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12 馬可福音 6:6b~30 (2.3.19)

Study 12 Mark 6:6b~30 (2.3.19)

研經題目:

1. 我們從以下兩點,就是:(a) 從主訓練門徒作工的方法,要他們後來作更大的工,和 (b) 從這些細節,如「兩個兩個的」,「行路的時候……什麼都不要帶」(比較太十10),「進了人的家」,並「住在那裏」,「(如果)……人……不聽你們」,「門徒就……傳道叫人悔改」,能學到些什麼呢?

2. 你能將希律的性格怎樣概括起來呢?他這次失敗的原因是什麼?

注:

六7、30。另一個新的開始——十二門徒的第一次使命;因此,當他們回來覆命時,他們暫時被稱為「使徒」或「奉差派者」。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6:7~8:26 耶穌在加利利以外的工作。經過系統的訓練後,門徒被差遣出去傳揚上帝國的信息,醫病和趕鬼。耶穌再次展示祂的權柄,告誡門徒要防備那些硬著心的人。

6:7-13 差遣十二門徒。在3:14-15預示的事情現在發生了。十二門徒已經完成訓練,成為耶穌信息的特使(見1:14-15):像耶穌一樣,他們要去宣告悔改的信息(6:10-12),趕出污鬼(7節),並醫治病人(13節)。這樣,上帝國的信息就傳播更遠了。關於十二門徒在人數方面的含意,見太10:1注。

6:8-9 耶穌對門徒出門上路的這些指示既獨特又具體,與8:34-38的一般教訓有所不同。對猶太人來說,這些獨特指示所象徵的是和平、無防禦力,信靠上帝和迫切。這景象與第一次出埃及的情景相呼應(參出12:11)。在這兩種情況中,人們都是從奴役中得釋放。食物,口袋,腰袋裏兩件褂子,全都象徵生活的保障。供應這些東西的,應當是那些聽了門徒的信息而悔改的人。除了拐杖以外,什麼都不要帶,只要穿鞋。為了協調這裏與太10:9-10和路9:3記載的不同,解經家提出了幾種解釋。最佳的解釋大概是這樣:在《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耶穌告訴門徒不要因為要出門而買新拐杖和新鞋子,但本書補充,他們可以攜帶已有的鞋子和拐杖(見太10:9-10注)。有些解經家認為門徒可以拿助行的手杖,而在太10:10和路9:3所禁止的,是用來自衛的拐杖。

6:8-9 這是四處遊歷的教師的標準裝束,強調他們仰仗的是歷史悠久的中東地區的好客傳統。門徒們所到之處,如今都不得不為支持或反對耶穌的信息做出決定。見太10:9-10注。 6:11 跺下腳上的塵土,由於耶穌重新定義了以色列,也重新定義圍繞著祂的家人(3:13-19,31-35),此舉動象徵這村莊因為拒絕款待耶穌的門徒,就選擇了留在上帝所提供的救贖的“外面”(參4:11-12,9:41)。(BTSB)

6:11 後期的猶太拉比文獻指出,那些從外邦人地區回來的猶太人要把腳上的塵土跺下去,作為一種潔淨的方式。在這裏,此行動也作為針對他們(《和修》“證明他們的不是”)的一個記號。然而,在宣講耶穌信息的過程中,不應該涉及任何來自人的裁決。上帝是唯一的審判者(參太10:14注)。在這裏,把塵土跺下去的舉動為要表明一個事實:該城鎮要為拒絕上帝的信息承擔責任。

6:13 ,常用在進行醫治禱告的時候(參雅5:13-14注)。

6:14-56 施洗約翰的死。施洗約翰的死,令耶穌的前景蒙上了極大的陰影(參3:1-6,6:1-6)。耶穌的生命正受到威脅,部分原因在於祂行了帶著權柄的神蹟。

6:14a 這個希律是大希律的第七子希律·安提帕,他是加利利和比利亞的分封王(主前4年至主後39年),是羅馬帝國的一個行政長官(見太14:1注)。儘管當時的人可能稱他為王(參可6:23希律說 “我國的一半),但事實上他並不是真正的王。主後39年,他因為企圖奪取絕對的統治權而失去官職。

6:14b-15 當時人們對耶穌的看法有以下三種(另見8:27-28):(1) 復活的施洗的約翰;(2) 猶太人期待的以利亞(參瑪4:5);(3) 先知中的一位。第一種看法,也是希律·安提帕所持的看法(見6:16),明顯是錯誤的。第二種看法反映了猶太教中一種普遍的期望(瑪3:1-2,4:5-6):以利亞沒有經過死亡即被提到天上去(王下2:11),他將會在末後的日子再來。雖然人們普遍認為耶穌可能是那期待中的以利亞,但耶穌自己已經說明,施洗約翰是帶著“以利亞的心志能力”而來的(路1:17;參可9:11-13)。至於第三種看法,即“是先知,正像先知中的一位”,則可能來自申18:15、18。耶穌的身份遠超過上述任何一種看法,彼得在凱撒利亞腓立比的認信將顯明這一點(參可8:27-30)。

6:17 希律·安提帕已經娶妻,卻愛上了同父異母兄弟希律·腓力一世的妻子希羅底。腓力是瑪利安妮二世和大希律的兒子。希律先與妻子離婚,然後再娶希羅底。施洗約翰公開譴責希律·安提帕違犯律法(利18:16,20:21)。這事激怒了希羅底,她就催促希律逮捕約翰,把他關進監裏(見太14:3-4注)。

6:18 你娶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理的(《和修》“你佔有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法的”):希律安提帕並不是猶太人,但約翰卻毫不猶豫地指出他違反了上帝的道德律例(參利18:16)。同樣,福音的信息是要人“悔改”(1:15,6:12),這暗示上帝要求世上所有的人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得違反《聖經》啟示的道德律例。這信息最終要傳給外邦人,正如傳給猶太人那樣。

6:19-20 於是希羅底(見18節)懷恨約翰,想要殺他。但希律·安提帕敬畏他,所以就拒絕聽從希羅底的計劃。也許希律·安提帕是顧忌約翰的名聲,恐怕因這事而引起暴亂(1:5);也可能是出於迷信,害怕會遭到天譴。根據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的記載,百姓視安提帕的死為上帝對他殺害施洗約翰的懲罰(《猶太古史》18.116-118)。安提帕也認為約翰是無罪的,是敬畏上帝的,因此他感到很矛盾(多照著行,並且樂意聽他:《和修》“雖然聽了他的講論十分困惑,仍然樂意聽他”)。

6:21 社會上有三種群體的領袖獲邀去慶祝希律·安提帕的生日:(1) 大臣(原文直譯:貴族),或加利利的政府高官;(2) 千夫長;(3) 作首領的,富有且顯赫的加利利人。

6:23 希律安提帕不僅提出要滿足希羅底女兒撒羅米的願望(參太14:6-7注),更愚蠢地公開發誓(《和修》“又對她多次起誓”)來確認他的承諾(見6:26)。就是我國的一半,這是一種修辭手法,而不是實際上的承諾。

6:26 就甚憂愁,希律·安提帕感到很苦惱,因為他根本無意處死約翰。可是,希羅底卻用詭計使他在自己最重要的臣民面前公開發誓。他的聲譽和權威受到危害。

6:30-56 不單是個先知。接下來的兩件大能作為——在曠野的供應,以及把新近重建的以色列民(見3:14注)從海裏搭救出來——共同提供了馬可福音中最有力的證據,證明耶穌的神性身份是來實現以色列新出埃及的拯救的主(第32-52節;參1:2-3注)。正如以色列人在第一次出埃及時認識到的那樣,只有上帝才能做到這兩點。(BTSB)

6:30-44 耶穌喂飽五千人。希律王為他的貴族們舉行的自吹自擂的筵席導致了一位先知的死亡,而耶穌,以色列真正的牧人,教導眾人並為他們提供食物。(BTSB)

6:30 馬可的記述又回到7-13節耶穌差遣門徒的事上。門徒通過以下幾個方面領會耶穌的信息:聆聽祂的教訓,宣講祂所宣講的一切,以及回來向祂彙報一切所作的事、所傳的道(5:14、19)。

6:30 儘管約翰被處死,但福音仍在穩步先前。使徒,意思是“被差出去的”(參3:14)。作為耶穌的代表,他們代表耶穌本人,奉祂的名(參第14節)傳揚祂的信息,行大能奇事(第7、12-13節)。這詞也預示著門徒在耶穌離開後持續進行的使命。(BTSB)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