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16  約伯記 34 & 35 (2.7.18)

Study 16  Job 34 & 35 以利戶第二次發言 (2.7.18)

研經題目:

1. 按照以利戶所述,約伯說:(a) 神冤枉他(卅四5、6),和(b) 以神為樂並遵行祂的旨意得不到什麼好處(卅四9;卅五3)。以利戶怎樣答覆這些爭論呢?他宣告了關於神的哪些寶貴真理呢?

2. 「在約伯記的背景上,問題不在於以利戶是否對或不對——他顯然是對的,至少大部分是如此——但他對於一般的『疑問』的解答是否有任何貢獻?他顯然沒有。」(艾利遜[H. L. Ellison]語)你同意這種判斷嗎?為什麼一個飽學之士卻對人毫無幫助呢?這一點應當使我們意識到什麼危險呢?

注:

1. 卅四3~15。這裏的意思似乎是:神為創造主,並無不公道的動機;而且,宇宙的存在和維持,就是神關心祂所創造之萬有的明證。

2. 卅四23~30。神無須像人一樣,要經過審問和審斷的程序,神知道一切,並且立即行動。

3. 神是一切真慰藉的唯一根源。比較詩四十二8;林後一3、4。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34:1-37 呼籲智慧人。以利戶以一般陳述的方式,來反駁約伯的發言。他請“智慧人”聆聽約伯自以為義的論點(2-9節),並請“明理的人”聆聽以利戶對這個聲明的反駁(10-34節),“智慧人”和“明理的人”都將贊同以利戶並反對約伯(35-37節)。

34:1-9 以利戶向那些聰明人呼籲,請他們判斷約伯自稱為義、說上帝奪去他的理的言論(1-6節)。他說約伯“和惡人同行”(7-9節,見36節),預示了自己的結論。

34:3 上膛嘗食物,真理通過聆聽來分辨,就像食物的品質通過味覺來辨別一樣。之前,約伯也用這句諺語來挑戰朋友的智慧(12:11)。以利戶重複這句諺語,邀請聽眾來評論約伯的講話。

34:4-6 以利戶在這幾節經文中反復提到,似乎有意拿約伯在27:2-6的陳述做文章。約伯在27:2-6哀歎上帝奪去他的理,認為朋友對他的判斷是不合理的。

34:8 以利戶說約伯與作孽的結伴,和惡人同行,這是智慧人需要避免的道路(見詩1:1)。他這樣描述約伯,是根據約伯聲稱自己是公義的,並且是上帝奪去他的理(34:5);但是上帝必不作惡,祂必按人所作的報應人(見11-13節),因此約伯的說法必然顯示他自己是惡人。

34:9 雖然約伯曾經說過,惡人和義人似乎有著相同的命運,但他是為要反駁朋友認為惡人必定受刑罰的見解,他並沒有說過像以利戶在這裏所說的話。約伯過的生活是以上帝為樂,並順服祂的話(見23:10-12);他曾經爭辯說,惡人常常興旺發達,就好像事奉全能者總是無益一樣(見21:15)。

34:10-37 儘管以利戶已經說明了自己對約伯的結論(7-9節),他仍要證明約伯應該為他的聲稱而被定罪。

34:10-12 這幾節經文是以利戶反駁約伯的依據:既然上帝按照人所作的所行的報應他(11節),那麼約伯聲稱他是義的,並且上帝奪去他的理(見5節),就等於是說,上帝正在行惡(10節),以致偏離公平(12節)。雖然形式稍微不同,但以利戶的論證最終與三個朋友的論證同樣陷於兩難:要麼約伯是義的,要麼上帝是義的,但不可能雙方都是義的(見8:2-7)。

34:23 不必使人到祂面前再三鑒察,在希伯來經文中,這句的主語是“他”,具體所指必須根據上下文來推斷。有些解經家認為這裏是指“人”,意即人並不設定自己受審判的時間,但這樣解釋需要稍微改動希伯來文本。然而,根據以利戶所作爭論的上下文,主語為“上帝”是合理的:約伯一直請求能有機會把自己的案件陳明在上帝或者仲裁者面前,但是以利戶指出,上帝已經在行動,不需要再多考慮約伯或者其他任何人的案件。

34:26-28 雖然以利戶沒有把這些意象直接應用在約伯身上,但他的描述是在暗示一件與三個朋友的辯稱非常相似的事(見22:5-11):約伯在眾人眼前被擊打(34:26),是因為他必定已經偏行,不跟從上帝的(27節),並苛待貧窮人困苦人(28節)。

34:34-37 以利戶結束這一段落的發言,認定所有真正明理的人智慧人都會同意他的看法(34節,見2、10節),即約伯說話就像沒有知識或毫無智慧的愚昧人一樣(35節)。另外,以利戶還大膽地期願,約伯受苦所代表的審判終將完全成就(36節),因為除了所有令他受罰的外,約伯還要為對上帝說悖逆的話和傲慢,而最終受到懲罰(37節)。

35:1-16 約伯在上帝面前有什麼理以利戶認為約伯的一些意見在上帝眼中實屬狂妄,因此反駁他。約伯說,惡人和義人的境遇似乎並無兩樣。以利戶則辯稱,約伯這樣說,彷彿他的義配得上帝的恩待一樣,其實義和惡都不能使上帝得到或失去什麼(1-8節)。另外,約伯說受壓迫的人哀求而惡人並沒有受罰;以利戶則辯稱,他們的哀求常常帶著驕傲,而不是向上帝禱告,因此上帝並不垂聽,而約伯虛妄的請求和愚拙的言語,更加不會被上帝理會(9-16節)。

35:2 有理,約伯宣稱自己在上帝面前是義的,他斷言上帝錯待他(19:6)。在以利戶看來,約伯這樣聲稱意味著他是義的,而非上帝是義的(32:2)。

35:6-8 以利戶重複以利法最後反駁約伯的一個觀點,即上帝並不從約伯的義中獲益(見22:2-3)。然而,以利戶在比較中僅僅提到過惡(35:8),而以利法卻詳細列舉約伯可能犯下的種種惡行(見22:5-9)。以利法和以利戶都不明白,約伯訴苦的所有原動力,是他渴望看到上帝在地上為他洗雪冤屈,並藉著那些忠心事奉上帝之人的生命,顯出他的義。

35:12-13 當以利戶說上帝因惡人的驕傲而不垂聽受壓迫者的呼求時(12節),並沒有明確說明他所指的是那些呼求的人,還是壓迫他們的人。然而,以利戶反復強調上帝不會答應(12節)、聆聽(垂聽),或眷顧他們虛妄的呼求(13節),表明他極可能是指受壓迫者的驕傲。

35:14-16 以利戶辯稱,如果上帝不理會那些驕傲的受壓迫者的呼求(9-13節),那麼在他看來,約伯因為自己未曾受罰就說愚妄話(15-16節),比他們還要頑梗,又怎能指望上帝回應他呢(14節)?從約伯當時的處境可見,以利戶的話是極其麻木不仁的,顯示他把自己看得非常重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