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23 馬可福音 11:1~19 (2.4.23)

Study 23 Mark 11:1~19 (2.4.23)

研經題目:

1. 32~34、45各節。耶穌在這裏說到祂受苦的哪些方面,是祂先前所沒有說到的呢?比較九31。祂為什麼繼續強調這個題目呢?祂的門徒為什麼驚惶害怕呢?我們應當怎樣呢?

2. 你以為雅各和約翰之要求的背後有什麼動機呢?耶穌對他們的答覆是什麼意思呢?我們自己的人生目標是否也表現出同樣的靈性的膚淺呢?支配基督徒真正偉大的原則是什麼呢?

3. 使巴底買重見光明的先後步驟是什麼?當我們想幫助那些靈性盲目的人到基督面前去時,我們從這件事能學到什麼可以指導並鼓勵我們呢?

注:

38節。「洗(禮)」和「杯」這些名詞,在聖經上有時是用作象徵,表示所要受的苦。在這段經文中,他們是有力的令人想起跟從基督所要付的代價。比較路十二50;可十四36。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11:1~15:47 耶路撒冷:新聖殿,新的約,和新逾越節。馬可福音的第三部分,也是最後一部分,當耶穌來到耶路撒冷,特別是聖殿時,各項主題彙聚在一起,達到了高潮(見“上帝之城”和“聖殿”)。一方面,為了與上帝在耶穌受洗(1:11)和變像(9:7)時發表的詩篇第二篇的聲明保持一致,眾人加入了巴底買的認信,正確地認定耶穌是以色列的大衛彌賽亞,來潔淨耶路撒冷城(見1:11的注釋)。但耶穌也是主(1:2-3),具有神聖權威的人子和安息日的主(見2:10、28; 9:3的注釋),在祂身上,上帝的同在回到了祂的聖殿,正如以賽亞和瑪拉基所應許的那樣(參考1:2-3)。由於猶太當局拒絕他,在以賽亞的願景中,本應帶來輝煌恢復的(例如,賽60~62章;參見可11:4-10;參見10:32的注釋),但正如瑪拉基所警告的(瑪4:6b),卻變成了行動式的審判(11:12~12:12,12:38-40;15:38)和毀滅的預言(13章)。然而,按照以賽亞對受苦僕人的預言,上帝使用耶穌在猶太人和外邦人手中無辜和順從的死亡(14:23-47),開啟了一個新的逾越節,凡相信祂的人都將從罪惡和死亡中得到救贖(14:12-28;參考10:45)。(BTSB)

11:1~13:37 進入耶路撒冷並施行審判。耶穌榮耀地進入耶路撒冷,祂潔淨聖殿,也滿有權柄地教導反對祂的人和門徒。

11:1~13:37 主回到祂的聖殿。本節的重點是聖殿,它作為上帝與以色列立約的標誌,體現了這個國家的身份(出19:5,29:45-46,33:14-15;利26:12)。正如馬可福音的開篇所預料的那樣(見1:2-3的注釋),耶穌,聖殿的主(瑪3:1),在以色列荒涼的聖殿(11:12-21)裏面對以色列叛逆的領袖(參見3:22-29,7:1-13)。由於沒有對約翰的佈道作出反應,不知悔改的當局拒絕歡迎耶穌,因此他們和他們的聖殿註定要傾頹(13:1-37)。這個順序反映了古代王室成員在前往城市的主要聖殿獻祭之前受到熱烈歡迎的做法,以表示他們的權威(參見詩24、118篇)。鑒於耶穌的神性和彌賽亞身份,當局的致命敵意明顯標誌著他們是叛徒。(BTSB)

11:1-11 耶穌榮入耶路撒冷。耶穌騎著驢駒榮耀地進入耶路撒冷,被視為以色列得勝的彌賽亞,獲得群眾的歡呼喝彩。

11:1-11 耶穌作為君王來到耶路撒冷。眾人歡迎耶穌成為他們的彌賽亞,但他們沒有料到祂成為彌賽亞的方式與他們所設想的完全不同。同時,馬可的讀者知道,耶穌也是作為耶和華而來的,是以色列神聖的君王(見1:2-3注)。(BTSB)

11:1 耶穌和朝聖者前往伯法其和伯大尼。耶穌經由橄欖山(見13:3注)和汲淪溪進入耶路撒冷(見1570頁地圖)。

耶穌時代的耶路撒冷(1570頁地圖)

到了耶穌的時代,耶路撒冷已經由一個普通的軍事要塞,發展成一座世界級的城市。那裏有一座新修的建好的聖殿,幾乎可以與古代世界的任何殿宇媲美。基訓泉為公共水池提供了水源,有兩條引水道將離城11公里遠的水引到城裏。在耶路撒冷以東有橄欖山。伯法其和伯大尼這兩個小鎮,就坐落在橄欖山的東坡;另見1530-1531頁插圖“耶穌時代的耶路撒冷”。

11:2 一匹驢駒栓在那裏,太21:2還提到有一匹驢與那驢駒在一處,但馬可只提到最重要的驢駒,因為耶穌要騎它。

11:7 耶穌騎著驢,應驗了亞9:9關於彌賽亞的預言;太21:4-5注;約12:15注。

11:8 關於衣服樹枝的含義,見王下9:12-13,見太21:8注;約12:13注。

11:9 和散那是希伯來文,意為“拯救!”或“求你拯救!”(見詩118:25)。在這節經文中,“和散那”特指慶賀耶穌為政治上的、大衛王朝的彌賽亞(參撒下7:14;賽9:1-21,11:1-16;耶23:1-8)。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出自詩118:25-26,是為即將來臨的彌賽亞國度所作的祝福禱告(但見太23:39注;路13:35注)。耶穌進入耶路撒冷的事件發生在逾越節周的開始,使人想起猶太人從埃及的奴役中得釋放(見14:17注;約2:13注)。這些朝聖者期待的是,彌賽亞使他們從羅馬政府的壓迫中得釋放。門徒的聲稱最終是正確的,然而現在要戰勝的不是羅馬帝國,而是撒但、罪惡和死亡。有一天,對抗公義的一切仇敵都會看見彌賽亞的權柄。這是本書中僅有的一次,耶穌的彌賽亞身份與門徒和百姓對彌賽亞的期望,兩者之間沒有出現明顯的對立(參2:8-10,8:27-31,10:45)。為了應驗亞9:9的預言,耶穌默許這短暫的慶賀,但祂確知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礙上帝所命定的事情成就,就是彌賽亞為百姓捨命。

11:11 耶穌在聖殿範圍內,周圍看了各樣物件(《和修》“看了周圍的一切”),祂的態度不像一個朝聖者,而是作為那至高無上的上帝,祂“必忽然進入祂的殿”(瑪3:1)。祂在這個猶太人宗教生活的中心地區四處察看,看它是否達到建造的目的,即引導百姓真誠地敬拜上帝。這一周,耶穌與十二門徒住在離耶路撒冷城不遠的伯大尼,很可能與他們的朋友拉撒路、馬利亞和馬大在一起(參約12:2-3)。

11:12~12:44 耶穌審判宗教領袖。耶穌接受百姓的歡呼、慶賀祂為王之後,祂的第一個行動是,藉著詛咒無花果樹和潔淨聖殿對耶路撒冷進行象徵性的審判。這些行動凸顯了耶穌對真心敬拜上帝的熱忱。與宗教領袖辯論的時候,耶穌的教訓是大膽和帶著權柄的;在這之前(11:20-25)和之後(12:38-44),耶穌都對門徒進行教導。

11:12~12:44 聖殿的主與聖殿當局對峙。耶穌宣告對聖殿的審判(11:13-14;見11:13、14、20的注釋),並清理了聖殿(11:15-26)。這導致耶穌和聖殿當局之間的對抗升級(11:27~12:44),最後由耶穌宣告聖殿即將被毀(13章)。(BTSB)

11:12-26 耶穌詛咒無花果樹,清理聖殿的外院。耶穌死前的最後一件大事,對無花果樹令人不安的咒詛與祂歡欣鼓舞受到歡迎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耶穌在聖殿的行動的兩端,這個以行動表演出來的比喻(見4:35~5:43注釋)說明了“潔淨”聖殿的真正意義(見第15-17節)。(BTSB)

11:12-21 在這段經文中,馬可所編排的敍事方式(無花果樹、潔淨聖殿、無花果樹),說明了潔淨聖殿和詛咒無花果樹是有關聯的。

11:13-14 竟找不著什麼,不過有葉子,無花果樹的果子與葉子幾乎是同時(或稍晚一點)長出。既然樹上長滿了茂密的葉子,那就表明這棵樹應該已經結果子了(出現綠色的無花果)。在這裏,耶穌詛咒無花果樹具有象徵意義,就是指出所有人的虛偽:他們看似正在結果子,但實際上沒有。這裏是特別針對以色列來說的,因為在《舊約》中,無花果樹通常用來象徵以色列國和它在上帝面前的身份(如:耶8:13;何9:10、16;珥1:7)。這裏對無花果樹的詛咒,表明上帝對“不結果子的”猶太人的審判(參可7:6)。這些猶太人背棄上帝,去依靠空洞的宗教儀式和律法主義(參何9:10-17)。這是一個生動的比喻,表示耶穌在猶太民族和他們的宗教行為中尋找敬拜、祈禱和公義的真實果子,卻尋不著。

11:15-17 耶穌進入聖殿,耶穌作為聖殿的主而來,為要潔淨聖殿(瑪3:1-4;另見太21:12-17注,21:12注)。在橄欖山上和聖殿區域內,擺放著桌子,供朝聖者將他們各自的貨幣兌換為年度殿稅用的錢幣(半舍客勒;出30:13-16),用以購買鴿子、羔羊、油、鹽等,供各樣的贖罪祭和感謝祭之用(利1:14,5:7、11,12:8,14:22、30)。這樣的商業活動使禱告的殿變成了賊窩(耶7:11);外院的外邦人尤其受到這種聖殿貿易的妨礙。耶穌的行動,目的是要恢復聖殿的功能(雖然只是暫時的),讓它可以用作萬國禱告的殿(賽56:7)。

11:18 荒謬的是,支持聖殿貿易的竟然是祭司長文士,他們極力要除滅潔淨聖殿的那位(3:6,15:31-32),卻不去潔淨他們自己。他們這樣做是因為害怕耶穌得了民心,害怕自己喪失在社會、經濟和政治方面的權力,以及害怕群眾的暴亂(如此一來,羅馬政府必會介入)。這些猶太領袖看得沒錯,耶穌的行動是要挑戰他們在聖殿中的權威。這個聖殿是世界上最神聖的地方。

11:19 耶穌定期地從公開的傳道工作中退下來靜修,正如祂在加利利時那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