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的目的:歸榮耀與神(David Steele)

The End of Creation: Soli Deo Gloria

作者:David Steele

誠之譯自:https://davidsteele.blog/2020/03/21/the-end-of-creation-soli-deo-gloria-3/

一言以蔽之

《聖經》的第一節經文是個劃時代的陳述,對基督教世界觀的形成具有驚天動地的意涵:「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一1)。不要錯失了這句陳述的重要性,也不要輕忽這個重大啟示的意涵,而且要小心接受聖經所肯定的東西。歸根結底,無視上帝真理的明確啟示,已證明是個代價高昂的錯誤,其後果將延續到永恆。

德國天文學家開普勒(Johannes Kepler)接受了聖經的啟示,並明白了實話實說(giving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的重要性:「對外在世界的所有調查的主要目的,都應該是發現上帝賦予它的合理秩序與和諧。」(注1)如果不這樣做,就等於神學上的叛逆。因此,開普勒並沒有將上帝的創造活動貶到最低,而是將它高舉。他並沒有將創造的奇跡邊緣化,反而為之驚歎!

悲慘的轉折

可悲的是,一些思想家並沒有追隨開普勒的步伐。這些懷疑論者藐視創世記一章1節,把上帝的啟示扔進了宇宙垃圾箱。達爾文(Charles Darwin)在他的《物種起源》一書中普及了「自然選擇」的概念,他也拒絕接受創世記的明確記載。諷刺的是,他如今被埋在了威斯敏斯特修道院裏。達爾文或許已經不在人世,但他的無神論思想卻仍然主導著許多人的思想,尤其是在大學裏。

薩根(Carl Sagan)曾極力擁護達爾文的進化論,他寫下了這些名言:「宇宙是所有存在的或曾經存在的、或將要存在的東西的總和。只要一想起宇宙,我們就難以平復——我們心情激動,感歎不已,如同回憶起許久以前的一次懸崖失足那樣令人暈眩顫慄。我們知道我們正在探索最深奧的秘密。」(注2 )他繼續說道,「進化是事實,而不是理論。」(注3)這樣的戲謔可能會吸引進化論者發癢的耳朵,但在真理的法庭上審視時卻站不住腳。

或者考慮一下道金斯(Richard Dawkins),達爾文進化論的另一個捍衛者。他對創世記的拒絕使他產生出一種充其量來說只是褻瀆的對上帝的看法:「《舊約》聖經的上帝可以說是所有小說中最讓人痛恨的角色:善妒並以此自豪;一個可憐蟲,不公正、無情的控制狂;好鬥氣、嗜血的種族清洗者;一個惡毒的、害怕同性戀的、種族主義的、殺嬰的、種族滅絕的、殺害子女的、發出瘟疫的,自大的,施虐受虐,反復無常的惡霸。」(注4)神的話語對這種不信的思想提出了嚴厲的指責。

基督徒的理性回應

我們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出對上帝的啟示投下「不信任票」,會帶來怎樣的災難性後果。薛華(Francis Schaeffer)明白創世記一章1節的重要性。他知道,如果我們撇棄創造的事實,我們的世界觀就會崩塌。他寫道:「除非我們的認識論是正確的,否則一切都會出錯。」(注5)認識論這門學科解決的是知識的問題。也就是說,它有助於解開我們對自己知識的瞭解。薛華繼續說道:「那無限而有位格的上帝是存在的,而且祂並非靜默不語;這讓一切都變了樣。」(注6) 薛華幫助我們明白,上帝是存在的,祂已經啟示了自己,也就是說,祂已經說話了。或者用薛華的話來說,「祂並非默不作聲。」

上帝創造世界的目的

上帝不僅存在,而且還將自己啟示出來,這是每個人都必須接受的一個巨大現實。這一驚人的事實應該讓我們雙膝跪下,雙手俯伏。它應該促使我們謙卑地向永生上帝獻上感恩。不僅如此——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明白上帝創造作為背後的動機。他認為,上帝創造世界的目的是自我溝通(self-communication)。「既然基督創造世界只是為了傳達祂的卓越和幸福,因此我們明白,敬虔者所有的卓越、美德和幸福都是由耶穌基督在他們身上創造的。」(注7) 愛德華茲的這一創造觀具有深遠的影響,並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

所以,創造的目的乃是獨特地集中在上帝身上。也就是說,創造是以上帝為導向的。創造是以上帝為中心的。愛德華茲在其最偉大的文學成就之一〈論上帝創造世界的目的〉的論文中,展示了這種以上帝為中心的態度:「上帝在祂的話語中所說的,很自然地讓我們認為,祂在祂的工作中,使自己成為祂的目的,祂為自己的緣故所做的工作,就是使祂的榮耀成為祂的目的……上帝向受造物的理解力傳達自己,使他認識祂的榮耀;也向受造物的意志傳達自己,賜給他聖潔,這主要是在於對上帝的愛;也賜予被造物幸福,這主要是在於以上帝為樂。這些都是聖經中所說的上帝的豐盛,其流溢的總和(the sum of that emanation of divine fullness),也就是上帝的榮耀。」(注8

考慮一下要是忽視了聖經的創世記載,所可能造成的三個重要意涵:

首先,忽視聖經創造的實會導致認識論的歪曲。而根據定義,一個歪曲的認識論,會影響我們對其他一切事物的思考方式。當上帝被排除在整幅圖畫之外或從每天的生活中被挪走時,我們就會在一片荒原上徘徊,尋索答案。陀思妥耶夫斯基寫道:「如果上帝不存在,那麼還有什麼不可以。」(If God does not exist, then everything is permitted.)上帝消失蹤影會讓我們感到無助、無望,且迷失在無意義的泥沼中。

其次,藐視聖經創造的事實,是對上帝的品格和可信度的質疑。聖經對創世的記載非常清楚:

因為萬有都是靠祂造的,無論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見的,不能看見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執政的,掌權的;一概都是藉著祂造的,又是為祂造的。祂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祂而立。(西一16-17)

你發出你的靈,他們便受造;你使地面更換為新。(詩一〇四30)

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裏呢?你若有聰明,只管說吧! 你若曉得就說,是誰定地的尺度?是誰把準繩拉在其上?地的根基安置在何處?地的角石是誰安放的?(伯卅八4-6)

凡是棄絕上帝明明說過的話的人,都會使上帝的品格受到質疑,使祂的名的價值受到極大的侮辱。任何敢於質疑上帝品格的人,都會站在永恆審判的懸崖邊上。

第三,輕視聖經創造的現實,並不能榮耀上帝,而上帝就是創造的終點/目的。以賽亞書四十三章7節說:「凡稱為我名下的人,是我為自己的榮耀創造的,是我所做成,所造作的。」想一想,拒絕接受創世記載的悲慘諷刺。為了榮耀上帝而被創造出來的受造物,卻蔑視並嘲笑賜給他氣息的那一位。

上帝的榮耀是創造的終點/目的。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詩十九1)。有罪的人努力想要歪曲上帝在聖經中明確表述的內容,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唯獨歸榮耀給上帝!

注:

1. Johannes Kepler, Cited in Charles Colson and Nancy Pearcey, How Now Shall We Live? (Wheaton: Tyndale House, 1999), 51. 

2. Carl Sagan, Cosmos (New York: Ballantine Books Trade, 1980), 1. 

3. Ibid, 27. 

4. Richard Dawkins, The God Delusion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2006), 31. 

5. Francis A. Schaeffer, The Complete Works of Francis A. Schaeffer: A Christian Worldview, Volume One, A Christian View of Philosophy and Culture (Wheaton: Crossway Books, 1982), 275-276. 

6. Ibid, 276. 

7. Jonathan Edwards, The Works of Jonathan Edwards, vol. 13, The “Miscellanies,” ed. Thomas A. Schaefer,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4), 277. 

8. The Works of Jonathan Edwards, vol. 1, A Dissertation Concerning the End For Which God Created the World, ed. Edward Hickman (Carlisle: The Banner of Truth, 1834), 107, 119.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