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神(James Montgomery Boice)

認識神 The Knowledge of God

誠之摘編自 James Montgomery Boice 著,Foundations of the Christian Faith,第一部:《全權的神》(The Sovereign God),劉逾瀚譯,更新傳道會,1988 初版,pp. 3-13。

Pro 9:10 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

John 17:3 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

Rom 1:18-23 18 原來,神的忿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義阻擋真理的人。19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20 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21 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他,也不感謝他。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22 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23 將不能朽壞之神的榮耀變為偶像,彷彿必朽壞的人和飛禽、走獸、昆蟲的樣式。

在基督教紀元初期一個酷熱的夜晚,有位思維周密、飽讀詩書的學者尼哥底母前來看望一位年輕的拉比——拿撒勒人耶穌。他想與耶穌談一些真理的問題,因此話匣子一打開,尼哥底母就提到他個人探索真理過程的心得:「拉比,我們知道你是由神那裏來作師傅的,因為你所行的神蹟,若沒有神同在,無人能行。」(約三:2)。

除了拉比這個客氣的稱呼外,這個人第一句話就表現出他是一個相當有知識的人。他說:「我們知道」,而後就重述那些他所知道(或自以為知道)的事,並希望從這裏開始他們的討論。他說他知道:(1) 耶穌不斷地行了許多神蹟;(2) 這些神蹟證明祂是一位從神那裏來的教師;因此,(3) 耶穌是他所必須聽從的那一位。但耶穌卻對他說,這種探討知識的方法是錯的,除非尼哥底母先有一種內在屬靈改變的經歷,他不可能真知道什麼。耶穌對他說:「你必須要重生。」(約三:7)

尼哥底母接下去的問話,顯出他對這個重要的問題缺乏認識:「人已經老了,如何能重生呢?……怎能有這事?」(4及9節)耶穌指出,真正的認識必須從屬靈方面認識神起始,而這種認識只能從聖經中神對祂自己的啟示,和救主耶穌的生活及工作中尋得。

當代的危機

當年歷史上的這段談論,對我們今天仍然很有價值。尼哥底母在兩千年前所面對的問題和難處,在今天這個時代依然存在。他有知識,卻缺乏解開知識的鑰匙,即連貫綜合一切知識的要素。他明瞭一些事,但在真理探索的路上卻遇見個人的危機。這聽起來不是怪熟悉的嗎?這是一個知識充沛的時代,從人類科技和資訊的領域來看,我們所懂的遠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個時代,但我們卻缺乏一種能整合資訊因而帶來生命意義的知識。

這個問題可從今天人類探求知識時,所用的兩種互不相容的方法中看出來。一方面,人認為眞理可單藉理性探討而得。這不是什麼新方法,它原是柏拉圖所發展出來的,以後被希臘及羅馬思想家們所繼承。在柏拉圖的哲學中,知識乃是指認識事物裏面永恆不變的本質,並不是單指會變的現象而已。換句話說,這種認識是一種對形式、概念或理想的認識。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我們所謂的科學定律。

從表面看來,人根據不偏不倚的理性來獲取知識,本是好的,是最有效的,正如今天科技的進展所顯示的。但這種方法卻有問題,因它所得來的是極度非人性的知識。有人稱,它是一種貶低人性的知識。在這種求知的方法下,眞理變成一件東西(是一個方程式、一種定律、或只是一堆資料而已),人不論男女都變成物質,既為物質就像任何原料一樣可容他人隨意操縱。

最好的例子是看一個富裕的國家如何為了擴張自己的經濟勢力,任意宰割貧窮的國家。馬克斯在其「共產宣言」、「資本論」和其他著作中,會正確地分析並指責過這種不公平的現象。另一個例子則是共產主義,共產黨居然以提高大衆生活水準為理想,事實上卻是在操縱人民,為要達到其教條式的目標。從個人方面來說,今天在社會中流行著一種極為嚇人的行為科學思想,主要是由哈佛大學的史金納(B. F. Skinner)所提倡,他聲稱為使社會獲得益處,必須用科學方法來支配個人。

單藉理性來認識真理還有另一個難處,即這種探索方式缺乏正確的倫理基礎;它能告訴我們那是什麼,卻不能告訴我們那該是什麼。因此,隨著一片科技進步聲而來的,是道德上的放縱,使人心衰敗。長此以往,終必導致價值觀和社會制度的破產(雖然最初這些觀念和制度是促使科技躍進、道德鬆弛的原因)。有趣的是,希臘哲學家也會面臨過同樣的問題,他們都是明哲之士,但有時卻過著放蕩腐敗的生活。

近年來,由於西方世界的年輕人對理性主義者尋求真理之法感到失望,他們決定放棄理性,改由從感性經驗中去追求真理。古代的人為著反叛缺乏人性的希臘哲學,會積極參與神秘的宗教儀式,希望藉閃電、音樂、燒香或藥物,使人在情感上與某些神聯合。在我們這世代裏,人們同樣藉吸毒、東方宗教的重現、超覺靜坐和一些使「心靈擴張」的方法來尋求感性的經驗。

這種現代探索真理之法也有問題。首先,這樣得來的經歷不能久存,轉瞬即逝。藉感性來尋求真理,固然能保證必有「高潮」出現,但「高潮」之後必是不能避免的「低潮」,使人需要去尋找更强的刺激,方能保證「高潮」繼續不斷的出現。結果不是導致自我毀滅,就是把人帶入極端的失望中。第二個問題是,單藉感性追求真理並不能滿足人類心靈上的需要。雖然鼓吹藉吸毒而得這種經驗的人會說,在「高潮」時他們對實體能有更敏銳的感受,但這些經驗卻缺乏理性的實質,它不足以滿足人內心深處想要思考並領悟這些經驗的渴望。

這種種追尋的失敗為知識領域帶來的危機,與古代沒有兩樣。許多有思想的人都坦承他們不知該怎樣扭轉這種情勢。單靠理性所得來的知識是非人性的,也是非道德的。而單憑感性所尋得的經驗卻又缺乏內涵,轉眼即逝;也易流於放縱情慾。難道眞是死路一條麼?許多人問道:「還有其他可循之途嗎?還有第三條出路嗎?」

第三條路

就在這種困境中,基督教提出尋求真理的第三條路,它的優點正是前兩種求知之法所欠缺的。這第三種方法的根據是:有一位創造萬物的神祂賦予一切受造物生命的意義而且我們可以認識這位神。這真是一件令人興奮而滿足的好消息!它之所以令人振奮,因它提供了個人與神接觸的方法——不論這人在自己眼中或他人眼中是如何的微不足道;它能使人心滿足,因為它所介紹的不是一個概念或一件物質,而是一位至高無上而又有位格的神,凡認識祂的人,行為上都會產生極大的改變。這就是聖經的意思:「敬畏耶和華是知識的開端。」(箴一:7)[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箴九:10)

不過我們要先弄清楚「認識神」是什麼意思,因為常人所用的「認識」(know)一詞,不足以表達聖經真正的意思。我們有時用「認識」一詞來形容「曉得」(awareness),根據這個定義,我們可以說我們曉得某人住在何處,或說我們曉得某處正發生某件事。這是一種知識,但與我們個人無切身關係,與我們生活亦無關緊要,這與聖經所謂認識神的「認識」不同。

「認識」一詞的另一種用法是指「知道」某事或某人,這是描述性的知識(knowledge by description)。比方說,當我們說我們知道紐約、倫敦或莫斯科這幾座大城時,我們是指知道它們的地理位置,知道其街道名稱,那兒有哪些主要的商店等,這些知識可能是因我們在該城住過而得來的,但也可能是藉閱讀書籍得來的。回到宗教領城來看,這種「認識」在神學上雖然重要,卻不是信仰的全部或核心。聖經告訴我們很多有關神的知識,都是我們該知道的事實上本書中以下所要討論的,很多都是為了我們需要這類知識而寫的),但這還不夠,就是最偉大的神學家也會感到迷惘,甚至覺得生命毫無意義。

真正對神的認識必須超越經驗知識的範圍。回到前述的例子,一個住在某城的人會說:「我對這域的認識並非由書上得來的,我在這裏住過,走過這些街道,在這些店舖裏買過東西,去過那兒的電影院,我經歷過這城的生活,我真的『認識』它。」我們必須承認,這種認識比以上所談的要深刻,但它仍不是基督教信仰中「認識」一詞的全部意義。

假設有一個人,在一個涼爽的夏夜,擧頭仰望滿天閃爍的星斗,便揚言自己在野地中認識了神,你會怎麼說呢?從某個角度來看,基督徒不能否認這種經驗的真實性,因為它的確比僅僅「曉得」神的存在(宇宙間有一位主宰),或僅僅「知道」有關神的事(祂是全能者,是我們所知所見之萬物的創造者)來得深刻些,但基督徒認為這還不是聖經所謂「真正的認識」。當聖經說到「認識神」時,乃是指:從神獲得新的生命(重生)、與神交談(祂不再是遠在天邊的「那一位」,而是成為你的朋友),並且逐漸被徹底改變。

以上這些討論,一步一步地帶領我們更清楚了解認識一詞的意義。然而,「認識」還有更深一層的意義。就此詞最廣的意義而言,根據聖經,認識神還不僅是認識神而已,認識神絕不是一個獨立事件,而是從神與我的關係中去認識祂。所以按照聖經的定義,認識神包括認識我們自己心靈深處的需要,承認神的恩典能滿足這個需要,並相信唯有藉著基督救贖的工作和聖靈在我們身上動工,我們才能真正認識神。這種認識是藉著信徒敬虔的生活、崇拜和靈修生活來表達。聖經告訴我們:這種對神的認識不是因我們去尋找神而來的(因人從不會主動去找神),而是因為神在基督裏和聖經中向我們啟示祂自己而來的。

巴刻(J. I. Packer)在「認識神」一書中說:「認識神包括:第一,聽神的話,接受聖靈對聖經的詮釋,並將神的話應用在自己身上;第二,藉著神的話和祂的作為所啟示的,來瞭解神的性情和品格;第三,接受祂的邀請,遵行祂的命令;第四,領會並享受神的愛,即在與人相親及吸引人與祂相交當中所顯示出來的愛。」

何須庸人自擾

「且慢!」或許有人會這樣辯道:「這些論調聽來相當複雜,也太難了。如果認識神這麼麻煩,我寧可不要。除非你有更好的理由:我何須庸人自擾?」這種抗議也不無道理,但我們也有相當充份的理由可以回答這種辯駁。事實上,有好幾個理由:第一,認識神是件重要的事,唯有認識神的人才能進入聖經所謂的「永生」中。耶穌在禱告時也說明了這一點:「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十七:3)乍看之下,對「屬血氣的人」來說,這不足以重要到叫他付上一切代價來認識神。但也正因他缺乏永遠的生命,他無法想像出自己的虧損。這正如一個不懂得欣賞好音樂的人,他的好惡並不足降低音樂的價值,這不過說明他自己缺乏欣賞音樂的涵養罷了。不懂得欣賞永生的人,也正顯示出他們缺乏明白或瞭解永生價值的能力。聖經說:「屬血氣的人不會神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唯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

對於這些不能領會的人,我可以告訴他,神所應許的永生,能幫助人活出真正完美的人生來。不僅如此,這永生不但使人得到新生命,且能叫他永遠活著。這就是耶穌所說的:「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約十一:25~26)

第二,認識神之所以重要,是因為認識神的人必然會認識自己。這是一個心理醫生和精神科醫生充斥的時代,人們每年要花幾億美元到他們那裏去想要瞭解自己。我們固然需要精神醫學,特別是基督徒的精神醫學,但光靠這些,追根究底並不能使人認識神並由此認識來衡量自己的價值和失敗。

從一方面來說,藉認識神來認識自己,會使人謙卑。我們本非神,也不像神。神是聖潔的,我們卻是污穢的;神是善良的,我們卻是邪惡的;神是智慧的,我們卻是愚昧的;祂是剛強的,我們卻是軟弱的;祂是滿有恩惠慈愛的,我們卻被仇恨、自私、虛偽所充滿。因此,凡認識神的人都要像以賽亞一樣為自己的本相哀嘆:「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賽六:5)或是像彼得一樣說:「主啊!離開我,我是個罪人。」(路五:8)從另一方面來說,這種因認識神而有的自我認識,是很令人心安與滿足的,因為不論我們變成甚麼樣子,我們仍是神所創造,仍為祂所愛,再沒有更高的尊嚴比得上聖經所賜給人的尊嚴了。

第三,認識神能幫助我們認識這個世界——認識它的良善與邪惡,它的過去與未來,它的目的和將來對它的審判。就某方面而言,此點為上述論點的延伸。認識神既能使人認識自己,它自然也就能使人認識這個世界,因為世界是由許多個人所組成的整體。另一方面,世界與神之間,有一種獨特的關係,世界的罪惡、叛逆、它的價值及作為成就神旨意的工具都與神有直接的關係。除非我們先認識創造這世界的神,瞭解祂為何創造這個世界,及它的結局,我們就永遠無法認識自己所生活的世界。

第四,認識神之所以重要,因為這是成聖唯一的途徑。一個屬血氣的人無意成聖,但這卻是極重要的功課。我們陷入困境是因為我們不但忽略神,而且也是有罪的。我們不愛良善,即使良善能給我們帶來好處,我們有時依然厭惡它。

認識神能使人聖潔。要認識神是神,就要以祂為神來愛祂,並且願意像祂,這是聖經中關於認識神方面很重要的信息。先知耶利米說:「耶和華如此說,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悦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九:23~24)耶利米也說到有一天那些不認識神的人將要認識神:「他們各人不再教導自己的鄰舍和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耶和華,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我要赦免他們的罪孽,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惡。這是耶和華說的。」(耶三十一:34)

最後,認識神之所以重要,因為唯有藉著認識神,教會和其中的信徒才會變得剛强。我們自己是軟弱的,然而誠如但以理所說:「唯獨認識神的子民,必剛强行事。」(但十一:32)

今天,我們缺乏剛強的教會,也沒有很多剛強的信徒。追根究底是因為信徒極度缺乏健全的屬靈知識。教會為何軟弱?信徒為何軟弱?因為他們允許自己隨從今世的風尙,染上了它機械式和不敬虔的思想。他們忘了神是誰,及對信靠祂之人的應許。你若問一般基督徒對神的看法,除了聽到可期待的答案之餘,你會發現他的神是個感情變遷不定的小神。祂有心拯救世界,卻無能為力;祂想遏止邪惡,卻又力不從心。所以只好退到半退休的狀態,祂雖然願以老祖父那種方式來勸導兒女,但多半時候,祂只是任憑兒女們在危險的環境中自謀生路。

這樣的神絕非聖經中的神。凡認識神的人就能看出那種思想行為的錯誤。聖經中的神不是軟弱的,乃是剛強的。祂是全能的,若不經許可或在祂旨意之外,沒有任何事(包括惡事)能發生。沒有一件事會攪擾祂,或使祂覺得困惑,凡祂所計劃的事都能實現。凡正確認識祂的人都敢剛强行事,深知神必與他們同在,在他們身上完成神自己的美意。

需要舉個例嗎?再沒有比引用但以理的例子更適當了。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們是敬畏神的人,處於古巴比倫極不敬虔的環境中,他們雖身為奴隸,卻是好奴隸,在皇宮中服事。當他們拒絕遵行任何與他們認識並敬拜的真神之命令相違的事時,麻煩就來了。尼布甲尼撒王在國中矗立起他的巨像,要每個臣民向這像拜,但以理和他的朋友不肯從命。又有一次,當大利烏王下命令在三十天內只許向大利烏王禱告時,但以理卻照常敞開窗子,一天三次向他的神禱告。       這些人怎麼搞的?難道他們不曉得這會帶來什麼後果嗎?他們以為自己所作的不為人所見嗎?不然!他們瞭解後果將會如何,但他們也認識自己所拜的神。他們能剛強壯膽,他們相信神有方法來帶領他們,不論那是指得救脫險或是葬身於獅穴或火中。這幾個人說:「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窰中救出來。王阿,祂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三:17~18)

一個軟弱的神雕塑不出剛強的人,這樣的神也無資格接受人的敬拜。聖經中的神是一位剛強的神,對認識的人來說,祂是他們能力的源頭。

最高深的學問

現在讓我們完全根據聖經來學習並認識這位神吧!主耶穌也會鼓勵我們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太十一:28~29)對每個人而言,這是眞智慧,這也是基督徒特別的責任與權利。

神的兒女有什麼功課該學?他們豈不該學習認識神自己麼?世間不乏可學的東西,但最崇高、最能開廣心靈的學問,卻是認識神自己。名傳道人司布真會這樣說:

「默想神性能叫我們的心智格外有長進。這是一個極廣的課題,能使我們的心思迷失在這遼闊的領域裏;它深刻到一個程度,足以淹沒人類一切的驕傲。世間的學問是可求得、可理解的,我們在其中覺得自滿,而會沾沾自喜地說:『看哪!我多麼聰明。』但當我們來到這一門主要學問面前,就發現自己的測量器測不出它的深度,我們的鷹眼看不透它的高度,結果我們會望而卻步……儘管這門屬神的學問叫人心謙卑,但它又同時能開廣人的心智…………沒有任何事物能像專心、認眞並持續地研究『神』此偉大主題這樣,能增長人的智能與擴大人的整個心靈。」

每個基督徒都該有信心地朝這個目標努力追求。神已經應許凡尋求祂的人必能尋見,凡叩門的就給他們開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