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5  撒母耳記上 4:1(b)~22 (2.6.7)

Study 5  1 Samuel 4:1(b)~22 (2.6.7)

研經題目:

1. 試想像這些事件對於以色列是何等沉重的打擊。對第三節中「為何」之疑問的正確答案是什麼呢?

2. 約櫃乃是耶和華的「榮耀」或顯現的同在之有形的象徵(參21、22節)。那麼,為什麼以色列人使用它卻證明毫無效用呢?今日的基督徒在哪些方面會犯同樣的錯誤呢?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4:1~7:2 接下來三章中斷了關於撒母耳的敍事,撒母耳將在撒上7章重新出現,成為以色列的新領袖。第4章報告了神對以利家的審判的實現。第5~6章集中在被非利士人擄去的約櫃上。(FSB)

4:1~7:1 上帝的約櫃。約櫃是上帝的同在和權能的具體象徵,之前一直放在示羅的聖所裏,現在它是這段歷史的核心。以色列人慘敗在非利士人手上之後,眾長老意識到他們潰敗是上帝的作為,卻沒有想過要弄清楚自己到底犯了什麼罪,反而自作主張,把約櫃帶到戰場上,以為這樣就可以克敵制勝。這幾乎是等於脅迫上帝按他們的的意願行事。但約拒不是護身符,以色列再次戰敗,約櫃被非利士人擄去,以利和他兒子也都死了。以利的後裔遷移到挪伯(21:1-9,22:6-23),示羅大概也在此後不久被毀。然而,上帝不會讓仇敵自以為勝過了祂。非利士人擄走約櫃後,在這七個月期間,無論約櫃放在哪裏,哪裏就有災病和各樣攪擾。他們終於不得不放棄約櫃,送還給以色列人,同時送上金子作為賠罪的禮物。此後,約櫃一直放在基列耶琳,直到大衛把它運回耶路撒冷(撒下6章)。撒母耳沒有出現在這段歷史中(到7:3才再度出現)。這表明這些事件發生的時候,撒母耳還沒有長大。出現在《士師記》和《撒母耳記》中的非利士人原是 “海上民族”,他們大約在主前1200年,從愛琴海對岸遷移到巴勒斯坦南部的沿海平原,在這裏定居下來,逐漸建立起一些城邦,並結成聯盟。(《創世記》提到的非利士人,則在更早的時候從愛琴海對岸遷來。)他們到來以後不久,就採用了迦南人的語言和專有名詞,接受了他們的宗教信仰(見5:2注,31:10注)。他們擅長制陶和冶金(13:20)。

4:1-22 約櫃被擄。以色列人被非利士人打敗以後,想利用約櫃確保勝利;不料再次被非利士人打敗,導致以利的兩個兒子被殺,約櫃被擄。以利聽到噩耗後,也突然身亡。《聖經》其他經文也對這些事件進行了反思,參詩78:58-66;耶7:8-15。

4:1 非利士人首次在《撒母耳記》中出現。亞弗位於非利士平原北部,在特拉維夫東面13公里處,緊鄰以法蓮山地西面。發源於附近山地的希洛河從以法蓮的中央穿過。以便以謝的具體位置不詳,大概位於從亞弗再往東3.2公里的地方。非利士人有意把他們轄管的區域向北擴張。

非利士人很可能是海上民族中的一員,他們似乎是從地中海的各個地方遷徙到巴勒斯坦的沿海地區(見民24:24;耶47:4;摩9:7)。他們似乎是與以色列人同時到達的(約主前1200年)。他們戰力兇猛,打敗了赫人、烏加里特和亞穆魯王國,以及埃及人和以色列人。到了撒母耳的敍事的時代,非利士人已經在沿海幾個城市稱霸,他們正試圖向東推進,征服以色列人的領土。(FSB)

4:3-4 從示羅,約櫃放在示羅 “耶和華殿”(3:3)裏;關於約櫃的細節,參出25:10-22,37:1-9。上帝吩咐摩西把法版或 “見證” 放入約櫃(出25:16;申10:5;參王上8:9)。坐在,約櫃是上帝與人同在的可見標記,但祂真正的寶座卻是高高在上,高過諸天。然而,約櫃不僅僅是一個標記,還是上帝真實地臨在於祂百姓中間的中心(出25:22說:“我要在那裏與你相會,又要從法櫃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間,和你說……”。參民7:89;另參出29:42-43,30:6、36,37:1-9,40:34-38;利16:2;民17:4)。約櫃是上帝同在的可見標記這種觀念,使約櫃有了特別重要的軍事意義,在民10:33-36和書3~4、6章中可以看出這一點。它表明上帝與以色列同在,為以色列爭戰,因而可以確保戰爭勝利。在這段敍事中,長老的做法背後肯定也是基於這種觀念。他們或許以為上帝之所以擊打他們,是因為他們輕忽約櫃,不信靠約櫃;又或許,他們以為只要像施法術一般使用約櫃,它就可以行出神蹟來。他們固執地以為約櫃必帶來勝利,甚至連這段歷史都沒能消除這個觀念。基路伯,在古代近東,基路伯經常以複合形象出現,同時具有動物和人的特徵。關於萬軍之耶和華這個短語,見1:3注;參1451頁表。我們不如將耶和華的約櫃,從示羅抬到我們這裏來,好在我們中間……《和修》“……這裏來,好讓祂來到我們中間……”),希伯來原文或許也是 “耶和華就會來到” 的意思,無論如何,以色列的長老是把上帝當作物品來對待。作者說 “抬”(原文直譯:帶),大概是想指出,百姓沒有恭敬地對待這件聖物,只把它當作取勝的工具。可以肯定的是,這些與上帝立約的百姓已經喪失了對上帝聖潔同在的畏懼。他們從那裏將……約櫃抬來,這裏所用動詞的字面意思是 “帶來”(希伯來原文nasa’);用杠 “抬” 約櫃才是正確的做法(出25:14);另見撒下6:13,參撒下6:3,在這兩處經文中,“抬” 的希伯來原文字面意為 “使之乘坐”(希伯來原文rakab)。何弗尼、非尼哈(參2:12-17、27-36)也與約櫃回來,這表明他們支持這個行動。然而,以利似乎對此做法心存疑慮(4:13)。

4:3 以色列的長老在以色列的歷史中一直存在,這是一群年長的支派首領,負責重要的決策。從在埃及地寄居,一直到新約時代,《聖經》都一再提到他們(如:出3:16;民11:16;書24:31;王上20:7;拉5:5;太16:21;徒22:5)。其他民族也有長老(民22:7)。各個城邑由長老治理(如:申19:12;撒上11:3,16:4;王上21:8)。在《撒母耳記》中,以色列的長老在選立君王的過程中起了重要作用:他們求撒母耳為他們立一位王(8:4);掃羅也重視長老的意見(15:30);掃羅死後,長老是選立新王的首領(撒下3:17,5:3);押沙龍造反的時候,他們竟作了他的謀士(撒下17:4)。

4:5 大聲歡呼,有了約櫃在他們中間,以色列人心裏踏實了。但故事接下來的發展,表明他們沒有以信心和順服來到上帝面前。

4:6 在《撒母耳記》中,希伯來人通常是非利士人對以色列人的稱呼(14:11,29:3)。這個名稱顯然是從希伯這個名字派生而來(創10:21-25)。根據《聖經》傳統, “希伯來人” 是對民族的稱謂(見創14:13),而 “以色列”、“以色列人”、“以色列的子孫” 等則是一個宗教兼政治意義上的稱謂,兩者含義不同。

4:7-8 ……這些神,這兩處的希伯來原文都是’elohim,是’eloah(“神”)的複數形式。EIohim經常用來指以色列的上帝(如:創1:1);複數形式是用來表達上帝的威榮,但與這個詞連用的動詞通常都是單數形式。在第7節,非利士人以為約櫃是一位神(單數名詞)來到以色列人中間:在第8節,他們談到 “擊打” 這個動詞時,用了複數形式。作者似乎在嘲弄他們不認識以色列的獨一上帝。出7~12章記載了上帝如何 “用各樣災殃擊打埃及人”。在曠野……擊打埃及人,這種說法或許反映出非利士人的無知,把以色列人在曠野漂流期間所經歷事件的先後順序搞亂了。

4:10 以色列人敗了,考慮到第3節的記載,我們不要以為非利士人是憑他們自己的能力打敗以色列人。各向各家奔逃,希伯來原文的字面意思是 “各向自己的帳棚奔逃”,這是遣散軍隊的通俗說法,或者是出於決策(士20:8;撒上13:2;撒下20:1、22;王上12:16),或者是由於戰敗(撒下18:17,19:8;代下25:22)。

4:12 報信的人逃跑,他跑了近35公里。在《舊約》中,撕裂衣服通常也伴隨著頭蒙灰塵的動作,是悲傷或驚恐的正常反應(如:撒下1:2、11,3:31,13:19、31,15:32;伯2:12)。

4:13 以利坐在城門旁(18節),觀望著大路。但報信的人進來時,他卻沒有看到。大概是城中的百姓把報信的人帶到以利面前,當面告訴他消息。

4:17 你的兩個兒……也都死了,以利曾被告知,這是他家敗亡的先兆(2:34),但他似乎更關心約櫃的下落。

4:19 曲身的希伯來原文字面意為 “蹲伏”,就是生孩子的姿勢。或許是因震驚而早產。

4:21-22 非尼哈的妻子也像以利一樣,似乎關心約櫃多於自己的丈夫。以迦博的希伯來文意思是 “榮耀在哪裏?” 她是為失去上帝同在的以色列而哀哭。離開(希伯來原文galah)並不僅僅意味著 “離去”,也意味著 “放逐”。在第5章我們可以看到,上帝要在非利士之地彰顯祂的榮耀,但非尼哈的妻子當時還不知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