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書的信息與神學(Peter Lee)

MESSAGE AND THEOLOGY of Jeremiah

By Peter Y. Lee

誠之摘譯自 A Biblical Theological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 pp.282-286

首先對耶利米的真正信息內容進行總結性描述是很有幫助的,這樣我們就可以看到本書的各個部分是如何結合在一起,形成先知預言的整體。在討論了這個初步總結之後,我們將更詳細地探討書中的其他主題。

聖約主題的總結

本書的總體統一性在很大程度上是基於耶利米傳揚他所處時代的各種神聖聖約的方式。

一、摩西之約的檢察官

仔細閱讀耶利米書,特別是耶利米書2~25章,可以看出耶利米的先知職份之一是提起耶和華對其子民的盟約訴訟(見二9;廿五31中動詞 רִיב [rib]的使用,意思是「提起訴訟」;《和合本》作「爭辯」)。這場訴訟有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對悔改的一般性呼籲(三12, 14、22; 十八11-12; 參閱三7,四3),耶利米在任何外國入侵或任何強制遷移或被擄之前向神的子民發出這一呼籲。如果他們聽從這個呼召,真正地懺悔他們的罪,他們將避免受到北方入侵軍隊的摧毀(四1-2)。然而,如果他們不悔改,那麼他們的毀滅是不可避免的。儘管耶利米真誠而熱情地懇求,猶大仍然堅決不悔改(三10,五1-3,八5)。

這就引出了先知的第二個階段——宣佈毀滅和被擄的聖約詛咒。現在沒有什麼能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了;它是無可避免的。猶大可以祈禱、禁食、獻祭,試圖平息耶和華的怒氣,但這些都無濟於事(十四11-12)。耶和華不僅不聽百姓的禱告,也不理會先知的禱告(七16-20)。正是在這預言訴訟的第二部分中,耶和華指示耶利米停止為人民祈求代禱的工作。聖約的詛咒不可避免地臨來,這在十五章1節中顯得更加突出,耶和華說,即使以色列歷史上的偉大先知(特別是摩西和撒母耳)為猶大代禱,連他們也不能說服猶大悔改,也不能阻止耶和華對他們發出神聖的忿怒。代求禱告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它沒能帶來所需要的回應,因此只剩下盟約的詛咒。

這種雙重的發展(警告和審判)並不是猶大獨有的;它是古代世界常見的法律慣例。每當宗主國面對反叛的臣子時,他們就會差派他們的皇家使者去提出盟約訴訟。這種訴訟的提出與前面概述的耶利米預言事工的兩個階段相類似:階段一的警告期,然後是階段二的盟約制裁的執行。在第一階段,如果違約的臣子做出適當的反應,懺悔、改過,並重新承諾遵守條約的條款,那麼聖約的制裁還是可以避免的。如果不這樣做,這將導致訴訟的第二階段,在這個階段,條約的制裁不再能夠避免——它們的執行是不可避免的,而附庸者不能做任何事情來阻礙或阻止它們。

二、新約的預言

然而,因悔改之心而產生的「歸回地業」(廿九14;卅3、18)的應許仍然存在。即使在被擄中,如果猶大人悔改,那麼耶和華就會讓他們回到自己的家園,並賜予他們盟約祝福(四1-2;十五19)。然而,這種歸回是不可能的,因為人心內在的墮落是以色列和猶大犯罪的根本原因。偶像崇拜和背約只是這種更深層次屬靈狀況的症狀(創六5;詩五十一1-2;參看羅三10-18,23)。他們需要的是直接的、神聖的干預,給他們一顆新的、改變的心。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真正悔改他們的罪,憑信心轉向耶和華。換句話說,如果他們的命運要被扭轉,那麼耶和華必須先扭轉他們(耶卅3、13;卅一23,卅二44,卅三26;參四十八47,四十九6、39),因為猶大不能靠自己做到這一點。

這一現實引出了耶利米先知角色的第二個功能。他不僅提起耶和華兩階段的聖約訴訟,而且耶利米還預示著亞伯拉罕之約的祝福——這些祝福在新的約中得到了最充分的實現(卅一31-34)。在這個恩典之約的施行中,以色列和猶大在以前的施行(即摩西之約)中無法表現出的悔改被描述為上帝在他們心中的主權工作。是耶和華通過「醫治他們背道的病」(三22)來提供這種新的悔改之心。人們需要的是一顆「受割禮的心」(四4,九26;參見四14,五23;十一8,十三10),而這正是耶和華賜予他們的(卅一33;卅二39)。

耶利米先知事工的雙重功能——提出摩西之約的訴訟和預示新的約的祝福——不僅概括了耶利米的工作,也概括了整個先知預言的事業。這些先知人物是代表著神聖的造物主君王的使者(代下卅六15-16;參出四15,七1,該一13;瑪三1)。因此,他們有兩個功能。一方面,他們是全能的使者,蒙耶和華呼召來提出摩西之約的訴訟,特別是申命記式的訴訟。以色列的歷史是一個又一個違背聖約的記錄。不僅他們的領袖有罪,而且百姓也有罪。耶和華的耐心在他們幾代人中一直持續著,祂差遣使者帶著祂的神諭呼召他們悔改,以免他們遭受聖約的咒詛。然而,每一種使他們悔改的立約手段都以失敗告終,使以色列人「無法可救」(代下卅六16)。儘管這一起訴的最初階段是呼籲悔改,但它以執行聖約的制裁——被擄而結束。正如北國以色列在主前722年被擄一樣,被擄也成為悖逆的南國猶大的命運。耶利米以極大的熱情傳達了這一信息,並急切地尋求他自己百姓的悔改,但卻失敗了。

同時,耶利米和眾先知們並不只是留下了悲哀和忿怒的話語。他們還被賦予了著名的職責,即成為亞伯拉罕之約祝福的傳令官,耶利米看到了新的約的到來(耶卅一31-34;參見申卅1-14;耶卅二37-41;結十一16-20,卅六24-28)。

一個從悔改到救贖的信息

耶利米·恩特曼(Jeremiah Unterman)在其專著《從悔改到救贖》(From Repentance to Redemption)中的工作有助於發展耶利米先知事工的歷史進程。從他的預言事工開始(主前626-597年),耶利米就執行了預言訴訟的第一階段,即呼召百姓悔改。可悲的是,猶大並沒有把他的信息放在心上。從主前597年到公元前586年,耶利米轉移了他的注意力,從事預言訴訟的第二階段,也就是告知猶大盟約詛咒制裁的不可避免性。最後階段屬於耶路撒冷城和聖殿被毀的時期。在這種徹底的絕望中,先知大膽地宣告了救贖和盼望的信息。這種恢復的盼望仍是基於猶大的悔改之心(耶十五19)。然而,這種悔改現在被理解為一種聖約的祝福(三19ff,廿四7,卅一22、32,卅二37),是由耶和華的割禮工作導致的(申卅6;結十一19,卅六26;參耶卅一33, 卅二39)。通過這顆更新的心,上帝的子民將得到救贖,並獲得「末世」將顯現的新的約的祝福。

補充:耶利米書的新約預言包含以色列在被擄後要歸回應許之地,這是此預言實現的一個必要層面。……此新約應許在隨後的「迷你實現」,本身就表明新約預言的實現必定涉及某種預表性質的因素。以色列在波斯王塞魯士的昭告下,於主前537年歸回巴勒斯坦地,這顯然沒有滿足新約預言要求的一切實現。然而,它象徵性地代表神的子民會按照新約條款而得著復興。

如今,神的子民正在經歷新約條款的更完整實現。神已透過新約的條款來更新猶太人和外邦人的內心,並藉此成立一群新以色列民,這完全是靠著耶穌基督的受死和復活而成就的,祂正是與我們立約的主。……

正如在歸回時期的以色列百姓,盼望新約的應許能達到更完全的實現一樣,如今新約信徒也在盼望新約的最終實現,那時他們的身體將會復活,全地將會得到更新。……

在耶利米說出預言的七十年後,有一小群餘民在歷史上歸回「應許之地」,而這會鼓勵新成立的「神的以色列民」,使他們盼望最終能回到失落的樂園。各國的新約信徒原本都被逐出最初的創造,如今他們可以盼望歸回和得享平安,甚至期盼在新天新地必會出現一塊「應許之地」,並有一群復活的子民安居其中。

摘自:歐帕瑪.羅伯森:《聖約中的基督》p.310~312,改革宗出版社2019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