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表法的倍加(Barry York)

Doubling Up on Typology

作者:Barry York

誠之譯自:

https://gentlereformation.com/2021/03/01/double-typology/

隨著我們對聖經的理解不斷加深,我們認識到上帝在舊約聖經中使用了預表法(typology)來預示新約聖經中的事件或人物,特別是基督和祂的救贖。

麥基洗德這個影兒般的人物被稱為基督我們的君王和祭司的樣式(來七15)。

亞伯拉罕只差一步就將以撒獻為祭物,然而他的兒子卻從祭壇上安然無恙地站立起來,這是在描繪聖父在十字架上獻上祂兒子,並使祂從死裏復活(來十一19)。

透過摩西解救以色列人脫離埃及為奴之家,就象徵了基督把我們從罪的捆綁中拯救出來。這樣的預表方法持續不斷地進行著。

然而,就其本質而言,這些預表法是不完整的。作為預言性的象徵,舊約的預表(type)永遠達不到新約實體(antitype)的地位。簡單地說,麥基洗德、以撒和摩西都不是耶穌,頂多能描繪我們救主的某些方面。

因此,上帝的靈有時會把一些預表串聯起來,好賜給我們更豐富的圖景,描繪出在基督裏的救贖。我們可以把這些預表法稱為雙重預表,或雙倍預表。我們可以從一些不同方面看到這些雙重預表。

例如,在亞伯拉罕獻以撒為祭的故事裏,故事所描繪的神格裏的位格不只是聖子基督而已。以撒當然是在描繪主耶穌,但亞伯拉罕也預示出天父將祂的兒子送上髑髏地十字架的計劃和工作。上帝賜給亞伯拉罕一隻公羊,讓他獻上,亞伯拉罕作為回應,將那個地方命名為YHWH-jireh(耶和華伊勒,「耶和華必預備」,見創廿二14),就凸顯了這個真理。這座山就是後來被稱為「髑髏地」的地方,這幅榮耀的圖畫就這樣具體活現出來。

有時,基督的形象是由兩個彼此相關的人物來描繪的。摩西帶領以色列人抵達應許之地,但由於他的罪,上帝不允許他帶領以色列民進入那地。他死後,被上帝埋葬了。但後來他的繼任者約書亞興起,征服了那地,是因為上帝與他同在(書一8-9)。這兩個人物共同描繪了在基督裏臨到我們身上的救贖和勝利。摩西在新約中被確認為是一個預表(來三1-6),約書亞名字的意思是「耶和華拯救」,而耶穌的名字則是它的希臘文版本,這些都有助於為我們進一步把這個圖景串聯在一起。

基督的工作也可以用這種雙重強調的方式來想像,有時非常簡單。例如,在贖罪日,兩隻山羊被帶到大祭司面前(利十六6-10)。大祭司為這兩隻山羊撚鬮,一隻被認為是獻贖罪祭的山羊,另一只是替罪羊。在為兩隻山羊認罪之後,第一隻山羊被殺,獻在耶和華面前,而第二隻山羊則被打發到曠野去了。正如畢哲思(Jerry Bridges)所解釋的那樣:

第一隻山羊代表基督的贖罪工作,因為它被殺了,它的血灑在施恩座上。第二隻山羊代表基督的贖罪工作,除去或抹去了我們身上的罪惡。

換句話說,前一隻山羊代表主把我們從罪的刑罰中救贖出來;後一隻山羊則代表主是如何從我們的生命中除去罪的存在。

如果我們祈求一付由聖靈特別強化的眼睛,就會看到這些雙重預表在聖經中是很常見的,例如該隱和亞伯,大衛和歌利亞,還有會幕和聖殿,這份清單還可以繼續列下去。這些成雙成對的人物或角色,都在同步教導著我們,主為我們成就的事。就像一道雙彩虹,它們都彰顯出祂的榮耀。

Barry York
生來是罪人,卻靠恩典得救。米利暗的丈夫,為特權而感恩。六個孩子的父親,有上帝的祝福。RPTS校長,以感恩之心服事。Hitting the Marks 一書作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