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1 提多書 1 (1.12.25)

TITUS Study 1~3

提多書 3

引言

提多是個外邦信徒(加二3),是由使徒親自帶領而信主的(多一4)。保羅旅行時,他有時作他的旅伴,並且差派他到各教會去擔任重要的任務,例如到哥林多教會去(林後八1~18、23,十二17、18),和到撻馬太去(提後四10)。這卷書信顯示保羅留他在革哩底,建立該島的教會(一5)。

這卷書信與提摩太前書極其相似,可能是同一時期,即介於保羅兩度被囚那一段期間所寫的。所以它比提摩太後書為早。它強調在教會中秩序和紀律的重要性。福音在革哩底顯然有著迅速的進展。但教會的行政尚未健全(一5)。對於假道理也必須加以反擊,而且使徒對於這個主題有一些嚴正的話要說。但駕乎其他一切教訓之上,這卷書信強調基督徒的呼召和過聖潔生活的義務。它也包含了兩段有關重大教義的經文(二11~14,三4~7),好像山脈矗立在平原景色之上。

綱要

一1~4           開端的問安。

一5~16         論在教會中設立長老的必要,以資抑制錯謬教理的傳播。

二1~10         關於基督徒團體中各等人士,如老人、年輕人,提多本人,和僕人之行為的指示。

二1~15         勸人過聖潔生活在教義上的根據。

三1~7           勸勉他們要順服,要溫柔,進而引致在教理上進一步的陳述。

三8~11         論基督徒有義務留心行善,並遠避無益的辯論。

三12~15       有關個人方面的結語。

□Study 1 Titus 1 (1.12.25)

研經題目:

1. 1~4節。保羅在這裏關於他工作的肇因以及目的,告訴了我們什麼呢?他的確信的基礎是什麼呢?

2. 10~14節。保羅在這裏所抨擊的那些人的過失是什麼呢?試將他們的錯誤和過失一一列舉出來。對比起來,誠摯和篤實是怎樣顯示出來的呢?

3. 6~9節。試將這裏所提服事基督的人所要有的資格一一列舉出來。試將它們與提前三1~13所說的那些資格作一比較。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1:1-4 序言。在保羅書信中,只有《羅馬書》和《加拉太書》的信首問候較長。這裏提到的神學要點將在後面兩個闡述教義的部分(2:11-14,3:3-7)進一步詳細論述。

1:1 上帝的僕人,保羅經常以 “僕人”(或 “奴僕”,希臘原文doulos;見《讀者指南》)來稱呼他自己(羅1:1;加1:10;腓1:1)和其他基督徒(林前7:22;弗6:6;西4:12;另見彼後1:1;猶1節;啟2:20)。保羅通常自稱為 “基督的僕人”,唯獨在這裏自稱為 “上帝的僕人”。雖然這兩種稱謂的意思相差不大,但後者將保羅與《舊約》中被稱為上帝僕人的摩西、大衛和其他人聯繫起來(如:摩西,詩105:26;大衛,撒下7:4、8;眾先知,耶7:25,25:4;摩3:7;該2:23)。這表明保羅也是從古至今上帝眾多代言人中的一位。第1世紀的僕人從不隨己意行事,而是謹遵主人的指令。耶穌基督的使徒(見羅1:1注),進一步說明這種獲授權辦事的觀念。本書信一開始就清楚宣告保羅的屬天權柄。憑著(《和修》“為了”),說明保羅作使徒的目的或目標。他這樣勞苦,是為了使人得救,並得著信心真理的知識(見提前2:4;提後2:25,3:7),也就是傳講全備的福音(見提後4:2注),在廣義上還包含保羅的使徒教訓。敬虔(《和修》“合乎敬虔”),真福音總是使人產生 “敬虔”; “敬虔” 是真福音的標誌。保羅在這裏交代他要在正文著重討論的假教師的主要問題。

1:2-3 盼望不是主觀願望,而是確信。保羅的使命建基於確信上帝所應許的永生。上帝已經應許永生。上帝是無謊言的,撒謊與上帝的屬性相悖,所以祂不可能撒謊(參來6:18)。《聖經》常常宣告上帝是信實的;在克里特人的背景中,這個事實特別重要(見1:12-13及注釋)。上帝賜人永生的應許已經成就在保羅的傳道工作中。保羅的傳道工作不是他自己的選擇,而是從上帝我們救主的命令領受的。關於上帝是 “救主”,見提後1:8-10注。

1:5-9 教會所需要的領袖。保羅在書信正文的開頭提醒提多,他從前曾指導他做傳道的工作。與保羅大部分的書信不同,這封信沒有感恩的內容。這有點不同尋常,但也不是絕無僅有(參《加拉太書》);這種情況在第1世紀的書信中也並非罕見。保羅列了一份 “品格清單”,說明克里特新生教會需要怎樣的領袖,其中強調教會領袖應有的好行為(尤其是在家裏的行為)和教導能力。若能做到,教會領袖便體現了福音(“真道”,見提前2:4注)帶來 “敬虔”(1:1)的真理。

1:5 當時克里特教會還沒有長老,有些事情需要辦整齊,顯示這些教會當時都還很年輕。提多作為保羅的代表留在那裏,要把這些教會正確地建立起來。長老管理教會(參以下經文注釋:徒1:26,14:23,20:17)是新約教會常見的管理模式。保羅要求提多在各城設立長老來管理教會。《新約》中的 “長老” 都是用複數。在這裏, “長老” 與 “監督”(1:7)可以互用。《新約》其他地方顯示,長老、監督和牧師(參弗4:11)是指同一種職分(見提前3:1注)。

1:6 無可指責(在第7節中重複)是 “品格要求清單” 中的重要內容,是對其餘要求(6-9節)的總結:長老不應給人留下攻擊的口實,免得福音或教會蒙羞;他的生活必須是值得眾人效法的。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見提前3:2-3注。兒女也是信主的, “兒女” 希臘原文是teknon,指住在家裏、仍受父親照管的孩子; “信主的” 希臘原文是pistos,也可譯作 “忠誠的” 。認為應譯作 “信主的” 人指出,在保羅寫給提摩太和提多的書信中,這個詞幾乎都是指得救的信心;認為應譯作 “忠誠的” 人則指出,事實上沒有哪一個父親能確保自己的兒女悔改信主,但他可以確保兒女行事 “忠誠” 。另外,提前第3章的相關經文也只是說監督的兒女必須行為端正,兒女是否悔改信主並不是父親做監督的必要條件。可見,經文中所關心的是兒女的行為要得體,沒有人告他們是放蕩不服約束的

1:9 ……勸化人,在古代文獻中,作者為了強調清單中的某一項,往往將它放在開頭或結尾,並對其做較詳細的描述。保羅在這裏強調,牧師和長老必須有教導的能力,不僅能指出什麼是正確的,也要能駁倒錯謬。10-16節解釋了這個要求的原因。純正的教訓,見提前1:10注。

1:10-16 假教師的問題。有一些現代譯本(如《和修》和《英語標準譯本》)從第10節開始一個新的分段。保羅可能有意將假教師的行為和長老應有的品行(5-9節)放在一起,進行對比。長老必須活出真理和教導真理,而假教師的行為卻與自己所認信的不符(16節)。教會建立伊始,就必須確立基督徒的標準。

1:10 那奉割禮的更是這樣,很多假教師出自猶太基督徒。 “更是這樣”(希臘原文malista)也可譯為 “也就是”(見提前4:10注)。

1:11 這些人的口總要堵住,教會領袖的職責之一,是制止假教師誤導會眾。敗壞人的全家,假教師已經敗壞了某些人的信心。貪不義之財,這些假教師行事的動機是出於自己的貪念(參提前6:5,9-10)。

1:12-13 克里特人常說謊話,乃是惡獸,又傻又懶,古時克里特人因道德敗壞而臭名昭著。據古代歷史學家波利比烏斯記載, “克里特人奸詐的行為,以及他們不公平的社會制度……幾乎舉世無雙”(《歷史》6.47)。羅馬政治家西塞羅也提到, “道德標準的差異實在太大了,克里特人甚至認為在公路搶劫是高尚的行為”(《論共和國》3.9.15)。一個本地先知,保羅明智地沒有直接批判克里特人道德生活墮落,而是先引用一個克里特本地先知的話,然後認同他的觀點(這個見證是真的)。當然,保羅認為這是一個普遍現象,但不是說每一個克里特人都是這樣。保羅的引文似乎是出自克里特人埃庇米尼得斯之口,但因為他的著作只見諸於其他作家的引文(見徒17:28注),所以有些人質疑這種看法。

1:14 猶太人荒渺的言語(《和修》“猶太人無稽的傳說”),關於 “荒渺的言語”,見提前1:4注。這些無稽之談的具體內容,不得而知。與《提摩太前書》和《提摩太後書》相比,《提多書》中假教師的猶太教色彩更明顯(見多1:10)。

1:15 在潔淨的人,凡物都潔淨,這句話呼應耶穌的教導(路11:41),以及保羅在他先前的著作中的教導(羅14:20)。根據假教師的猶太教背景,以及耶穌和保羅以前類似的教導,這裏可能是談論猶太人的飲食條例。假教師似乎很關注這個潔淨條例,但他們被自己的不信和罪污穢了。

1:16 儘管假教師聲稱自己認識上帝,他們的行事卻表明他們不信,因此保羅毫不猶豫地做出這樣的判斷。

一个有关“Study 1 提多書 1 (1.12.25)”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