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5 何西阿書 9 &10  (1.7.11) 

Study 5 Hosea 9 &10  (1.7.11) 

研經題目:

這兩章是關於將要來臨之審判的預言,並表明百姓的罪如何引致他們:(a) 被放逐(九1~8);(b) 人口減少(九9~17);和(c) 聖所和王位都被毀滅,並使國民淪為奴隸(十1~15)。 

1. 九1~8。這一段經文大概是在一個宗教節日中所講的,當時百姓像外邦人過節時那樣尋歡作樂(九1)。何西阿怎樣描述放逐所會帶來的變遷呢? 

2. 九9~17。神親自發言了。祂看見這國中人欲橫流,正如以色列歷史上最可恥的日子一樣。這種情形會導致怎樣的結局呢?在第十章中提到哪幾種不同的罪呢?先知對逃避即將來臨之審判的唯一方法提供了什麼忠告呢? 

注: 

1. 十1。「柱像」:是迦南人的丘壇共有的特色,以色列人在敬拜中亦加以模仿。 

2. 十5、6。比較王上十二28、29。 

3. 十10。「他們……兩樣的罪」:大概是指王室和敬拜方面的罪惡。 

4. 十11。以色列的地位,將要從在場上踹穀並且能隨意吃食的牛犢(申廿五4),而變為負軛服苦役了。  5. 十14。「就如沙勒幔……拆毀伯亞比勒」:所指不明。沙勒幔或許就是撒縵以色,參王下十七3。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9:1-9 警告:外邦之地沒有敬拜。上帝要懲罰以色列,將百姓趕出應許之地,去到一個不能向上帝獻祭的地方。

9:1 妓女……賞賜(《和修》 “賣淫所得的賞金”;參2:12)為耶和華所憎惡(23:18)。

9:3 以法蓮行淫的後果,不單單是土地歉收,自己還被驅逐出應許之地。這裏提到被擄到埃及亞述,反映出以色列搖擺不定的政治策略,並企圖使兩個盟國互相攻擊(參7:11)。

9:4 即便奠酒,也不蒙悅納。他們的祭物,必如居喪者的食物,這是在描述以色列人被擄後的情況。他們因為食物不潔(3節)而必被玷污,所以不蒙上帝悅納。

9:6 他們逃避災難,表示他們以為自己遠離災難,以為已經安全了。然而,他們的盼望很快就要化為泡影:埃及人必收斂他們的屍。本節還描述了其他災難。

9:7 作先知的是愚昧,有些人認為,這裏是何西阿引用以色列人先前嘲笑上帝的先知——守望者的話(參耶16:17;結3:17,33:2,6-7),指出以法蓮抵擋那些傳講上帝話語的人,反使自己陷入困境。按照這樣的理解,最後兩句應該是何西阿的回應,解釋了眾先知為何早已預言此災難。還有些人認為,這句話是何西阿自己的陳述。按照這種解釋,何西阿所說的最後兩句話的意思是,百姓多多作孽,說明了眾先知的預言為何如此愚昧的原因。

9:9 如在基比亞的日子一樣,指士19~21章所記載的事件。由於基比亞人的暴行(士19~21章;參何10:9),上帝的審判臨到他們和便雅憫支派(士20:35)。

9:10~11:11 關於不忠的以色列的更多比喻:葡萄、葡萄樹、牛犢和蹣跚學步的孩子。何西阿又用四個對比來形容以色列:曠野中的葡萄(9:10-17)、茂盛的葡萄樹(10:1-10)、馴良的母牛犢(10:11-15),以及蹣跚學步的孩子(11:1-11)。所有這些比喻都在強調,上帝以前悉心照顧他們,他們卻忘恩負義,並招致無法避免的後果。

9:10 如葡萄在曠野……如無花果樹上……初熟的果子,在曠野中意外地發現葡萄,或看到按時長出的初熟的無花果,無疑都讓人感到愉悅(參13節)。我看見你們的列祖,再次提到北國以色列的過去。但是,這個珍貴的關係就像何西阿的婚姻一樣,只維持了極短的時間。他們卻來到巴力毗珥(民25:3、5、18;參詩106:28),從以色列民族形成伊始,他們就沾染了拜偶像和行邪淫的惡習。

9:11-12 我離棄他們,他們就有禍了,以色列藐視上帝的恩典,上帝就任憑他們掙扎求存。他們所受的審判極其嚴厲,他們將不生產、不懷胎,甚至不成孕。如果以色列不肯改變,那麼很快就要亡國滅種了。

9:14 胎墜(《和修》“懷孕流產”),恰好與拜巴力的百姓尋求多子多孫相反(見“導論:寫作目的、緣起和背景”)。

9:16-17 根本枯乾,必不能結果,這個懲罰與他們拜巴力所尋求的結果再度相反(見9:14注)。飄流在列國中,指他們將要被擄。他們不聽從祂,當上帝的百姓不再依靠上帝,不再順服上帝的時候,便自陷於危險的境地。

10:1-10 茂盛的葡萄園。何西阿把以色列比喻作生長茂盛、果實累累的葡萄樹。但以色列卻把茁壯成長歸功於偶像崇拜,而不歸功於耶和華。這幾節可分成三組指控(10:1-2a、4、9a)及審判(10:2b-3、5-8、9b-10)。(RSB)

10:1-2 關於把以色列比喻為葡萄樹,參詩80:8-16;耶2:21;結15:1-8,17:1-10。這個例子符合何西阿重複提到的模式即以色列起初是好的,後來卻步入歧途。這棵葡萄樹果子越多,地土越肥美,可是,以色列越興盛,百姓越多犯罪:就越增添祭壇……就越造美麗的柱像,這正印證了摩西的警告(申8:11-14)。富足隱藏著危險,上帝的百姓不能恰當地處富足(參箴30:7-9)。

10:3 我們沒有王,先知預言,北國的王朝將因百姓對上帝不忠而滅亡。

10:4 那些說謊言(《和修》“講空話”)的人,是指以色列人(3節)還是指他們的王,不容易確定。如果是指以色列人,意即以色列人錯誤地依靠他們的領袖,同時虛偽或盲目地聲稱,他們沒有對上帝不忠(參撒上8:7;何7:14)。如果是指王,意即王並沒有誠實地立約或承諾,他們的話只是靠不住的假誓

10:5 本節進而講論將來。居民……驚恐,王和牛犢偶像都將從撒瑪利亞除掉,百姓和祭司將為他們曾經喜愛的事物哀哭。關於伯亞文,見4:15注。榮耀一詞形容上帝特別在祂的聖所中(參出40:34)。以色列人錯誤地以為,在不合法的聖所中也有上帝的臨在。然而,這種虛無的榮耀將要離開,正如真正的榮耀離開他們一樣(撒上4:21-22)。

10:6 他們祭拜的偶像,成了獻給亞述(見5:13)耶雷布王(《和修》“大王”)的貢物。

10:7 如水面的沫子一樣(即四處漂浮,然後被沖走),形象化地刻畫出以色列所依靠的君王是何等無助和軟弱。

10:8 荊棘和蒺藜,表明田地沒有出產,參創3:18;太7:16;來6:8。關於伯亞文,見4:15注。

10:9 基比亞的日子,見9:9注。本節的意思是,如果災難突然臨到基比亞的便雅憫人身上,那麼現今的以色列又要遭受怎樣的災禍呢?

10:10 我必隨意懲罰他們,北國以色列是因為被上帝管教而衰落,並且管教將藉著列邦的民臨到,他們必聚集攻擊以色列(參賽10:5)。舊約先知經常把第一因(上帝)和第二因(這裏為列邦的民)連在一起講述。

10:11-13 這段經文以農耕為喻,再次暗指豐饒的問題。以法蓮是馴良的母牛犢,再次暗指以色列年幼的時候。我卻將軛加在它肥美的頸項上(原文直譯:我將從它肥美的頸項上取下),上帝鬆開以色列的軛(見直譯),她喜愛在場上踹穀(參申25:4)。但是,以色列濫用了自由:你們耕種的是奸惡,收割的是罪孽(10:13)。因此,上帝必須給以法蓮套上輓具。這種做法與何西阿限制妻子的行動一樣,為要使以色列可以栽種公義的種子,耕種和收割慈愛(12節;參8:7)。以色列如果不聽先知的呼籲,就會遭到別國的攻打。

10:14 就如沙勒在爭戰的日子拆毀伯亞比勒,“沙勒幔”一名沒有出現在其他經文中,可能指亞述王撒縵以色五世(主前727—主前722年在位),他在主前725—主前723年圍攻撒瑪利亞。“伯亞比勒”的確切位置不詳。本節所記述的暴行很符合亞述人野蠻殘暴的性情,他們所受的懲罰也與他們的罪行相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