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3  撒母耳記下 4:1~5:16 (2.8.2)

Study 3  2 Samuel 4:1~5:16  (2.8.2)

研經題目:

1. 在哪些方面,利甲和巴拿的罪行比那個亞瑪力人的更重呢?

2. 為了第五章開頭的這一種決定,大衛已經等待了七年。為什麼以色列人現在選擇他作王呢?比較申十七15。

3. 大衛怎樣成功地攻取了錫安的保障,而且是為了什麼緣故呢?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4:1-12 第4章講述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之死。伊施波設是與大衛爭奪王位的人。

4:1-12 第四章記載了伊施波設的死。與掃羅、掃羅的兒子和押尼珥的死一樣,這段敍述清楚地說明大衛是無辜的。伊施波設的兩個軍長殺了他,並把他的頭顱帶給大衛。和1:14-16中的年輕人一樣,這些人得到的獎賞與他們預期的不同。(FSB)

4:2-3 比錄位於基遍以南約兩公里,該城過去曾在基遍人的帶領下巧施詭計,騙得約書亞與他們立約,而未遭毀滅(書9:17)。在掃羅殺害基遍人的時候(見21:1),比錄人大概逃到基他音(根據尼11:33,基他音城屬於便雅憫支派)。便雅憫人(包括臨門一家)顯然在這事以後遷到基他音居住。如果這事屬實,那麼基遍人被殺就是發生在掃羅統治的初期,因為經文說巴拿利甲的父親臨門是 “比錄人”,即來自比錄。這段經文特別指出,那些殺死伊施波設的兇手不是親大衛的人,而是來自掃羅的支派。

4:4 這裏提到米非波設,可能是要說明為什麼在伊施波設被殺之後,他沒有被立為王:因為當時米非波設還是個孩子,並且是瘸腿的。本書稍後(9:1-13,16:1-4,19:24-29,21:7)會再次提到他。(21:8提到的米非波設是另外一個人,是掃羅與利斯巴的兒子。)米非波設的真名是 “米力巴力”(代上8:34,9:40)。 “巴力” 是 “主” 的通稱,因此他的名字大概意為 “以色列的主”(如5:20)。但為了避免出現巴力這異族神明的名字,本書委婉地改稱他為 “米非波設”, “波設” 的希伯來文意思是 “羞恥”。同樣,代上8:33和9:39稱掃羅之子伊施波設為 “伊施巴力”,本書則稱他為 “伊施波設” 。士9:1和9:57所稱的 “耶路巴力”,在本書1:21作 “耶路比設” 。

4:7 這節經文補充說明上一節。

4:8 王的仇敵掃羅,曾尋索王的性命。掃羅確實曾經追殺大衛。儘管如此,大衛卻一再放過掃羅(撒上24:4-6,26:8-9);此外,這也不是殺死 “義人”(4:11)的藉口。

4:10-11 這裏指的是1:13-16所記述的事件。那個亞瑪力寄居者的兒子至少還有藉口說,是掃羅自己要求被殺死的。然而伊施波設的死卻是徹頭徹尾的謀殺。不過,大衛在這裏沒有說伊施波設是上帝的受膏者。

4:12 與約押的情況不同,處死謀殺伊施波設的兇手並無問題。關於死後懸屍示眾,見21:6和書10:26。

5:1-25 第4章與第5章中間經過多長時間不詳(見2:10-11注)。押尼珥和伊施波設的死很可能對北方支持大衛的人造成衝擊(3:19),導致他們推遲接受大衛為王。在這段經文下筆之時,衝擊的餘波似乎仍然未了。很明顯,大衛只是在靜候時機,等待以色列的長老決定以他為王。

5:1-16 在伊施波設死後(撒下4),以色列各支派都歸順大衛為王。他作為新近統一之聯邦的君王的第一個行動就是將首都遷到耶路撒冷。他通過清除耶布斯人的城池並將他的行政管理權轉移到那裏來完成這個任務。耶和華祝福大衛的努力,建立他的王宮,並繁衍他的後代。(FSB)

5:1-5 最後,大衛獲以色列全家接受並被膏立為王。先是眾支派的信使前來請求大衛作王,接著是以色列的長老親自來到。大衛與代表以色列民的長老立(參撒上10:25),他們膏大衛作以色列的王(參撒上11:15)。大衛是他們的同胞(見申17:15),是身經百戰的軍事領袖,是上帝所揀選的人。有些學者辯稱,關於大衛及其作王,《聖經》中可信的史料極少;有些人甚至認為此事全屬虛構。但是,他們沒有發現任何與《聖經》記載矛盾的有力證據。1993年,在特但發現了主前9世紀的一處碑文,上面提到 “大衛的家” 。此外,“大衛的家” 一語也出現在同一世紀的摩押石刻上。

5:1 我們原是你的骨肉,雖然猶大支派與以色列其他支派不和,但他們仍然視對方為親人(參2:26-27 “弟兄”)。

5:6-25 大衛之城耶路撒冷。大衛攻佔了耶布斯人居住的耶路撒冷城,立為以色列聯合王國的都城。他在此王城裏修建宮殿,繼續生養兒女。他還打敗了非利士人。

5:6-13 大衛開始統治以色列全家,他首先攻取位於猶大與便雅憫接壤處的耶路撒冷。該城此前從未被以色列任何支派控制,因此在象徵意義和地理位置上,都比位於猶大中部的希伯崙更加適合作以色列聯合王國的都城。耶路撒冷就是麥基洗德作王的 “撒冷” 城(創14:18),在青銅器時代中期(主前第二個千年上半葉)開始築防。在此後的五百年中,耶路撒冷是迦南的一個城邦,受埃及勢力影響。在14世紀的阿馬爾那書信中,有好幾封由耶路撒冷王寫給法老的信。創10:16將耶布斯人列為迦南人之一;寬泛地說,耶布斯人屬於亞摩利人的一支(書10:5)。在約書亞時期,耶路撒冷被視為固若金湯(書15:63;士1:21)。這座耶布斯人的城,錫安的保障,位於汲淪溪西坡,在該城水源基訓泉的上方。考古學家在這裏發掘出大規模的輸水隧道網絡,大衛軍隊取道進入該城的水溝,可能就是其中一條隧道。傳統認為該水溝就是 “沃倫水溝”,位於基訓泉附近水道的正上方;但近期的考古發現對此提出了質疑。根據代上11:6,約押指揮了奪城戰役,並因此成為大衛麾下的元帥。(誠之按:錫安原是耶路撒冷城中一座古代堡壘的名字。錫安不僅代表了堡壘,也代表了堡壘所在的城市。)

5:6-8 你若不趕出瞎子、瘸子,必不能進……(《和修》“就是盲人、瘸子都可以把你擊退”),耶布斯人說這句話的意思大概是,城防極其堅固,甚至不需要由身強力壯的人來防守。大衛在下令攻城時引用他們的話,把耶布斯人的防衛部隊蔑稱為 “瞎子、瘸子”。在那裏有瞎子、瘸子,他不能進屋去(《和修》“盲人和瘸子不得進殿裏去”),可能是指耶布斯人不得進入大衛的王宮範圍。

5:6 耶路撒冷城建在 “俄斐勒” 山上,位於今耶路撒冷城的東南部。俄斐勒遠在紅銅時代(主前第三個千年)就有人居住。從主前20世紀開始,埃及文獻就提到此城。

5:8 水溝,見5:6-13注。

5:9 米羅,參王上9:15、24,11:27;代上11:8;代下32:5。 “米羅” 的希伯來文意思是 “土墩”,是一排階梯式擋土牆,建造在陡坡之上,支撐陡坡後方的堤壘,從而形成一片平坦的地面。這些人工平臺上建有房屋,由狹窄的臺階連接。維修此建築設施顯然是王的責任。下大雨時,堤壘會變重,增加了對擋土牆的壓力,因此需要定期維修這些擋土牆。如果忽略修繕,平臺上的房屋就會從陡坡上翻下去,城也將土崩瓦解。在大衛城的東部斜坡上,可以看見這些支撐牆的遺跡。

5:10 因為耶和華萬軍之上帝與他同在,從大衛第一次受膏(撒上16:18)開始,上帝就與他同在。

5:11 王上5:1-18提到推羅王希蘭是所羅門的朋友,他為所羅門提供建造聖殿所用的香柏木;在這裏,他為大衛提供用來建造王宮的香柏木。推羅是一個貿易帝國,因此保持內陸貿易通道暢通,特別是從以色列到埃及的路線,對它利害攸關。然而根據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的記載,希蘭直到大衛執政晚期才開始作王。如果這事屬實,要麼大衛是在執政晚期才開始建造王宮,要麼《列王紀上》記載的希蘭是這個希蘭的繼承人(大概是兒子),並且保持了其父與大衛的睦鄰友好關係。黎巴嫩的香柏木馳名整個近東,現在幾乎已經絕跡。亞述人多次砍伐這裏的木材並運往尼尼微。

5:13-14 這兩節經文是大衛在耶路撒冷作王期間的摘要陳述(參3:2-5),但不表示大衛的這些兒子都是在5:17記載的事之前出生的。12:24提到所羅門的出生。在《撒母耳記》和《列王紀》的敍事中,大衛其他兒子均無足輕重。平行經文代上3:5-8和14:4-7還列出大衛的另外兩個兒子,經與死海古卷比較,目前《希伯來聖經》(即馬索拉文本)的《撒母耳記下》可能略去了這兩個名字。拿單(5:14)是耶穌的祖先之一(路3:31;見路3:23-38注),所羅門也是(太1:6-7)。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