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2 約伯記 4 & 5 (2.7.4)

第一回合的辯論(4~14章)

三個朋友看見約伯所受的苦,都認定他犯了罪,並且愈來愈熱切地勸他悔改。起初約伯對於這種不瞭解只感到痛心難過,但不久就變得氣惱而忿怒了。他要神自己來解釋,而且是極其悲慘的。

□Study 2 Job 4 & 5 以利法第一次發言 (2.7.4)

研經題目:

1. 四1~11。照以利法所言,約伯忘記了什麼呢?

2. 四12~五7。以利法從他所見的異象中學到了什麼?

3. 五8~27。他對約伯、對神,及對神的管教的看法怎樣?

注:

1. 五2。「忿怒」:即一種不耐煩而又好發牢騷或膽大妄為的態度。

2. 五6、7。人生中患難的來臨,就像火花的來臨一般,由於某人的行動便突如其來了。患難必有人為的原因。比較四8。

3. 五27。懇求對方作學者態度的研究,以支持他正統的思想。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4:1~25:6 三個朋友與約伯:約伯在上帝面前可能是義的嗎?本書的主體部分是約伯與三個朋友之間的對話,開始時,約伯先發出哀歎(3:1-16),然後每個朋友(以利法、比勒達、瑣法)輪流發言,接著約伯分別回應。對話包括完整的兩個循環,即每個朋友分別發言,約伯分別回應(4:1~14:22,15:1~21:34)。在比勒達第三次發言時,約伯似乎打斷了他(22:1~25:6),發表了一段冗長的最後申辯(26:1~31:40)。以利法在第一次回應時,提出了一個問題,成為他們後面反復議論的主題,這個問題就是:“必死的人豈能比上帝公義嗎”(4:17;原文直譯:必死的人在上帝面前怎能成為義呢;另見9:2,15:14,25:4)。三個朋友認為,約伯的境遇以及他的回應,表明他在上帝面前是不義的,需要認罪和悔改。約伯不僅堅持他沒有任何隱藏的不義,還認為是上帝最終許可他遭難和統管他的一切境遇。

4:1~14:22 第一個循環。雖然以利法用比較溫和的語氣開始了這一輪的對話(4:3-4),但他對約伯的同情很快就消失了。在探討約伯的品行時,三個朋友一直假設是約伯道德上的失敗招致他現今的苦境(以利法在4~5章,比勒達在8章,瑣法在11章)。約伯逐一回應:他因受苦而失去冷靜,憤怒地抗辯(6~7章),據理力爭(9~10章),並堅決拒絕朋友的意見(12~14章)。

4:1~5:27 以利法必死的人在上帝面前怎能成為義呢?以利法在第一次回應時,先簡短地肯定約伯的品行(4:2-4),然後聲稱他確實知道上帝的作為(4:7~5:16),並清楚表達朋友的核心論點:以約伯的境遇來看,他在上帝面前不可能是義的(見4:17)。由於以利法自信他自己的描述和推理都是正確的,因此建議約伯接受他的境遇為上帝的責罰,以獲得解救(5:17-27)。在三個朋友的對話結束之後,以利戶也提出一個和以利法非常類似的建議,雖然方法稍有不同(見32:1~37:24,尤見36:7-21)。

4:8 耕罪孽、種毒害的人都照樣收割,以利法在開始發言時就陳述了這句名言,這是三個朋友在整個對話中堅決捍衛的。他們認為這句諺語的意思毫不含糊,放之四海而皆準。品行是可以由境遇來判斷的。

4:10-11 以利法轉而用自然界的事物來闡明他的真理,這是解釋智慧書的典型方法。即使強壯如獅子,也無力改變自然法則的運作以保護自己的幼崽;同樣,像約伯這樣的一個人也不能改變道德律的運作。

4:12-21 以利法在第一次發言時,聲稱他見到了異象(12-16節),並描述了異象的內容(17-21節)。為了賦予所傳信息以權威,以利法暗示異象是來自天上的,信息的中心就是開頭提出的問題:“必死的人在上帝面前怎能成為義呢?”這個異象應該是以利法見到的,但有些解經家主張,異象最初是來自約伯,這裏被以利法引用,他們的主要依據是:第17節所述這個多次提到的問題(見9:2,15:14,25:4),與以利法和其他朋友的神學觀點有衝突(即:他們堅稱義人在上帝面前就是義的)。如果確實有衝突的話,那麼將異象解釋為引用,就提供了一種解決方法。然而,在《約伯記》中找不到任何明確的證據支持這是一段引用(如:經文並沒有指出這段話是約伯說的,而且到目前為止,約伯也沒有說過任何類似的話)。另外,這個主張會帶來其他解經上的困難。

4:17-18 要理解第17節提出的兩個問題的意思,以及它們在對話中的作用,這有一定的困難。究竟以利法是用這些問題來提醒約伯,所有受造物都已經被罪污染了?還是這些其實就是約伯提出的問題(見4:12-21注)?即人生是否有可能只從上帝那裏領受美好的東西?這兩種可能似乎都不能令人完全滿意:因為對於第一種可能性,以利法會辯稱,約伯的遭遇是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應該做好思想準備的結局;對於第二種可能性,約伯的哀歎並不是在詰問:人是否有可能憑著品行來避免他現在所處的境遇。回答這個問題的關鍵,就在引子裏面,包括天上對話的內容(1:8,2:3),以及作者的評論(1:1-5、22,2:10)即約伯品行的評價成為解釋整卷書的關鍵。在3~31章的對話中,約伯的朋友一直想要判斷這件事情的真相,就是上帝對約伯的評價;而讀者對此早已心中有數。對話的張力從以利法的異象開始,這是他對約伯初次哀歎(3:1-26)的回應:你怎能認定自己是義人呢?以利法辯稱,如果連天使在上帝面前也是愚昧的,那麼對於約伯這樣一個人,這些又複雜又沉重的苦難就應該引導他去尋求上帝的幫助,而不是自以為義,向上帝抗議(見5:8)。

4:19-21 以利法提出問題之後,又進一步運用“以小見大”的例子,詳細論證他的論點。如果天使尚且有罪(見18節),那麼住在土房(19節),永歸無有,無人理會(20節),並且無智慧而死(21節)的人,又該是怎樣的光景呢?

5:1 以利法陳述了他認為極有說服力的異象(見4:17-21)之後,反問約伯,是否有膽量向任何一個受造物申訴,不論是在地上的()還是在天上的(諸聖者)。

5:6-7 以利法使用農業用語,再次強調他之前的要點(見4:8):患和患難,原不是從裏生出來的,而是從人出的那一天開始就已經種下了的。

5:16 惡人在自己命運逆轉的時候啞口無言。罪孽之輩必塞口無言,類似的句子在對話中出現過好幾處,也出現在《詩篇》(見詩107:42)。以利法在5:8-16中暗示,約伯應該重新審視他的境遇變遷,明白這代表著上帝公正的心意(見17節)。

5:21 在一系列威脅人生命的災禍中(19-26節),除了饑荒、戰爭、野獸,以及各種危及牲畜、家庭和個人的禍患(如疾病、災難等)外,以利法還提到口舌之害。以利法使用數字(“六次……就是七次”)來特別強調最後一樣:如果約伯承認他的狀況是上帝的管教,那麼他就會脫離禍患,得享“壽高年邁”(26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