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主與受造物(Douglas Kelly)

造物主與受造物

Creator and Creature

作者:Douglas Kelly

誠之譯自:

https://www.ligonier.org/learn/articles/creator-and-creature

神的聖言始於神從無中創造萬有。創世記第一章和第二章將宇宙的受造作為聖經所有真理的基礎。創世記前十一章是整本《新約》的基礎。《新約》作者多次提到這些章節,而耶穌基督自己也提到了創世記前六章中的每一章。主或任何一位《新約》作者都沒有絲毫暗示,摩西第一卷書中的這些基礎章節,不是直接了當的歷史真理,不能從其歷史—字面意義來理解。

“起初,神創造天地”(創1:1)。這意味著,正如《尼西亞信經》所確認的,上帝是“一切有形無形之物的創造者”。在希伯來語中,“天地”這個短語是一個提喻merism),一個通過提名部分來指代整體的短語。在這種情況下,“天地”就意味著“絕對的萬有”。希波的奧古斯丁在他的《創世記字面解釋》中指出,當上帝使物質現實成為實存時,“時間就開始其航程”。也就是說,當上帝創造物質的時候,祂也同時創造了空間和時間作為其背景。祂用六天的時間創造了萬有,而且祂在第一個創造周的某個時刻也讓天使成為實存。我們決不能把空間和時間的限制讀回到上帝身上,因祂是它們的主人,而不是它們的奴隸。

在創世周之前,除了上帝,什麼都不存在,沒有物質領域,沒有空間,沒有時間。只有上帝住在永恆中。教父和改教家們教導說,創世記1:1對上帝的稱呼——複數的Elohim,而不是單數的Eloha,是對三位一體真理的一種暗示。在祂自己裏面,獨一的上帝從絕對的永恆以來都是三位一體的(正如我們後來在經文中清楚學到的)。祂不是一個孤獨的單一體,而是三位一體。根據以弗所書3:14-15,人的父性是神的父性的反映,因此在某種意義上,神的生活就像一個家庭:“天上地下的全家都是從祂得名”。神(Elohim)創造的教義是家庭結構和歡樂的基礎。

通過從無中創造萬物(即沒有預先存在的材料),上帝顯明唯有祂才是上帝。當摩西在燃燒的荊棘叢中求問祂的名時,祂回答說:“我就是我所是的”(出3:14,I am who I am;《和合本》“我是自有永有的”)。這些字詞是希伯來語“存在”(to be;或譯為“是”)一詞的詞根。上帝是永存的;祂沒有起源;祂不倚靠在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而成為祂自己,或行祂所行的事。其他萬有都依賴上帝;只有上帝的存在不倚靠任何事物,只倚靠祂自己。

在整本聖經中,某些品質或屬性被歸給上帝,而且只歸給上帝,包括永恆、無限、全能,以及至高智慧(這些屬性也包括只有祂能夠付諸實現的一個全方位的計劃)。然而,在人類歷史的一開始,撒旦誘惑我們的始祖,使他們以為,藉著違背上帝的明確命令,他們自己可以成為神,並為自己決定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創3)。從那時起,墮落的人類就一直試圖藉著否認上帝對他們的創造主權、否認上帝對他們說的話,將自己提升到神的高度,盼望建立自己獨立於上帝之外的判斷善惡的程序。

這通常是藉著將神的屬性轉移到受造秩序來實現的,正如羅馬書第1章所顯示的那樣:“他們將神的真實變為虛謊,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稱頌的,直到永遠。”(第25節)。我們看到這在進化論中是如何運作的:永恆從上帝那裏被奪走,歸給了一個永遠存在的物質宇宙;全能被歸給了非位格的宇宙,它能夠以某種方式從無序中帶來有序。儘管一般人大致否定宇宙秩序裏存在著至高智慧,然而,至高智慧卻從功能上被類似於從簡單到複雜的內在進化動力所取代了。(進化的動力及其伴隨物從未被實證科學所證明;它們是那些用自然、自己或國家取代上帝的人所提出的一種構想。)

明智地掌握《聖經》中關於造物主及其受造物的教義有許多好處。它表明只有上帝是上帝,永恆的上帝對祂創造的一切都有一個永恆的、包羅萬象的計劃。它恢復了生命的意義和希望。它有一個巨大優勢,就是拒絕將神的屬性賦予任何不是神的東西,無論是物質世界、人類,還是如今特別相關的,自稱全能的國家或世界秩序。萬有是上帝創造的,這個教義始終是抵抗國家主義(或教會)暴政的基礎。

聖經中的創造教義也讓我們受益匪淺,它表明秩序之神所創造的事物具有有序的成分、適當的順序、整體的規律性和可理解性;這些假設是一切真科學的基礎(甚至非基督教歷史學家,如阿爾弗雷德·諾斯·懷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也認為如此)。創世記第一章和第二章還向我們表明,上帝創造的萬物都是“甚好”的(創1:31)。這意味著物質的創造,包括人類的思想和身體,都是積極的善,而不是我們應該努力逃避的惡(如印度教、佛教和新紀元宗教的教導)。

根據創世記第3章和羅馬書第5章,邪惡的出現來自於有道德的人(moral beings)的叛逆選擇,他們最初受造時是無罪和善良的,但有能力自願選擇愛上帝或不服從祂。成為撒旦的光明天使,因叛逆不服從造物主而陷入罪中,並在一段時間內成功地誘惑了亞當和夏娃,即我們的始祖,使他們跟從牠。因此,惡不是來自物質現實本身,而是來自悖逆行事的有道德的人。因此,基督徒永遠不需要恨惡自己的身體,想要逃離現實世界,或把現實當作神。

這一切都不在神永恆的計劃之外,因為甚至在第一宗罪發生之前,基督就是那隻從創世以來被殺的羔羊(啟13:8)。因此,我們並不指望神話般的進化過程會改善我們的命運,或把世界帶到它必須去的地方。我們憑信心仰望永恆的創造者上帝,藉著祂兒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永遠赦免我們的罪,當我們生活在這個墮落的受造界時,可以明白生命的結構和意義,使我們在 “新天新地”(彼後3:13)裏獲得永遠的美福,這是基督再來所要終末成全的。

我們可以倚靠的一位上帝;今生與來世的意義與盼望;擺脫暴政的自由;對身體和婚姻的快樂看法;真正的科學進步和對聖經的清楚解讀;通往永恆赦罪的道路——所有這些好處都來自造物主及其受造物的教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