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7 以西結書 11 (3.4.30)

Study 7 Ezekiel 11 (3.4.30)

研經題目:

1. 耶路撒冷的政治領袖們認為他們在該城的防禦工事裏面是穩如泰山的,如同鍋裏的肉一樣安穩不怕火(3節)。上帝怎樣論到他們呢?關於這個預言的應驗,請參閱王下廿五18~21。

2. 耶路撒冷的人民認為他們是耶和華所寵愛的,並會承受那地,而那些被擄去的人就會被剪除(15節)。但是上帝對那些被擄去的人的旨意究竟是怎樣的呢(16~20節)?

3. 試追溯上帝的榮耀離開祂的聖殿的步驟。參閱八3。4;九3;十4;十19;十一1、23。11章對榮耀的回來的可能性有什麼暗示,並在什麼情況下回來?比較四十三1~4、9。

注:

1. 1節。「押朔的兒子雅撒尼亞」:與八11的雅撒尼亞是兩個不同的人物。

2. 23節下。「那座上」:就是橄欖山。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11:1-13 民間領袖受刑罰。這時上帝的榮耀已經停在門檻,準備行動,但本章第1節卻引進新的內容,似乎在這緊要關頭中斷了異象的進展。以西結看到25個人,他們不是8:16那群人,而且在不同的地點。與前一群人不同,這裏的問題不在於敬拜,而是與政治有關,但具體問題並未明說。總體印象是:他們所懼怕的事將要落到他們上(11:8;就像創11:1-9的巴別塔事件),而且是他們自己招致上帝的審判。這個框架有助於我們明白其中的細節。

11:1-13 上帝對耶路撒冷的審判是確定的。在上帝離開耶路撒冷之前(第22-23節),祂通過先知對抗百姓錯誤的神學。(BTSB)

11:1 這裏提到的人沒有出現在其他地方;關於毗拉提,見13節。民間的首領希伯來原文是sare ha’am,不一定指王室(包括這裏);這個詞組在尼11:1譯作“百姓的首領”,可作參考。

11:2-3 第2節提到並在第3節引用的惡謀所指含糊,因此解釋比較困難。第3a節可以是陳述句或疑問句。若是陳述句,的比喻就有負面的含意(“我們都被燒熟了!”);若是疑問句,這個比喻就有正面的含意(“燒不到我們!”)。“被燒熟”不大可能是正面的,因此最好認為這個比喻是指百姓的恐懼,這恐懼令他們不信靠上帝。第24章將進一步闡釋這個比喻。

11:6 雖然屍橫遍地的審判是出於上帝(9:7),但它是百姓犯罪所招致的後果,百姓需要對此負責。

11:7-12 這裏的重點是朝廷大臣與被殺的百姓之間的區別。與異象的先前部分不同,這裏的結局非常清楚:西底家的皇室人員及朝臣逃離耶路撒冷,後來在巴比倫人手中被殺滅(見王下25:4-7)。注意11:9的神學觀點(我必……出你們去),與王下25:4的倉皇逃跑形成對比。

11:13 比拿雅的兒子毗拉提之死,對以西結的即時影響還不明顯。也許因為以西結看到上帝那麼迅速地施行審判,應驗藉著他發出的預言而感到震驚。這件事的重要性可能還在於名字本身的象徵意義:“上帝建立”(比拿雅)的兒子“上帝拯救”(毗拉提),死了。

11:14-21 應許賜下新心新靈。以西結在13節的呼號,清楚提示書中關於盼望的一個重要聲明,該聲明與36:22-32論到“新心”的著名經文密切關聯。在11:15,那些留在猶大地的百姓發妄言嘲笑被擄走的人。上帝在16節的回應,不僅肯定是他親自造成以色列被擄(……遷移……分散),而且重新確定祂與餘民之間的關係:真正的聖所不是聖殿,而是上帝自己。這個嶄新的關係以上帝親自賜予的新靈肉心(19節)為標記,使百姓能夠忠心地為上帝而活,這是他們從前長著石心時做不到的。在神學理解上,本書在上帝的賜予(這裏和36:26-27)與人的努力(“自作一個新心和新靈”,18:31)之間,存在著一種張力。

11:22-25 上帝的榮耀離開。這個異象以悲慘的結局結束:以色列的上帝離開祂的城,意味著上帝不再與百姓同在,他們將要死亡。……即橄欖山。行動和地點都證實,這裏的重點是上帝離開耶路撒冷,而不是(按推論)祂與被擄的人同在。從這裏直到43:1-5,上帝沒有再出現在耶路撒冷。結束的彙報(11:25)回到8:1的場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