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4 哥林多前書 5 & 6 (1.11.4)

Study 4 1 Corinthians 5 & 6  (1.11.4)

研經題目:

1. 請注意在第五章中吩咐對犯罪之基督徒與犯罪的非基督徒之態度有所區別。這裏要求當地的教會應採取什麼特別的行動,而且為什麼必須採取這種行動呢?

2. 六12~20。這幾節強調基督徒的身體永久不變的重要性。試列舉這裏所提到的各點。在你們的身子上榮耀神是什麼意思呢?(a) 什麼行動是正當的,和 (b) 什麼行動是令人厭惡的,甚或不堪設想的呢?

3. 六1~11。保羅在這裏舉出哪些理由,將基督徒向外宣揚家醜,看為是否定教會在世上的使命呢?

注:

1. 五2。「自高自大」,或譯為「張狂」。保羅在這卷書信中常常用這個詞(四18、19,五2,八1,十三4)。

2. 五5。保羅暗示逐出教會之後,肉體方面的苦難可能會隨之而來。 3. 五6~8。保羅提到在吃逾越節羔羊以前(不是以後),要找出並除淨一切的舊酵這種逾越節的常例來支持他的要點。參出十二14、15、19。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5:1~6:20 關於教會出現淫亂和法律糾紛的報告。保羅聽到的不只是哥林多教會的不合一,還有聳人聽聞的淫亂事件(5:1-15),信徒將其他信徒告到教會以外的法庭(6:1-1),以及與娼妓苟合(6:12-20)。針對這些問題,保羅教導哥林多信徒關於基督徒聖潔和末日審判的意義。

5:1-13 必須懲戒亂倫和驕傲。保羅首先告訴哥林多信徒,上帝設定了一些規範,將屬祂的百姓區別出來。哥林多信徒必須堅守這些規範,對教會中犯亂倫的人執行紀律。

5:1-13 保羅談到了教會中一個駭人聽聞的淫亂的例子。保羅的目的不僅是要糾正這個淫亂男子的行為,更要糾正教會對罪採取姑息的態度,並以此自誇。(BTSB)

5:1 收了他的繼母(原文直譯:收了他父親的妻子),亂倫的對象應該不是生母,而是繼母,否則保羅早已明言是他母親了。利18:8特別明文禁止人和繼母發生性關係。上帝的百姓應當遵守上帝的律法,分別為聖,而不是隨從周邊民族的風俗(利18:1-5)。哥林多信徒對公然犯罪的人姑息縱容,其惡劣程度竟然超過在他們生活的外邦人,實屬諷刺。

5:2 自高自大,見6節。哥林多信徒自高自大,可能他們誤以為自己不再受一般道德規範的約束(6:12,8:1,10:23)。如果是這樣,他們也許以為這種 “自由”就意味著恩典(羅5:8,6:1、15;猶4節)。也可能保羅只是認為,他們中間已有令人震驚的罪,卻仍然如此張揚自高(3:21,4:6、8、18-19),這更加不當。

5:3-4 心卻在你們那裏,這個短語比較難解,意思大概是,保羅意識到,聖靈管教的大能不只在他的事工中彰顯出來(見4:19注),也因著他和哥林多教會的聯繫,顯明在教會的聚會中。

5:5 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大概指把他從教會中趕出去,因為離開教會就是落入撒但的控制範圍(路4:5-6;弗2:2;約壹5:19)。敗壞他的肉體,儘管身體上的缺憾不一定源自人的罪(參約9:1-3),但罪的嚴重後果有時的確可以從身體上看出來(徒5:1-11;林前11:29-30)。他的靈魂……可以得救,教會執行紀律的目的不是懲罰,而是挽回犯罪的人,使他歸回教會,並最終得救(見提前1:20)。

5:5 把這樣的人交給撒旦,意思是將他排除在教會之外,並將他託付給撒旦及其破壞力所控制的世界;參看除去舊酵(6-8節)和警告不要與性不道德的基督徒交往(9-11節)。 敗壞他的肉體,如果 “肉體”是以罪人的肉身來解釋,這句話可以理解為宣告罪人死亡的詛咒(利20:11;徒5:1-11),也可以理解為宣告身體傷害的詛咒(伯2:4)。如果 “肉體”是指人的罪性,從3:1的角度來看,這更有道理,保羅斷言罪人必須“敗壞”,或說完全棄絕他的淫亂關係。他的靈魂,就是他自己。“主耶穌的日子”,指審判的日子。(BTSB)

5:6-7 ,不是指古代世界少見的酵母,而是指發了酵的麵團。如果把幾天前留下的,已經發酵的一點面放進新麵中,整個麵團就會發酵。保羅以此作為類比,說明若不按照教會紀律懲治眾所周知的罪,就是悄悄播種罪惡於教會,貽害信徒,後果堪憂。

5:7 第6節中提到的促使保羅談到逾越節,它使猶太人想起出埃及時的情況,這時以色列人必須吃無酵餅(出12:14-20)。在出埃及之前,以色列人在慶祝逾越節之前,必須從他們的房子裏清除所有的舊酵(出13:3-10,23:15;申16:3-8)。在一個靈意式的解釋中,保羅勸告哥林多信徒除去罪人(“舊酵”),以便教會能夠成為真正的子民(“新[麵]團”),經歷神的拯救使命;作為耶穌基督的信徒,他們已成為聖潔(1:2,6:11)。我們逾越節的羔羊,逾越節羔羊的血保護以色列人免遭毀滅(出12:23)。當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時,祂是作為“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而死的(約1:29)。約翰將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死與宰殺逾越節的羔羊聯繫起來(見約19:31、42)。(BTSB)

5:9 我先前寫信給你們,保羅在寫這封信之前,已給哥林多信徒寫了一封信,但那封信已經佚失。

5:11 不可與他相交,見帖後3:6、14。正如《帖撒羅尼迦後書》所說,這樣做有兩個目的:一是要挽救那個犯罪的人(5:5;帖後3:14-15);二是為避免給人錯覺,以為教會縱容罪惡,因而使教會和福音遭到非議。

5:13 從你們中間趕出去,哥林多信徒新近成為與上帝立約的百姓(10:32),他們中間若有人公然犯罪,不知悔改,他們就必須遵循上帝對以色列民的吩咐,保持聖潔(申13:5,17:7、12,19:19,21:21,22:21-22、24,24:7),將犯亂倫罪的人驅逐出教會。

6:1-11 為了糾紛訴諸不義的法官。有些哥林多信徒,以欺詐等種種手段彼此虧負。他們不在教會內解決這些問題,而是跑到地方官面前互相告狀。他們所犯的過錯和處理過錯的方式,都是基督徒的羞恥。

6:1-11 保羅就哥林多教會成員之間的訴訟向他們提出建議。他敦促他們在內部解決,而不是向教會外的政府當局申訴。(BTSB)

6:1 彼此相爭,雖然有些人認為保羅禁止將基督徒之間的糾紛訴諸法庭,但保羅所論及的,似乎只是關於財產或金錢方面的糾紛(參7節 “為什麼不情願吃虧呢?”),而不是國家司法管轄範圍內的刑事案件(見羅13:1-5;保羅闡釋了上帝設立政府以保護人民,為民謀福)。在哥林多教會這個特殊案例中,爭執雙方都來自當地的同一個教會(6:5 “你們中間”),而且糾紛都與財產或金錢有關(7節 “為什麼不情願吃虧呢?”),時至今日,不是所有案例的情況都與此相同,因此能否把保羅對這種案例的處理方法當作通例,尚存爭議。但無論如何,《聖經》清楚表明,處理信徒之間的糾紛要特別謹慎(1-8節):容許公眾監察,敬虔明慎。如果教會要自行處理,就必須秉公審斷,並咨詢跟糾紛無關、靈命成熟的基督徒,以獲得客觀並符合《聖經》教導的建議(詳見太18:15-20,其中論到有信徒得罪其他信徒時應當採取的步驟,以及教會在這類事件中擔任的權威角色)。不義的人,在這裏大概指不信且斷案不公的審判官(6:4、6)。

6:2-3 聖徒要審判世界……我們要審判天使,見但7:22;太19:28;路22:30;啟3:21。上帝的百姓將要與基督一同在末日審判世界。

6:5 羞恥,自高自大如瘟疫般蔓延(3:21,4:6、8、18-19),哥林多信徒應當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15:34;另見14:35;詩35:26;腓3:19),因為他們甚至沒有智慧人(原文直譯:足夠的智慧)能審斷在教會內部弟兄們的事(原文直譯:處理糾紛)。雖然他們自以為有智慧(3:18,4:10;林後11:19),但他們的行為暴露了他們沒有自知之明,最終落得抱愧蒙羞(參1:27)。

6:7-8 受欺……欺壓,這些詞譯自希臘文動詞adikeō。在第1節,保羅用這個動詞的形容詞形式adikos,形容哥林多信徒所提請仲裁的那些 “不義” 的官,暗示哥林多信徒的行為,不像上帝呼召他們要成為的 “聖徒”(“成聖”的,或 “聖潔”的子民:1:2、30,3:17),倒像是不義的人,另見3:1-3注,5:1注。虧負,這個詞(希臘原文apostereō)尤其適用於富人之間的不道德商業行為,同一用法見雅5:4。雖然哥林多教會中 “有能力的” 或 “有尊貴的”(1:26)信徒不多,但有些信徒很富有,在聖餐時 “叫那沒有的羞愧”(11:22)。

6:9-10 保羅再次使用不義(希臘原文adikos;見6:7-8注)這個詞,暗示那些人行為和世上不義的人沒有區別,可能根本就不在 “聖徒”(1節)之列,另見林後13:5。作姿童的、親男色的,這兩個詞的希臘原文malakosarsenokoitēs都特指男同性戀。然而,正如在羅1:26-27(以及提前1:10,另參利18:22,20:13),這段經文應該泛指同性戀(即包括女同性戀),以及同性戀的欲望或 “情慾”。

6:11 洗淨指信徒重生,脫離罪疚和罪的控制,在靈性上得到潔淨(見多3:5),並以 “洗” 禮為象徵(徒22:16)。成聖是一個類似的概念,在這裏是指初步斷絕對罪的戀慕,不再受轄制,不再犯罪,這一切在正生時發生(見徒20:32;羅6:11;林後5:7)。“成聖” 還有另一層含義,指基督徒生命中的一個持續過程(羅6:19;腓3:13-14;來12:1、14;另見林前1:2注)。稱義(希臘原文dikaioō)是 “不義” 和 “受欺” 的反義詞(見1、7-8、9節及注釋)。保羅在這裏採用的,不是dikaioō的道德含義(“被看作義”),而是它的司法含義(“宣告為義”)。上帝已經宣告林多信徒為 “義”(見羅5:1,8:1,33)。上帝之所以這樣宣告,是因為基督的生命是完美的,屬於祂的 “義” 已經成為 “我們的……公義”(1:30;另見林後5:21)。保羅在6:1-11指出,哥林多信徒的生活方式應當與這個宣告和狀態相符。

6:12-20 在身體上榮耀上帝。有些哥林多信徒尋花問柳,他們的理論是,基督徒顯然可以和所有人一樣,順從身體的欲望,而且這只是區區小事,無關緊要。然而,保羅提醒他們,基督徒的身體是與復活的基督聯合的,復活後的身體是不朽壞的,因此基督徒在今世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尤顯重要。

6:12-13 凡事我都可行,在這裏和10:23,有的譯本(如《和修》)把這個短句用引號括起來,表明它可能是哥林多信徒常用的一句口號。食物是為肚腹,大概是哥林多信徒的另一句口號。哥林多信徒採納了源自周邊文化的觀念,就是肉體的一切渴求都可予以滿足。保羅知道,罪不僅玷污了人的欲望,還利用欲望來控制人,以達到它的邪惡目的(羅6:6、12、16-22,7:7-25)。

6:14 耶穌的復活預示上帝的百姓在末日也要復活(15:20)。耶穌的身體和信徒的身體都是不朽壞的(15:42-49),因為上帝要叫我們復活。身體不朽的本質,理當影響信徒在今世的行為,見15:30-34。

6:15 身子是基督的肢體,保羅在1:13已經說明,教會是基督的身體,因此分裂教會便有違這個真理;另見12:12、27;弗1:22-23,4:13-16,5:23;西1:18。

6:16-18 與基督聯合和與罪為伍(尤其性方面的罪),二者水火不容(羅5:6)。兩性結合具有屬靈含義,婚姻以外的性行為既得罪基督(6:15),也得罪己身(18節:見箴6:26、32),是一種特殊的罪。在婚姻內,兩性結合不僅是容許的,還具有積極的屬靈含義(創2:24;弗5:22-33)。逃避,保羅在10:14也告誡哥林多信徒要 “逃避拜偶像的事”。在以色列歷史上,拜偶像總是與淫亂有關(出32:6;民25:1-2),保羅思考哥林多教會的問題時也想到這一點(10:7-8)。

6:19 身子就是聖靈的殿,聖靈住在每一個基督徒裏面(17節),使他們的身體成為聖殿,正如教會全體是聖靈內住的聖殿一樣(3:16)。你們不是自己的人,與來自上帝的其他恩賜一樣(4:2、7),身體也是上帝所賜的,因此基督徒應當善待自己的身體,謹慎自守。

6:20 重價買來的,這是以奴隸市場作比方(7:23;另見羅6:17-18),基督的血就是買贖信徒的代價(弗1:7;另見彼前1:19;啟5:9)。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