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 (ORIGINAL SIN )集帖

一、巴刻(《簡明神學》)

原罪 Original Sin

墮落影響著每一個人

我是在罪孽裏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五十一5)

根據聖經的診斷,罪是一種人性普遍的敗壞,它發生在每一個人的每一部分(王上八46;羅三9~23,七18;約壹一8~10)。新舊兩約都給罪一些名稱,以暴露罪的道德本質:諸如,悖逆神的管治、誤失神所要人達到的目標、逾越神的律法、不服神的指引、污穢自己以干犯神的純潔、在審判之神跟前招致罪咎。這種道德性的敗壞有其動力:罪顯露出是對於神的呼召與命令一種非理性的、負面的、悖逆的反應,一種與神抗爭、好讓自己作神的精神。罪之根是倨傲、與神敵對,這種精神見之於亞當的首次犯罪;而有罪行為的背後,總是包含有一些思想、動機和慾望,想盡法子要表達出,人類墮落的心靈是如何刻意要頂撞神對我們生命所作的安排。

可以總括地定義為:在行為、習慣、態度、看法、性情、動機和生存模式中,與神的律法不一致。描述罪的不同層面之經節有:耶利米書十七章9節,馬太福音十二章30至37節,馬可福音七章20至23節,羅馬書一章18節至三章20節、七章7至25節、八章5至8節、十四章23節(馬丁路德說,保羅寫羅馬書是為了「把罪放大」),加拉太書五章16至21節,以弗所書二章1至3節、四章17至19節,希伯來書三章12節,雅各書二章10至11節,約翰壹書三章4節、五章17節。保羅在書信中所提的「肉體」(flesh)一詞,通常是指被罪欲所驅使的人;此字亦可譯作「情慾」(sinful nature)。聖經所查出、並揭發之特定的缺失和邪惡,那更是多得無法在此勝數了。

原罪意指由我們自己所衍生的罪惡(誠之按:指所有的人天生都處在有罪的光景),這並不是聖經上的詞彙,而是奧古斯丁創造的,然而它卻將罪在我們的屬靈體系裏的實情,原本托出。原罪的主張並不是說,當初神造人時,罪是人性的一部分(神造的人原是正直的,傳七29);也不是說,罪與生殖程序有關(利12章與15章中所謂與月經、遺精、生產有關的不潔,只是預表性的、儀禮性的,而非道德上的、真實的)。原罪的主張乃是說,(1) 罪惡在人一出生時就已存在,在人犯下實際的罪行之前,罪惡已經藉著動機扭曲之心態存在了;(2) 這種內在的罪惡是所有實際罪行的根源;(3) 罪惡由亞當——人類在神面前的第一位代表——透過一種實在卻神秘的途徑,傳給了我們。原罪的主張強調:我們不是因為犯了罪,才成為罪人;而是因為我們是罪人,生來就有被罪奴隸的性情,我們才犯罪

全然墮落total depravity)一詞通常是用來將原罪的含意表明清楚。它指明我們在德性與靈性上的敗壞是全然的,「全然」非指程度(因為沒有一個人已壞到他可能會壞到的極限),而是指範圍而言。這教義宣告說,人沒有一處不被罪玷污,所以,我們的行為不會像我們應該有的光景那樣好。結果,導致在我們裏面的、和與我們有關的事物,在神的眼中看來,沒有一樣是有功德的。無論我們做什麼,我們都無法贏取神的喜悅;除非神的恩典拯救我們,我們是失喪的。

全然墮落的教義也帶來了全然無能的教義。全然無能是指一種光景,人靠他自己無由可以真誠而全心地回應神和祂的話(約六44;羅八7~8)。保羅稱這種無力回應神的墮落人心,為一種死亡的狀態(弗二1、5;西二13 ),《西敏斯特信仰告白》IX.3 說:「人因墮落在罪惡的狀態中,已經完全喪失一切的意志力,不再能實行任何與救恩伴隨之屬靈的良善。所以屬血氣的人既是與屬靈的良善完全相反,並且死在罪中,他就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自行歸正,也不能自行預備歸正。」

二、史鮑爾 (《神學入門》)

原罪 Original Sin

俗語說:「人性本善。」雖然這句話不是說人性是完美的,但是它的確淡化了人性邪惡的一面。如果人性真的是良善的,為什麼罪惡在世上卻如此普遍!

一般人的解釋是,人人之所以會犯罪,是因為社會對我們每個人都產生過負面的影響;問題出在我們的環境,而不是我們的本性。其實這種對罪惡普遍性的解釋,只是迴避問題而已。人若是普遍良善的,人類社會又怎麼會變得邪惡呢?如果人生來是良善和無辜的,我們至少也能見到有百分之一的人保持良善,不犯任何的罪行;我們至少也該能找到一些尚未敗壞的社會,其間的環境不受罪的感染。可是今天連罪熱心行義的社區,都有對付罪惡的部門。

既然整棵樹的果子都壞了,我們就需要來看看根源的問題。耶穌說過,好樹不能結壞果子,而且聖經清楚地告訴我們,因為我們的老祖宗亞當和夏娃陷在罪裡,結果導致每一個生下來的人,都具有罪惡和敗壞的本性。如果沒有聖經在這方面清楚的教導,我們很可能只得憑自己的理性,去推斷罪惡普遍存在的原因了。

但人類的墮落並不是個單用理性就可以推斷出來的問題,它乃是神的啟示,論及所謂的原罪問題。原罪主要不是指亞當和夏娃最先犯的罪而言,而是指最初的罪所帶來的結果——全人類的敗壞。原罪是指我們出生時墮落的光景。

有關人類的墮落,聖經已經清楚記載。墮落的破壞性極大。這件事究竟是怎樣發生的,在改革宗思想家中也頗富爭論。《威敏思特信仰告白》(WCF)用很簡單的字句解釋這件事,一如聖經所記述的一般:

我們的祖先中了撒但的詭計和試探,吃了禁果而犯罪。然而神按照祂智慧和聖潔的籌謀,就樂意容許他們犯這罪,定意使這事發生,使自己得榮耀。(第6章第1條)[1] 

人類的墮落就這樣發生了,但它所影響的層面卻遠超過亞當和夏娃;這些結果不但影響了全人類,而且毀滅了全人類。我們在亞當裡都成為罪人,我們不能這樣問:「那個人是什麼時候變成罪人的?」因為真正的情況是,全人類都活在一個罪惡的光景之中。因為全人類都與亞當相連,所以全人類在神眼中都是有罪的。

《威敏思特信仰告白》也清楚闡明墮落的後果,特別是這結果對人類所造成的影響:

人類因這次的罪行,從原來的義和與神的相交中墮落了,死在罪中,以致身體和靈魂一切的組織和官能全都遭到污染。亞當和夏娃既是全人類的根源,這罪咎(guilt)就歸算(imputed)給他們的後裔;同一罪中之死,與同一敗壞的本性,也連帶傳給他們藉著自然生育而有的子子孫孫。我們因著這最初的敗壞,就徹底不願意行善、也無力行善,同時敵對所有的良善,並全然傾向罪惡,繼續不斷地行出一切的過犯。(WCF,第6章2-4條;誠之修訂)[2] 

最後一句話至關緊要。我們不是因為犯了罪,才成為罪人;而是因為我們是罪人,所以會犯罪。大衛也如此哀嘆說:「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51:5)

總結:

1. 罪的普遍性不能歸咎於社會和環境的因素。

2. 罪的普遍性原因是由於全人類的墮落。

3. 原罪不是指第一件罪,而是指那件罪的結果。

4. 所有的人生來都具有罪性,也就是都有原罪。

5. 因為我們的罪性,所以我們都會犯罪。

思考經文:

創3:1-24;耶17:9;羅3:10-26;羅5:12-19;多1:15

註 1. 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 ( Committee for Christian Education & Publication, Presbyterian Church in America, 1990), art. 6:1.

註 2. Westminster Confession, art. 6: 1-4.

三、周必克(Reformation Heritage KJV Study Bible

原罪 Original Sin

誠之譯自 Beeke, Joel R.. The Reformation Heritage KJV Study Bible

我們相信,由於亞當的不順從,原罪擴及到全人類(註1),這是人整個本性的敗壞,也是一種代代相傳的疾病,嬰兒甚至在母腹裏也受到感染(註2),它在人身上產生各樣的罪,在人裏面是罪的根源(註3), 因此在神的眼中是如此卑鄙可憎,足以定全人類的罪。(註4)洗禮也決不能把它廢掉或除去;因為罪總是從這可惡的源頭發出,就像噴泉的水一樣;儘管它並沒有歸算給神的兒女,使他們被定罪,反而因著神的恩典和憐憫得著赦免。這不是為了叫他們安於罪中,而是說這種敗壞的感覺,應該使信徒常常歎息,渴望從這取死的身體脫離出來(註5),所以我們拒絕伯拉糾派的錯誤,他們斷言罪只從模仿而來。

註:

1 羅五12、13;詩五十一7;羅三10;創六3;約三6;伯十四4

2 賽四十八8;羅五14

3 加五19;羅七8、10、13、17-18、20、23

4 弗二3、5

5 羅七18、24。

四、Lexham 聖經辭典

原罪 Original Sin

作者:Hay, A.

誠之譯自The Lexham Bible Dictionary

原罪一詞是指由於亞當的墮落而造成的人性普遍缺陷,意味著失去了原有的公義(original righteousness),扭曲了神的形象(imago Dei)。

舊約聖經

雖然舊約聖經沒有明確提到原罪,但創二~三章為後世神學開展這個概念奠定了基礎。亞當和夏娃的墮落(創三)標誌著人類企圖宣稱自己可以脫離上帝和祂的旨意獨立自主。當亞當和夏娃違背上帝的指示,就是不要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時,他們就招致了上帝的怒氣,被逐出園子(創三23-24)。創三到十二章的暴力行為顯示了人類叛逆的結果:罪擾亂了上帝與受造物、夫妻、家庭、國家之間的關係。然而,在談到罪的這種「起源」及其災難性的後果時,創世記的創世和墮落的敍述——以及整個聖經文本——從來沒有把惡和罪歸屬於「上帝創造之工的美善」(goodness of God’s creation)所內在固有的(Berkouwer, Sin, 14)。

新約聖經

在新約聖經的作者當中,保羅為闡明原罪的概念提供了決定性的舉措。在羅馬書第三章,保羅論證了罪的普遍性。「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三23)。後來在同一篇講章中,保羅重申了這一點:「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五12)。

早期教會

羅馬書五章12-21節對亞當和基督進行了比較。奧古斯丁(主後354-430年)在保羅的基礎上,構思了經典的原罪概念。原罪既指:(a) 人類的第一個歷史性的罪,又指 (b) 因意志的扭曲而傳給後代的罪的束縛(即concupiscence,一般譯為情慾或貪慾)。在這種觀點中,由於亞當的故意不順從,人類就有了無法行善的能力,罪就成了不可避免的現實。人類「不能不犯罪」(non posse non peccare;Augustine,Admonition and Grace 11:32-12.33)。奧古斯丁認為,人類通過自然生育將這種意志的扭曲傳遞到下一代身上(如:奧古斯丁,《論罪的功績與寬恕》[On the Merits and Forgiveness of Sins],1.19,2.37)。

中世紀

中世紀的神學家們主要關注的是澄清原罪的性質和它如何傳遞。雖然托馬斯·阿奎那(主後1225-1274年)肯定了亞當和夏娃的墮落是真實的歷史,但他還是把伊甸園看成是一個靈性擾亂(spiritual turmoil)之地,在那裏,由於上帝的恩典,亞當和夏娃能夠憑藉他們的純真狀態抵禦這種擾亂。然而,隨著他們遠離上帝,亞當和夏娃失去了他們「習慣性的恩典」(habitual grace*)的恩賜,這是他們的無罪狀態賴以生存的恩賜。因此,原罪是作為人性的一種狀態而傳遞的(阿奎那,《神學總論》第1部分,第95節;第2部分第1節,第81-82節;約翰遜,《奧古斯丁與阿奎那》)。

現今的時

現代性(modernity)的到來帶來了自我決定(self-determination)的概念,這對人類犯罪的相互責任作出了挑戰。此外,歷史鑒別學(historical criticism)的興起以及現代進化論科學的發展,使人們對歷史上的墮落事件和一對共同祖先——亞當和夏娃——人類從他們那裏繼承了墮落的本性的概念產生了懷疑。

當代神學家繼續捍衛這個觀念,即人類受到罪的奴役是代代相傳的,特別是通過繼承而來的不公正、不平等的社會結構,使得罪可以延續不斷(例如,瓊斯,《女權主義理論》[Feminist Theory],第5章)。其他一些人則建議減少對聖經中關於墮落的敘事的強調,而把罪和惡視為是受造物本身的本質(例如,見 Blocher, Original Sin, 37-38)。

進深研究資源

Berkouwer, G. C. Sin.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1.

Blocher, Henri. Original Sin: Illuminating the Riddle. Downers Grove, Ill.: InterVarsity Press, 1997.

Johnson, Mark. “Augustine and Aquinas on Original Sin: Doctrine, Authority, and Pedagogy.” Pages 145–58 in Aquinas the Augustinian. Edited by M. Dauphinais, B. David, and M. Levering. Washington, D.C.: Catholic University Press, 2007.

Jones, Serene. Feminist Theory and Christian Theology: Cartographies of Grace. Minneapolis: Augsburg Fortress, 2000.

ANDREW HAY


* 譯按:habitual grace,天主教神學認為伴隨人的受造,人享有一種使人成聖的恩典[sanctifying grace],人天生擁有的一種恩典的性情或習慣 habit or disposition of grace。

五、原罪這個詞是什麼意思?

誠之編譯自線上文章:http://www.ligonier.org/learn/qas/what-meant-term-original-sin/

有一種理論說,人沒有原罪。人一生下來都是天真無邪的,在道德上都是中立的,沒有好或壞的偏向。人會變壞,都是因為社會造成的,是萬惡的社會讓人無邪的本性變壞的。當我們曝露在環繞著我們的有罪的行為舉止中,我們正常的、天然的天真就被社會所侵蝕、所影響。但是愛德華茲不認為如此。他曾經寫了一篇非常精彩的、有關原罪的論文,來闡述聖經關於人墮落的性質,以及如何傾向邪惡的習性,來反駁這種世俗的、理性主義的觀點。(譯按:參見http://www.ccel.org/ccel/edwards/works1.vi.html

他提出一個問題:人類社會在一開始是怎麼變壞、怎麼墮落的?社會是由人構成的。那麼,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犯罪呢?在我們的文化中,這基本上是一個不言而喻的公理,就是沒有人是完美的。愛德華茲問到,人為什麼會不完美?如果每個人生下來在道德上都是中立的,從統計來說,你會期望大約有一半的人長大後不會犯罪。但是我們所發現的情形卻不是這樣。我們所看到的每個人都違反了新約聖經的道德觀念和標準。事實上,無論人們生活在哪一種文化下,都沒有人能完美地遵循那個文化的道德標準。即使是盜賊自己立下的榮譽,也會被他們所破壞。任何一個社會,無論它的道德標準多低,人們還是會破壞這個道德標準。

因此,人類的品格是墮落的,這是無可置疑的。所有的人都會犯罪。

原罪的教義教導,人們會犯罪,是因為我們是罪人。我們不是因為犯罪才成為罪人,而是因為我們是罪人,所以會犯罪。換句話說,自從人類墮落以來,我們都承繼了一個有罪的、敗壞的狀態。如今,我們有一個犯罪的本性(罪性);我們的天性傾向於邪惡,所以我們的確會犯罪;這是因為我們的本性會犯罪。但是這個本性不是上帝原先賜給我們的。我們原本是無罪的,是天真無邪的,但如今人類已經筆直地墮落到一個敗壞的狀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