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y 1 以賽亞書 1 (2.11.17)

ISAIAH 1~39 Study 1~21

以賽亞書1~39 21

引言

以賽亞——「傳福音的先知」——在烏西雅統治的末期開始他的事工,並經歷約坦、亞哈斯和希西家等朝代。有一個猶太人的傳說,在希伯來書十一37或許是暗示這件事,說他是在瑪拿西作王時被鋸子鋸死的。他是對神有卓越信心的人,對他的同代人也有很深遠的影響。他必須與許多困難奮鬥,因為當時百姓道德和靈性的狀況非常腐敗。富有的欺壓貧窮的,並且沉迷於淫蕩的奢華中。公義被無恥地賤售買賣。在此困境中,人們轉而求助於偶像,而在危急之際,他們便設法與異邦的列強結盟。以賽亞勸人要安心依靠耶和華,將祂作為確保安全的唯一道路。於是,當亞述入侵而陷於極端危難的時刻,他的忠告終於被採納行,而在亞述大軍被摧毀的事上,成功地被證明為正確了。

以賽亞對於即將來臨的審判,論述最多;但是他也預見了彌賽亞的到來,及其國度的建立。他所關心的不只限於他自己的祖國猶大而已。他的預言也包括北國以色列(他親眼目睹北國覆亡),以及巴勒斯坦周圍那些異教國家的事。

在末了的廿七章(40~66章)聖經裏面,包括了一組值得注目的預言,主要是對距以賽亞時代約150年以後,尼布甲尼撒毀滅耶路撒冷時被擄到巴比倫去的那個時期的人,所說的安慰和警告。在這裏不可能討論現代所爭論的問題,認為四十一~六十六章並不是以賽亞的著作,而是在放逐期中或以後的一位或多位先知所寫的。這個難題在聖經新釋之以賽亞書的引言中,有很詳盡的討論。在那裏將那些對這卷書的統一性的正反證據,都詳細地列舉出來,並且加以分析。只說這些研究都是根據不為古猶太的傳說和新約的作者們所認定,以賽亞是全書卷的作者稍微地主張和支持的見解就夠了。他在十三1~十四23的異象中(這裏並附有他的名字;參十三1)和其他的異象中(例如,廿一1~10;卅五;卅九6),早已預見巴比倫之權勢榮耀之崛起,和其後的覆亡,以及被她擄去的猶太人的得釋放。但是,在這些後來的預言中,那救贖的大喜信息卻更加豐富地向他啟示出來。他依據論末期預言之異象,將神放在他心中和口中的信息宣揚出來。

那幾章分為三大段(參綱要),每一段都以論惡人下場的陳述作結束(四十八22,五十七20、21,六十六24)。安插在這些章節裏面的,共有四項預言,通常被稱為「僕人」章節(參綱要)。這這段經文中,先知描述神的理想的僕人,這樣便勾畫出了主耶穌基督的全貌。這就是這幾章的那些預言中,值得注意的特色的一個例證。這些預言越過在古列統治下返國的那個時期,而遠瞻到耶穌基督的降臨,和現今的世代末了的事情。那些原來是對以色列人和論及他們所說的話,也包含著對所有屬基督的人的信息。那得勝的信靠神的心,對於神的性格的啟示,和祂做工的原則,對世人內心之罪惡及軟弱的洞察,以及滿布於這幾章中的那些「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凡此種種以及其他的特色,都使聖經的這一部分成了基督徒讀者豐富又真實的寶藏。

綱要

一          序言。神和祂的百姓的爭辯。

二~四     論介於兩個關於彌賽亞的默示之間的審判之預言。

五          論葡萄園之歌。一連串的災禍。一段大軍入侵的異象。

六          以賽亞蒙召。

七1~十4                有關於以法蓮(就是北國以色列)和亞蘭聯盟攻打猶大的事件,以及從這些事件而來的預言。有些是關於彌賽亞的。

十5~34                 亞述大軍侵略猶大,及其對:(a) 亞述,和 (b) 猶大所產生的結果。

十一~十二             彌賽亞的預言。

十三~廿三             論列國的預言,廿二1~14(論耶路撒冷),和廿二15~25(論舍伯那和以利亞敬)除外。

廿四~廿七             論耶和華的日子之預言的兩方面,即受世界審判與以色列蒙拯救。

廿八~卅三             有關建議與埃及結盟的預言,有些論審判,有些論拯救,和彌賽亞的來臨。

卅四~卅五             論對以東的報復,與耶和華之贖民從放逐之地返回的得救作對比。

卅六~卅九             史實。

四十~四十八         由於古列的力量,被擄之以色列民獲聆救贖的喜訊。耶和華至高無上,超過列國和列邦的諸神。

                            四十二1~7 「僕人」章節的頭一段。

四十九~五十七      鼓勵與安慰的信息,以及對作惡者的斥責。

                            四十九1~9,五十4~9,五十二13~五十三12「僕人」章節的第二、三、四段。

五十八~六十六      對罪的譴責。錫安的榮耀的異象。求神來干涉的禱告,和神的答覆,說百姓必被篩淨。真以色列人必承受「新天新地」,那些不肯歸向神的人必定滅亡。

□Study 1 Isaiah 1 (2.11.17)

研經題目:

1. 是哪些罪使以色列國招致神的審判呢?參2、4、13下、15節。為什麼神會譴責他們那些徒具形式的宗教儀式呢(10~17節)?也參詩四十6~9;摩五21~24;彌六6~8。

2. 在24~31節裏面顯示神的審判有什麼雙重的目的呢?你能將它與19和20節連接起來嗎?

注:

1. 5,6節。有罪的以色列被描繪為一個遍體刀傷,鞭傷,飽受摧殘的身體。

2. 10節。在神的眼中,祂的百姓就像所多瑪和蛾摩拉一樣敗壞。比較卅九章;太十一23~24。

3. 22節。銀子和酒或許是比喻這個國家的領袖們。

【經文注釋】(摘自《聖經研修本》)

1:1~5:30 序言:“嗐!犯罪的國民! 先知責備上帝的百姓,要他們面對上帝的審判。《以賽亞書》中既有為醫治而施行的審判,也有奇異恩典的應許。1:2~2:5 是整卷書的縮影,見 “導論:主題”。

1:1-31 責問猶大的罪。以賽亞解釋為何上帝的百姓猶大要面對當前的危機。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離棄了上帝,敬拜變得空洞,社會敗壞。

1:1全書的標題。烏西雅、約坦、亞哈斯、希西家,見 “導論:寫作時間” 和下表。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見 “導論:作者和書名”。默示(《和修》“異象”),指從上帝而來的信息(撒上3:1;結7:26),以象徵的形式出現。

1:1~5:30 序言:僕人身分的問題。這些章節將現今叛逆的、虛偽的、不義的以色列國(1:2-31,2:6~4:1,5:1-30)和未來聖潔的、淨化的餘民(4:2-6)作了鮮明的對比,後者將以某種方式吸引世上萬國來到聖山,學習上帝的tôrâ(訓誨)(2:1-5)。這些章節沒有說明上帝將如何實現這個轉變。嚴格來說,以賽亞是對猶大國說的,但他想到的似乎是全以色列,即以色列整個國家。(BTSB)

1:1-31 對悖逆的以色列的指控。這些經文提供了導言的基本內容:作者是“亞摩司的兒子以賽亞”(第1節);以色列國目前的狀況是悲慘的(第2-15節,第21-25節,第29-31節);這國家在未來可能經歷潔淨和恢復(第16-20節,第25-28節)。(BTSB)

以賽亞時期的猶大王

“當烏西雅、約坦、亞哈斯、希西家做猶大王的時候”(1:1),以賽亞發預言。

猶大王在位時間(主前)
烏西雅(亞撒利雅)767-740年
約坦750-735年
亞哈斯735-715年
希西家715-686年

1:2-9 以賽亞控訴猶大忘恩負義,悖逆上帝。

1:2 ……,以賽亞呼喚整個受造世界來作上帝話語的忠實見證(申30:19,31:28;詩50:4)。兒女……他們,這些話語氣強烈,凸顯了上帝的恩典和百姓的忘恩。以賽亞總結直到他所處時代的以色列歷史。以色列民的全體是上帝的 “兒子”(出4:22-23),而每個以色列人都是上帝的 “兒女”(申14:1)。他們本該為這一殊榮而感恩,但他們卻沒有。悖逆,見66:24。

1:4 (《和修》:禍哉),因痛苦和憤慨而發出的呼喊聲。犯罪的,本書用詞豐富,運用一些引起共鳴的希伯來詞來形容罪(在這裏譯作罪孽敗壞的),向百姓揭示他們的本相。以色列的聖者,如前文所述(見 “導論:寫作時間”),這是以賽亞對上帝的特別稱呼,在全書出現25次(很少見於《舊約》其他經文),反映了以賽亞寫作本書的一個中心主題,可能源於天使的呼喊:“聖哉!聖哉!聖哉!”(6:3)。當以賽亞看見上帝住在至高之處、完全聖潔時,他認識到上帝是公義的(5:16),是無可比擬的(40:25),是施行救贖的(47:4),也是至高的(57:15);這樣的上帝卻使自己作以色列的上帝。藐視聖者,就是以實際的方式輕蔑上帝。與祂生疏,往後退步,百姓這種倒退是無法自救的。

1:5 為什麼?即使痛苦的經歷衝擊著百姓,他們還是毫不醒覺。

1:7-8 在以賽亞有生之年,外族入侵以色列,這兩節經文描述的情況成為現實。錫安城(原文直譯:錫安的女兒),指耶路撒冷城(37:22)。

1:9 唯獨靠萬軍之耶和華的能力,上帝的百姓才得以存留(王上19:18)。保羅在羅9:29引用這節經文,講述上帝怎樣定意施恩,以保存一些真正屬祂的百姓。按照上帝這些百姓的本性,他們根本無法避免異教的敗壞和當受的審判(見創13:13,18:16~19:28;彼後2:6;猶7節;啟11:8)。

1:10-20 這段經文凸顯百姓在敬拜上的虛偽。以賽亞和其他先知一樣,關注百姓獻祭的表現,重申上帝已經指示人怎樣敬拜,並且設立了中央聖所。但上帝設立這一切禮儀訓令,是為了操練百姓的真敬虔,使他們常存謙卑純潔的心,積極關心和促進其他人的福祉。以賽亞譴責當時的以色列人,他們雖然遵守各樣禮儀,卻背離了那些禮儀原本的初衷。他們似乎把獻祭當成操控上帝的工具,並且在當中摻雜了許多迦南宗教的元素(29節),見摩4:4-5注。

1:10-17 上帝厭棄百姓揮霍的獻祭,因為他們以為這樣做就是虔誠,卻不肯舍己,也不幫助軟弱無助的人(參雅1:27),他們即使舉手禱告也是枉然,因你們的手都滿了殺人的血(《和修》“你們的手沾滿了血”,1:15,見59:3)。

1:17 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行上帝眼中看為的事,包括尋求社會公平(注意,與23節相對)。

1:18-20 我們彼此辯論,上帝不允許百姓一直對信仰糊裏糊塗,催促他們要認真思考,明白自己在上帝面前的真實情況。你們的罪雖像朱紅……紅如丹顏,指他們的手雖被血染紅(15節),也能被洗淨(詩51:7),但他們必須做出審慎的選擇(賽1:19-20)。

1:18 彼此辯論。悔改始於向上帝學習一種新的思維方式。硃紅丹顏代表罪是最深的染料,除非有上帝的恩典,否則其污點無法去除。祂提供了洗淨他們一切罪孽的機會(約壹1:7、9)。(KJVSB)

來吧,我們彼此辯論。當百姓期待審判的宣告時,耶和華發出了親切的調解邀約。這種措詞具有試圖解決爭端的法律色彩(RSB)。這裏的希伯來動詞具有在法律背景裏“辯論”或“證明 ”的意思(見伯23:7)。它並不帶有英語“理由”所暗示的理性邏輯含意。(FSB)

1:21-23 以賽亞細訴當時社會的弊病。

1:21 妓女,百姓與上帝所立的約,好像婚姻一樣神聖(54:5),因此,他們對上帝不忠的罪,比百姓所理解的要嚴重得多。

1:24-28 主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大能者,與23節卑劣的領袖相比,以色列的上帝是大而可畏的審判者。令人吃驚的是,祂稱自己的百姓為對頭(原文或譯:敵人)!但這裏所講的審判不是最終的結局,目的是要煉盡其中的渣滓,即從百姓中除去那些不信的人,就是那些被稱為悖逆的和犯罪的、離棄耶和華的人然後,剩下的人將成為上帝煉淨的百姓,他們是歸正的人,從心裏接受聖約的殊榮。得蒙救贖希伯來原文padah,這個詞和它的同義詞gaal(見41:14注)一般泛指解救和保護,對象可以是全體百姓(1:27,35:10;參50:2,51:11),也可以是個人(參29:22)。在一些地方,這兩個詞都含有替代或贖價的意思(例:出13:13),但這裏沒有這個意思。先知盼望百姓經歷被擄的審判之後,成為潔淨的子民,恢復他們原來的使命(2:1-5)。

1:29 橡樹……園子,暗指異教,很可能表示迦南人的祭拜儀式(57:5,65:3,66:17)已經滲透到上帝百姓的生活中。

橡樹……園子,舉行生育儀式和異教崇拜的場所,百姓優先選擇這些場所,而不是事奉上帝(65:3和注釋;66:17)。(RSB)

1:31 自救似乎使百姓強盛了一段時間,卻最終帶來自我毀滅。百姓如果不悔改(27節),必與他們混雜異教的橡樹和園子(29節)一起被焚毀,並且無人撲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