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20 以賽亞書 36 & 37 (2.12.6)

Study 20 Isaiah 36 & 37 (2.12.6)

研經題目:

我們現在已經來到主前701年,就是早已預言的西拿基立圍攻耶路撒冷的那一年。卅六~卅九章復述記載在王下十八13~廿11的史實,只略事增刪而已。事件的過程大體如下:(1) 得到所需索的貢銀之後(王下十八14~16),西拿基立差遣三個使臣率領大軍前來,進一步要求耶路撒冷投降(卅六1~卅七7)。(2) 這種要求被拒絕了,亞述軍隊也撤退了,但是西拿基立差人送一封信給希西家,重申他的要求(卅七8~35)。這次的要求也被拒絕了,而這一章便以一段神如何實踐其諾言的簡短記載作為結束(卅七36~38)。

1. 卅六4~10,13~20。拉伯沙基想怎樣動搖守衛耶路撒冷的人對神有大能拯救他們的信心呢?他忽略了什麼事實,而使他們論據的基本假設無效呢?比較卅七18~20,23~29。

2. 希西家和以賽亞都察覺到西拿基立的挑戰是褻瀆並侮辱永生神(卅七6、7、17、23)。這一點怎樣加強了他們的膽量呢?比較撒上十七26、36、45~47。

注:

1. 卅六1。這裏所說的年代是錯誤的,因為主前701年是希西家26年。可能這年代本來是屬於廿八1,而被誤置了。請參下面第21課的注解。

2. 卅六2、3。拉伯沙基是亞述軍隊的副總司令的頭銜,其地位次於他珥探,即總司令。由於使臣共有3人(王下十八17),因此有三個猶太的高級官員奉派去會晤他們。

3. 卅六7。不知是出於無知還是狡猾,拉伯沙基論到了希西家的宗教改革(王下十八4),彷彿當那是一種不尊重神的做法。可能在異教徒的心目中,會有這一種看法也說不定。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36:1~39:8 以敘史作為過渡:“你到底倚靠誰呢?” 這幾章經文的敍事承上啟下,連接基本上是詩歌體的1~35章與40~66章。36~37章呼應28~35章,通過希西家證明,信靠上帝的人必得蒙上帝賜福。38~39章提供了40~55章的背景,記載希西家的愚昧行為導致百姓被擄到巴比倫。在上帝信實不變(36~37章)與人類反復無常(38~39章)的背景下,上帝顯然是祂百姓的唯一盼望。36~39章與王下18:13~20:19記載的事件相同(見該處注)。

36:1~37:38 真實信靠上帝必蒙拯救。上帝的百姓若以上帝的事為念,單單信靠祂的權能,必會發現上帝信守承諾。

36:1~37:38 耶和華拯救人脫離亞述。第36~37章主要有兩個要素:亞述人要求耶路撒冷投降(36:1-20,37:9-13),而耶和華應許拯救(37:5-7,21-35)。另外兩個重要的組成部分是希西家信賴的禱告(37:14-20)和關於拯救的報告(37:36-38)。(BTSB)

36:1~37:8 戰地指揮官到訪。主前722年撒瑪利亞淪陷後,亞述人繼續沿著海岸公路向南積極往埃及推進。他們早在720年就開始對非利士人的城市展開攻勢,並在隨後的幾年裏數次返回,加緊進攻。但在705年,亞述皇帝薩爾貢在戰鬥中被殺。王位繼承發生爭議,當西拿基立獲得王位時,帝國的一些地方已經爆發了叛亂,包括猶大國王希西家的西部。主前701年,西拿基立前來懲罰叛軍。他這樣做似乎沒有什麼困難(36:1;見《列王紀下》18:13),在拉吉即將淪陷時,他派他的戰地指揮官要求耶路撒冷投降。(BTSB)

36:1 十四年,即主前701年。顯然,在主前715年之前,希西家是與父親亞哈斯共同執政的,此後他才開始獨立統治國家。亞述王西拿基立在主前705—主前681年作王,見8:5-8。猶大的一切堅固城,表明耶路撒冷已被團團圍困,沒有指望可以靠人救援。

36:2 拉伯沙基(《和修》“將軍”)是亞述高級軍官的職銜。上池的水溝,見7:3。

36:3 以利亞敬舍伯那,見22:15-25。

36:4 大王如此說,拉伯沙基無意中像假先知一樣說話,他宣佈一道皇家諭令,13-14節和16節詳述了這道諭令。37:6、21-22、33所記述的一道更高的皇家諭令,回應了拉伯沙基。你所倚靠的有什麼可仗賴的呢?在《希伯來聖經》中,“倚靠” 一詞在這段經文中共出現了七次(36:4、5、6、7、9)。以賽亞所傳信息的核心是呼籲上帝的百姓,即使現實生活艱難,仍然要堅信上帝的應許。

36:5 虛話與第2節的 “大軍” 形成鮮明的對比。

36:6 你所倚靠的埃及,拉伯沙基的話有一些道理,因此使人更難辨其真偽。

36:7 這裏揭示亞述人不明所以的觀點,以及他們為何最終敗亡。拉伯沙基並不認為以色列的上帝與異教邱壇和祭壇上祭拜的神明有什麼區別,因此他誤以為希西家的改革是在冒犯耶和華(參王下18:4;代下31:1)。

36:8-9 拉伯沙基擺出一副向希西家施恩的樣子,其實是一種心理戰術。

36:10 我上來攻擊毀滅這地,希西家已經向西拿基立繳納大量貢物(王下18:14-17),但亞述仍然大舉進攻猶大。耶和華吩咐我說,拉伯沙基以上帝的名義說出他自己的話,違犯了十誡中的第三誡(出20:7  “不可妄稱耶和華你上帝的名”)。他所說的話有些是事實(10:5-6),但他的話只是出於自己的傲慢自恃,並非是要傳達上帝的旨意。他看不見自己也正在依靠 “虛話”(36:5)。

36:11 亞蘭言語是當時的國際通用語言。猶大言語是希伯來話。

36:12 與你們一同吃自己糞、喝自己的人,百姓被圍困在城內,幾乎餓死(參王下6:25)。拉伯沙基可能想通過這樣的恐嚇,使那些正在聽他講話的百姓反叛希西家及其謀士。

36:13-14 亞述大王……希西家,拉伯沙基大大尊榮西拿基立,但對於希西家這位大衛的子孫,他卻直呼其名,沒有冠以任何尊稱(參10:12)。

36:14 他不能拯救你們,“拯救” 是13-20節的鑰詞,共出現了七次(14、15、18、19、20節)。

36:15 耶和華必要拯救我們,希西家公開表明自己相信上帝的應許。

36:16-17 自己葡萄樹和無花果樹,拉伯沙基提出一個以色列人熟悉的祝福(參王上4:25;彌4:4;亞3:10)。然而,條件是向他投降:你們要與我和好,以犧牲與上帝和好為代價。

36:18-20 見10:7-11。這些國的神有誰曾救……難道耶和華能救……,亞述人踏出致命的一步,將上帝等同於這個世界的假神。

36:21 不要回答他,希西家的官長受到與亞述談判的蠱惑,但希西家很明智地禁止他們這樣做。

37:1-2 第7章提到亞哈斯如何不信靠上帝;希西家與父親不同,他面對危機時會轉向上帝(1節),並尋求上帝的話(2節)。撕裂衣服,披上麻布,表示謙卑、悔改和依靠上帝(見王上21:27-29;尼9:1-2;但9:3;拿3:6-9;太11:21)。

37:3 希西家承認,危難來到,猶大已經筋疲力盡(參66:7-9)。已經發動的事件不會停止:形勢萬分緊急,但上帝的百姓毫無應對之力。

37:4 辱駡永生上帝,希西家知道什麼是最要緊的事,不是國家的存亡,而是國家得勝所代表的意義:上帝的榮耀。餘剩的民,指耶路撒冷城(參36:1)。

37:6 褻瀆我,褻瀆上帝,是導致西拿基立必敗的罪。

37:7 我必使靈進入他的心(見《和》注),西拿基立所辱駡的上帝,完全掌控著西拿基立。另外,他那支認為自己了不起、依靠 “虛話” (36:5)的 “大軍” (36:2),也將被風聲驅散。西拿基立將倒在刀下,見37:38。

37:8-13 亞述王聽說古實軍隊迫近,便從耶路撒冷撤兵,但他警告希西家,他會再次進攻。立拿……拉吉,見書10:29、31;賽36:2。

37:9-35 西拿基立的來信和對它的回應。(BTSB)

37:10 不要聽你所倚靠的上帝欺哄你,亞述人更加褻瀆上帝,這使問題更加清晰。對他來說,上帝的應許無需理會,人的恐嚇才要注意(參36:5、7、15、18)。

37:14 希西家並沒有對信使說什麼,他只關心上帝的事,因為當下受到威脅的是上帝的榮耀。

37:16 希西家沒有把自己的安全放在首位,也沒有為自己的義申辯。他按著上帝的屬性獻上禱告。坐在二基路伯上,見出25:10-22;民7:89;撒上4:4。基路伯是一種複合形式的活物,象徵上帝的創造。約櫃象徵上帝在地上的寶座。希西家的心思意念投向那位在天上的大君王,這位大君王超越萬有,但仍然臨在地上萬物之中。

37:17 希西家祈求超越萬有的上帝,不要認為亞述人這種冒犯是無需理睬的。

37:18-19 這兩節經文顯示出希西家的務實。他的信心不是出於盲目的樂觀,而是因為他知道上帝超越一切。

37:20 救我們,以賽亞一生傳講的信息是,只有上帝能拯救祂的百姓(參12:2-3,25:9,26:1,30:15,33:2、6、22,35:4,37:35,43:3、11,45:15、17、21-22,49:6、25-26,51:5-8,52:7、10,56:1,59:1、16-17,60:16、18,62:1、11,63:1、5)。現在,希西家表達這種信心,帶出本書信息的重點。使天下萬國都知道,上帝為自己的百姓介入事件,最終目的是要使他們成為上帝榮耀活生生的見證。惟有你是耶和華,耶和華是獨一的上帝,希西家認為這不是一個令人尷尬的問題,而是世人必須聽到的信息。在人的經歷中,真實的拯救會使人清楚地看到上帝的真實和獨一性。

37:21 你既然求我,希西家先禱告並等待上帝的回應,然後才採取行動,由此可見他單單依靠上帝。實際上,希西家的禱告影響了上帝在歷史中的行事方式。

37:22 耶和華……這樣說,在人類的口舌之戰中,這是決定性的一錘定音。錫安的處女指耶路撒冷,她就像一個女子在嘲笑那個想要強暴她但卻沒有得逞的惡人。耶路撒冷不僅毫髮無損,她還可以自鳴得意,滿心喜樂;弱者戰勝了強者。

37:23 你辱駡誰?褻瀆誰?見第4、6節。這個問題還擊了 “你到底倚靠誰才背叛我呢?”(36:5)。揚起……高舉,表示反叛和驕傲,藐視上帝。以色列的聖者,西拿基立的致命錯誤是,將這位聖者與其他神明和能力混為一談(參36:18-20,37:10-12)。但以色列的聖者是獨一無二的,否認這點就是無視現實(參40:25)。

37:24-25 驕傲扭曲人的看法(參10:5-19)。

37:26-29 你豈沒有聽見,上帝指出,西拿基立應該已經認識祂(參羅1:18-21)。我早先所作的(《和修》“我早先所定”),上帝在古時已經訂下計劃,說明祂不是在事件發生之後才臨時作出回應,而是這些事件顯明祂很久以前所懷的心意(參14:24-27,25:1,44:6-8)。我就要用鉤子鉤上你的鼻子,這是亞述人對待戰俘的方式(參俄15節)。

37:30-32 證據(《和修》“預兆”),上帝應許希西家,祂必信實地保存應許之地,為百姓提供糧食,讓他們從被侵略中恢復過來。上帝藉此證明,整個事件並非出於偶然,而是祂精心安排的。另外,農作物生長方面的奇跡也象徵屬靈方面的奇跡——有一群餘民蒙上帝施恩,得以保存下來。

37:33-35 上帝控制著亞述人的每一支箭。他必不得來到這城,西拿基立在史冊上炫耀說:“我把他(指希家)困在耶路撒冷他的王宮裏面,就像籠中鳥一樣”。然而,當中隻字不提他沒能進入耶路撒冷城的事實(見王下18:13-19:37注,18:13注)。上帝為自己的榮耀和向大衛信實守約的緣故,必保衛祂的城邑,表明祂對國度更大的心意在耶穌基督身上圓滿實現(參撒下7:12-13;賽9:7,11:1,55:3-4;羅1:1-5;啟22:16)。

37:36-38 上帝信守應許,向仇敵展示祂的權能,讓人目瞪口呆,以此證明希西家的信心沒有錯置(參8:8-10,10:33-34,31:8)。這段敍述簡短,平鋪直敍,真正激動人心的事件已在禱告中發生了(37:14-35)。使者,兵力對比是1對185,000。,強調這是一個可見的、確實的歷史事件。在他的神尼斯洛廟裏,與14節形成鮮明對比,希西家進入上帝的殿中得拯救,西拿基立進入他神的廟中卻被刺殺(約20年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