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詞條:悔改(Repentance)、悔改歸主(Convert, Conversion)

悔改(Repentance)

摘自證主聖經神學辭典

舊約

舊約裏最常用來表達悔改的用詞是sub(שׁוּב [shub]);這字詞的動詞形式出現了超過1,050次,不過只有13次譯作「悔改」(NIV)。較常出現的翻譯是「轉」或「回轉」。一個相關的用詞是naham,這字詞在NIV三次譯作「悔改」。在新約裏,最常出現的動詞是metanoeo(33次),名詞是metanoia(20次)。同義詞metamelomai有一次譯作「悔改」(太二十一32,譯註:和合本作「懊悔」)。

sub這字詞所包含的悔改要素是「離惡,歸善」。在神學上,最決定性的觀念是回轉歸向神,或轉離罪惡。一個離開神的人就是背道的人。以西結三次向以色列民發出神的呼召說:「回頭吧!離開你們的偶像,轉臉莫從你們一切可憎的事」(結十四6);「你們當回頭離開所犯的一切罪過」(結十八30);「你們轉回,轉回吧!離開惡道」(結三十三11)。這樣的呼召是眾先知的特色(例如:賽四十五22,五十五7;珥二12-13)。七十士譯本突顯這觀念,通常把sub譯作epi(apo-) strepho(回頭或轉離)。要棄絕的是惡念和惡行,動機和行為都要徹底改變。一個顯著的例子是以賽亞書一章16至17節:「從我眼前除掉你們的惡行,要止住作惡,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給孤兒伸冤,為寡婦辨屈。」

我們會發現這種回頭/轉回有兩方面:一方面是神自主憐憫人的行動,另一方面是人有意識地決定要歸向神(那是超乎憂傷和悔罪的回轉)。

聖經命令人認罪時,常舉出榜樣(如詩二十五和五十一章的懺悔禱告)。一個人若是有罪,「就要承認所犯的罪」,好使他得到贖罪和赦免(利五5,二十六40-42)。因此,認罪屬於悔改一部分,乃是得到神赦罪所必須的(比較約壹一9)。以賽亞書有一個偉大的預言/應許:「必有一位救贖主來到錫安──雅各族中轉離過犯的人那裏」(賽五十九20)。

悔改在舊約的兩種主要形式是宗教禮儀(如公開的儀式、禁食、各種憂傷的表現、禱告禮儀,或各種悔罪的日子)和先知性的觀念(如眾民要「回轉歸向耶和華」)。後者強調與神之關係的改變。

悔改回轉包括順服神所啟示的旨意,信靠祂,離開所有罪惡和不敬神的行為。每一個人都要「回頭離開惡道」(耶二十六3,三十六3)。阿摩司說出神的哀嘆:不管神為以色列民作了甚麼,「你們仍不歸向我」(摩四4、8-11)。何西阿預言有一天以色列人「必歸回,尋求他們的神──耶和華和他們的王大衛」(何三5)。因此,他勸告以色列人回轉歸向耶和華他們的神,並說:「求你除淨罪孽,悅納善行」(何十四2下)。

舊約也有為某些事情「後悔」的觀念。七十士譯本用了metamelomai來描述以色列民離開埃及時的搖擺不定,說:「恐怕百姓遇見打仗後悔,就回埃及去」(出十三17)。智慧警告人勿犯淫亂說:「終久,你皮肉和身體消毀,你就悲嘆」(箴五11)。

希伯來文naham通常用來表達神的「後悔」;人也會後悔。基本意思是為了所作的事感到「憂傷、難過」。通常神會「寬鬆」或「改變祂對待人的方法」。神看見人類在地上作惡,「心中憂傷」,就用洪水毀滅人類(創六6-7);耶和華也曾「後悔」,不把所說的禍降與祂的百姓(出三十二14);祂「後悔」立掃羅為王,就把他廢黜了(撒上十五11、26)。這些描述可稱為與人同感法(anthropopathic),即是把見諸於人類的情緒反應而應用在神身上。神後悔而不把所預言的審判降在以色列人身上的情況,並不罕見。這種心意的回轉,在何西阿書十一章8至9節有特別生動的描述:「以法蓮哪,我怎能捨棄你?……我回心轉意……我必不發猛烈的怒氣。」神對以色列人的真愛必定得勝,並且祂會信守與子民所立的約。

新約

在新約裏,關乎悔改的主要用詞是metanoia。這字詞通常有兩個意思:「改變心意」和「後悔/懊悔」。

在符類福音裏,metanoia表示悔改離罪(可一4)。雖然猶太人有亞伯拉罕作祖先,但由於審判已經臨近,所以他們悔改離罪是迫切而不可避免的(參太三10,「已經」)。施洗約翰呼籲人脫離過去的羈絆,並轉向神。

在馬太福音第三章,除了呼籲人受洗之外,約翰沒有具體指出應結出哪些「悔改的果子」。路加的敘述則包括眾人的問題:「這樣,我們當做甚麼呢?」約翰就對群眾、稅吏和兵丁具體說出悔改的應有表現(路三10-14)。因此,metanoia的具體化就是受悔改的洗禮(可一4;路三3),並以態度的改變和實際的行動來證實自己的悔改。

在馬可福音一章15節和馬太福音四章17節裏,耶穌開始公開傳道時都呼籲人「悔改」。馬可把悔改和信福音相提並論;馬太則同時指出天國的臨近。雖然路加沒有記載這起初的呼召,但他也指出耶穌的教導,有好幾次強烈呼籲人悔改(參路十13,十一32,十三3、5,十七3-4)。使徒行傳常把metanoia與赦罪連起來(參徒二38,三19,五31,八22,二十六18、20)。這些經文與約翰的宣講很相似,但一個顯著的分別是聽眾的不同。約翰宣講的對象只有猶太人,使徒行傳則包含猶太人、撒瑪利亞人和外邦人。在使徒行傳的經文裏,首四次是由彼得宣講,最後一段經文則是保羅講述他的使命。此外,經文又記載保羅是要向猶太人和外邦人/希臘人傳道,叫他們「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徒二十21)。這兩個要素也可見於馬可福音,其中記載耶穌呼籲人「悔改,信〔關乎祂的〕福音」(可一15)。再者,在使徒行傳三章19節(彼得)和二十六章20節(保羅),metanoia又與epistrepho相連。這樣,悔改就引致歸信,而「與悔改相稱的行為」就隨之而來。

在保羅的書信裏,動詞metanoeo只出現了一次(林後十二21),而名詞metanoia則出現了四次(羅二4;林後七9、10;提後二25)。反義詞「不悔改」出現在羅馬書二章5節。許多人認為保羅較廣泛的用詞「信心」(pistis)和「相信」(pisteuo)已包含悔改的觀念。如上文所說,路加記載保羅在以弗所傳道時,也把這兩個觀念聯繫起來(徒二十21)。

一個棘手的問題是希伯來書六章4至6節,經文說:「論到那些……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對於那些被形容為「離棄道理」的人,他們能否再次悔改呢?經文意思在乎文理和句子構造,讀者必須參考註釋書的詳細討論。這句話大概是牧者的警告,而不是教義和神學的主張,但無論如何,我們必須認真地加以警惕。「悔改」一詞最後一次在書信裏出現,乃是彼得後書三章9節,那裏描述主耐性地等待所有人都悔改。

最後,metanoia在啟示錄中經常作為公式勸告的一部分(啟二5、16、21-22,三3、19)。經文呼籲信徒悔改,離棄各種不當的行為,並重拾他們起初的信心。那些在教會以外的人,縱然聽到多次的警告,也不悔改自己手所作的(啟九20-21,十六9、11)。

另一個表達悔改的希臘字詞(metamelomai)在新約裏出現了六次,而NIV只有一次把它譯作「悔改」(太二十一32)。在那裏,耶穌指責祭司和長老沒有聽從約翰所傳的道理而悔改。在希臘文的用法裏,這詞指改變心意或感覺;按照亞里士多得的用法,那是指人心的前後矛盾。

在新約的用法裏,這字詞常包含「後悔」的意思。一個兒子對於自己不聽從父親的命令感到「懊悔」(太二十一29)。猶大出賣耶穌後感到「後悔」(太二十七3)。保羅沒有因他嚴厲的信件使哥林多人憂愁而懊悔(林後七8);相反,那憂愁所引起的「懊悔」(metanoia)帶來了救恩,而那懊悔不會使他們「後悔」(林後七9-10)。

Walter M. Dunnett

參考書目:

J. Behm, TDNT, 4:975-1006; V. P. Hamilton, TWOT, 2:2340; H. Merklein, EDNT, 2:415-19; O. Michel, TDNT, 4:626-28; G. F. Moore, Judaism, 1:507ff.; M. R. Wilson, TWOT, 2:571.

悔改歸主(Convert, Conversion

摘自證主聖經神學辭典

雖然「悔改歸主」這用詞在今天的神學和宗教研討裏很常見,但在聖經裏,這是一個較為罕見的字眼。現今常見的用法是指一個人歸向基督成為基督徒。這概念的根據在於兩個意為「轉向」的用字(希伯來文sub;希臘文epistrepho)。新約的用法跟常見的神學意義較為相近。在新約以外,改變信仰的例子有「皈依猶太教者」(proselyte),即改變外邦人的生活而改信猶太教的人。這樣一個例子用了日常的希臘用語,描繪出一個改教者是甚麼模樣的。

舊約

悔改歸主的概念在舊約裏很罕見。「回轉」這鑰字有很多用法,但不用來描述歸信。(1)它可指將來列國都轉向神(賽十九22)。(2)它可指一個以色列人回轉歸向神,或反面地指他不轉向神(賽六10,三十一6;耶三10、12、14、22;摩四6、8、10;亞一2-4)。這意義的一個好例子是耶利米書四章1至2節,在那裏神呼召人除掉偶像而歸向祂。(3)有時候,聖經說神回轉到祂子民那裏(賽六十三17;摩九14)。在舊約裏,與「悔改歸主」的意義最接近的經文是以賽亞書五十五章7節。這段經文呼籲惡人歸向神,以得著神的憐憫和赦罪。那些渴慕神的人都當來。

猶太教

猶太教並沒有一個專有名詞指回轉,卻有外邦的異教徒歸向耶和華的例子。《多比傳》一章8節和十三章11節承認會堂裏有這些歸信者存在。歸信者的用詞就是希伯來文的「外國人」(ger)。這些歸信者會受割禮,受洗、獻祭,以表明他們的潔淨,並且要過一個有德行的生活,以對比他們以往的生活。至於這樣的歸信,最突出的描寫是偽經中《約瑟和亞色那特》(Joseph and Aseneth)的故事。

新約

在新約裏,耶穌給教會的使命是向萬邦傳悔改赦罪的道,正如舊約所呼籲的;使人歸主似乎是教會回應那使命的呼召(路二十四43-47)。簡言之,悔改歸主就是轉向神。因此,在使徒行傳幾件重要的事件裏(徒三19,二十六20),悔改和回轉的觀念同時出現。悔改反映個人歸信時的態度,回轉描寫方向的轉變,那是歸信的一部分(徒九35──轉向主,十一21──與信主相提並論,十四15──從虛妄回轉,十五19──轉向神,二十六18──從黑暗轉向光明)。路加常用這方法來描述保羅稱為信心的東西,不過保羅也談及「離棄偶像歸向神」(帖前一9-10)。彼得前書二章25節以歸向大牧人的圖畫來表達這觀念。由此可見,這用詞可描述一個人轉離了甚麼東西,或指他轉向誰。

雖然這專有名詞在使徒行傳沒有出現,但悔改歸主的例子隨處可見。在這些例子中,如保羅在往大馬色路上改變了方向,又如哥尼流、腓立比獄卒即時的回應,還有呂底亞的故事。

Darrell L. Bock

另參:「悔改」。

悔改(REPENTANCE

摘自天道《聖經新辭典》

舊約有兩個字經常譯作「悔改」或相近的字眼── naham(「懊悔,改變心意」)及 sub(「回轉」)。

  naham 一字很少用在人身上(出十三17;伯四十二6;耶八6,卅一19),卻經常用在神身上,經文常說神「為(祂所計畫或開始的)災禍而後悔」。這種有力的表達方式,源自以色列人按人際關係來理解神對人的關係,旨在說明這種關係是一種會改變的關係,而絕不意味神是易變或反復不定的。特別是當人要按己意脫離神的管理和照顧的時候,便會發現神命定他這罪惡所帶來的後果會是更大的禍害(創六6-7;撒上十五11、35;撒下廿四16;耶十八10)。然而誰若悔改──即使在最後時刻,誰若(再次)歸向神,他便會發現神是滿有憐憫和慈愛的,祂不會施行審判(耶十八8,廿六3、13、19;拿三9-10;出卅二12-14和摩七3、6強調那位願意為其人民在神面前代求者的重要性)。因此,雖然神定意審判罪惡(民廿三19;撒上十五29;詩一一○4;耶四28;結廿四14;亞八14),但祂卻更常顯示自己為一位有憐憫的神,即使其子民對祂不忠,祂仍然對他們保持信實──換而言之,祂是一位「為災禍而後悔」的神(出卅二14;申卅二36;士二18;代上廿一15;詩一○六45,一三五14;耶四十二10;珥二13-14;拿四2)。

  對人來說,呼籲他悔改就是呼籲他回轉(sub),重拾他在被造時(及與神立約後)對神的倚靠。特別是在被擄之前,先知就常常發出這種呼籲。摩四6-11清楚指出,神因以色列的罪惡所要降的災禍並非含有惡意,也不是為了報復,而是為了使以色列悔改。誰人作惡,誰人便得到神所降更大的禍害;但誰人為他的罪惡後悔,誰人便會發現一位為祂的災禍而後悔的神。聖經裏其中一段邀人悔改而最動人心弦的呼籲,記載在何六1-3和十四1-2;在這裏,希望與絕望交替出現(三5,五4,七10),而十一1-11尤為感人。同樣動人的是以賽亞藉他兒子的名字施亞雅述(「剩下的將要歸回」,七3;也見十21-22,卅15;參十九22)所表達的盼望,和耶利米的懇求(三1-四4,八4-7,十四1-22,十五15-21),兩者都夾雜對災難的預感及絕望(賽六10,九13;耶十三23)。

  其他強而有力的表達方式包括申卅1-10;王上八33-40、46-53;代下七14;賽五十五6-7;結十八21-24、30-32,卅三11-16;珥二12-14。也特別參:撒上七3;王下十七13;代下十五4,卅6-9;尼一9;詩七十八34;結十四6;但九3;亞一3-4;瑪三7。約西亞所呼籲的懺悔是全國悔改的典型例子(王下廿二-廿三;代下卅四-卅五)。

  在新約,給翻譯為「悔改」的字是 metanoeometamelomai。這兩個希臘字一般指「改變主意」,因而也可指「(對以前所持守的觀點)感到後悔、懊悔」。這種懊悔的態度可見於稅吏的比喻(路十八13),可能太廿一29、32,廿七3及路十七4(「我懊悔了」)也有這意思,而意思最明確的是林後七8-10。然而,新約的「悔改」,意思主要受舊約 sub 一字的意思所影響,因而不單是感到難過,或改變主意,而是一種回轉,一種人生基本動力和方向的完全改變。因此,metanoeo 最理想的翻譯往往是「回轉」,即「轉過來」(*皈依)。這個解釋也幫助我們明白為何施洗約翰不僅要求那些明顯的「罪人」接受洗禮,還要求那些「公義的」猶太人接受洗禮,因為*洗禮是悔改的表現,是一種決定性的行動,是人從舊有的生活回轉,全然仰賴「那將要來者」的憐憫(太三2、11;可一4;路三3、8;徒十三24,十九4)。

  馬可福音(一15;參六12)和馬太福音(四17,十一20-21,十二41)甚少明顯地提及耶穌呼召人悔改,但路加福音則對此十分強調(五32,十13,十一32,十三3、5,十五7、10,十六30,十七3-4;參廿四47)。不過,這三卷福音書的其他陳述和事件,都很清楚地表達了耶穌整個事工所要求的悔改。浪子的比喻(路十五11-24)強調這種悔改的徹底性質,就是完全倒過頭來回轉。法利賽人與稅吏的比喻則表達了悔改的無條件性質──悔改表示人承認自己沒有權利向神要求甚麼,並且毫無託辭、毫不申辯地降服於神的憐憫之下(路十八13)。耶穌與年輕財主(可十17-22)並與撒該的相遇(路十九8),突顯了悔改是從昔日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轉過來」。最重要者,太十八3清楚表明,回轉就是要成為一個孩子,即承認自己在神面前的幼嫩,認定自己不能遠離神而活,並且願意完全依靠神。

  路加記載早期基督徒在傳道時常常呼籲人悔改(其中還包括赦罪的應許;徒二38,三19,八22,十七30,廿21,廿六20)。這裏 metanoeo{epistrepho{ (「回轉」──徒三19,九35,十一21,十四15,十五19,廿六18、20,廿八27)兩字的意思互相補充, metanoeo 側重轉離(罪),而 epistrepho 則較強調轉向(神)(尤見:徒三19,廿六20),不過兩個字各可有上述兩種意思(正如在徒十一18;帖前一9)。

  從徒五31及十一18看來,聖經作者不難把悔改一併描述為神的禮物和人的責任。與此同時,新約聖經亦數次引用賽六9-10,來解釋人為何無法回轉(太十三14-15;可四12;約十二40;徒廿八26-27)。

  希伯來書的作者也指出最初悔改的重要(六1),但他卻質疑再次悔改的可能性(六4-6,十二17),而其他聖經作者則更明顯地指出基督徒可以也須要悔改(林後七9-10,十二21;雅五19-20;約壹一5-二2;啟二5、16、21-22,三3、19)。

  除此以外,新約聖經只有很少經文提及「悔改」(羅二4;提後二25;彼後三9;啟九20-21,十六9、11)。我們不應假設最早期的宣講一定論及悔改和*饒恕。特別是保羅,他甚少提及這兩個概念;約翰在他的福音書及書信中更從沒有提過。相反,這兩位作者都非常強調,基督徒的生活始于*信心──積極的委身。

  書目:G. Bertram, epistrepho{, TDNT, 7, 頁722-9; G. Bornkamm, Jesus of Nazareth, 1960, 頁82-4; J. Jeremias, New Testament Theology, 1: The Proclamation of Jesus, 1971, 頁152-8; O. Michel, metamelomai, TDNT 4, 頁626-9; J. P. Ramseyer, in J. J. Von Allmen(編), Vocabulary of the Bible, 1958, 頁357-9; A. Richardson, An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logy of the New Testament, 1958, 頁31-4; E. Wu/rthein and J. Behm, metanoeo{, TDNT 4, 頁975-1008; F. Laubach, J. Goetzmann, NIDNTT 1, 頁353-9。

J.D.G.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