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6  撒母耳記上l 5:1~7:2 (2.6.8)

Study 6  1 Samuel 5:1~7:2 (2.6.8)

1. 請對照耶十1~16來閱讀五1~5的故事。請將偶像與萬軍之耶和華作一對比。這種證據應當怎樣影響我們敬畏的心和我們的信心呢?

2. 因為耶和華的約櫃與祂的律法相連(比較申卅一9),它也與審判相連——正如在這一段經文中所說的。為什麼這樣可怕的刑罰臨到伯示麥人?結果怎樣呢?比較出十九21;來十二28、29;並參考下面的注2。

注:

1. 五6、12;六4、5。痔瘡(應作腫瘤)和老鼠相提並論,暗示已經發生了黑死病(鼠疫)。

2. 六19。按神的吩咐,約櫃不在至聖所時,必須將它嚴密遮掩起來。比較民四5、6、15、20。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5:1-12 約櫃在非利士。非利士人打了勝仗,以為是他們的神明大袞比以色列的上帝更有能力,於是將約櫃帶到大袞的廟裏,以供奉他們的神明。但上帝將顯明祂的能力勝過大袞。

5:1 非利士有五座大城,分別是亞實突、迦薩、亞實基倫、迦特和以革倫(見6:17),亞實突和以革倫是其中最北面的兩座城。亞實突臨近海岸線,位於重要的 “沿海的路” 上,在亞弗南面約48公里(見本頁地圖)。

撒上3~7章中約櫃的轉移(397頁地圖)

以色列軍隊在以便以謝被非利士人擊敗後,為求得勝就把約櫃從示羅抬到軍營中。但是以色列人又被打敗,約櫃也被非利士人擄走。約櫃每次被帶到一個非利士城鎮,當地居民就患上可怕的痔瘡,於是他們又把約櫃送到別的城鎮。最後,非利士人在伯示麥把約櫃還給以色列人。以色列人把約櫃從伯示麥運到基列耶琳,約櫃在那裏停放了20年。

5:2 大袞是青銅器時代早期,在美索不達米亞和北方敍利亞諸城如埃卜拉、馬里、埃馬爾和烏加列的神明。非利士人進入迦南之後,顯然把它奉為主神(士16:23;代上10:10)。曾經有人認為 “大袞” 這個名字的希伯來文意思是 “魚”,但這種看法已不再為人接受了。最近有人提出這個名字源於意為 “穀物” 的詞語,但不能確定。在古代近東的戰役中,擄走敵方的神明是常見的做法,例如在亞述王室碑文等文獻中常有提及。一方的神明若被對方擄走,就意味著這一方全面潰敗。

5:3 第二天早上,人們發現大袞仆倒在耶和華的約櫃前,擺出了表示降服的姿勢。這變成了一場神明之戰,大袞無法保護自己和那些拜他的人逃脫上帝之手(6節)。

5:5 廟的門檻將聖俗兩個區域分開,所以特別受人尊重。門框也是同樣的意思,作為進入家的標誌,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如:出12:7,21:6;申6:9)。作者特別指出,非利士人直到今日仍然記得他們的神明曾經蒙羞受辱。在迦薩,當地人們始終不忘這段屈辱史,一直到主後1世紀。

5:6 人們患上痔瘡,當地又反常出現大量老鼠(6:5),大多數解經家據此認為當時爆發了黑死病,但5:12沒有提到老鼠,見6:4注。

5:8 這五位(6:4、16)首領分別統管當時非利士的五座大城(非利士五城,見6:17)。歌利亞(17:4)和亞吉(21:10,27:2)都來自迦特,以太和六百名迦特人(撒下15:18-19)都是來自那裏。迦特應該是今天的特艾茲采菲,位於亞實突東面約19公里,以革倫南面8公里(5:10),在猶太山地的山腳。

5:10 以革倫也是非利士五城之一,很可能是今天的特以革倫,位於耶路撒冷西面35公里,在非利士和猶大之間的西部邊境上。擄到約櫃的非利士人驚慌地把約櫃從這城抬到那城,像是凱旋巡遊的滑稽鬧劇。考古學家發現並發掘了以革倫,在一個類似神廟的地方發現一篇屬於主前7世紀早期的紀念碑文,上面刻著向女神的禱文,求她保佑以革倫的統治者亞吉,賜他長壽並祝福他的疆土。

5:11 因驚慌而死(《和修》“死亡的恐懼”),指出了致死的原因。

6:1~7:1 送回約櫃。非利士人打算把約櫃送回以色列境內,想要看看他們所遭受的災禍是否確實來自以色列的上帝。

6:1~7:2 在上帝給非利士人造成某種“痔瘡”並攻擊他們的神明之後,他們決定將約櫃送回以色列,同時向耶和華獻上贖愆祭。(FSB)

6:2 非利士人無奈地承認自己的失敗,他們找來祭司和占卜的,商量怎樣將約櫃回去。

6:3 賠罪的禮物的希伯來原文直譯是贖愆祭(見利5:14-17的描述),非利士人並沒有這種祭,但古代近東人都明白何謂濫用或褻瀆聖物或聖地。所以非利士人認為,他們目前的困境是因為上帝 “的手重重攻擊”(5:11)他們,因為他們褻瀆了神聖的約櫃,他們應當為上帝的約櫃獻上一些賠罪的祭物。

6:4 五個金痔瘡,五個金老鼠(《和修》“五個金痔瘡和五個金老鼠”),我們很難確定痔瘡和老鼠之間的關係,但根據17-18節的清單,可能只有五樣金制物品,並且它們不是 “和” 的關係,而是 “也就是” 的關係,意即 “五個金痔瘡,也就是五個金老鼠(另見11節),這種用法在希伯來原文中頗為常見。從語法上來說,確實有這種可能性,但大部分解經家仍然認為,這裏有十樣物品,即五個金痔瘡和五個金老鼠。

6:5 即使是信奉異教的非利士人,最終也要歸榮耀給以色列的上帝

6:6 像埃及人……一樣,非利士的一些宗教專家非常瞭解以色列人出埃及時所發生的事(尤見出10:1-2)。

6:7-9 非利士人想藉此驗證他們所遭受的災禍究竟是自然事件(偶然,9節),還是超自然的(這大災就是耶和華降在我們身上的,9節)。有乳的母牛(《和修》“哺乳的母牛”)沒有經過馴養,不會拉,並且只會往走,去找自己的牛犢。所以,如果這些母牛拉著車上坡,往以色列去,就說明這必定是上帝的作為(9節)。

6:11 金老鼠並金痔瘡像可能指十樣物件,也可能指五樣(見6:4注)。如果是五樣的話,那些 “像” 就是金子製成的 “老鼠形狀” 的物品,象徵他們的痔瘡。

6:12 伯示麥鄰近梭烈谷,位於以色列和非利士中間,曾經是參孫屢立戰功的地方。瑣拉、以實陶、亭拿和大利拉的家都在梭烈谷內(士13:25,14:1,16:4)。以革倫靠近山谷與平原的交界。

6:15 根據書21:16,伯示麥是利未人的城。

6:17-18 這是一份相當正式的清單,有標題、正文(字面直譯作 “為亞實突一個,為迦薩一個,為亞實基倫一個,為迦特一個,為以革倫一個”)和總結。在古代近東發現了許多類似的清單,結尾總結通常涵蓋了正文。這種結構表明,標題和正文中的金痔瘡很可能就是結尾總結的金老鼠(18節;另見30:26-31和撒下23:8-39中的清單;但見撒上6:4注,6:11注)。結尾總結是:金老鼠的數目是照非利士五個首領的城邑”,城邑包括有城牆的堡壘和周邊無城牆的村莊,這樣的措辭大概是為要確保沒有遺漏非利士任何一處領土。第17節中的五城包括了 “屬於五個首領的所有非利士城邑”,五城都各自管轄一些無城牆的村莊。(注意5:6  “亞實突和亞實突的四境”,在亞述的編年史中,同樣的表達指一個政治單位。在27:5-6,洗革拉是 “鄉鎮”,屬於迦特 “皇城”。)這份清單可能和那些金制物品一起放在匣子裏。

6:19 在希伯來原文中,擅觀(《和修》“觀看”)表示盯著看,可能有幸災樂禍的意思。因為這種不敬的行為,上帝擊殺了他們。希伯來原文作 “七十人,五萬人”,語意含糊,可能意為 “七十人,即每千人(或 “每宗族”)五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城的人口應當是14,000人(或14個宗族)。

6:20 伯示麥人和亞實突人相似(5:7-8)。

6:21 基列耶琳在梭烈谷往耶路撒冷的方向走約16公里處,所在的山位於猶大,但和便雅憫支派的交匯處,是一個戰略要地。

7:1 以利亞撒,可能是利未家族的常用名稱,亞倫的一個兒子也叫這個名字(如:出6:23、25;民3:2)。這裏的以利亞撒可能是亞倫的後代,所以伯示麥的百姓會叫基列耶琳人來迎接約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