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5 以西結書 8 (3.4.28)

Study 5 Ezekiel 8 (3.4.28)

研經題目:

八~十一章是敘述以西結見第一次異象之後14個月在神游狀態中所得到的默示。比較八1和一1、2。

1. 以西結「在上帝的異象中」(3節)被帶回到耶路撒冷,並在那裏叫他看到人在殿中或殿門口用四種方式敬拜偶像。若問你這些方式是怎麼一回事,你會怎樣加以描述呢?也要特別注意參與敬拜偶像的人是社會上哪些階層的人。

2. 那些敬拜偶像的長老說,「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12節)。他們說的話在某些意義上是正確的(比較6節),在某些意義上又是錯誤的呢?本章怎樣表明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都在上帝的鑒察和審斷之下呢?

注:

1. 3節。「觸動主怒(的)偶像」(譯者按:原文是「嫉妒的偶像」):那就是觸動了上帝嫉忌的忿怒的偶像。比較申卅二21。

2. 14節。「婦女……為搭模斯哭泣」:那就是參加異教吊祭之物神搭模斯之死的節日。這個神明就是後來希臘神話中的「亞度尼斯」(Adonis)。

3. 16節。「廊子和祭壇中間」:所以這些人從前必然是祭司。比較珥二17。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8:1~11:25 以西結的聖殿異象。這是以西結四大異象的第二個,與開篇異象(1-3章)有明顯的關聯。另外,這個異象與結束異象(40~48章)密切相關,二者呈鏡像關係。在這個異象中,上帝讓以西結依次觀看四個場景:百姓在聖殿中拜偶像(8章),全城拜偶像者被擊殺(9章),耶路撒冷被火焚毀,以及上帝的榮耀逐漸離開聖殿(10章)。最後是邪惡的領袖受審判(11:1-13),與上帝的榮耀完全離開之前(11:22-25)那充滿盼望的神諭(11:14-21),形成強烈的對比。總體來說,這個異象強調上帝棄絕這一代的猶太人,顯明上帝公義的立場。

8:1-18 以西結被提送到不同地點看可憎的事。在異象中,以西結被帶到位於耶路撒冷中心的聖殿建築群(1-4節)。在聖殿的多個位置,包括中心和外圍,揭示了各種各樣被稱為可憎的事的異教行為。

8:1-18 綜覽聖殿的違法行為。以西結看到拜偶像行為不斷升級的快照。他用“屬靈的眼睛”看到百姓所做的可憎之事,證明耶和華的離開是合理的。(BTSB)

8:1-6 聖靈超自然地把以西結從被擄之地(第1節)帶到耶路撒冷的聖殿(第3節)。當他到達聖殿門口時,兩個對立的形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惹動妒忌的偶像”(第3節;見《和修》)和“以色列神的榮耀”(第4節)。榮耀“代表上帝的同在”(見1:28和注釋)。“偶像”侵入了耶和華的產業;聖殿的所有權和主權屬於“以色列的神”,因此,這個異象通過重複稱呼“以色列神的榮耀”來強調這一重要現實。百姓和“偶像”打交道,這偶像就在他們與神的關係中造成了嚴重的裂痕;上帝是一位忌邪的神,不會與他人分享祂的榮耀(出20:5)。以西結將要近距離地看到“更可憎的事”(第6、13、15節)。(BTSB)

8:1-4 異象開始時,以西結從他身在巴比倫的家(1節),“實實在在地”被提到耶路撒冷的聖殿(3節),這種情況在《舊約》正典中絕無僅有(但參《次經·貝耳和大龍》14:33-36)。除此以外,這個場景讓人想起以西結蒙召的異象(1-3章)。

8:1 根據本書的紀年法,這個異象發生在主前592年9月,即蒙召異象之後剛過一年。事實上,沒有什麼事件可與這個日期確實關聯,但背景可能是導致將審判巴比倫的書卷沉入大河(耶51:59-64)的那些事件。被擄的百姓中間顯然有一些所謂的“先知”在煽動叛亂(見耶29:20-23)。眾長老(8:1)希望以西結開聲說話。

8:2 以西結在這個異象中看到上帝顯現,與1:27他在蒙召異象中所看到的很相似。8:4清楚說明這一點。

8:3 我們解釋8~11章時必須謹記,以西結的所見所聞,是像夢一樣的上帝的異象。這是靈界的,而非“自然界的”實際情況。內院表明以西結是在聖殿和宮殿群內,但不是在聖殿的中心。關於觸動主怒偶像,見8:5。

8:4 榮耀,見1:28注。

8:5-6 在四個場景中的第一個,以西結背朝祭壇,面向惹忌邪的偶像(《和修》“惹動妒忌的偶像”),但沒有指明是什麼偶像。這裏是刻意含糊其詞:重點始終在於招惹上帝發怒,而非偶像本身的具體細節。情況將會更加糟糕(另有大可憎的事,或作:更加可憎的事:13、15節),這些罪“更大”的意思是上帝對之更加恨惡。可能原因有:這些罪給上帝帶來更大的羞辱,給別人帶來更多的傷害,表明百姓越來越無視上帝的警告和上帝的愛,更加明目張膽地公開犯罪,以及那些擔當更大責任的人也是這樣。

8:7-13 第二個場景顯示,異象能讓人看見肉眼不可能看見的事物。如果眼目專注於穿透牆壁,去尋找一個可容納70人的真實“房間”,就會錯失以西結要指出的重點:那些自欺的(12節)拜偶像者的內心。

8:10 牆壁上畫著(《和修》“刻著”)偶像,這不僅違反第二誡(出20:4),還漠視申4:15-18列舉的警告。

8:11 沙番的兒子雅撒尼亞出現在這70個長老中間,可能讓人感到震驚。他很可能是沙番宗族(王下22:8-10)的成員;沙番族人在耶利米事奉時期對上帝忠心耿耿(如耶26:24)。雅撒尼亞是不是沙番族人並不確定,但如果是的話,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這裏特別提到他。

8:14-15 以西結再向北行,看到婦女……為搭模斯哭泣(“搭模斯”源自蘇美爾語名字“杜木茲)。這是古老的美索不達米亞異教,崇拜牧人式君王和蔬菜之神,似乎明顯與“聖婚”(古代人為了保證農產豐收而舉行的淫亂儀式)有關聯。有人主張,搭模斯是每年死去然後複生的神明,但學者對此意見不一。婦女在祭拜搭模斯期間哭泣的儀式,在《聖經》以外的文獻也得到充分證實。

8:16 最後也是最短的一個場景,簡單直接地陳述最為可憎的事。這裏雖然沒有指明這二十五個人的身份,但廊子和祭壇中間的位置通常是祭司專用的。他們竟然在這個神聖的地方祭拜太陽!申4:19(另見王下23:11)禁止百姓祭拜太陽。這種可惡的行為,與祭司在這裏應該做的事(參詩26:6-7;2:17)形成強烈對比。

8:17-18 聖潔的上帝必須刑罰1-16節所述行為。手拿枝條舉向鼻前的含義不明,可能是一個侮蔑的動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