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詞條:耶穌基督的家譜(GENEALOGY OF JESUS CHRIST)

耶穌基督的家譜(GENEALOGY OF JESUS CHRIST)
摘自天道《聖經新辭典》



    基督的家譜,在新約有兩次被詳細的提及。第一卷福音書的作者,用模仿創世記的口吻來開始家譜的記錄,指出這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耶穌基督的家譜」。然後,追溯自亞伯拉罕至基督的家系,一共列舉了四十二代(太一1-17)。第三卷福音書的作者,在記載了耶穌的受洗以後,馬上接著說:「耶穌開頭傳道,年紀約有三十歲。依人看來,他是約瑟的兒子。」之後,就由約瑟往上追溯至「亞當,神的兒子」,提到一共超過七十代(路三23-38)。

  我們不必研究由亞當到亞伯拉罕的家譜。馬太福音沒有提到這一段家譜,而路加福音的這段家譜,明顯是源自創五3-32,十一10-26的,可能是參考了代上一1-4、24-27的記錄(但路加是引用七十士譯本的經文的,因為他在路三36沙拉及亞撒法之間加插了該南的名字)。至於由亞伯拉罕至大衛的家譜,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兩份名單基本上是一致的。由猶大至大衛的家譜,是基於代上二4-15的(參:得四18-22)。太一5附加了波阿斯的母親是喇合這句話(所說的大概是耶利哥的喇合)。由大衛至約瑟的家譜,在兩卷福音書的記載就有所分歧了。馬太的家譜,是沿著大衛的兒子所羅門及其以後的猶大君王直至約雅斤(耶哥尼雅)這條線記載的。路加則從大衛由拔示巴所生的另一個兒子拿單開始追溯(代上三5稱拔示巴為拔書亞),而不是沿著王族世系追溯的。馬太記載的約雅斤生了撒拉鐵,撒拉鐵生了所羅巴伯。這兩個人的名字亦見於路加(三27)。然而,除了這簡單的相同之處以外,一直到約瑟,兩份名單都再沒有相同的地方。

  雖然這兩份家譜中有些名字並沒有舊約的根據,但卻極不可能純粹是兩位福音書的作者或他們所參考的資料所杜撰的。可是,假如我們視這些家譜為準確的記載,兩份名單之間的關係卻構成一個難題。兩份名單都以耶穌為大衛的子孫。耶穌是大衛的後裔,這是耶穌傳道時一般人都曉得的(可十47-48),也得到使徒的見證證實(羅一3;因此來七14就假設每個人都知道耶穌屬猶大支派)。兩份名單都沿著約瑟來追溯耶穌所屬的大衛的世系,但是兩卷福音書都清楚指出約瑟只是在法律名義上是耶穌的父親,實際上卻並非耶穌的生父。路加的家譜借著一些附帶的字眼承認這個事實,指出耶穌只不過「依人看來」是約瑟的兒子(路三23)。同樣的,太一16最可靠的抄本也提到約瑟是「馬利亞的丈夫。那稱為基督的耶穌,是由馬利亞所生的」。即使我們採納西乃敍利亞譯本(Sinaitic Syr.)的異文,將太一16讀作「約瑟……生了耶穌……」,但經文下文(18-25節)的記載,也足以否定「生」是「從肉身而生」的意思。而且,無論如何,家譜其他部分的「生」字的意思,可能是指法律上的承繼多於實際上的父子關係的。馬太的家譜大概是想將耶穌的家系追溯至大衛的王朝,縱然有些時候王位的承襲權並不是直接由父親傳到兒子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能會預期路加有相反的做法,以為他會嘗試將耶穌肉身的家系記錄下來。於是,好幾位解經家都認為,路加的家譜,實際上是從耶穌的母親馬利亞追溯耶穌的家系;雖然路加沒有明顯的表達出這一點。從路一32加百列所說的一句話中,我們大可以推斷說,馬利亞是大衛的後裔。在另一方面,加百列的話也可以用第27節提到的「大衛家的一個人,名叫約瑟」這句話來解釋,加上第36節提及馬利亞是以利沙伯的親戚,而以利沙伯又是「亞倫的後人」(5節)。我們是不應該從他勒目的資料來找證據的。雖然他勒目提到一個米利暗(TJ Hagigah 77d),指她是以利的女兒(參:路三23,希里),可是,這個米利暗與耶穌的母親是不相干的。無論如何,如果路加記家譜時,是要從馬利亞往上追溯耶穌的家系,卻不清楚說明本意,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更有可能的是兩份家譜都企圖從約瑟追溯基督的家譜。如果太一15裏約瑟的祖父馬但(Matthan)即路三24的瑪塔(Matthat),那麼我們就「只需要假設雅各〔馬太福音所記載的約瑟的父親〕在還沒有孩子時就去世了,由他的侄兒,即他兄弟希里的兒子〔路加福音稱他為約瑟的父親〕成為他的承繼人」(J. G. Machen,The Virgin Birth of Christ, 1932,頁208)。至於從約瑟家系來追溯耶穌的家譜,實在是合乎情理的。「約瑟是大衛的承繼人,而孩童耶穌,雖然不是從他而出,但卻實在是生於『他的名分』之下」(同上,頁187)。阿弗里坎努斯(Julius Africanus,主後約230)曾經提過一件更複雜的事,牽涉到娶亡兄的寡婦為妻的事件。這段記載,是根據傳統的記錄而寫的,而且聲明記錄是由耶穌的家庭保存下來的(Eus., EH 1.7)。

  路三31記載耶穌是拿單的後代,這驟眼看來並沒有甚麼重要性。可是,如果亞十二12的拿單是大衛的兒子拿單,那麼,他的家族在以色列必定擁有特殊的地位,這麼一來,路加的記載就特別有意思了。

  路加的家譜,在大衛至被擄巴比倫的期間列舉了二十或廿一代,而在被擄至耶穌的期間又列出二十至廿一代。可是,馬太的家譜在以上提到的每一段時期都只列舉了十四代的人名。不過,馬太的名單顯然刪去了大衛至被擄之間的幾代的名字,而在被擄至耶穌的期間,也大概刪掉了其他人的名字。路三27的「利撒」,原本可能不是一個人的名字,而是亞蘭文的 re^s%a^ (即「王子」),是所羅巴伯的稱號(如果是這樣,路加的家譜論到被擄後的一部分,可能是來自一份亞蘭文文獻的)。

  馬太和路加兩份家譜的主要目的,是要確立耶穌是大衛的子孫的宣稱,大概更是要強調祂是與人類休戚相關的。祂與從前所有的先祖,也有密切的關係。基督及新約,是與舊約時代緊密連系的。馬吉安(Marcion)就是看准了這一點,才將路加的家譜從他的路加版本刪掉,因為他企圖將基督教與舊約的關係完全切斷。

  書目:J. G. Machen, The Virgin Birth of Christ2, 1932,頁173起,203起;M. D. Johnson, The Purpose of the Biblical Genealogies, 1969; N. Hillyer, NIDNTT 3,頁653-60。

F.F.B.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