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2 馬太福音 2 (3.1.6)

Study 2 Matthew 2 (3.1.6)

研經題目:

1. 試從賽四十九6,路二32,約十16這些章節的亮光來思考博士們從東方而來的意義。

2. 請注意博士們,祭司長和文士,以及希律對耶穌誕生之不同反應。這一點怎樣證明了約九39和十八37的真理呢?

3. 請注意關於我們的主年幼時的預言(15、17、18、23各節)是何等精確地應驗了。

注:

1. 第1節「博士」(magi)(參修正譯本旁注):是指那些有學問的占星家或玩魔術的術士。有傳說說他們是王。

2. 23節。舊約沒有說彌賽亞是拿撒勒人的說法。馬太可能是用賽十一1和耶廿三5(中譯作「苗裔」,原文作「枝子」——譯者)譯作「枝子」的那一個希伯來字netser的諧音。或者這話是指對基督之家庭背景的輕蔑語。比較約一46;賽五三2、3。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2:1-12 東方博士見異星,報告猶太人的王降生。這件事與第1章記載的事情相隔了差不多兩年。馬太記載君王耶穌嬰兒時期發生的這件事,凸顯了上帝對耶穌的完全看顧。

2:1-12 馬太似乎預設了他的聽眾對耶穌在伯利恒出生的情況有所瞭解(參路2:1-20),立即轉入對東方術士來朝的記載。(BTSB)

2:1 希律王又常被稱為希律一世或大希律,在主前37—主前4年統治以色列和猶大。他是以土買人,獲羅馬當權者授權作猶太人的王。他管治嚴厲,有時甚至顯得殘酷無情,曾殺害妻子、幾個兒子和一些親屬。希律是個偉大的建築師,他建造了許多劇場、城鎮、宮殿和堡壘,包括自己在耶利哥的宮殿、希律堡、馬蓋耳斯、色巴斯和馬撒大等地方的要塞,以及凱撒利亞海濱的港口城鎮(見徒8:40注)。其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希律重建了耶路撒冷的聖殿(參約2:14)。希律也在羅馬帝國各地,例如安提阿(參徒11:19)、尼可波立(參多3:12)和雅典(參徒17:16),資助興建了一些建築物,其中包括異教廟宇。希律後來疾病纏身,死於耶利哥自己的宮殿中(見路19:1注),葬於希律堡(約瑟夫《猶太古史》6.168-181)。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考古學家在希律堡進行挖掘,發現了建在山頂上的圓形宮殿式堡壘,以及山下的紀念建築物和巨大的水池。2007年,考古學家宣佈發掘了希律的陵墓和石棺。耶穌降生在猶太的伯利恒,位於耶路撒冷南面約9.7公里。這標誌著耶穌是屬猶大支派的,並且來自大衛王的出生地(得1:1、19,2:4;撒上17:12、15;見路2:4注)。在早期文獻裏,博士(希臘原文magoimagos的複數形式)指波斯和巴比倫的祭司和精通秘術之人(參希臘文舊約《七十子譯本》但1:20,2:2、10、27等);但到了耶穌降生的時候,“博士”所指的範圍很廣,包括占星家、解夢家、研究宗教經典的學者、追求智慧和法術的人。

希律王,即希律大帝,他是以土買人,從血統上看,他沒有資格擔任這個職位。但他是一位精明的外交家,資助了猶太的許多公共工程,並開始了一個王朝,解釋了在新約中後來也被稱為 “希律” 的眾多後裔。(BTSB)

東方博士(Magi from east)是在波斯和巴比倫王室中任職的天文學家或占星家。某地上空出現新星,通常被認為預示著該國國王的誕生。雖然有各種嘗試將此“星”視為彗星、行星的會合或其他一些自然現象,但用超自然現象來解釋更好,尤其是此星引導這些占星家從耶路撒冷來到伯利恒(第9節)。(BTSB)

2:2 我們在東方看見祂的星。這些博士可能曾在巴比倫與猶太人有交往,熟悉《舊約》中的預言,或許他們還記得巴蘭的預言:“有星要出於雅各,有杖要興於以色列”(民24:17)。猶太人認為,這預言是指向那位彌賽亞拯救者(如:《死海古卷·大馬士革文獻》7.18-21;《見證集》9-13)。那顆星的移動方式(太2:9)表明不是自然現象,例如彗星、超新星或行星的會合,而是超自然的事件:也許是一位看似星星的引路天使,或是某些特意安排、猶如星星一樣明亮的天象。特來拜祂,博士們可能帶著一大群隨從和護衛,經過幾十天的長途跋涉,才來到這裏。比方說,假如他們從巴比倫出發,取道長達1,288公里的主要貿易路線,平均每天跋涉32公里,這個旅程也需要大約40天。

2:3 希律王……就心裏不安;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這位真正的猶太人的王降臨,對大希律的王位,對耶路撒冷那些腐敗的以色列宗教和政治領袖(參21:10注),都構成了威脅。

2:4 祭司長負責監督聖殿事務;文士專門負責解釋《舊約》(參8:19注)。“猶太人之王” 這一名稱,早已與彌賽亞基督聯繫在一起了。

2:5-6 伯利恒城在猶大諸城中並不是最小的,因為將來的君王彌賽亞會出生在這裏(彌5:2)。這句經文也暗指大衛登基作以色列王時提到的牧養主題(撒下5:2)。

2:9 那星……在他們行,伯利恒距離耶路撒冷僅9.7公里,幾乎就在它的正南方。那顆星行至孩童耶穌所在的確切位置,就在上頭停住了

2:11 在《路加福音》的記載中,耶穌是初生的 “嬰孩”(希臘原文brephos,路2:12),但在《馬太福音》這裏,祂已經是一個 “小孩子”(希臘原文paidion),所以一般認為博士不是在耶穌降生於馬槽時來到伯利恒,而可能是在耶穌降生兩年以後,那時耶穌住在一座房子裏(參2:16注)。拜那小孩子,我們不能確定這些看似異教徒的敬虔人是否真正明白耶穌是上帝,但他們在不經意中做了一件正確的事,並奇妙地預示了外邦各族要一同來敬拜耶穌(參28:19;羅1:5;腓2:9-11;啟7:9-10,21:24)。黃金、乳香、沒藥,傳統上認為有三位博士來朝拜耶穌,是因為有三樣禮物;但實際上,他們的人數無法確知。乳香是一種用於禮儀方面的樹膠,只有乳香才能奉上祭壇焚燒(出30:9、34-38)。沒藥是用來製作香和香水的樹液,有提神作用。上帝賜這些禮物給耶穌一家人,很可能是作為他們逃往埃及旅途中的需用。

東方博士來朝,也應驗了舊約預言,外族人要把財富獻給以色列人王,見詩72:10;賽60:6。(BTSB)

2:11 房子,表明當耶穌出生的當晚,牧羊人在場時,東方博士並沒有去馬槽看望嬰兒耶穌。牧羊人應該在幾個月後才來。拜那小孩子,與希律王不同的是,東方博士確實敬拜了嬰兒耶穌。外邦人認識了真正的宇宙之王,而以色列的主要領袖卻拒絕他。黃金、乳香、沒藥,這些是適合呈獻給君王的禮物,但不一定有額外的象徵意義。然而,這可能是對《賽》60章的暗喻,它描繪了包括國王在內的外邦人,在未來的時代,與他們的巨大財富(包括黃金)一起流向耶路撒冷。乳香(一種芳香的樹脂)和沒藥(一種類似的芳香香料)在歌3:6中出現,作為旅行商人出售的所需香料。我們沒有被告知有多少個東方博士來了;有三個人的傳統可能是由於提到三個禮物而產生的。(BTSB)

2:13-23 舊約預言應驗在彌賽亞耶穌身上。馬太解釋,耶穌個人的歷史重現了以色列民族歷史的某些方面。

2:13 逃往埃及,伯利恒距離埃及邊界約有146公里(見1480頁地圖)。埃及不在大希律的管轄範圍內,因此耶穌一家人的安全就不會受到他的威脅。

2:15 應驗,先知何西阿記述了上帝怎樣信實地帶領以色列民離開埃及(何2:15)。馬太在這裏引用《何西阿書》的經文,通過對比,說明那位已顯明為上帝 “獨一真兒子” 的耶穌,要拯救和釋放上帝的 “兒子” 以色列。

2:15 我從埃及召出我的兒子來。這段引自何11:1的話語,原本是指摩西時代上帝呼召以色列民族出埃及。但馬太在聖靈的默示下,把它也應用在耶穌身上。他看到以色列(上帝的“兒子”)的歷史在耶穌(上帝獨一無二的兒子)的生命中重現。正如以色列作為一個幼年的國家下到埃及,孩童耶穌也去了那裏。正如上帝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一樣,上帝也帶領耶穌離開埃及。(Zondervan NIV)

(重演recapitulation[交響曲曲式中的“再現部”]:上帝救贖以色列的歷史是預表,指向上帝的真兒子耶穌;耶穌將以色列的歷史重現出來。)

2:16 伯利恒城裏……所有的男孩……凡兩歲以裏的,這個小城裏也許有10-30個這個年齡的男孩。大希律之前曾向博士們打探那顆星是在什麼時候出現的(7節),然後據此估算那位對他有潛在威脅的挑戰者出生的時間。

2:17-18 耶利米用擬人法描繪以色列的母親們(拉結)為她們的兒女哀哭,因為他們已經被擄到異邦,離開了以色列地。以色列從此亡國,如同已死(耶31:15)。擄掠以色列民是意圖消滅上帝的選民,同樣地,企圖殺害耶穌也是想消滅上帝所揀選的那一位。

31:15 拉瑪,位於耶路撒冷以北8公里處,在被擄的百姓經過的路上(40:1)。拉結是雅各的第二個、也是最寵愛的妻子(創29:30),是約瑟的母親,以法蓮和瑪拿西的祖母(創30:22-24,41:50-52)。拉結被埋葬在伯利恒附近(創35:19-20)。本書的重點是講述被擄的傷心事蹟,彷彿這會讓拉結感到揪心一樣(原譯有誤,已修訂)。太2:18將本節應用到希律王身上,他因為企圖殺害耶穌而屠殺了許多無辜的孩童。因此,到了耶穌時代,人們便借用這句話來指猶太人的孩童受到虐待。(BTSB)

耶31:15 拉瑪。在耶路撒冷以北8公里處,是被擄流亡者被發配往巴比倫的地方(見40:1)。馬太福音2:18節引用了這節經文,把它與伯利恒的母親們為他們年幼的兒子死於希律之手而感到悲痛聯繫起來。猶太王希律取代尼布甲尼撒重演了以色列被擄的痛苦損失。拉結,雅各的寵妻,約瑟和便雅憫的母親。她代表以色列所有的母親為他們被擄的後代“痛哭”和“哀嚎”。(BTSB)

40:1-6 耶利米獲釋。雖然尼布甲尼撒下達了釋放和保護耶利米的命令(39:11- 12),但在耶路撒冷陷落後的混亂中,耶利米與其他囚犯一起被抓到了拉瑪的中轉站,並被鎖鏈帶去。尼布甲尼撒的命令很明確,要把巴比倫御前衛隊的護衛長尼布撒拉旦親自找來,把耶利米從捆綁中釋放出來。從巴比倫人的角度來看,耶利米的預言是有用的宣傳,因為他們宣稱猶大自己的神因為他們的罪而把他們交給巴比倫人。但耶利米個人並不同情巴比倫人,也沒有任何理由希望去巴比倫生活(參25:12)。因此,尼布撒拉旦鼓勵耶利米回去幫助基大利的新政府,位於相對無損的米斯巴鎮。(BTSB)

2:22 亞基老是大希律的兒子,他接替大希律作王,於主前4年至主後6年間統治猶大、撒瑪利亞和以土買(見1458頁 “猶太和羅馬的統治者”)。與他父親一樣,亞基老殘酷無情,猶太人都憎恨他。後來,凱撒奧古斯都害怕人民起義反抗,罷黜其職,把他流放到高盧。

2:23 拿撒勒位於地中海與加利利海之間,坐落在加利利山區的低窪處,是一個約有200-1,600人口的小鄉村。《路加福音》1:26-27和2:39表示,約瑟和馬利亞先前是從拿撒勒出來的。祂將稱為拿撒勒人,馬太不是具體地引用《舊約》某一個預言,而是指舊約眾先知(複數)所宣講的一個普遍主題。馬太的意思是,舊約先知預言了彌賽亞將被藐視(見詩22:6;賽49:7,53:3;參但9:26),就像拿撒勒在耶穌時代被人輕看(參約1:6,7:41、52)一樣。馬太也可能是運用一語雙關的修辭技巧,把“拿撒勒”這個詞與賽11:1中的彌賽亞預言聯繫起來,因為在希伯來文中,“拿撒勒” 的發音很像 “枝子”,而 “枝子” 是指向彌賽亞。“拿撒勒人” 與舊約 “拿細耳人” 的願(民6:2;士13:5)沒有明顯的關聯,兩詞的希伯來文拼法並不相同;“拿細耳人” 的意義跟彌賽亞也毫無相關,與拿撒勒鎮也沒有關聯。

2:23 稱為拿撒勒人。舊約經文中沒有包含這個“引文”,但馬太通過提到“先知”(複數),表明他指的是多段經文或一個更大的聖經主題。馬太可能是在玩弄一字雙關的修辭手法,拿撒勒的發音很像希伯來語“枝子”的nēṣer (גֵּ֫זַע),即賽11:1中的彌賽亞頭銜,或“王子”的nāzîr(נָזִיר 創49:26;申33:16)。或者,“拿撒勒人”可能指的是來自一個微不足道的地方,沒有什麼名望的人(參見約1:46),這與主的僕人將被輕視和低看的預言一致(賽53:2-3)。“拿撒勒人”不太可能是從“拿細耳人”(民6:2;士13:5)衍生出來的,因為希伯來語的輔音不同。(BTSB)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