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們為什麼都應該關注魏司堅(Danny Olinger)

Why Pastors Should Engage Geerhardus Vos

作者:Danny E. Olinger,January 23, 2019

誠之譯自:https://credomag.com/2019/01/why-pastors-should-engage-geerhardus-vos/

在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中葉的認信改革宗和長老會神學家中,很少有人比魏司堅(Geerhardus Vos)更受他們同時代志同道合者的尊敬了。他在他的出生地荷蘭享有很高的聲譽,以至於當魏司堅20多歲時,凱波爾(Abraham Kuyper)為他提供了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的職位,赫爾曼·巴文克(Herman Bavinck)則敦促他到位於坎彭的神學院來。

神學家的神學家

然而,格林(William H. Green)最終把魏司堅招到了普林斯頓神學院,魏司堅在那裏教了39年書。在那裏,根據他的同事華腓德(Benjamin B. Warfield)的說法,「他可能是普林斯頓有史以來最好的釋經學家」。慕理(John Murray)在普林斯頓與魏司堅一起教了一年書,然後到威斯敏斯特神學院任教,他同意華腓德的評價。慕理說:「根據我的判斷,魏司堅博士是我有幸認識的最有洞察力的釋經學家,我相信他是本世紀英語世界中出現的最精闢的釋經學家。」

得知這些來自改革宗神學家的見證後,牧師們紛紛拿起魏司堅的著作,希望能從他的釋經學見解中獲得啟發。很多時候,這些牧師都因為無法理解魏司堅所說的內容而沮喪地放棄了。

傅格森(Sinclair Ferguson)既承認魏司堅出類拔萃的聲譽,也承認他的著作被認為有難度。傅格森稱魏司堅是「卓越的學者」和「神學家的神學家」。他認為,那些堅持讀魏司堅著作的人就是遇上了神學的財富,從聖經中看到了上帝,產生出一種嶄新的、更聖潔的、屬天的生命觀點。但是,傅格森也認識到,魏司堅對一些人來說不是最容易讀懂的。他寫道:「魏司堅的原創著作即使對神學學生來說,也是要求很高的讀物,更不用說對那些沒有受過學術訓練的人了。部分原因是寫作風格上的問題,但主要是他思想的份量和深刻的問題。他把讀者帶到了他們不習慣游泳的聖經神學的川流中。對一些人來說,這水的深度和水流速度是他們難以招架的。」

傅格森沒有詳細說明聖經神學中難以駕馭的河流是什麼,但可以推測它包括魏司堅對聖經末世論結構的強調。根據魏司堅的觀點,聖經教導說「末世論先於救贖論(eschatology precedes soteriology)。這一點在魏司堅的《聖經神學》和《保羅末世論》(Pauline Eschatology)兩本書中得到了明確的闡述。在《聖經神學》中,魏司堅注釋了《創世記》的開頭幾章,認為在伊甸園裏,造物主上帝把一個永恆的、不可改變的關係的遠景放在受造物亞當面前。救贖前的特殊啟示,即上帝在創世記二章16-17節中所講的話——在改革宗神學中被稱為行為之約或生命之約——將此遠景傳達給了亞當。如果亞當沒有犯罪,他就會從未經確認的公義(unconfirmed righteousness)和與上帝間接交流的狀態轉為確認的公義(confirmed righteousness)和與上帝完全交流的狀態。

在《保羅末世論》中,魏司堅通過對《哥林多前書》十五章42-50節的詳細解經,為這種末世論的理解提供了新約聖經支持。魏司堅解釋說,在第42-44a節中,保羅將屬血氣的(natural)、處於罪惡狀態的身體與處於末世狀態的、永久的、榮耀的、強壯的靈性身體進行了對比。在第44b-46節,保羅擴大了對比的一面。他擴大了範圍,包括墮落前的地位,也就是在提到屬血氣的身體時,在創造中建立的事物秩序。

對魏司堅來說,最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保羅改變了對比的條件。魏司堅回答說,保羅有意表明,在上帝的計劃中,從一開始就為一種比我們現存的身體更高等的身體做了準備。從罪的內容來看,是無法得出這個推論的。但是,它可以在創造的世界和末世的世界之間的關聯裏展示出來。第一個亞當預示著第二個亞當(參看羅五14),屬血氣的身體指向靈性的身體。復活就是靈性開始,第二個亞當得高舉,末世時代正式揭幕的時候。那些因著信而與復活的基督聯合的人,因而具有第二個亞當的形象,就能承受上帝的國度。

在兩個亞當的架構下,救贖前的實際情況和救贖的實際情況是統一的。這就產生了一種歷史哲學,在這種哲學中,每一個救贖性的歷史發展都可以相對於起點和終點來解釋。救贖性的特殊啟示,即上帝在創世記三章15節和整個聖經其他部分所說的話——在改革宗神學中被稱為恩典之約——應許要應驗在伊甸園中為人類設定的末世目標。整本舊約聖經中關於應許之彌賽亞的動向,在上帝的指引和默示下,在耶穌基督的到來中完成了它的目標。

要想瞭解基督,就必須把祂當成是圍繞著祂而組織的啟示動向的中心。啟示不是孤立的。啟示解釋了上帝的救贖作為,如基督的道成肉身、贖罪和復活。這種啟示在本質上不是主觀的和個人性的,而是客觀的和團體性的。隨著上帝在救贖歷史中的拯救行動的結束(剩下的就是基督的再來,參見帖前一10),新的啟示也隨之結束。

這些取自聖經本身教導的聖經神學見解,對魏司堅來說是根基性的。這是他的書《耶穌對天國和教會的教導》的基礎。通過祂的一生、受死和復活,耶穌基督引進了上帝的國度。上帝的國度既是現在的也是未來的現實。信徒因信與復活的基督相連,已經體驗到天國的公民身份。藉著基督的復活和聖靈的恩賜,新時代已經進入到信徒的實際經歷中。也就是說,信徒已經被轉移到這樣的一種狀態裏,就是雖然還差一點就達到了永恆的圓滿生命,但可以真正被稱為半末世的生命。

魏司堅牧養的益處

拿起魏司堅書籍的牧師將會受益。但是,正如傅格森所說的,在一個媒體喧囂的世界裏,讀魏司堅的書籍需要集中精力和注意力。它也經常需要別人的幫助。對於那些不熟悉魏司堅的人來說,一個很好的起點是聽Camden Bucey和Lane Tipton在 Reformed Forum上的Vos Group播客,特別是關於「救贖前特別啟示的內容」(The Content of Pre-Redemptive Special Revelation)的第331集。對於那些有興趣詳細分析魏司堅文學作品集的人,我會卑微地向你們推薦新發行的《魏司堅:改革宗聖經神學家,認信的長老會成員》一書。如果想直接從魏司堅的著作入手,他的講道集《恩典與榮耀》(Grace and Glory)以清晰而虔誠的方式傳達了聖經的救贖-歷史信息。魏司堅認為,傳揚復活的基督意味著傳揚一種福音,在這種福音中,所有獨特的元素都與基督有關,並在這些元素的表面上都印有祂的形象和銘文。他說:「上帝是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親。聖靈是基督的靈。在獲得義的過程中,基督是唯一的有效因。在基督裏,信徒蒙揀選,被呼召,被稱義,並將得榮耀。回轉歸主就是與基督同死同復活。整個基督徒的生命,包括根、莖、枝葉和花朵,都是與基督持續不斷的相交」。

這種以基督為中心的焦點就是魏司堅帶給耐心鑽研其著作的牧師的幫助。

Danny E. Olinger

Danny E. Olinger是正信長老會基督教教育委員會的總書記。他擔任正信長老會月刊《新地平線》的編輯,是《魏司堅文集》(A Geerhardus Vos Anthology)和《魏司堅:改革宗聖經神學家,認信的長老會成員》(Geerhardus Vos: Reformed Biblical Theologian, Confessional Presbyterian)一書的作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