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8 詩篇 13 & 14 (1.7.14)

PSALMS 13~29 Study 8~21

詩篇十三~廿九篇 共14課

Study 8 Psalm 13 & 14 (1.7.14)

研經題目:

1. 在詩篇十三篇中,大衛要忍受什麼呢?他怎樣避免沮喪和絕望呢?

2. 我們從詩十四,關於那些人為什麼說「沒有神」的緣由中,能學到什麼教訓呢?比較林後四3、4。這對於我們接觸這種人時會有什麼影響呢?在一些時候他們是如何知道有活神呢?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13 這是一首個人哀歌,詩人正身處絕望的邊緣,他忍耐的能力已經耗盡。

13:1-2 要到幾時呢?本詩以提問開始,“要到幾時呢?” 這個問題重複出現了四次。提問不是為了得到回答,而是表達忍無可忍的感受。提問是從上帝表面上的無動於衷(1節)開始,進入到詩人極度愁苦的處境中。

13:1 上帝忘記一個人並向他掩面,意即祂刻意離棄這個人,收回祂慈愛的看顧,而不是描述上帝自己的心理狀況。如果《詩篇》是神學論文,那麼它肯定會宣告上帝不會忘記祂的百姓(參9:12),這裏描述的離棄只是表面現象,但詩歌的目的是描寫詩人的感受,因此不需要像論文那樣非常精確和富有理論性。

13:2 仇敵通常指心懷仇恨的人。在《詩篇》的描述中,仇恨常常導致仇敵企圖以暴力對待詩人;在這裏和其他詩篇中,仇恨導致仇敵對詩人的苦難幸災樂禍。《詩篇》的前設是,詩人都是忠信守約的人,所以讀者可以非常合理地認定,仇敵恨惡詩人的忠信。

13:3-4 祈求幫助。詩人呼求上帝介入。

13:3 上帝看顧應允,意指祂要拯救詩人脫離困境。有人認為,詩人懇求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暗示這首詩歌是詩人在一次患重病期間寫的。儘管詩歌的內容適用於這種情況,但其概括性的描述也同樣適用於其他更廣泛的處境。

13:5-6 重申對上帝的信靠。聖約揭示了上帝的慈愛(出34:6),詩人對上帝慈愛的確信(5節),使他對上帝的拯救(13:5)和厚恩存著堅定的盼望。

13:5 救恩,見3:2注。

14 這是一首群體哀歌,上帝的百姓哀歎世人都不尋求上帝,並因此殘酷地對待上帝的百姓。本詩與53篇幾乎相同,很可能是同一首讚美詩的兩個版本,後來都被收入《詩篇》中。

14:1-4 愚頑人吞吃上帝的百姓。這些愚頑人或指外邦人(2節 “世人” 與4節 “我的百姓” 相對),他們未被光照,“並不求告耶和華”(4節)。但有些人認為應該把第3節愚頑人的範圍縮小,僅指以色列國內那些 “偏離正路” 的人,然而,詩歌的內容並沒有要求這樣解釋。

14:1 愚頑人,希伯來文有三個指愚人的詞,全部與道德取向有關,而不是指智力上的愚蠢。這裏所用的詞是指頑梗地拒絕智慧的人,該詞出現在拿八的名字之後(見撒上25:25)。同樣,在10:4,沒有上帝不是表示理性上的無神論,而是聲稱即使上帝存在,祂也對人間的事沒有興趣,也不要求人為他們的行為交賬。否定上帝存在的結果是:他們都是邪惡行了可憎惡的事,故此他們沒有一個人行善。

14:3 ,指第2節描述的外邦人,第4節顯示他們對抗上帝的百姓。保羅在羅3:10-12改編了希臘文《七十子譯本》的詩14:1-3,用來論述 “猶太人和希臘人都在罪惡之下”(羅3:9)。

14:4 這裏的發言者可能是上帝,或者只是敬虔的以色列人,兩者都可以談論 “我的百姓”。吞吃我的百姓,指侵吞他們的財產,剝奪他們的自由,甚至奪去他們的生命(參彌3:1-3,那裏指以色列的統治者這樣做)。求告耶和華,就是依靠與以色列立約的上帝得生命和幸福(見18:3、6,118:5)。

14:5-6 上帝是困苦人的避難所。面對威脅(4節),忠信人必須牢記上帝是他們的避難所,祂必保護他們,為他們打敗惡人。

14:7 祈求群體得拯救從錫安而出,這樣說是因為上帝以特殊的方式住在錫安,即住在祂的聖所之中。考慮到群體的處境和確信,頌唱詩歌的群體祈求上帝搭救他們,並更多地賜福給他們。他們的禱告以堅定的盼望作為結束,詩人說上帝救回,而不是說如果救回

一个有关“Study 8 詩篇 13 & 14 (1.7.14)”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