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34 使徒行傳 17:16~34 (1.6.9)

Study 34 Acts 17:16~34 (1.6.9)

Paul in Athens Acts 17:16-34

研經題目:

保羅在雅典面對一群哲學家,他們極想聽取別人的意見,好讓他們能將這些意見裝在他們觀念的破布袋中,而且,他們對於舊約的背景也一樣一無所知。關於保羅這次訪問雅典的事,如果可能,試參考Tyndale新約注釋136~146頁(中文版),以得到最有幫助的解釋。

1. 16、21節。保羅傳揚福音,是出於什麼動機?並且用什麼方法呢?基督有要求人效忠的權利,人不承認祂這種權利,必會惹起神的忌邪,你對這一點有所認識嗎?  2. 22~34節。試研究保羅的講章,並注意:(a) 他怎樣贏得他的聽眾的興趣(22、23節),(b) 關於神與宇宙,與人類,與偶像及雕像的關係,他都有什麼教訓(24~29節),和 (c),他勸告人對神必須起的反應(30~34節)。保羅極力使基督教的信息與他的聽眾的思想和背景發生關係。他不用華而不實的詞句。關於今日的講道,你可以從這點學到什麼呢?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17:16-34 保羅在雅典為主作見證。保羅在雅典的事工從集市開始,在那裏他遇到一些雅典哲學家(16-27節)。使他後來有機會在亞略巴古做更正式的演講(22-34節)。

17:16-21 在集市為主作見證。保羅向雅典人宣講福音。

17:16 雅典到處體現著藝術之美,尤其是希臘諸神的雕像和富麗堂皇的神廟建築。然而,保羅卻為這些藝術所代表的偶像崇拜深感擔憂。滿城偶像,代表全城人熱心敬拜假神,所以保羅深感難過。保羅在林前10:20寫到:“外邦人所獻的祭是祭鬼,不是祭上帝。” 心裏著急原文直譯:他的靈非常難過,“他的靈” 指保羅自己的心靈(參8:16),不是聖靈。雅典市中心的大部分區域已經完成考古發掘,保羅大概在曾用作集市的羅馬廣場(參17:17)以及建築物林立的希臘廣場演講。這些地方柱廊環繞,其中一個阿特洛司拱廊已被重建,供今人參觀。在保羅時期,雅典以建有體育場、大劇院和稱為阿格里帕的音樂廳而自豪。雅典最顯著的特徵,就是有諸多的異教神面,包括宏偉的帕特農神廟(供奉雅典娜女神),伊瑞克提翁廟(供奉多個神明),以及供奉羅馬女神和皇帝奧古斯都的廟宇。這些神廟建在雅典衛城的山上,俯瞰全城。考古發掘出許多供奉異教神明的遺址,這驗證了當時羅馬諷刺作加家彼得羅紐斯的嘲諷:“在雅典,神明比人還多。” 大量碑文顯示,當時有猶太人居住在雅典。大希律因對這座城邑慷慨捐款,贏得了當地人的讚譽。

17:17 辯論,凡為基督作見證的,都要耐心地說服別人。雖然保羅在雅典帶領了一些人信主(4節),但他的助手都不在身邊;經文沒有顯示他行過神蹟,或建立過教會。虔敬的人意為 “敬畏上帝的外邦人”(見8:26-27注)。

17:18 保羅與當時最流行的兩個哲學流派的代表對話。這西個哲學流派是以彼古羅(《和修》“伊壁鳩魯”)學派和斯多亞學派。他們稱保羅為胡言亂語的(希臘原文Spermologos,字面意為 “撿拾穀粒的人”;它源自legō的一個很古老且不常見的意思 “撿拾”),意思指人好像小雞啄米那樣啄取思想,還沒有理解透徹就高談闊論。

17:19 亞略巴古就是 “阿略斯山”,阿略斯是希臘神話中的戰神。亞略巴古法庭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司法機構,掌管雅典人公共和宗教生活的大權。在保羅時期,它特別負責掌管雅典的宗教和道德事務。保羅向以彼古羅學派和斯多亞學派的哲學家(18節 “學士”)發表演講的地方,不是在雅典衛城下面的阿略斯山(戰神山),就是在雅典衛城西北面希臘廣場的西北角。在保羅時期,哲學家通常在那裏的皇室石柱廊開例會。

17:22-34 在亞略巴古為主作見證。保羅在亞略巴古的演講是《使徒行傳》中向外邦人講道的最佳範例。雖然保羅演講的內容源自《舊約》的觀念,但他通過與希臘哲學家交流思想吸引他們,他甚至以一種博學、尊重對方的方式,引述希臘作家的話。保羅演講的主題是偶像崇拜的錯謬,他用這個主題打開話題,後又回到這個主題(17:23、29)。保羅試圖以旁徵博引、清晰明確的方式來闡釋完整的福音內容,可是未達目標就被打斷了。

17:22-31 保羅演講的中心主題是,獨一的造物主神是真的,是真實存在的(不同於假的偶像),人類作為祂的後代,要對祂負責。(BTSB)

17:22-23 敬畏鬼神希臘原文是deisidaimōn,這個詞既有正面的意思(“虔誠”),也有負面的意思(“迷信”)。

17:23 未識之神,在第2世紀,希臘地理學家保薩尼亞斯曾記載,在雅典有一座 “不知名之眾神的祭壇”(《希臘志》1.1.4)。他還提到奧林匹亞也有一座類似的祭壇(《希臘志》5.14.8)。在別迦摩發現的一處碑文,經復原後發現寫著 “獻給未識之眾神”。

17:24-28 保羅將上帝描述為既超越又臨在:(1)祂是萬物的至高創造者和維持者,所以祂不需要人類的任何東西,而且以歷史主宰的身份引導歷史;(2)祂希望祂的受造物親自認識祂,並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後代來看顧他們。這一教導駁斥了伊壁鳩魯(以彼古羅)派的不可知論和斯多葛(斯多亞)派的泛神論。(BTSB)

17:24-25 保羅提到那位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上帝,連人類也是祂創造的。他說這位獨一真神高過雅典人敬拜的一切神明。那些神明能力有限,彼此競爭,有諸多缺陷和弱點。當保羅提到 “上帝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參7:48)時,我們很容易聯想到他將手指指向宏偉的帕特農神廟,那座神廟剛好聳立在他和聽眾面前的雅典衛城之上。保羅宣告,天地的真神不是居住在像帕特農神廟那樣的廟宇中,也不需要接受雅典人定期到廟裏獻祭那樣的服事。

17:26 一本(《和修》“一人”)指人類的始祖亞當。這個觀念和斯多亞學派所強調的 “天下一家” 觀念有相通之處。保羅申明,亞當在歷史上是真有其人,全人類都是他的後裔。任何種族主義都站不住腳,因為各個族群都源自同一個祖先。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表明各國的盛衰都在上帝的主權掌管之下。

17:27 上帝對人的眷顧使人尋求上帝,他們希望或者可以找到(敬拜)祂。但正如羅1:18~3:20所教導的,沒有人全心全意地尋求上帝,也沒有人憑己力成功地找到祂。保羅在此發出邀請:上帝是我們要尋求的,也是不難尋求的,因為祂已經在保羅將要講述的故事中向我們顯明了。揣摩而得,暗示人們好像在黑暗中摸索,雖然希望找到上帝,但並不真的知道如何才能找到祂。“揣摩” 和 “得”(《和修》“找到”)這兩個動詞的希臘原文是祈願語氣,暗示不確定願望能否實現。離我們各人不遠,既暗示上帝無所不在,也意味著祂聆聽人的禱告,知道人的內心。對於那些雅典的哲學家來說,也是如此。

17:28 就如你們作詩的,保羅沒有引用《舊約》,而是引用一些信仰異教的希臘詩人的話,這些詩人也許是他的聽眾所熟悉的。雖然保羅引用他們的話,但不表示他認同他們寫的或講的其他內容。保羅的第一個引述我們生活……都在乎祂,似乎是出自大約主前600年,克里特的埃庇術尼得斯所著,獻給宙斯的讚美詩。保羅在多1:12也引用這首詩,《提多書》的引文與這裏的引文,在原詩中只相隔兩行。本節的第二個引述出自斯多亞學派的詩人阿拉圖斯(約主前315—主前240年)的詩作《天象》。

17:29 與那些用金、銀、石鑄造的偶像不同,上帝創造了我們(我們是上帝所生的)。我們既比這些沒有生命的物質複雜、奇妙得多,那麼上帝自己必然也比這些偶像奇妙得多。保羅從這個觀察,回到開頭提出的論點,批評偶像崇拜,並為人們需要悔改建立了基礎。

17:30 至此,保羅與希臘哲學家保持距離,清楚表達基督信仰的立場。上帝並不監察(《和修》“上帝並不追究”),也就是在過去,上帝沒有立即審判世人。但保羅在下一節經文警告,審判將要來到。

17:31 祂……審判天下,意味著上帝將追究所有人的罪責,包括雅典的哲學家在內。叫祂從死裏復活,耶穌不只是一位宗教教師,耶穌的復活是上帝救恩計劃的中心,是人類盼望將來身體復活的基礎(林前15:42-57;啟21:4),也是勸人相信基督的關鍵證據(2:24、32)。最重要的是,正如保羅所描述的,復活的耶穌現坐在上帝的右邊(2:30-36),掌握施行審判並賞賜救恩的權柄。

17:32-34 保羅關於死人復活的教導引起了強烈的反應,顯然使他的信息過早結束了。儘管希臘人在死後靈魂是否存在的問題上存在分歧,但他們一致拒絕身體的復活。人們以三種方式回應保羅的信息:直接拒絕(“譏誚”),繼續感興趣但不承諾(“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以及相信。我們雖然沒有關於在雅典建立教會的記錄,但“有幾個人……信了”,至少包括一個“亞略巴古的官”,一個叫丟尼修的人。據我們所知,只有男人在亞略巴古任職,所以這位婦人大馬哩可能是一個來訪的尊貴婦女,也可能是保羅早先在會堂或市場上傳道時的信徒。路加對傑出女性如何回應福音表現出特別的興趣(參見第4,12節;16:14)。(BTSB)

17:34 根據路加記載,保羅在亞略巴古演講後,有幾個人信了主。“人” 希臘原文是andres,指男人。同樣,亞略巴古的官也是男性,見22節。除了這些最先信主的人之外,還有(希臘原文Kai,“和,也”)其他人信了主,包括丟尼修……並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以及與他們一起的別人(《和修》“幾個與他們一起的人”),就是那些與丟尼修和大馬哩在一起的人。

一个有关“Study 34 使徒行傳 17:16~34 (1.6.9)”的想法

  1. 答:1. 雅典人拜偶像,生命沒有目標,保羅傳福音是為他們的靈魂著急。基督是萬有的主,祂有權要求人對祂效忠。當人不承認基督的主權,就會招來上帝的忌邪,上帝就會任憑他們作撒但的奴僕,敗壞自己的生命。
    2. 希臘人很迷信,敬拜各種神明,他的講詞就以此為題,挑起他們的興趣。他提到他們敬拜各種假神,獨獨漏掉了他們所不認識的真神,祂創造了天地,包括人類,而且掌管萬事。這樣一位真神已經向人類啟示自己,並且要人敬拜祂,向祂負責。但是祂不住在雅典人蓋的各種神廟裏,也不依賴人去獻祭,況且人手雕刻的偶像並沒有神性,無須去敬拜它們。保羅最後把話題引到耶穌基督的復活,祂的復活證明這位上帝是真實的,而且未來的審判是真實的。我們從保羅的講道可以學到,福音的信息有其不變的核心,就是耶穌基督並祂的十字架,但是其形式可以多樣,必須切合聽眾的背景,才能打動他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