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15 士師記 17 & 18 (2.5.20)

Study 15 Judges 17 & 18 (2.5.20)

研經題目:

這兩章中的故事,是屬於士師時代後期,由於非利士人的壓迫,並侵入但支派的領土,致使它往北遷移。所以這個故事與參孫時代有著一般的聯繫。支派聯盟已不再行使職權了,米迦對於但人所加於他的損害也無從上訴。這故事顯示出真宗教信仰的衰落和當時的人無法無天的情形。

1. 你會怎樣描述米迦和但人的宗教信仰呢?他們在什麼地方缺乏了真宗教信仰呢?

2. 利未人被視為是與神有特別關係的人。這個利未人給你留下什麼印象呢?他在哪幾方面做得不稱職呢?比較賽六十一8上;耶廿三11;約壹二4~6。

注:

1. 十七7。「是猶大族的」:這話是指伯利恆那個地方,而不是指那個利未人,他不過是在猶大的一個「寄居者」。在西布倫地另外還有一個伯利恆。比較書十九15。

2. 十八30。「革舜的兒子」:這詞句只是指後裔,而非實際上的父子關係。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17:1~21:25 以色列嚴重背道。《士師記》的結局分為兩段(17~18章和19~21章),下面的句子最能說明這幾章的特徵:“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17:6,18:1,19:1,21:25)和 “各人任意而行”(17:6,21:25;直譯作:各人都行自己看為對的事,見新譯本)。如果第2~16章描述的是以色列的外患,第17~21章描述的就是內憂,威脅到全以色列的宗教敬拜和支派合一。這段經文記載的是本書最污穢,最悲慘的故事,表明以色列人的背道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本書的主題思想是:如果有一位敬虔的君王來帶領以色列(申17:18-20),情況就會很不一樣。

17:1~18:31 宗教敗壞。這是本書的第一個總結段落(參17:1~21:25注),描述米迦設立個人神堂,還特別請了一個祭司來專職供奉。後來,但族在遷移過程中帶走了米迦的祭司、以弗得和各種神像。

17:1-6 一個家庭的宗教敗壞。這段經文描述一個在家中偷竊的兒子和對此事異常縱容的母親,可見他們已經一同背道。

17:3-4 雕刻一個像,十誡中提到這樣的像(出20:4),一般用木頭雕刻而成,或者從石頭中鑿出來,但有時也用模子做出來(參賽40:19,44:10)。鑄成一個像,參王下17:16。米迦的母親同意他製作這個像,顯示上帝的百姓有時會把真正的敬拜和上帝不喜悅的方式混在一起,這也是以色列人沒有敬虔領袖的另一個後果。米迦的屋是複合結構的,由許多個房間組成,可接待旅客或親戚(參18:2)。在艾城和拉當納遺址的考古挖掘中,發現了結構類似的房屋,帶有兩間以上的偏房。

17:5 神堂的希伯來原文字面意思是 “上帝的殿” ,私設神堂是對敬拜上帝的真聖所的歪曲(參18:31在示羅的 “上帝的殿”)。此外,米迦還製造以弗得(參8:27)和各種家中的神像(參創31:19)。後來,這些行為都被譴責為拜偶像的罪(撒上15:23)。米迦讓自己的一個兒子做私人祭司,這進一步違犯摩西律法,因為祭司職分不能私用,而是服事大眾的;而且他不是亞倫的後裔(祭司必須出於這個家族),甚至連利未人都不是(參出28:1,40:12-15;民16:39-40,17:8)。

17:6 以色列中沒有王,見 “導論:寫作目的、緣起和背景”(參18:1,19:1,21:25)。任意(《和修》“自己眼中看為對的” ,參21:25),這句話是作者對以色列人背道的總結,百姓隨意做自己喜歡的事,甚至是上帝看為錯的事(參14:3)。

17:7-13 一個利未人在宗教上的腐敗。米迦遇見一個利未人,就用優厚的工資和穩妥的住房誘使他做自己家中的祭司。

17:9 伯利恒……利未人,這個利未人一直寄居在猶大地。利未支派沒有地業,但擁有48座城,分佈在其他支派的地業內(書21章),但伯利恒不是利未支派的城。這個利未人沒想到自己能住在以法蓮人米迦的家中,因此就很高興地代替了米迦的兒子,擔任他家的私人祭司(17:10-11,見17:5注)。

18:1-31 一個支派在宗教上的腐敗。但支派中有一群詭詐的人,用更大的名和利來引誘這個利未人(見17:9注)作他們支派的祭司,他便答應了。現在,整個支派就像先前的米迦全家一樣犯罪。

18:1 以色列中沒有王,見 “導論:寫作目的、緣起和背景”(參17:6,19:1,21:25)。……仍是尋地居住,但支派沒能攻下分給他們的土地(1:34-35),所以一直無法安居在先前分配的地界內(書19:40-47)。

18:2-4 瑣拉……以實陶,這兩座城邑位於猶大低地,在耶路撒冷以西約24公里。但族人為要去窺探那地,就派人去米迦的家,在那裏住宿,這使人想起書2:1中探子住在喇合家的情形。

18:5-6 他們求問所行的道路,通達不通達,這樣的表達類似《約書亞記》中的話,其中的 “亨通”(書1:8)是來自遵從上帝的話。17~21章所用的語氣極其負面,並且從這些人日後所做的事(18:30)來看,他們不太可能認真地想要求問上帝。祭司的回答模棱兩可:在耶和華面前的,但族人將來要做的事是上帝所鑒察的,但並不意味著是上帝所喜悅的。

18:7 拉億於加利利海北面約40公里處,但族人從瑣拉、以實陶遷移到拉億要走約160公里。拉億被改名為但(29節,見20:1-2注)。後來,耶羅波安的兩隻金牛犢之一就安設在這裏(王上12:29-30)。在整個羅馬時期,這地一直有人居住。

18:12 基列耶琳是基遍人的一座大城(書9:17),位於耶路撒冷西北約13公里處,但其具體位置一直有爭議。

18:14-20 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並雕刻的像與鑄成的像(14節),米迦收集的異教物品數量相當可觀(參17:3-5),但族人看見後不但不加以譴責,反而將這些異教物品占為己有。為父、為祭司(19節),但族人向這個利未人所說的話,和米迦從前說的話一樣(17:10)。但族人願意給這個利未人更多的金錢和更大的名譽,他便欣然接受了邀請,這進一步揭示了當時的以色列人已經嚴重背道。但支派擄掠其他支派(18:18、21),應驗了雅各的預言,但支派要像虺蛇一樣與他人為敵(創49:17)。

18:21 但族人逃跑時,把偷來的東西都放在前頭,並派遣精兵斷後,免得被米迦及其鄰居追上時,東西再被奪回去。

18:30-31 這兩節經文第一次披露這個利未人的名字(約拿單)和他的家世,他的出身告訴我們,連摩西家也開始背道了。那地遭擄掠,可能是指但族人被巴比倫擄掠(主前587年),或是住在北方的但族在主前722年被亞述擄掠,或在更早的時候但族受亞述人管轄。無論是哪一種情況,都表明這位但族的祭司及其後裔,一直做但支派的祭司達幾百年之久,一直到被擄的時候。示羅約在主前1050年,即士師時期的最後階段被毀(參詩78:60;耶7:12、14,26:6)。

19:1~21:24 道德墮落、社會敗壞。這是本書的第二個總結性段落(參17:1~21:25注),記述一個利未人的妾在基比亞遭遇令人髮指的慘事及其餘波。這件事和創19章中羅得一家在所多瑪被襲的事很相似,基比亞看來和所多瑪一樣墮落(參創13:13;申32:32;賽1:10,3:9)。這段經文與前段(17~18章)都是以利未人為主角(17:7,19:1)。前段經文記載,一個來自伯利恒的利未人去到以法蓮的山地;這段經文記載,一個從以法蓮山地來的利未人,去伯利恒接自己的妾。可怕的事情一樁接著一樁發生,似乎沒有止境,百姓的不忠已敲響了毀滅的鐘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