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3  撒母耳記上 2:12~36 (2.6.5)

Study 3  1 Samuel 2:12~36(也讀3:11~14) (2.6.5)

研經題目:

1. 以利的兩個兒子在哪幾方面的罪,在神看來特別嚴重呢?參二12、17、25、29;三13。我們應從二25、30和三14中記取什麼嚴重的警告呢?

2. 以利如何失職?比較箴言廿九17;太十37。請將二31和三14,與二35作一對比。我們從這些經文中,對於神的作法能學到什麼教訓呢?比較十六1。

注:

1. 12~17節。以利二子的濫權(17節的「他們」——「這二少年人」)是雙重的。他們強取他們所要的,而不是接受送給他們的;他們應得的一份他們堅持要生的,而且在耶和華應得的那一份——脂油(利三3~5)——燒在壇上之前便取去。

2. 18、28節。「以弗得」是祭司服飾或裝備的一部分。

3. 25節。從動詞的時態顯示,以利二子是慣常地不聽從父親的話。請注意:因他們背逆,耶和華想要殺他們,而不是耶和華想要他們背逆。

4. 30節。「行在我面前」是一句描述享受神恩寵的詞句。比較35節。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2:11-36 撒母耳和以利的兩個兒子。正當童子撒母耳在示羅服事上帝的時候(2:11、18,3:1),以利的兩個兒子卻在那裏妨礙百姓敬拜上帝。

2:12-21 以利的兒子(1:3)被重新介紹。他們的罪惡和對耶和華的蔑視(17節)與撒母耳的忠心事奉(18節)形成對比。(FSB)

2:12-17 祭司的僕人(13、15節)或許就是以利的兩個兒子中的一個(12節:“兒子” 希伯來原文na‘ar,在13、15節譯為 “僕人”,在17節譯為 “少年人” [ 希伯來原文:ne‘arim,是na‘ar的複數形式 ]),而不僅僅是僕人。有些人認為,13-14節所記載的規矩雖然很鄙俗,但還可接受。可是,15-16節所記載的做法則是傷風敗俗。有些人認為,這兩種做法都是《撒母耳記》的作者所譴責的。第15節一開始就用了(希伯來原文gam)這個字,可視為支持第二種解釋。因此,這段經文中對以利兒子的兩個概括性陳述(12、17節),是在說明他們的惡行。

2:12-13 規矩(希伯來原文mishpat)通常指大家認可的標準(如:申18:3  “祭司從百姓所當得的份 [ mishpat ] 乃是這樣,凡獻牛或羊為祭的……”),也可解釋為 “正直”(參8:3)。要說這兩個少年人完全不知道獻祭的條例,那是幾乎不可能的事,因此只能說他們沒有真正認識上帝,也不關心上帝的尊榮(不認識耶和華),意即他們完全無視祂的誡命。

2:13-14 祭司是靠百姓所獻祭物的某些部分來維生的。摩西律法明確規定了哪種祭的哪些部分是給祭司的,例如申18:3(前腿、兩腿並脾胃)和利7:31-32(胸和右腿)。然而,2:13-14所記載的規矩,與這些有關祭司權益的條例沒有任何共同點。

2:15-16 這種情況非比尋常:祭司理應知道獻祭的規矩,可是他們的行為,就連前來敬拜的百姓都感到震驚。正常的做法是,祭司先把脂油從內臟上剔除下來,獻給上帝作燔祭(見出29:13;利3:3-5)。此外,祭司通常是在宰殺祭牲之後,先取去屬於自己的那一份,然後把所獻的祭牲交給獻祭的人。

2:17 正因為以利的兩個兒子不認識上帝(12節),他們才藐視上帝吩咐百姓為敬拜而獻的神聖祭物。

2:18-21 這幾節經文轉而敍述另一個na‘ar(“少年人,孩子”),撒母耳(參12-17節有關 “少年人” 的注釋)。細麻布的以弗得也許是祭司所穿的簡單外衣或圍裙(22:18)。有時,有些人也可能會穿以弗得,比如大衛在運送約櫃回耶路撒冷的路上穿著以弗得(撒下6:14)。撒母耳從前是 “在祭司以利面前” 侍立(11節),而今他卻穿著祭司的衣服事立在耶和華面前

2:22-26 以利責備他兒子們的犯罪行為,並試圖與他們說理。神人所傳的審判之言(撒上2:27、29)暗示以利對兒子們的犯罪行為無動於衷,甚至可能參與了其中的一些行為。(FSB)

2:22-23 這些婦人不是迦南人的異教廟妓,儘管有人這樣猜測,但與她們苟合仍然是以利兩個兒子的惡行

2:25 人若得罪耶和華,誰能為他祈求呢?這表明在人和上帝中間需要有一位中保。以利的兒子故意違抗上帝,因此耶和華想要殺他們(《和修》“想要他們死”)。上帝一旦定了主意,任何人的代求都沒有效果。對於聖經作者而言,上帝的照管和人的品行結合在一起的事實,意味著從根本上說,人遇到的一切事都是出自上帝的旨意。最明顯的例證就是埃及的法老(見出7:13、22等)。但這並不意味著人不需要負責任,何弗尼和非尼哈抗拒上帝,甚至輕忽他們父親的警告。

2:26 路2:52也用了類似的言詞來描述少年耶穌身體和靈命的成長。

2:27-28 我不是向他們顯現嗎?……我不是揀選人……?這些都是反問,期待對方回答 “正是”,第27、28、30節提到的你祖父、你父家(《和修》全譯作 “你祖宗的家”)是專門用語,指以利所屬的大家庭。“你父” 特指亞倫的兒子以他瑪,以他瑪在西奈山和他的父親以及兄弟一起被上帝設立為祭司(出28:1;參代上24:3)。根據代上24:3的記載,以利是這一家人的後裔,因為這裏記載他的五世孫亞希米勒是 “以他瑪的子孫”。從以利傳到亞希米勒的後代如下:以利——非尼哈一亞希突(14:3)——亞希米勒一亞比亞他(22:20)——亞希米勒(撒下8:17;代上24:6)。祭司的職責是上帝的前做以下服事:(1) 焚燒祭物(如:利1:9),這涉及到祭司的權利,即祭司可得到祭物的某些部分來維持生計,但以利的兩個兒子卻濫用這項權利(2:12-17);(2) 在香壇上燒香(出30:1;見路1:9);(3) 在上帝面前穿以弗得。這裏所說的以弗得或許不是2:18所說的細麻布以弗得,而是出28章所描述的那種飾有寶石的胸牌。這種胸牌象徵以色列的百姓,胸牌裏有小袋,袋裏裝有神聖的鬮(即籤;關於祭司拈鬮 [抽籤] 的記載,見利16:8等處)。根據21:9記載,那個以弗得後來被存放在挪伯的聖所裏,亞比亞他逃到大衛那裏去的時候也把它帶在身邊(23:6)。又將以色列人所載的火祭都賜給你父家嗎?以色列人獻祭時,除了燔祭要全部焚燒以外,也要焚燒 “作為紀念” 的那部分祭物,而素祭、贖罪祭、贖愆祭和平安祭的一部分,通常都給祭司作食物(利6:14-18,7:1-38)。

2:27-36 上帝派遣先知對以利家施行審判。由於以利的冷漠以及何弗尼、非尼哈的滔天罪孽,神選擇將以利的血統從祭司職位上除去。(FSB)

2:27 神人是 “先知” 的同義詞(如9:6;王下1:9)。耶和華如此說是《舊約》中常見的先知句式。在《撒母耳記》中,這一句式也出現在10:18,15:2;撒下7:5、8,12:7、11,24:12。在古代,信使應該一字不差地傳講發信人的信息,因此信使開始時會說 “(發信人)如此說”,隨後就在信息中用第一人稱的語氣說話(如創45:9)。

2:29 踐踏這個動詞的形式來看,這是習慣性的行為。以利踐踏祭物,就是踐踏上帝;他尊重自己的兒子過於尊重上帝。凡尊重上帝的人,上帝必重看他;凡藐視上帝的人,上帝必輕視他(30節)。

2:30 儘管上帝曾說(原文直譯:曾應許),但是如果有人執意輕忽應許的要求,上帝可能會收回應許。決不容你們這樣行,這句話強烈表明上帝收回祂從前所說的話(如:創44:7;撒上12:23;撒下20:20;另參撒上20:9)。

2:31-34 這是對違背上帝聖約之人的詛咒,以詛咒的話來宣告懲罰,與聖約本身包含的詛咒很相似。日子必到是《舊約》先知書宣告末世信息的常見表達形式。那未滅的就是亞比亞他,當祭司在挪伯被殺的時候,他逃了出來(22:20)。後來,所羅門革除了他的祭司職分,讓他回亞拿突去;王上2:26-27宣稱,亞比亞他被革除祭司職分是應驗了上帝論到以利家的預言。耶利米或許也是這個家族的後裔(耶1:1)。你家中所生的是一般的說法,因為《聖經》提到他後代中有一些人存留下來(見2:33a、36)。以利不會在有生之年遭受這個懲罰,但他的兩個兒子一日同死就是給他的證據,證明這個預言是確實的。

2:35 那位有堅固的家忠心的祭司,或許是指大衛作王時的祭司撒督,他是亞倫的兒子,以他瑪的兄弟以利亞撒的後代(撒下8:17;代上24:3;另見士20:27-28)。在希伯來原文中 “忠心的” 和 “堅固的” 是同一個詞:即忠心的(ne’eman)祭司會有堅固的(ne’eman)家。那受膏者就是君王。這裏的措辭和撒下7章相似,那裏記述上帝應許大衛王說,要使他的家 “堅立”(撒下7:1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