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3 雅歌 3:6~5:1 (3.10.31)

Study 3 Song of Solaman 3:6~5:1 (3.10.31)

研經題目:

1. 你對所羅門在這裏登場,和他在全部雅歌中所扮演的角色作何解釋?例如,也參一1、12;六8、9、12;七1、5;八11、12。

2. 男子喜愛他的新婦的體態,這些坦白的表示對我們關於愛情及婚姻中異性相吸的地位有什麼教訓?關鎖的園的象徵含有什麼意義呢?

3. 聖經用婚姻作為上帝與祂百姓之關係,以及基督與祂的教會之關係的寫照。例如,參賽六十二4、5;弗五21~33。所以,在四8~15裏面含有一種刻劃這種關係意義的嗎?比較詩一四七10、11;一四九4。我們的心是單為基督而保留的嗎?

注:

1. 三7。「轎」(litter);在9節的「華轎」(palanquin)是由一華蓋覆罩的睡椅,由四人或更多人抬的。

2. 四4。頸項帶著許多裝飾品,比作有鋸壁的堡壘,掛著許多盾牌。

3. 四8。根據三個人物的分析(綱要)中,新婦聽見她良人的聲音,叫她到他那裏去,而這一節可以當作是指她出現在宮庭中就有危險的詩意說法。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3:6-11 如果脫離了上下文,我們很難知道這一段描述是真實事件,還是女子自己的想像(強調愛人的財富和權勢,從而突出自己的價值)。但因為這段內容出現在1-5節和5:2-8之間,所以這可能是她的想像(另見3:6注)。關於“所羅門”(這段經文三次提到他)一名的使用,見“導論:主題、書名和解釋”,以及“導論:文學特徵和結構”。

3:6 從曠野上來,可能是從平原到建在山上的耶路撒冷。乳香類似沒藥,見1:13注。是誰(原文直譯:是什麼)?這裏所描述的對象雖然相離甚遠,卻香氣四溢,這表示詩人塑造的人物形象,比他所指的歷史人物所產生的影響更大。譯作“什麼”的希伯來詞實際上是陰性的(即“誰”),這讓人以為這裏所描述的是一名女子。如果是這樣,那麼可能有某種因素使這女子渴望成為這個人。答案在第7節:是一乘轎(一種輕便的長榻;因此有譯本把第6節的問題譯作“是什麼”),表示這個問題是以喚起感情的方式提出的。

3:7 ,是一種由僕人抬、供王乘坐的長棍,類似輕便床。六十個勇士(第8節所述的精兵)暗示轎的主人擁有極大的財富和權勢。相比之下,大衛只有30個這樣的勇士(參撒下23:13)。

3:9 黎巴嫩的是最上等的木材,因此用來建造聖殿(參王上5:6)。華轎可能指第7節的“轎”。

3:10 紫色布匹是用提取自骨螺的染料染成,這種染料比金銀還要稀有。

3:11 因為前節提到“耶路撒冷眾女子”,並且“錫安”是耶路撒冷的別名,所以錫安的眾女子可能指同一群人(參1:5注)。

4:1-7 第1節的前半段在第7節重複出現,形成首尾呼應。詩人從眼睛開始往下描述女子身體的美,條理分明。這些比喻雖然生動,但對於那些不瞭解作者所處文化的人來說,卻有些晦澀難懂,因此讀者必須小心避免過度解讀這些比喻。儘管如此,這些比喻應該還是會引起讀者在情感上的共鳴的。

4:1 基列是圍繞雅博河的一片區域,雅博河流自東方,匯入約但河下游。

4:2 雙生,沒有一隻喪掉子的,表明她的牙齒完整無缺(這在古代並不常見),整齊美觀,十分好看。

4:3 石榴,一種水果,果皮桔紅色,質地堅韌,果肉為多汁的粉紅色顆粒,其味清淡,可解暑熱。這個比喻要麼取的是果皮漂亮的顏色,要麼是果肉的新鮮。

4:4 大衛……的高臺(《和修》“……的高塔”)只在《雅歌》中出現,我們對它所知甚少。高塔的比喻隱含尊貴,將高塔和大衛聯繫在一起,更增添了這種感覺。這裏的對比大概是取高塔的威嚴氣勢,而不是外表特徵。

4:5 小鹿指她兩乳挺拔。母鹿大概指她動人的勻稱體形。

4:6 本節後半段的詞句與2:17的前半段很相似,顯示男子渴望與女子共度時光。和崗可能是上一節主題的延伸,即指女子的雙乳,或者指她的全人。這節經文要點是,和她在一起就像呼吸著醉人的香氣。

4:7 在男子眼中,女子是全然美麗的,她的身體沒有任何缺陷或瑕疵

4:8 我的新婦只在4:8~5:1出現6次,未見於本書其他地方。這個稱呼似乎只在婚後才適合,或許暗示這個情景(4:1~5:1)也是女子的夢境,因她期盼成婚之日所帶來的幸福。黑門(別名尼琪)是一座山脈的高峰,這山脈自以色列最北端靠近但的區域,向北綿延至黎巴嫩境內,另有其他山峰,如亞瑪拿。所有這些都表明,男子是在充滿危險的荒蕪之地呼喚女子(提到獅子豹子)。

4:9 在古代近東,妹子是丈夫對妻子常用的愛稱。你用眼一看,見6:5注。心被視為一個人內在生命的中心,是思想、情感和做決定的地方(參箴4:23)。

4:10 ,見12注。

4:11 前文從美的角度描述女子的唇和嘴(3節)這裏從味覺的角度描寫她的嘴唇(蜂,“蜜”和“奶”在《聖經》中經常成對出現,如出3:8對應許之地的描述)。在男子對美麗的未婚妻的連續描述中,情色的意味越發濃烈。

4:12 是愛侶非常喜歡的地方(更像是現代的公園,而非花圃)。另外在古代近東,園常和女子的貞操聯繫在一起。泉源也反映了類似的概念(參箴5:15-19)。注意她的園是關鎖的,並是禁閉的,表示她為愛人守身如玉。

4:13 她的園中有佳美的果子並各樣香料。鳳仙花,見1:14注;哪噠樹,見1:12注。

4:14 番紅花是一種紫色的花,菖蒲是一種藤條,兩者都可以用來製作香膏油。桂樹類似今天的桂皮,但不只用來烹飪(參箴7:17,沉香也被列為一種芳香的木料)。關於乳香木沒藥,見1:13注,3:6注。

4:15  “園中的泉這一比喻引申指女子的性徵令人心曠神怡。在希伯來文中,活水指清新的流水,是最優質的水(如:利14:5;耶2:13;參約4:10,7:38),與之相對的是地下水或儲水池裏的水。

4:16 北風啊,興起!南風啊,吹來!這裏提到,或許反映男子渴望女子向他發出邀請。在本節後半段,男子獲准進入園中。

5:1 我進了我的園中,男子的回應正如所料,他享用了4:16描述的所有美物,令詩班為之歡呼(她們應和4:16~5:1的主題)。根據本書導論主張的閱讀方法,4:16~5:1的內容仍然是夢境(見5:2:“我身睡臥,我心卻醒”),婚後的圓房直到8:5(“我在蘋果樹下叫醒你”)才發生。然而,很多接受牧人說的人認為,4:16~5:1描述的是牧羊人的一次拜訪(真實的或想像的),他是女子真正思念的人(見“導論:其他解釋”)。也有人認為這段經文是描寫,兩個年輕人婚後的圓房。這種解釋部分是基於一個事實,就是婚後的圓房出現在本書的中間,象徵婚姻是本書文學結構的中心,也是男女受造的核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