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2 阿摩司書 3 & 4 (1.7.3)

Study 2 Amos 3 & 4 (1.7.3)

研經題目:

1. 三3~8。這幾節,用因果律的說法,強調了一個事實,即三1、2,那出人意料的預言,的確是從神而來的。這個預言關於神的百姓的責任,對我們有什麼教訓呢? 

2. 三9~15。邀請非利士人和埃及人來觀看那在撒瑪利亞所行的惡事,有什麼重大的意義呢? 

3. 第四章對於如下的問題有什麼教訓:(a) 奢侈的罪;(b) 宗教上的形式主義;和 (c) 神使以色列民覺悟的企圖?請注意12節嚴肅的結論。 

注: 

1. 四1。言及撒瑪利亞的貴婦。巴珊的牛,向以品質精美著名。 

2. 四5、6。這兩節是諷刺的語氣。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3:1~6:14 詳述對以色列的審判。四個神諭(3:1-15,4:1-13,5:1-17,5:18~6:14)從籠統到具體,清楚無疑地指出,除非以色列真正悔改,否則不要指望能逃脫毀滅。

3:1-15 警告的神諭。這裏只是簡略提到以色列因為哪些罪受審判,而沒有詳細說明。上帝藉著阿摩司警告以色列,審判必定來到。先知已經聽到獅子在準備獵取獵物時發出的吼叫聲(4、8節),除了宣告他已經聽到的危險之外,先知還能做些什麼呢?

3:1-2 當聽……的話,這句話展開頭三個信息(3:1,4:1,5:1)。以色列的上帝是創造天地的主,世界因祂說出的話而造成,祂由始至終就是一位說話的上帝(賽45:18-19;約1:1;啟22:18-19)。以色列和猶大顯然自以為他們是上帝的選民,因此就能免受災難(見5:18-20注)。但阿摩司說,實際情況卻恰恰相反。正因為上帝與以色列人關係特別密切(認識),遠超過祂與別國的關係,所以要按照更高的標準審判他們(見路12:48)。

3:3-8 阿摩司提到一連串的問題,表明災難即將臨到以色列。他指出,自然界有些事情有一定的因果順序,有可以預測的結局。如果獅子(4、8節)在吼叫,就說明牠已經或將要獵得獵物。作為先知,阿摩司只能告訴以色列人,主耶和華(7節)已經宣告要施行審判,除非以色列人立刻回轉,離惡歸正,否則毀滅必然臨到。災禍(6節)希伯來原文是ra’ah,有多種意思(見1372頁表),《和》準確地譯出這個詞在本節的含義。ra’ah常被譯作“惡”,所指含義的範圍很廣闊,從“道德上的惡”(創6:5)到“災禍”(如這裏和拿3:10)都包含在內。當災禍發生時,人不要歸咎於霉運,而是應當從中看到上帝在按照祂的至高智慧行事,人應當根據上帝的審判作出回應。不將奧秘指示(7節),在整個舊約時代,上帝常常向先知啟示祂對歷史事件的旨意,以及祂的心意和行動,從而先知能夠準確地向上帝的百姓解明歷史事件的意義。

3:9-11 北國以色列的都城撒瑪利亞是一座堅固的堡壘,建在高山上面,易守難攻。撒瑪利亞位於一條沿著地中海岸、連接埃及與美索不達米亞的交通幹線旁邊。撒瑪利亞一旦被亞述人攻取,那麼就再沒有其他天然屏障可以阻止非利士的各個城邑(以亞實突為代表)和埃及被毀滅了。但是,北國以色列的滅亡不是因為亞述的軍力強大,而是因為以色列的靈性墮落和社會腐敗。撒瑪利亞充斥著欺壓和強暴搶奪的事,以色列因此失去了上帝的保護。沒有了上帝的保護,以色列的所有天然勢力(原文直譯:防禦)都毫無用處(見賽5:5-6)。

3:12 本節使用生動形象化的語言,描述撒瑪利亞連同北國以色列將全面被毀,只有極少數的“餘民”得以倖存。另見5:3。

3:13-15 結語概括強調毀滅臨到的兩個原因:(1) 拘泥於儀式的虛偽宗教;(2)以壓榨窮人來聚斂財富。

3:13 萬軍之上帝,這個稱呼在先知書中比較常用(參1451頁表)。“萬軍”在這裏指軍隊,表達上帝無限的大能。上帝是一位統率千軍萬馬的將軍。有些時候,“萬軍”也指一大群的天軍或天使(王上22:19;尼9:6;詩148:2;另見太26:53)。

3:14 伯特利不僅與先祖雅各和他所見的異象有關(創28:10-22),還緊鄰北國以色列和南國猶大的邊界,因此耶羅波安一世選擇此城作為兩隻金牛犢的安放地點之一(王上12:25-33)。阿摩司選擇在伯特利發預言絕非偶然(7:12-13),因為伯特利代表了宗教的腐敗(4:4-5);在那裏舉行的宗教儀式不僅沒有平息上帝對以色列的怒氣,反而使上帝發烈怒成為定局。另見何10:5,那裏用“伯亞文”(Beth-aven;罪惡之家)代替“伯特利”(Beth-el;上帝之家)。壇角在祭壇頂部的四個拐角處,是向外突出的四個直立小角(出27:2)。壇角具有宗教象徵意義,這裏是有上帝保護的地方(王上1:50,2:28),但是伯特利祭壇的壇角不會提供任何庇護。

3:15 以色列社會的不公義,充分體現在積累房地產的罪上(另見賽5:8)。這種行為違背了聖約,因為約中規定家族土地是上帝的託付,永遠歸那個家族所有。雖然他們用一些看似合法的理由作為藉口,意圖規避責任,但上帝不會因此通融他們。阿摩司在這裏不是譴責財富本身,而是譴責伴隨財富而來的惡行:對待窮人不公不義(4:1),商業欺詐(5:7、11、12,8:4-6),生活奢靡,且對窮乏人冷漠無情(5:12,8:4-6),不為地上的罪行和邪惡(6:4-6)憂心,以及沒有真正敬虔的信仰生活(5:21-23)。考古學家在撒瑪利亞發掘出一些富貴人家的象牙物件碎片,證實了這種通過盤剝窮人而來的奢侈生活。

4:1-13 滅亡的神諭。這個神諭分為兩部分:1-5節和6-13節。在第一部分,先知詳述3:14-15提到的要點:他們放任縱欲欺壓貧寒(4:1-3),以及假意敬拜(4-5節)。在第二部分,上帝詳細說明祂曾多次多方呼籲以色列人回轉歸向祂,卻始終沒有得到以色列人的回應(6-11節)。因此,以色列人再也沒有別的選擇,只能面對權能的創造主(12-13節)。

4:1 巴珊是加利利海東北面的富饒草場,在那裏牧放的牛群往往養得健壯豐腴。阿摩司將撒瑪利亞的婦女比作那些母牛,由此可見,不僅是作丈夫的欺負貧寒的壓碎窮乏的人,連作妻子的也是這樣。

4:2-3 這兩節經文描述當亞述人攻破撒瑪利亞城的時候,那些放縱的富有婦女將會遇到什麼事情:她們會被亞述人從殘垣斷壁(破口;《和修》“城牆的缺口”)中拖出來,就像魚被漁夫用魚鉤從水中拉上來一樣。不過,這句話可以按照字面意思來解釋:亞述人的一些繪畫顯示,他們會用繩子套住俘虜鼻子上的環,將俘虜帶走。哈門的確切位置不詳。

4:4-5 先知用辛辣的諷刺,譴責以色列人在伯特利吉甲(書4:20,10:43)古城進行的宗教活動。那些宗教活動不僅不能使罪過得赦免,而且本身就是罪過!以色列人可能喜愛這樣的敬拜,但這種敬拜只會令上帝厭惡(5:14-15、21-24)。先知似乎經常對獻祭儀式感到不以為然,但若細心考察語境,就可看出先知關注的是正確地應用上帝的律例,真心順服上帝。何6:6、摩4:4-5和5:21-25都是針對北國以色列說的,他們敬拜金牛犢,在耶路撒冷以外設立敬拜場所,又用非利未人做祭司,這些敬拜活動都公然違背了摩西的律法(見王上12:26-33)。賽1:11-17、耶6:20、7:21-23和彌6:6-8等經文是針對南國猶大說的,他們獻祭的外在形式或許正確,但是沒有結合內在真實的悔改和敬虔的生活。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敬拜比空洞的敬拜更加糟糕,乃是企圖操控上帝。

4:5 以色列百姓固然可以宣稱,他們獻上了感謝祭甘心祭,那是上帝在律法書中規定的(見利7:12-21)。但是,這樣的獻祭對上帝來說毫無意義,因為不是在正確的地方、也不是由利未祭司獻上,而獻祭的人更缺乏了相應的道德行為(見5:15、24)。

4:6-11 雖然上帝降下各種自然災害和社會災難,百姓卻仍不回轉。這段經文有一個疊句:你們仍不歸向我(6、8、9、10、11節),簡言之,以色列將要亡於亞述,不是由於一位動輒發怒的上帝突然大發脾氣所致,而是上帝多次發出耐心呼籲和警告後,百姓理應聽從但卻沒有聽從的最終結果。

4:6 牙齒乾淨,指他們的牙齒上沒有粘著食物。你們仍不歸向我,百姓就像出埃及時的法老一樣頑梗,因此他們的罪孽不斷。

4:7 前三月……,夏天旱季過後,要想穀物的種子在地裏發芽生長,並在來年4月初收割,就必須在11月和12月有充足的雨水。

4:10 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時,住在尼羅河三角洲東北地區的沼澤地帶,那裏大概疾病肆虐,其中很可能有瘧疾。雖然《聖經》其他地方沒有描述瘟疫……像在埃及一樣,但是出15:26還是能支持這樣的看法。

4:12 以色列人顯然曾經祈求上帝在伸冤的大日子站在他們那邊,使他們治理世界(見5:18-20)。但阿摩司說,百姓將要以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式迎見……上帝

4:13 阿摩司用詩歌的形式強調情況的嚴重性。以色列人不是與某位本地山神打交道,他們將要迎見創造天地的主——耶和華萬軍之上帝(見3:13注);另見5:8-9,9:5-6和這兩處的注釋。上帝顯明祂比異教假神更大的一種方式是,唯獨祂知曉所有人的心思意念,所以祂將心意指示人(參但2:27-28;林前14:24-25)。

4:12-13 以色列人以為,帶著祭物來到聖所,就能保證與神真正相遇。第12節有力地宣佈,情況並非如此。現在百姓肯定會遇見祂,但這將是與全能的創造者的可怕對峙。第13節繼續使用書中以五為單位的清單(見簡介:結構和文學特點),對神作了五方面的描述。第三個描寫是,耶和華“將心意指示人”。有些人認為這是指神對人的思想的瞭解(例如,詩139:2;但2:27-28),但它也可以指神將祂的話語傳達給祂的子民,使他們無可推諉。第4-13節的高潮是宣佈“祂的名是耶和華萬軍之上帝”。祂是全能的,不會容忍一個自私自利的宗教,它不會與現實鬥爭,也不會滿足祂的要求。這個結尾的公式化套語在其他兩首頌歌中也可以找到(5:8-9;9:5-6;參5:27)。(BTSB)

Study 2 阿摩司書 3 & 4 (1.7.3)》有2个想法

  1. 答:1. 3-5節,阿摩司用自然界的例子來說明,只要有行動,必然會產生一些結果。以色列人若悖逆聖約,耶和華必降下災禍(6節)。上帝乃是透過先知將這個計劃(和合本:奧秘)傳達給祂的百姓。上帝的百姓有責任守約,當他們背約,上帝就會差遣先知作為聖約的起訴官來控告他們背約,降下審判。在新約之下的我們也一樣,若我們背約,公義的上帝一樣要按照聖約來施行審判。
    2. 上帝召喚曾經壓迫以色列的非利士和埃及貴胄,來觀看撒瑪利亞社會當中的壓迫。其情況之嚴重,甚至會令他們驚訝,自歎弗如。這是在諷刺撒瑪利亞,他們的殘暴如今甚至比曾經欺壓他們的仇敵更甚。
    3. 撒瑪利亞富人欺壓貧寒人,搜刮象牙,為自己蓋屋子(3:15)。領袖的太太們也把自己養得肥肥胖胖的,如巴珊的母牛,而且縱情酗酒。他們也在伯特利、吉甲立了金牛犢,不在上帝指定的地方、不按上帝規定的方法敬拜上帝。徒有外表,沒有敬虔的實質。這種敬拜是想要操控上帝,不是上帝喜悅的,只會增加自己的罪孽。上帝企圖藉著降下自然災害和社會災難來提醒他們的罪孽,但百姓依然故我,毫無悔改的心。因此,他們有一天要用他們料想不到的方式來“迎見”這位以公義審判人的上帝。

  2. Study 2 阿摩司书 3 & 4 (1.7.3)
    警告的神谕。灭亡的神谕。

    1、3:3-8。这几节,用因果律的说法,强调了一个事实,即3:1,2,那未曾料到的预言,的确是从神而来的。这个预言关于神的百姓的责任,对我们有什么教训呢?
    教训:当听耶和华的训诲,并遵行-守约。

    2、3:9-15。邀请非利士人和埃及人来观看那在撒玛利亚所行的恶事,有什么重大的意义呢?
    意义:显明神的公义,见证、控告以色列人。

    3、第四章对于如下的问题有什么教训:(a)奢侈的罪;(b)宗教上的形式主义;和 (c)神使以色列民觉悟的企图?请注意12节严肃的结论。
    教训:
    (a)奢侈的罪:是上帝所憎恶的,必受惩罚,当在上帝面前谨慎生活;
    (b)宗教上的形式主义:不按神的教导敬拜神是毫无意义的,更是在上帝面前积累罪孽;
    (c)神使以色列民觉悟的企图:上帝盼望祂的子民悔改归向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