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是否因信得生(在祂的行為之約中)?

Did Jesus live by faith (in his Covenant of Works)?

作者:Mark Jones,2014年9月15日

誠之譯自:https://www.reformation21.org/blogs/did-jesus-live-by-faith-in-his.php

「義人必因信得生」(誠之按:羅一17)

聯盟這裏的高層對我很不滿意。我把我關於行為之約的文章發在了一個不能最大化置頂觀看的日子。我很抱歉。這種情況再也不會發生了。這是我的懺悔:上一篇文章的「第二部」。

耶穌是否像亞當一樣,靠信心而活?耶穌是否像亞當一樣,依靠聖靈來順從神的律法?

這些都是值得回答的問題。

一些喜歡說亞當和耶穌是「被置於行為之約之下」的人(像我一樣),需要考慮到聖經中的證據,即耶穌以多種形式得到了神的幫助。祂的順服就只是:祂的順服。但即使祂所作的順服是祂的行動,但能力/幫助卻來自上帝(這就是「行動-能力(act-power)」的區別)。

我正在寫一本名叫《認識耶穌》的書,這本書將更詳細地記錄耶穌確實是靠著聖靈的能力,藉著信心而活,因為祂代替我們完美地遵行了律法。

據我所知,改革宗神學家一般都不難作出這個假設,即耶穌是靠著信心生活,並依靠聖靈來順從聖父的旨意。

弟兄們,我們不是路德宗信徒(好吧,我不是)。

正如巴文克所指出的,羅馬天主教和路德宗的神學家「在某種意義上是一致的,他們都把耶穌的人性提升到為其設定的界限之上,並把耶穌的人性發展和祂的降卑狀態都消融成僅僅是作作樣子」(譯按:RD,III.6,#357, p. 257)。換句話說,他們不認為聖靈的作用和基督的信心生活具有真正的地位。

然而,另一方面,古德溫、歐文、特瑞金、巴文克、魏司堅和其他無數的改革宗神學家都肯定,我們可以說耶穌在地上的事奉期間,在祂搬到天上眼見的範圍之前,都是靠信心而活的。

巴文克聲稱,對亞當和基督來說,信心 「無非是緊緊抓住上帝的話語和應許的行動」。他補充說,改革宗神學家為這樣的觀點辯護:耶穌是地上的朝聖客,「不是一個全面的認識者」,「祂是憑著信心和盼望而行,而不是憑著眼見」。耶穌的信心由知識、同意和信賴組成的(見特瑞金,第十三論題,第12問)。

此外,古德溫在他那篇精彩的論文「基督出發」(Christ Set Forth)的開場白是這樣說的:

「基督和我們一樣都是因信得生……在某種意義上,祂和我們一樣,有著稱義的信心。」

然而,按照古德溫的說法,基督並不像我們一樣依靠別人的義。祂不像我們那樣為自己找一個中保。

我們為什麼必須肯定這個真理,有重要的基督論、救恩論、釋經學和教牧的原因。我現在並不打算一一談及。但即使是走馬看花地讀聖經,我們也沒有什麼選擇,只能把信心(和盼望)歸給那人,就是基督耶穌(見希伯來書和詩篇)。畢竟,無論我們從基督那裏得到什麼恩典,祂都必須先在自己身上卓越地擁有,包括信心(「祂是先鋒」)。

然而,還有一些東西需要考慮,即:基督的恩典。

耶穌過去是,現在也是卓越的屬靈人。基督的順服——所有的順服——都是在聖靈的能力裏完成的。因此,聖靈是「神子自己一切神聖作為的直接操作者,甚至作用在祂自己的人性上。無論神的兒子在人性中、藉著人性、或在人性上做什麼,祂都是藉著聖靈做的,聖靈就是他的靈」(歐文)。

所以,按照歐文的說法:

基督的人性是「聖潔的,並根據其接受的程度,被恩典所充滿。」聖靈賦予耶穌一切的恩典。為什麼這一點如此關鍵?

「因為即便靈魂、心智、意志、情感的自然能力,是受造成純潔、無罪、無玷污的,——它們不能以其他方式被上帝立即創造出來,——然而,這還不足以使任何有理性的受造物向上帝而活;就連全然聖潔的耶穌基督也不行。(譯按:意思是耶穌也必須倚靠聖靈的恩典)」(誠之按:《聖靈論》,book II, chapter 4)

對亞當來說是這樣,對基督來說也是如此。兩者之間是平行的。他們的順服不是「赤裸裸」的順服,彷彿他們天然的能力就足夠了,因為他們是無罪的。不!不是這樣的!

正如巴文克所指出的:

「在這一點上,重要的是要注意到,聖靈對基督人性的這種活動絕對不是獨立存在的。雖然它乃是從受孕就開始了,但並沒有停在這裏。它貫穿了祂的一生,甚至一直延續到高升的狀態。總的來說,這種活動的必要性已經可以從以下事實中推斷出來:聖靈是所有受造物生命的創造者,特別是人類的宗教道德生命。如果沒有聖靈的內住,真正具有上帝形象的人甚至連片刻都無法想像……如果一般人除非靠著聖靈,否則就無法與上帝相交,那麼這一點就更適用於基督的人性了。」

如此,亞當是否賺得了或配得(merit,或譯為有功於;下同)聖靈的內住?或者說這是一個額外附加的禮物?神對亞當是否是滿有恩典的,賜給他聖靈來協助他順服?

回到亞當的行為之約,我們可以肯定亞當是被置於行為之約之下。我們可以正確地認為,亞當必須完全順服神,才能(ex pacto,按照約定) 「賺取」或「配得[merit]」他的獎賞。但在我看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也不能肯定神在通過賜給亞當聖靈來幫助他(即額外附加的恩賜),好叫亞當能在他順服的生活中享受與神的交通的這件事上,是滿有恩典的。

第二個亞當,即耶穌基督,擁有無限量的聖靈,就我而言,祂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信徒。

因此,魏司堅在對比保羅的著作和希伯來書時說:「在這些其他著作中,基督是信心的對象,是罪人信賴的對象,而在這裏,救主被描述為自己在行使信心,祂實際上是一個完美的、理想的信徒。」

馬克·瓊斯牧師計劃回去寫《認識耶穌》,因為他需要一份豐厚的合同來支付一雙新的足球鞋、緊身牛仔褲和蘇格蘭威士忌拉加夫林(Lagavulin)的費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