝面前陈明苦情,寻求祂的帮助。《诗篇》中有群体哀歌,陈述上帝全体百姓面对的难题(如12篇);也有个人哀歌,讲述个人面对的难题(如13篇)。这是最大的类别,占全部《诗篇》大约三分之一的篇幅。

  • 赞美诗的主要目的,是召唤上帝的百姓来歌颂上帝伟大的属性和作为。有些诗篇集中颂扬上帝的某些特定属性(如145篇论上帝的慈悲),有些诗篇集中赞颂上帝掌管万有的王权(如93篇),或上帝的创造奇工(如第8篇)。

  • 感恩诗为上帝回应祈求而感恩;有时候,祈求与其中一些哀歌有关联。像哀歌一样,感恩诗可分为群体(如第9篇)和个人(如30篇)两种。

  • 颂赞上帝律法的诗歌论说律法的奇妙,帮助百姓渴慕更完备地遵守律法(如119篇)。

  • 智慧诗取材自智慧书(《约伯记》、《箴言》、《传道书》、《雅歌》),以这些书卷的内容作为诗歌的主题(如第1、37篇)。

  • 信靠诗帮助敬拜者在困境中仍然完全信靠上帝(如23篇)。

  • 君王诗强调大卫王朝是上帝百姓蒙福的渠道,当中有些是祷文(如20篇),有些是感恩诗(如21篇)。这些诗篇全都与大卫终极的后裔弥赛亚有关,或是设定一种模式(20~21篇),或是描述一种唯有弥赛亚才能圆满实现的统治(如第2、72篇),或是纯粹表达对将来的期盼(如110篇)。

  • 历史诗以上帝在历史中与百姓的交往为借鉴,通常谈及一些集体经历的事件(如78篇)。

  • 先知诗与先知书的主题相呼应,尤其是呼呼上帝的百姓忠诚守约(如81篇)。

  《诗篇》中还有一些其他内容,包括悔罪(见第6、25、32、38、51、130、143篇)、宣称无辜(如26篇)、渴慕上帝(如27篇)、斥责或诅咒(参 “《诗篇》中的诅咒” 部分,766页)。有些诗篇似乎是为特定的礼拜场合而写的(如24篇、68篇和118篇可能也是)。《诗篇》中也有一些组诗,例如埃及哈利诗篇(113~118篇)和上行之诗(120~134篇),见个别诗篇的注释。此外,一首诗歌可能完全符合其中一个类别,但不等于它不会含有其他类别的一些特点,参第34篇注,这首感恩诗的内容部分论及智慧;另外第56篇注也提到,这首诗歌同时结合了哀歌和感恩。

诚之按:Walter Bruggemann根据人生的三种节奏将诗篇分成三类:a. psalm of orientation,为上帝的作为而赞美上帝;b. psalm of disorientation;诗人经历惧怕与忧伤; c. psalm of reorientation,诗人经历了在上帝里更新的盼望。(参《心灵的回响》,p 147)

参:https://korycapps.wordpress.com/2014/10/08/rhythm-of-life-orientation-disorientation-reorientation/

结构

  显而易见,《诗篇》是一部诗歌集,共有150首诗歌,这是它最基本的特点。42~43篇可能是同一首诗歌的两个部分,而9~10篇则是姊妹篇,但不是同一首诗歌的不同部分(参第9篇注)。

  《希伯来圣经》将《诗篇》分为五 “卷”,也许为了模仿摩西五经。每一卷的最后一篇诗都以荣耀颂结束(参41:13注释),第150篇既是第五卷的总结,也是整部《诗篇》的总结。

《诗篇》中有其他证据显示经文经过编辑:如1~2篇作为整部《诗篇》的入门之诗;111~112篇有互相辉映的效果;另外,有一些按照 “相关性” 分组的诗篇,赞颂上帝普世王权的诗篇(93、95~99篇)、历史诗篇(如104~107篇;见第107篇注)、埃及哈利诗篇(113~118篇)、上行之诗(120~134篇),以及最后的哈利路亚诗篇(146~150篇)。本注释指出,似乎还有其他因素导致诗篇有这些不同的分类。

  然而,《诗篇》的编者究竟有没有根据一个总的原则来编排这150首诗歌,这至今仍是学者经常讨论的题目。《诗篇》的编者选择某些诗篇来回应他们所处时代中的问题,这是完全有可能;但问题是,虽然学者提出了多种编排诗篇的可能原则,却始终没有达成共识,或具有完全说服力的定论。因此,这里没有为《诗篇》提供一个内容大纲。一部诗歌集没有一个全书大纲,这不足为奇,《诗篇》即是一例。

卷一1~41篇第1、2篇没有题注说明作者是谁(但见引用第2篇的徒4:25),是整部《诗篇》的序言。卷一的其他各篇几乎都是大卫的作品,只有第10篇(但见第9篇注)和33篇没有标明作者是大卫。卷一的内容主要是诗人在困境中的祈祷,不时插入表达确信的宣告,强调唯独上帝能施行拯救(9、11、16、18等篇),设定了总结卷一的基调(40、41篇)。从第1、14~15、19、24和26篇,可以看出诗人对伦理道德和真诚敬拜的反思。
卷二42~72篇卷一道出大卫的心声,卷二引人可拉后裔的首批诗歌(42~49篇,虽然43篇没有题注),加上亚萨所写的一首诗歌,即50篇。51~65篇和68~69篇是大卫的另一个诗集,其中大部分加上了 “历史背景” 的题注(51~52、54、56~57、59~60、63篇)。同样地,当中主要的祷告内容仍是表达哀伤与痛苦,也包括了民众集体的呼声(如44篇;参67、68篇)。卷二以所罗门所写的唯一一首诗歌(72篇;参45篇)作为结束,那是《诗篇》中君王神学的顶峰之作。
卷三73~89篇卷三的语调更加低沉。诗人在73篇开头毫无保留地质疑上帝的公正,因为他还没有看见上帝同在的亮光;这光在88篇中几乎与诗人完全隔绝,那是所有诗篇中最暗淡的一篇。卷二以王室的崇高志向作为结束;但在结束卷三的89篇,诗人表达了这些期盼受到严重威胁的忧虑。但盼望的强光仍会偶尔冲破黑暗(75、85、87篇)。卷三篇幅较短,包含了亚萨的大部分的诗歌(73~83篇),以及可拉后裔的另一组诗篇(84~85、87、88篇)。
卷四90~106篇卷四以90篇开始,可视为对卷三(73~89篇)所述难题的第一个回应。90篇的作者是摩西,提醒敬拜上帝的人,早在大卫之前,上帝就已经为以色列大发热心。103~106篇延续这个主题,综述在列王统治之前,上帝怎样对待祂的百姓。夹在中间的一组诗篇(93~100篇),特点是不断提到 “耶和华作王”,藉此真理反驳89篇的疑问。
卷五107~150篇卷五的结构回应卷四在106:47的结束祈求。卷五宣告:上帝确实会应允祷告(107篇),并以五篇赞美诗(146~150篇)作为结束。夹在中间的几首诗,肯定了上帝给大卫的应许(110、132、144篇);另有大卫的两个诗集(108~110篇,138~145篇);最长的诗章119篇称颂律法的宝贵;还有15首上行之诗(120~134篇),是朝圣者往耶路撒冷敬拜时所用的赞美诗。

【经文注释】

第1篇 第一首诗歌是进入整部《诗篇》的大门,强调真正敬拜上帝的人必须遵守上帝的律法(或称《妥拉》),即上帝的圣约教导。本诗的创作主题取材自《箴言》等智慧文学的论述,为要使诵唱的人认同诗歌中的价值观,即他们越来越喜爱并相信上帝的律法,视自己为其中的救赎和盼望故事的继承人和管家,并竭力践行上帝律法的道德要求。他们以身为 “义人” 而欢喜,并感到没有其他事物能与这个福分相比。本诗以持续对比的方式提醒读者,归根结底,人只有两种生活方式。

1:1-2 对比价值观的根源。真正快乐的人以上帝的训示指引他的生活,不会听从那些拒绝上帝诫命之人的建议。

1 成功的关键:扎根在神的话语里。这首诗篇简明扼要地对比了义人的道路(第1-3节)和恶人的道路(第4-5节),最后精准地总结了这两种道路(第6节)。义人“像一棵树”(第3节),恶人“像糠秕”(第4节);神的话语(第1-3节的重点)在恶人的生活是找不到的(第4-5节没有提到它)。由于诗篇1的重点是神的话语(或律法或指示:tōrâ),有些人把它归为“智慧”诗篇(见诗篇34的介绍)。因此,它表明扎根于神的教导是生活中成功的关键。(BTSB)

1:1 恶人……罪人……亵慢人,这些人拒绝按照圣约生活,其中有些人甚至是在以色列群体里面;敬虔的人拒绝跟从那些具有这种道德取向的人。有人认为,“恶人、罪人、亵慢人” 表达罪恶的程度在递增,因为 “从、站、坐” 三个动词隐喻忠诚的程度在递增;但这里的 “恶人” 和 “罪人” 很可能是一样的,而 “亵慢人”当然比前两种人作恶更重(见箴19:25~20:1注)。

1:2 耶和华的律法,可以解释为上帝的教导(希伯来原文Torah,常指摩西律法),特指祂在圣约中所说的话。任何人都不应该以为自己配受祝福,因为圣约是建基在上帝的恩典上的。有些人认为,昼夜是指专业学者将全部时间都用来思考律法,但根据书1:8的类似教导,读者应该视其为在任何环境下的理想状况——即使活在世俗中,仍以认识和遵从耶和华的话来讨祂喜悦。思想指积极地沉思默想,甚至反复咀嚼以寻求洞见。这人,诗中举出一个具体的、敬虔的人(希伯来原文ha’ish,“这人”),作为其他人效法的榜样。采用实际的例子进行相关教导,这种方法经常出现在《旧约》的智慧文学中。有福,真正快乐的人获得幸福,因为上帝赐下恩惠。在太5:3-11山上宝训中,耶稣用的希腊文词语 “有福” 与这个词意义相同;另参雅1:12。“八福” 的英文是beatitudes,源自拉丁文beatus

1:3-4 对比收获。诗人以古代巴勒斯坦的农业生产设两个比喻,描述两种人的结果。

1:3 第一个比喻是,尽管气候干燥,这棵树仍然由于有源源不绝的供给而枝繁叶茂。树木结果子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其他生物,因此,忠信的人顺利不是为了自己,也不一定是指物质丰富,而是指能持续地为别人带来益处;见耶17:8的相同比喻。

1:4 恶人,见1节。糠秕,即在打谷过程中去掉的谷壳稻草,比可以食用的谷粒轻;当农夫扬起打好的麦子,糠秕就被风吹散。那些拒绝上帝圣约的人就像糠秕,因为他们没有给任何人带来益处(参35:5)。

1:5-6 对比人生的结局。这里引导读者思考两种人生朝向的结局,指出上帝使这种差异持续到永远。

1:5 因此表示这节经文是本诗的结论。审判,可以指恶人今生遇到的任何具体审判,但更可能是指最后审判。最后,审判将决定一些人要进入义人的会中,而另一些人则被排除在外(传12:14)。

1:6 知道的意思绝不仅仅是简单地 “知道某事物的存在”,因为上帝了解恶人和他们最深处的秘密(参94:8-11)。有人主张这个词的意思是 “眷顾”,然而较恰当的理解是 “包含爱意和接纳的认识,即偏爱”(参创18:19;摩3:2)。必灭亡,即最终沉沦。

一个有关“第29日 诗篇一(1.4.29)”的想法

  1. 第29日 诗篇一(1.4.30)

    诗篇乃个人及会众向上帝敬拜的诗歌,里面包括了多种的风格、主题及多位作者。读诗篇时,试高声朗诵,并想象引致诗人作诗的经历与感受。

    1、试将义人与恶人作一对比。
    义人的品格:惟喜爱昼夜思想耶和华的律法;他们像栽在溪水边的树;他的生命在顺服神的诫命中,得到成长,神与他同在。他们的命运,所做的尽都顺利。
    恶人的品格:设计谋,站恶人的道路,坐亵慢人的座位;恨恶耶和华的律法,他的生命像糠秕被风吹散;他们的命运,,当审判的时候站立不住,必灭亡。
    惟愿我能喜悦的是,读神的律法、思想神的律法、明白神的律法、敬拜上帝、遵守上帝的律法;和义人在一起。 

    2、「喜爱」与「思想」有何关连呢?你是否每日读经,并遵行上帝的话?
    相连的,喜爱了才会去思想。
    我是竭力每日读经,并遵行上帝的话

    3、那棵常青树有什么特性?这些特性与义人有什么关系?
    特性: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
    关系:义人像栽在溪水旁的树不断吸取水分滋养而枝繁叶茂,给其他生物结出丰盛的果子一样,吸收神的话,产生尊敬神的行为和态度,能持续地为别人带来益处。

    4、试将你与义人作一比较。上帝在你生命中结了什么果子来滋养别人呢?
    加2:22-23 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我感觉都欠缺。

    5、在你现在的生命中有什么是可以被算为糠粃的?
    节制吧。有时做一件事,就想一直做下去,顾此失彼。。

    6、试就本篇内容为其命题。
    选择。(真正快乐的人以上帝的训示指引他的生活,不会听从那些拒绝上帝诫命之人的建议。真正敬拜上帝的人必须遵守上帝的律法。思考两种人生朝向的结局,指出上帝使这种差异持续到永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