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6 以西結書 9 & 10 (3.4.29)

Study 6 Ezekiel 9 & 10 (3.4.29)

研經題目:

以西結在第六、七章記錄了懲罰的預言和第八章的異象,詳細地說明何以這種懲罰是應當的。之後,先知在這裏就描繪上帝怎樣照著祂在八章18節所說的話施行懲罰,毀滅百姓(第九章)和城(第十章)。

1. 9章。上帝怎樣答覆先知在愁苦中的哀呼?比較耶十四19,十五1。惟獨誰被留下?何故?如何把它們從別的人中鑒別出來?把出十二13;啟七1~3,和十四1所描述那些以資鑒別並使人得救的記號加以比較。

2. 10章。取火炭作什麼用途,火炭又象徵什麼?在以賽亞的異象中,火炭的作用(賽六6、7)與此有何不同?

注:

1. 第十章的「基路伯」就是第一章所描述異象中的「活物」。

2. 十14。我們會預期找到那個「牛」字,而不是「基路伯」這個詞,這一點大概是應當瞭解的。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9:1-11 城內拜偶像者被擊殺。七位天使遵照上帝的命令,在耶路撒冷處決不忠的人。其中只有一位天使是受命保護忠心的人的。先知痛苦的代求並沒能阻止上帝的審判。參逾越節(出12章):門框上的記號保護忠心的人不被上帝的滅命使者擊殺。

9:1-11 聖殿主人的回應。作為聖殿的主人,上帝傳達了祂打算如何果斷地處理百姓可憎的行為(8:1-18)。在祂正式離開耶路撒冷——這是祂最終的回應——之前(11:22-23),祂將在全城範圍內屠殺拜偶像的人,以清理門戶。(BTSB)

9:1-2 第1節的第一句帶著諷刺意味重複了8:18的最後一句。希伯來原文pequddot,在這裏譯作監管……的人(《和修》“懲罰……的人”),也有“行刑者”的意思。啟1~3章那七個城的天使可能是一個類比。在本書第9章,天使是用兵器施行毀滅;第10章是用火。

9:3-7 第3a節是插入句,預示第10章的重點所在。擔任文士的第七位天使,畫記號在那些對上帝忠心之人的額上(9:4)。保存餘民是4~7章的一個重點。這裏的記號是希伯來文字母taw,用以西結時代的字體表示是X。古代基督信仰的解釋是:這個記號預示了十字架。9:6-7指出,行刑從以西結旅程(8章)結束的地方開始。汙移這殿(9:7)的命令,使執法者不用擔心屍體會玷污聖所(參王上1:51;王下11:15)。

9:6 他們從……長老殺起,因為領袖帶領百姓走入歧路,所以現在審判要從他們開始,從他們在上帝的殿(原文直譯:家)前所處的位置開始。這裏的審判呼應使徒彼得的講論:潔淨的審判要“從上帝的家起首”(彼前4:17)。

9:8-10 哎!主耶和華啊,以西結情辭迫切地為餘民懇求,並提出問題:司掌保護之職的天使難道連一個忠心的人也找不到嗎?另見4:14,11:13,21:5。上帝重申祂施行公義的決心,並對長老妄想以為上帝看不見他們作惡,做出直接尖銳的回應(參8:12和9:9)。

10:1-22 火與榮耀。兩個行動在這裏交織在一起:在異象中的城邑被毀的第二個階段(1-8節),以及上帝的榮耀逐步離開聖殿(9-22節)。

10:1-22 上帝的同在離開了聖殿。上帝用火審判這城,但最終的審判和焦點是上帝離開祂在地上的家。這就是上帝在申命記31章17-18節中所應許的詛咒:上帝說祂要掩面不顧祂的百姓,因他們轉向別的神。上帝的榮耀在幾個階段緩慢地甚至是不情願地離開。由於基路伯在整個異象中護送“榮耀”時的動作,這種離開就像一隻鳥。耶和華的榮耀從約櫃上升到聖殿的門檻(9:3)到東門(10:19),最後到城東的山上(11:22-23)。最初的步驟是雅威離開至聖所,即祂在地上的寶座所在地,到聖殿的門檻(9:3)。在消滅了拜偶像的人之後(9:4-10),雅威又在聖殿門口與等待的基路伯會合,然後走出聖殿,來到聖殿建築群的東門,並在那裏暫時停留(10:4、18-19)。這一停頓是在“東門”(第19節),即聖殿建築群最邊緣的門(外院門),在那裏“榮耀”最適合離開這城(11:23)。(BTSB)

10:1-8 穿細麻衣的人(2節)是第9章的“保護天使”,在這裏成為放火毀滅耶路撒冷的使者。敍事的焦點在天使(10:2,6-7)與基路伯之間不斷轉換。基路伯既是上帝臨在的“寶座”,又是用以焚燒耶路撒冷的火炭的來源(1、3-5、8節)。通常刀與火是同時使用的,但在異象中,這兩者卻用於不同的階段。

10:4 榮耀,見1:28注。

10:9-22 這裏對於基路伯的描述,有許多地方與第1章對“活物”的敍述相同;在解釋兩者共有的特徵時,應該參照第1章。這裏的描述已顯明兩者是相同的,10:15、20-22的異象敍述更清楚地表明這一點。光和聲音對於感官的衝擊似乎是不可抗拒的,正如在蒙召的異象中一樣。雖然這段經文大部分是描述,但18-19節的動作卻是至關重要的。在東門(19節)的門檻(18節),以色列上帝的榮耀正在緩慢地、分階段地離開犯罪的百姓,緩慢的離開也許象徵上帝已儘量給百姓機會去悔改。這裏的措辭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以色列上帝”這個稱謂在這異象中出現了五次(8:4,9:3,10:19-20,11:22),其中四次與“的榮耀”連在一起。除此之外,這用語在本書中僅出現於43:2和44:2,即上帝的榮耀回歸之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