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應當相信耶穌從死裏復活了?

我為什麼應當相信耶穌從死裏復活了?

Why Should I Believe that Jesus Rose from the Dead?

作者:Michael Horton

誠之譯自:https://cccdiscover.com/why-should-i-believe-that-jesus-rose-from-the-dead/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回到「事實真相」總會有幫助。在這裏,猜測是派不上用場的。我們究竟如何看待事實——無論我們認為有三十個神還是認為沒有神——是無關緊要的。我們是否覺得有益處、有意義、感到滿足,也毫不相干。這和靈性或道德提升無關。發生在歷史裏的事不能一筆勾銷。它要麼發生了,要麼沒有發生,但是事情本身絕不是毫無意義的,也不是我們無法探究的。且讓我們一探事實的真相吧。

最早期的基督徒親身見證了復活宣稱裏的這些要素,甚至為此殉道:

耶穌基督曾經活過、死了、被埋葬了

就算是博格(Marcus Borg),也就是多疑的「耶穌研討會」(Jesus Seminar)的共同發起人,也承認基督被羅馬人釘死在十字架上是「『歷史的耶穌』最確鑿的事實」。古代猶太人和羅馬人的資料不乏對這些事實的見證。根據巴比倫塔木德(猶太人口傳律法的彙編),「耶穌」(Yeshua)是在逾越節那夜因為巫術和褻瀆神而被掛在木頭上的假先知。傑出的猶太學者如克勞斯納(Joseph Klausner)在指出塔木德裏提到耶穌的地方:耶穌是個拉比,祂的母親是馬利亞(Miriam),嫁給了一個木匠,但他卻不是耶穌的生父。耶穌與他的家人去到埃及,又回到猶大,並收了一些門徒,用巫術行了許神蹟奇事,迷惑以色列人,後來在審訊中被門徒棄絕,沒有人為他辯護。在逾越節當晚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羅馬史家蘇多尼(Seutonius,主後75~130年)寫到猶太人在主後48年被驅逐出羅馬。其中發生的一件事是有一撮人在敬拜一個人,「某個基督」(certain Chrestus)(Claudius 25.4)。第一世紀晚期,塔西陀(Tacitus)——最偉大的羅馬史家——提到耶穌在本丟·彼拉多的手下被釘十字架(Annals 15.44)。大約在主後110年,羅馬帝國在約當今日土耳其的總督小普林尼(Pliny the Younger )寫給羅馬皇帝圖拉真(Trajan)的一封信裏(譯註一),報告說基督徒在禮拜天一起聚集,向耶穌禱告,有如「向神」禱告一般,聆聽祂所指派的人員閱讀、解釋他們寫的一些書信。早期教會領受一份餐點,而他們相信這頓餐點是由基督所主持的(Epistle 10.96)。

我們從古代的一些資料也得知,羅馬人的十架酷刑有多麼成功。福音書記載,士兵將槍矛扎進基督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這與羅馬軍事史家對十字架刑罰的一般記載是吻合的,也和現代對這個報導的醫學檢驗吻合。所謂的「昏厥理論」(swoon theory)猜測,耶穌並不是真的死了,而是得治癒,恢復了健康,並且壽終正寢,死於自然死亡。然而,如同鮑威爾(Doug Powell)所觀察到的,除了能從槍矛扎進祂的心臟、刺進祂一邊的肺臟逃過一死之外,耶穌還「必須單單靠意志力,控制有多少血從傷口流出來」。

伊斯蘭教的《古蘭經》(在Surah 4:157)教導,羅馬人「從來不曾將他殺害」,而是「誤以為他們確實將他殺了」。並沒有任何證據可以支持這個猜測,而且會產生一個明顯的問題:我們真的相信,羅馬政府和士兵,以及猶太人領袖和耶路撒冷百姓,真的會「誤以為」,他們已經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而事實上並沒有?

此外,當我們有第一世紀的基督徒和羅馬時代的文件證實基督確實死了、被埋葬了,為什麼我們卻要相信一份在事件發生後六個世紀才寫的文件?這份文件有任何的信用可言嗎?羅馬負責執行十字架刑罰的官員很清楚,受刑人是什麼時候死的。連自由派的新約學者羅賓遜(A. T. Robinson)也總結說,耶穌被葬在墳墓裏,是「最早、最確鑿的,關於耶穌的事實之一」。

四福音書都提到,耶穌被葬在亞利馬太的約瑟的墳墓中(太廿七57;可十五43;路廿三50;約十九38~39)。這是一個具體的細節,讓我們相信這個記載是可信的。此外,這是門徒不太可能會偽造的、令他們感到羞恥的一個細節。畢竟,根據四福音書的記載,門徒們當時都逃走了,而彼得甚至否認他認識耶穌。然而卻有一個富有且大有權勢的猶太公會領袖,來到彼拉多面前,請求他將耶穌葬在他自己的墳墓裏。

根據約翰福音十九章38~42節的記載,在這個令人難堪的事情上,還要再加上約瑟是由另一個法利賽人領袖的協助,也就是尼哥底母(約翰福音第三章記載他曾經私下和耶穌會面),埋葬了耶穌。約瑟的地位一定很高,以至於彼拉多會願意將耶穌的尸首交給他,而這事是發生在百夫長確認耶穌已經死亡之後(可十五44~45)。

耶穌基督的墳墓在三日後成為空墳

今天連這個宣稱也不應該有爭議,因為這是羅馬人、猶太人都承認的,第一世紀的基督徒也承認這點。當然,對此有許多不同的解釋,但是在這點上,有一個令人驚奇的共識。猶太人領袖宣稱,耶穌的屍體是被門徒偷走的(太廿八11~15)。

其他人宣稱,「復活節經歷」(Easter Experience)是一個精神幻覺,或者是悲傷過度、失去盼望的門徒的作的美夢。另外還有人說,復活是隨著時間,以及與原來事件漸行漸遠而被誇大的故事,就像是「大魚的故事」或「打電話」的遊戲。

一位名叫皮格斯・賴彼得(Pincheas Lapide)的猶太學者真的認為耶穌從死裏復活了,但是祂不是以色列人所盼望的那一位。所有這些理論都沒有掌握事實的真相。許多人想用其他方式來解釋復活,這樣的事實反而證明了空墳是一個歷史上真實發生的事。

現在該怎麼辦呢

保羅對雅典城的哲學家宣告基督的復活:「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因為祂已經定了日子,要藉著祂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祂從死裏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徒十七30~31)

在聽過這個報導後,我們都必須面對一個抉擇。「眾人聽見從死裏復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於是保羅從他們當中出去了。但有幾個人貼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並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還有別人一同信從。」(32~34)

今天,和從第一個復活節後的每一天一樣,有些人會嘲諷,其他人表示願意進一步討論,而還有一些人則擁抱復活的基督,和多馬一同喊叫:「我的主!我的神!」(約廿28)耶穌即將要使拉撒路從死裏復活時,祂應許馬大:「你兄弟必然復活」。馬大對祂說,「我知道在末日復活的時候,他必復活。」雖然她的回答是正確的,但是馬大也許是認為,這時候討論神學問題是很尷尬的時刻。

不過,這事還沒完。耶穌給馬大壓力,不僅要她同意這個教義,更要她能信靠祂:「耶穌對她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麼?』 馬大說:『主啊,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兒子,就是那要臨到世界的。』」(約十一23~27)

當天並不是世界末日。耶穌還沒有為拉撒路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也還沒有為他的稱義復活,成為整批莊稼初熟的果子。拉撒路的復活只是暫時的,而不是超越罪和死亡的榮耀,那是只有在耶穌復活之後才會接著發生的。有一天,馬太的兄弟——和馬大自己——會生病、死亡,但很可能不是在他們領受了關於「來世(the age to come)會隨著神的兒子的復活而出現」的消息之前(也許他們總結自己就是這話的見證人)。透過信靠基督,祂是復活和生命,你也會與馬大和拉撒路,在那大喜的日子一同復活。

你相信嗎?

祂確實已經復活了!

按:本文摘自「祂確實復活了」一文(https://www.whitehorseinn.org/2011/04/risen-indeed-2/)

另參:「好星期五」好在哪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