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1 以西結書 1 (3.4.24)

EZEKIEL 1~32 Study 1~21

以西結書一~卅二章 21

引言

以西結是被尼布甲尼撒第一次所擄去的許多人之中的一個,由於約雅斤王也在被擄之列,所以通常稱之為約雅斤王的被擄(例如一2)。這件事發生在主前597年,距耶路撒冷實際毀滅之前11年。

以西結是一位祭司也是一位先知。他開始述說預言是在主前592年,至少一直持續到主前570年。參閱一2和廿九17。他的工作可以從耶路撒冷的毀滅(主前586年)而分為兩個不同的時期。在這件大事之前,他艱巨的工作是喚醒被擄同胞的迷夢,使他們曉得所有對於耶路撒冷會早日蒙拯救和擄民快要返回故土的盼望都是徒然的。耶路撒冷是必然會淪陷的。在這件大事之後,他工作的性質便完全改變了。他設法駁斥絕望的論調,並用有關將來必蒙解救和復興的應許給他們提供安慰和盼望。

擺在面前的目標是:既先要瓦解人本有的希望,然後又要使他們克服無法避免的絕望,那是只有藉著上帝所默示的神聖使命的激勵才能從事、才能完成的一種工作。而這樣的使命正是以西結的當務之急。他整個生命都被他作先知——作上帝的報信者,給他的同胞傳信息——之聖召和責任的意識所支配。要作上帝的見證人這急務,也同樣落到我們身上,而以西結所傳信息的基本真理也應該是我們自己所傳的不變真理。

由於上帝是公義的,有罪就必有罰;舊事必須成為過去。然而由於上帝也是恩慈的,祂為罪人預備了救恩,所以對於無望的人就有了盼望的福音;在基督裏萬事都能變為新的。

綱要

一1~三21                 以西結的蒙召和使命。

三22~廿四27           關於耶路撒冷城與本國傾覆的預言(發表於耶路撒冷陷落之前)。

                                    三22~七27   用象徵預示耶路撒冷的傾覆,以及象徵的解釋。

                                    八~十一             象徵耶和華離棄聖殿,因他們敬拜偶像。

                                    十二~廿三          必須受處罰的特別明證。

                                    廿四                百姓流散的最後象徵和經歷放逐而獲潔淨。

廿五~卅二               譴責七個異教國家——亞捫、摩押、以東、非利士、推羅、西頓、埃及——的預言。

卅三~卅九               關於本國復國的預言(發表於耶路撒冷陷落之後)。

                                   卅三、卅四          進入新國度的道德條件。

                                   卅五1~卅六15 這地必獲解救脫離仇敵。

                                   卅六16~卅七28 國家必得回復,蒙潔淨,得復興,並重新統一。

卅八、卅九            耶和華終必勝利。

四十~四十八          象徵耶和華百姓之以色列理想國度的異象。

□Study 1 Ezekiel 1 (3.4.24)

研經題目:

本章的異象在以西結一生中最具重要性。這異象不但是上帝呼召他作先知的場合,而且是把對上帝的新觀念啟示給他的媒介,以模造他擔負先知的工作。

1. 所略述上帝之寶座戰車的異象,要注意逐步隨著先知所作的描述:首先是活物(5~14節),其次是輪(15~21節),寶座在輪頂,最後是坐在其上的那一位。先知怎樣描述上帝,和這一切對於上帝的本性含有什麼教訓?

2. 你發現異象所述其他部分:活物,輪,寶座等等,各象徵什麼?

注:

1. 1節。「當三十年……」:或許是以西結的年齡,那就是假如他留在耶路撒冷的話,這一年是他會開始擔任祭司職責的時候。

2. 3節。「耶和華的靈(靈,原文作「手」)降在他身上」:這句片語在這卷書其他的地方是用來表示先知出神或狂喜的狀態。參閱三22,八1,卅三22,卅七1。

3. 5節。「四個活物」:是天上的生物,然而卻代表地上生命的最高形式(分別代表在飛禽當中,在家畜當中,在野獸當中,以及整個受造物當中),或許也是指明一切受造之物都在上帝統管之下。

4. 19~21節。注意這車並沒有機械設備。一切都是屬靈的,而且是對聖靈起感應的。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1:1~3:27 蒙召的異象。本書的開篇是先知蒙召的故事,是《舊約》同類故事中最詳盡和最複雜的,其結構也經過精心編排。在異象中,以西結看到上帝榮耀的臨近,令人畏懼(1:1-28)。他吞下上帝給他的書卷,接受差遣作先知(2:1~3:11),這樣不僅使他更加堅強,也操練他順服上帝。上帝的榮耀離開以西結之後(3:12-15),他又被立為“守望的人(3:16-21),這樣,他的角色就更加明確。這段經文以先知再次遇見上帝的榮耀作為結束(3:22-27)。

1:1~3:27 以西結的第一個異象。這個開頭的異象為整本書定下了基調。以西結被超自然的力量所懾服,當他受到驅使要服事上帝時,他部分地看見上帝並聽見上帝的聲音。在被擄的背景下,以西結領受的是壞消息。以西結必須吃下的書卷傳達了這一消息的不可逆轉性,為全書的大部分內容提供了主要的主題,並為他的書和他的事工定下了沉重的基調。(BTSB)

1:1-3 場景。本書以自傳式的按語(1節)和相應的解釋(2-3節)開篇,這是很罕見的。這幾節經文與3:14-15呼應,兩段經文之間是本書的開篇異象。

1:1 三十年的含義比較模糊,因為它與本書記述日期的通常方式不同;這可能是指先知的年齡。這節經文提到迦巴魯河,說明先知當時身在古時的尼普爾附近(今巴格達和巴士拉中間),而不是在巴比倫城內。上帝的異象一語,將這個異象與8:3和40:2聯繫起來;本書記載的另一個大異象(37:1-14)沒有採用這種表達。

1:2第1節的“三十年”,也許應與約雅斤王被擄去第五年(即主前593年)相關聯。全書經常以約雅斤被擄的時間,作為標記日期的準則。主前597年,約雅斤被擄時只有18歲,作王僅3個月(見王下24:8)。

1:4~3:15 蒙召的異象。這個異象由幾個明顯不同的片段組成,但構成一個整體。異象的結構對稱,呈洋蔥狀的分層:第一層是“框架”(1:1-3和3:14-15),第二層是基路伯寶座的臨近和離開(1:4-28和3:12-13),中間的2:1~3:11記述先知覲見上帝。中間核心部分也有它自己內部的對稱結構,其中2:1-7與3:4-11對稱,強調上帝呼召以西結作先知,中間的2:8-10與3:1-3對稱,強調先知要先吃上帝交給他的書卷(代表從上帝那裏領受信息),然後再去對以色列家講說。

1:4-28 上帝的寶座臨近。以西結非常詳細地記述了這個異象,這個異象既有啟發性又令人費解。它使人想起約櫃的樣式(出25:10-22),尤其是約櫃放在所羅門聖殿內的情景(王上8:6-8);後來猶太教神秘主義中的梅卡瓦(merkavah,希伯來文意為“戰車”)傳統也源於此,該主義強調神秘異象,就如以西結在異象中看到天宮和上帝的寶座。

1:4 一陣狂風(希伯來原文ruakh se‘arah)預示上帝的臨近,正如伯38:1、40:6的記載。同樣地,北方與上帝的居所有關聯(見詩48:2);在《耶利米書》中,上帝的審判是從北方而來(耶1:13-15)。好像一詞譯自希伯來文介詞ke-,在這段描述中共出現了18次,其中半數在1:24-28。以西結顯然在尋索適當的用語來描述這個異象。

1:5-14 細膩豐富的細節,與活物這個平淡無奇的稱謂形成鮮明對比,一直到10:20才確認這些活物就是“基路伯”。以西結在交代第一印象(1:6-9)之後,再交代更多細節(10-13節)。考古學家發現了一隻屬於主前第9世紀的精美象牙雕刻,所刻畫的可能就是這些複合形式的活物。那個圖案結合了第1章所描述的全部四個特徵:人的形狀、鷹的翅膀、獅子的前腿和牛的後腿。該雕刻很可能是在敍利亞北部的阿勒頗省(Arslan Tas)出土的。

1:5 本章多次使用形像一詞(希伯來原文demut,第1章共出現了10次;原文或譯:相似),強調這個異象是憑印象描述出來的。

1:9 這裏說到活物的翅膀彼此相接,讓人想起所羅門聖殿至聖所內的基路伯(王上6:27)。活物的四面形體,確保他們總是能做出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沿任何方向都可直往前行,並不轉身;讀者可以比較“直往前行”(結1:12)和“往來奔走”(14節)。

1:10 這些活物基本上具有人形,但是各有四張不同的。儘管這種複合形式的超自然活物在古代近東各地並不陌生,但這裏描述的臉面組合卻是獨一無二的。對於這些活物的象徵意義,有多種解釋。每種動物在自身所處的領域顯然都很威嚴,不論是野獸(獅子;箴30:30)、家畜(;箴14:4),還是飛禽(;箴23:5;參俄4節),它們的臉都是在人的臉(參創1:26)之後才被看到。這個形象與啟4:7描述的上帝寶座前的四個不同活物很相似。

四個臉孔象徵受造界中各類生物的最高代表。人是萬物之靈,因此臉孔向外。扭代表家畜,獅子代表野獸,鷹代表飛禽。(RSB)

1:11 這些活物的兩個翅膀(另見23節),與以賽亞在寶座異象中所看到的撒拉弗的三對翅膀相似(賽6:2)。

1:12 直往前行……不轉身,見1:9注。這裏的(希伯來原文ruakh)與20節的靈是否相同?可以肯定的是,這裏的靈與第4節的ruakh不同,在那裏,ruakh指“風”(在希伯來文中,“靈”和“風”的寫法都是ruakh)。由於這裏的靈與20節所述的靈比較相似,因此這裏很有可能是指一個超越活物的“靈”;換言之,活物都是跟隨著上帝的靈而行動(關於“靈”,見3:12注)。

1:14 往來奔走,見1:9注。

1:15-21 活物的結構複雜,很難想像它們的模樣,但有人認為像是一種用來感測和維持方向、稱為陀螺儀的裝置。

1:16 水蒼玉(希伯來原文tarshish)是一種結晶礦物,有不同顏色。在這裏,它的顏色可能是淺綠色至金色。《七十子譯本》沒有採用一個固定的對應希臘文詞彙。

1:18 輪的眼睛應被理解為一種比喻的表達手法,與水蒼玉(16節)的耀眼光芒有關聯,也許是凸出來的寶石。

1:22-28 異象的高潮:在輪以上,在活物以上,在穹蒼以上,在寶座之上,可以看到一個形狀。耶和華榮耀蘊含在光輝之中,非人類的語言所能描繪。

1:22-23 穹蒼在緊接的上下文(22-23、25-26節)中出現4次,在創1:6-8和1:14-20中出現9次(在整部《舊約》中共出現17次),使兩處經文形成密切的關聯。譯作“空蒼”的希伯來文在創1:6-8出現5次,《和》譯作“空氣”,《和修》譯作“穹蒼”;在創1:14-20出現4次,《和》及《和修》都譯作“天上”、“天空”。在《創世記》,穹蒼構成天空的穹頂;在這裏,穹蒼位於活物翅膀之上,並形成一個邊界,在邊界之外,是這個異象的高潮。

1:24 雖然前文的描述提到猛烈的狂風(4節),但在這裏,聲音是首次蓋過眼見的景象。43:2將再次出現大水的聲音,伴隨著上帝榮耀的來臨。

1:25 雖然這裏提到一個聲音,但直到28b節才記述這聲音在說話。

1:28 下雨的日子,雲中可能標誌著創9:13-16的立約彩虹。然而根據下文預告的惡兆,這虹更可能是象徵上帝的弓,是祂在暴風雨中的武器,用以射出閃電之箭(見詩7:12-13;哈3:9)。耶和華榮耀是上帝顯明自己與祂的百姓同在,這榮耀在曠野中是可見的(出16:7),後來百姓可以通過會幕就近上帝的榮耀(出40:34-35);在本書中,這個詞出現在1:28,3:12、23,8:4,9:3,10:4,18-19,11:22-23,43:2-5和44:4。這榮耀將離開聖殿(9~11章),但後來必返回那復興的聖殿(43:2-5),見賽6:3注。……俯伏在地(《和修》“我……臉伏於地”),在《新約》中,約翰在異象中看到復活的基督時(啟1:9-20,尤其17節),也有類似的反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